什么是真正的爱情,真正的爱情就是总有一种特别的温柔


有人说爱情来的时候,总有一种特别的温柔。

叶忍冬看着从前动不动就炸毛的徐欣星,现在眯着眼睛笑得甜美可人,瞬间觉得,古人诚不我欺。

1

啧啧,真残忍。

叶忍冬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被一杯水倒在对面男人的头顶,还气鼓鼓地大喊大叫,末了还不忘把从书架上拿出来的《小王子》塞回去。

不过叶忍冬注意到,女人随手拿起的是装有抹茶红豆的杯子,一口气干掉之后,迅速夺过男人手里的白开水,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泼了出去。

有意思,叶忍冬心里狂笑,幸好今天这个男人够抠门,要不然不得心疼死!

“你妈说结婚就结婚,你妈让生孩子就生孩子,哪天你妈让你抢银行你去不去?”

放回书后,女人又是一通骂,但是她跑出去的时候眼里有泪花?

叶忍冬坐在吧台后面擦着手里的杯子,想了想又笑了,八成又是个被家里人逼急了才来相亲的倒霉人吧。

叶忍冬自己也是被逼无奈的人,但他本着坚决不相亲的原则,闲暇时间在自己堂哥的“有间书吧”里打零工。

被泼一脸水的男人骂骂咧咧地走过来结账,一边扫码一边对着叶忍冬吐槽,“什么女人啊这是,要不是她妈说她是个二十八岁的老处女,老子才不来这里受窝囊气呢……”

叶忍冬打票的手一顿,他皱皱眉头,抬眼瞥了一下眼前的男人,肥胖而油腻,啤酒肚都顶着柜台了。叶忍冬翻了个白眼之后迅速换上招牌笑,一副假惺惺的样子。

“先生贵庚啊?一看就是如此气度不凡的大人物,怎么还来这相亲桌上受气?”

“还是老板有眼光,你说她都二十八了,还矜持个什么劲,不就是开个房嘛,谁知道她是个什么骚浪贱呢!我还比她小两岁我都没觉得亏,装!”

“一共88块钱。”不狠狠敲一顿怎么对得起你这财大气粗、毫无素质的傻样,叶忍冬眯着细长的眼睛,挑眉笑。

收到付款的提示音后,叶忍冬又对着男人笑了笑,趁着男人愣神之际,他走出吧台,狠狠地踹了一脚这个满脸油腻的男人,但是敌不动,他被反弹回去了。

“啧啧,就你这样的,还嫌弃别人?谁给你的勇气?别侮辱梁静茹。滚滚滚,再来这里,我见一次打一次。”

叶忍冬带着浓厚东北腔的普通话唬住了那个油腻男,相亲男气势汹汹地走出去,离开之前还一脚踹倒了书吧门前的篱笆栅栏,贱兮兮对着叶忍冬比中指之后飞速跑开。

“哎,你这瘪犊子……”

2

徐欣星是个人人望而生畏的女博士,明明才二十八岁,家里的一众亲戚都开始为她的终身大事操心,怕女博士嫁不出去!

这不,病急乱投医,什么人都敢给徐欣星介绍,甚至有一回,还给她介绍了一位有俩孩子的离异男子!

得亏徐欣星是钢铁女博士,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赶一双,不过她偶尔也会苦闷,不就多读了几年书么,用得着这样对她吗?

每次相亲失败,徐欣星都会叫上几个闺蜜去吃烧烤,可是好朋友们都有娃,甚至有人还在备孕二胎,玩不尽兴。所以往往她的夜生活才要开始,朋友们已经要回家了。

所以,苦闷的她常常一个人喝闷酒,吃大肉,还要生闷气。

叶忍冬不大喜欢去夜市,作为一名皮肤科医生,又是资深的中医爱好者,他对辛辣刺激极其反对,火锅、麻辣烫、烧烤、啤酒,他一概拒绝。

但是他又有个缺点,耳根软,同事们叫他出去的时候,他不太会拒绝。

所以经常能看到这么一副诡异的画面:烧烤店里,在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嗨翻天的一群人中,有个清新脱俗的小哥哥,不吃也不喝,就那么呆呆地看着身边人放松,偶尔会环视观察周围的人群。

这次,他似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那个女人的桌子前已经放了一排啤酒罐,还有一大盘泛着油光的烤肉。那女人显然已经在醉酒的边缘试探着,她穿得虽然看似比较保守,但是因为趴在桌子上的缘故,她的姣好身材还是暴露了。

叶忍冬看着周围有些不怀好意、使劲往那女人身上瞟的眼神,心里一阵怒意,等自己脑子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女人一个过肩摔,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说,怎么会有你这么大胆的色狼?”

“……”

叶忍冬屈辱地爬起来,不顾同事们诧异的目光,提着自己的包扭头就走。

“喂,别走,哪有占了便宜扭头就走的,站住站住,别跑……”

3

叶忍冬满头黑线,自己虚揽着她的肩,明明是为了保护她,怎么就成占便宜要跑路的色狼了!

“喂,等等等等我呗,我脚疼,不对呀,我这双鞋为什么会磨脚呀……”

叶忍冬回头一看,那女人靠着路灯,盯着自己脚看,似乎忘了自己还要追“色狼”这件事。

“我看看,说好了啊,你可不许再摔我。”

叶忍冬走过去,戒备地看着安静下来,倒也很恬静的女人。

“嘿嘿嘿,你长得这么好看,谁还会摔你啊……说,是谁在欺负你,我帮你打回去,哈嘿……”

“好了好了,安静安静,给我看看,你的哪只脚疼?”

女人伸出灰扑扑的帆布鞋,一脸严肃,“这只?不对不对,是这只。哎呀哎呀,好像是两只都疼。嗯,确实是两只都疼。”

“噗……怎么这么萌啊,原来萌起来的母老虎也会透出一股子说不出的可爱啊。”叶忍冬脸上看着很嫌弃,心里却偷着乐呢。

叶忍冬一边脱鞋,一边轻轻拍她的胫前,“别乱动,你没穿袜子,鞋不好脱!”

咯咯笑的女人停不下来,又笑又跳,“痒痒痒,你抓到我的痒痒了……”

叶忍冬第一次见船袜,看着挑在脚上的小袜子,他有点脸红,刚刚太丢人了。叶忍冬拿起女人的鞋,倒出来两枚骨头。

“看清楚没有,不是鞋子磨脚,是鞋子里有骨头。对了,我叫叶忍冬,你叫什么名字,咱认识一下呗。”

叶忍冬低头帮女人系鞋带,“漫不经心”地随口问出了自己一直想要的答案。徐欣星的注意力都在叶忍冬身上,她盯着叶忍冬的发旋,昏黄的街灯下,她发现他的头发上有金色的精灵在跳舞,耳朵上有金灿灿的绒毛。

她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发顶,半晌才呆呆地问了一句:“手感这么好,用的什么洗发水?”

3

隔天,徐欣星在自己的屋里醒来,愣是没想起来昨晚上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出了卧室就看到自家父母阴沉沉地坐在沙发上,一种三堂会审的感觉扑面而来。

“咳咳,我昨晚又是被素月那丫头送回来的吧,我们一起也就素月那丫头有良心,还……还知道送我回来。”

徐欣星发现,她越说,自家老两口的脸越沉得厉害,她吸吸鼻子,窝进沙发对面的懒人沙发里,拿起抱枕捂住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爸妈,要不你们俩说句话呗,突然和我冷战算怎么回事?”

“星星,你老实告诉我,你真的不知道你昨晚怎么回来的吗?”

“妈,你干嘛这么严肃啊。”徐欣星吞吞口水,“以前晚归也没见你有这么大反应啊,再说了,我和素月那丫头在一起,你还怕什么,安全得很。”

徐欣星看着她妈妈嘴角勾起诡异的笑,莫名后背一凉,果然有内情,“嘿嘿嘿,星星啊,怪不得你的几十场相亲都凉凉了,原来你藏了个那么优秀的小哥哥,哎吆喂,既然早都在一起了,也别藏着掖着了,抓紧时间办事呗。”

“对,带回来抓紧办事。”爸爸永远是妈妈的忠实拥护者。

这话说得徐欣星摸不着头脑,她什么时候还私藏了小哥哥!不,她不能表现出来,如果被她妈妈知道,她昨晚带着一个连她都不认识的男人回了家,那她还不得被撕成碎片。

“啊哈哈哈,原来您说得是他啊……”徐欣星表示很抓狂,所以那个小哥哥到底是谁啊?!

“就是就是,我看小叶那孩子就不错,他还说你们只是朋友,我看不像,毕竟我和你爸爸都是过来人,你们绝对有什么猫腻。是吧,老头子!”

“对对对,有猫腻。”

“赶紧打扮打扮,小叶好不容易有个空闲的星期天,我昨晚就给你们约好了哟。闺女,这是小叶的联系方式,这回你可一定要好好把握!”

“妈――”

徐欣星吹头发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老太太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这么说老太太昨晚就发现,那个小叶她根本不认识么?!

话说,她昨晚到底怎么回来的?

4

徐欣星隐约记起来,她昨晚上好像打架了,用一个过肩摔漂亮地干翻了流氓,之后还发生了什么,她完全想不起来了。

叶忍冬?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熟悉,不管,她不去赴约。徐欣星坐在“有间书吧”靠窗的位子上,思索半天打下一句话。

“叶先生,我今天牙疼,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啊。”

徐欣星没说谎,前两天就开始牙疼了,今天疼得更厉害,连带着耳朵也疼,难受的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好。”

徐欣星看着孤零零的好字,心里一声冷哼,还好没去见他。

“有间书吧”看上去并不怎么盈利的样子,人特别少,她靠在窗边晒太阳,店里总共三个人,只有她是顾客,还有一位围着围裙的小姐姐,另一位就是站在吧台那里擦杯子的帅哥。

叶忍冬打徐欣星进来就注意到她了,依然点了抹茶红豆,依然是倨傲的神色。要不是昨晚体会过她小孩的一面,叶忍冬还会继续被她冷漠的外表所欺骗。

好吧,既然你都说自己不舒服,那我也不拆穿。叶忍冬回复完,继续擦杯子。

提起昨晚,叶忍冬稍微有点脸热,本来他也不是那种会占便宜的人,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那女人在街灯下扑倒了。

说是扑倒,也有点夸大,不过那结结实实的一吻,倒也足以让叶忍冬躁动起来。

那会叶忍冬在为她穿鞋,或许是他低着头认真的样子让微醺的徐欣星恍惚起来,她摸着他的脑袋问你用的什么洗发水,还不等他回答,徐欣星迅速蹲下来,捧起他的脑袋,带着烧烤啤酒还有一点烟草味的吻就落了下来。

叶忍冬瞬间腿软,再一次就那么直挺挺地躺在大街上,徐欣星顺势趴在一个见面不过一个小时的陌生男人身上,拱来拱去找个舒服的姿势后,就那么趴在他的身上愣愣地看着他发呆。

迫于无奈,叶忍冬只得送她回家。问出一个模糊的地址后,叶忍冬吃力地拖着徐欣星艰难踱步,一路上徐欣星都在高喊“我是徐欣星,徐欣星是我”,好在她家并不远。

叶忍冬没想到她会和父母住一起,他尴尬地不知所措,她的父母却关切地问到他们进行到哪一步了!

深夜醉酒,孤男寡女,她的父母根本不相信他们是普通朋友。

5

叶忍冬喝口水压压惊,再看看窗边的徐欣星,那个小没良心的女人,他在这边焦躁不安,她竟然晒着太阳打起了小盹。

书吧不远处是一座银光闪闪的大厦,有反射的光芒透过窗户洒在地板上,留下斑驳的阴影。也有细碎的光芒似钻石般铺在她的脸上,留下一格一格的遐想。

叶忍冬自己都没发现,他对着窗户笑得很傻。这个不过才认识两天的“伪母老虎”,在自己的身体上和心里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结实的过肩摔,实实在在的吻,还有她并不算轻巧的体重,可真是有趣的经历。

不过,他也有点疑惑,这么强大的女人究竟是干什么工作的?

叶忍冬悄悄走到徐欣星跟前,左手抵唇轻咳一声,伸手摇摇睡姿不当的徐欣星。

“嗯?怎么,有什么事吗?”

待徐欣星看清这张放大的俊脸,眼里的色迷迷完全不加掩饰。

看着对方的眼神由朦胧痴呆逐渐变得清晰明朗,而后眼里的狂热再也掩饰不住,确认过眼神,这傻女人就是要找的人。叶忍冬忍住心里的狂喜,平静地开了口:“咳,我就是提醒你一下,你这样的睡姿对颈椎不好,这个U型枕你先垫在脖子上吧。”

“啊哈哈哈,小哥哥不但长得帅,还这么暖心,呵呵呵呵。”

叶忍冬笑笑,什么也没说,却在转身后偷偷比V,果然够闷骚。

“哇,妥妥的睫毛精啊。啊,他的头发也看起来好柔顺。他刚刚看我的样子好像一条傻狗啊,啧,想摸摸他的狗头。”

徐欣星抿着嘴,意淫根本停不下来。徐欣星记得很久之前看过一部日剧,男主就是扮宠物狗赢得爱情,迎娶自己喜欢的人,走向人生巅峰。

她想的倒不是眼前这位小哥哥扮宠物狗,就算让她当他的宠物猫,徐欣星觉得,这简直求之不得啊。

她看着小哥哥的背影,宽肩,窄腰,很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硬生生被他穿出了初恋的感觉

6

徐欣星决定装成HelloKitty去套近乎,天知道她有多鄙视此时此刻做作的自己。

她撩撩自己的头发,自认为走得摇曳生姿,在吧台上停下来。

“你好呀小哥哥,初次见面,我叫徐欣星,是C大的英语老师,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叶忍冬笑得高深莫测,他摸摸鼻梁,“一共是五十块钱。”

徐欣星心里暗自叹气,这明晃晃的转移话题是怎么回事?果然优秀的人已经都是别人家的。

听到付款成功的消息,徐欣星极其幽怨地看了一眼吧台,扭头就走。

“徐小姐,请等一下。”

“喔,什么事?”

“自我介绍一下,你好,我是叶忍冬。”

“……”

徐欣星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叶忍冬?他们竟然在这里狭路相逢!

“我……我突然想起来,我还要备课,我就先,先走一步。”

oh,老天。

徐欣星跑到自己兼职的健身房,换上短裤背心,戴上手套打了半天沙包,汗涔涔的她还是没缓过来,叶忍冬竟然是“有间书吧”的老板!

她本来就是只小豹子,现在就更别想装成HelloKitty糊弄叶忍冬。再想想自己当时那蠢样,可真是难为他,估计都憋出内伤了吧。

徐欣星把自己摔到瑜伽垫上,开启装死模式,翻身的时候耳朵不知道蹭到哪里,突然左边半张脸疼得她直吸气。

夏天太热,来健身房人的不多。晚些时候,徐欣星无聊的紧,又跑去烧烤店喝酒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去了。

书吧里,叶忍冬想来想去也没想通,他还没算总账呢,她徐欣星跑什么呀?

念及明天上班,天刚擦黑,叶忍冬就关了书吧,慢慢朝医院走。

他住在医院的员工宿舍楼上,曾经的俩舍友在有女朋友之后陆陆续续都搬了出去,就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坚守在那里。

7

路过夜市的时候,叶忍冬心下一动,拐进了夜市,他闻着路边传来的阵阵混杂的味道,还是忍不住捂住了口鼻。

那家烧烤店叫什么来着?他一家一家地看,都走到尽头了,还是没看到他要找的人。

叶忍冬低着头往前走,留意到街角的骚动,应该是有人打架吧。

徐欣星放倒那三个小黄毛之后,拔腿狂奔,还庆幸自己没穿高跟鞋。

拐过一个转角,不留神就和一堵人墙撞上了,徐欣星连忙道歉,对方转过身来。和叶忍冬那双不可置信的眼睛对上的时候,徐欣星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有这么倒霉吗?

一天之内,遇见两次,出丑两次!

叶忍冬看到徐欣星脸上的抓痕,眉头立刻皱成一团。

“怎么跑这么急,你的脸怎么了?”

“嘿,这个呀,刚刚打架了,没什么,就当是被狗咬了,不碍事的。”

“……刚刚那街角那骚动,你的主场吗?”

“啊哈哈哈哈哈……叶先生可真会说笑,我一个弱女子呀,我是受害者一方,所以我跑得很快嘛。”

叶忍冬还想说点什么,徐欣星却拽着他跑起来,一直跑到人民公园才停下来。这几分钟可真难捱,叶忍冬捂着自己的肚子蹲下来,气喘吁吁。

“不行啊,叶先生。”

叶忍冬瞪一眼徐欣星,“行不行的,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彼时叶忍冬蹲在地上,脸蛋红彤彤,气喘吁吁,眼睛本就生的好看,再加上那么娇羞的一瞪,徐欣星的整颗心都要化掉。

啊,秀色可餐,想上!

徐欣星吞吞口水,“不不不,刚刚拉你跑是因为听见打我的人追过来了。不过你一定要好好锻炼身体啊,体力是真的差了点。回家回家。”

“……”

8

翻来覆去一夜未睡,徐欣星的脸折腾了她一夜,疼得她直打滚。早上起来照镜子,真可怕,左边半张脸上一夜之间冒了很多痘。

徐爸徐妈反应激烈,自家闺女的脸可不能毁啊。若不是徐欣星拒绝,他们俩都要陪她去医院。

徐欣星捂上口罩,去往医院的脚步很沉重,人生真是如此艰难。

她没有坐电梯,做贼似的溜进皮肤科的门诊,一直等到门口没病人,有些医生都快下班了,她才闪进去,坐到医生对面。

医生看起来很年轻,蓝色的帽子和口罩,只露出一双浅薄又熟悉的眉眼。

徐欣星没有多想,迅速扒掉自己的口罩,“医生,我这样的还能救吗?”

叶忍冬摘下口罩,“有救。”

“叶忍冬?!你是医生?不过我挂的好像是刘主任的号吧……”

“嗯,今天是她的门诊。我是她的学生,刚刚出去的那位就是刘主任,院里要开个紧急会议,你是25号,怎么才来?”

“脸都成这样了,周围还那么多人,我就没好意思进来呗。叶医生,我脸上这些痘痘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有救吗?”

“之前有没有牙疼、耳朵不舒服?”

“有,我之前给你发短信说牙疼,不是说假话。”

叶忍冬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徐欣星,“你脸上这个是带状疱疹,建议你住院治疗。如果是其他部位的带状疱疹,可以回家,但是头面部的,无论如何,你都要住下。”

“这么严重吗?会留疤吗?”

徐欣星绞着自己的衣角,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吓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叶忍冬在心里很没有医德的笑了,但脸上却是一本正经,“这个疹子很常见的,你别太担心,不过从现在开始,你要调整一下你的生活习惯和饮食结构,辛辣刺激要少吃,还要少熬夜。

“一般来说,年轻人很少得疱疹,只要得病,通常情况下都是习惯不好导致的,你最近是不是休息不好,吃得也很随便?”

徐欣星低头,羞愧难当,“我听医生的,住院治疗。”

9

两天后,徐欣星看着自己肿起来的左脸,和那双看起来总是水汪汪的眼睛,对着同病房的阿姨哭诉。

叶忍冬来查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张牙舞爪的女人,逗得同病房的几位老太太哈哈大笑。

“做完治疗喊我,我过来扎针。”

叶忍冬来的时候,徐欣星还在吃早餐,她一边喝稀粥,一边瞟身边穿着白大褂准备给她扎针灸的男人。

“唉,本来貌美如花的我,现在最丑的样子都被你看到了。”

“赶紧吃,吃完做治疗,你哪有什么最丑的样子啊,只有更丑,没有最丑。”熟悉起来之后,徐欣星发现,叶忍冬真的很毒舌。

“……你下手轻点。”

徐欣星躺在病床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隔壁床的阿姨看徐欣星这个样子,笑得停不下来,“小姑娘喔,你们这小两口感情可真好,你看看叶大夫给我扎针的时候,哪里会讲这么多话哟……”

听到这话,叶忍冬口罩下的脸微微有点发烫,他有点小小的开心。

“不是不是,阿姨你别误会,我和叶医生不是那种关系……”

徐欣星慌忙撇清关系的样子,莫名让他有些生气。他手下一抖,四白两透有些失败,徐欣星惨叫一声。有实习小护士在病房门口偷偷张望,隐隐只能听到一句咋咋呼呼的“哎呦哎呦,你轻点啊”和一句很温柔的“乖,很快就好”。

青天白日,干什么呢!!

半小时后,叶忍冬亲自取针。

“叶忍冬,今天下手这么狠,你是不是在报复我?我到底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是你肝火太旺了。”言下之意,是她徐欣星太容易生气。

“……”

10

住院这些天,徐欣星老去打扰叶忍冬,有时候,连隔壁病床阿姨家的猫都会成为借口。

徐欣星的妈妈也是神助攻,她每次来医院送饭,叶忍冬都不愁每天该吃什么,因为徐阿姨每次都会“不小心”多做一份。

礼尚往来,他和徐欣星越来越熟悉,他觉得他们之间的那层窗户纸,迟早会自己融化。

出院的时候,徐欣星趴在电梯口,依依不舍的样子让叶忍冬哭笑不得。

“又不是再见不到,你干嘛这么哭丧着脸,周末书吧见。”

“你是在约我吗?”

“是是是,大小姐。”

得到自己满意的回答后,徐欣星头也不回地出院,美滋滋地出院回学校上班。

“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这一次见面,徐欣星有预感会发生点什么,她特意化了美美的妆,还做了头发。

推开木门的时候,她有些忐忑,自己的妆没有花吧?头发乱不乱?她这样会不会有些突兀?

吧台上不是叶忍冬,说不失望是假的,“你好,请问一下,叶忍冬今天不在吗?”

“徐欣星徐小姐吧,忍冬医院临时有事,他很快就赶过来。”

“好的,谢谢。”

明明有联系方式,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今天见面是拒绝?她坐在窗户边,又开始胡思乱想。

叶忍冬赶得有些急,怀里还有一捧花,开得正艳的红玫瑰。徐欣星看到他,笑得温婉大方,眼里有光。

有人说爱情来的时候,总有一种特别的温柔。

叶忍冬看着从前动不动就炸毛的徐欣星,现在眯着眼睛笑得甜美可人,瞬间觉得,古人诚不我欺。

11

叶忍冬一步一步走向徐欣星,脑袋里却像走马灯一样,一帧一帧都是他们在一起的画面。

虽然认识不过两个月,真正熟悉起来不过一月余,但徐欣星的一颦一笑,甚至生气时的模样,叶忍冬都记在脑海中。

初次见她,气呼呼怼人的样子。再见她,赖皮地缠着他的样子。打架后,拉着他的手在街角狂奔时的样子。生病时脆弱的样子,看见美食的样子,还有此时此刻安静的样子。

这每一个徐欣星,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不管她是英语老师,还是体育老师,在他眼里,她只是徐欣星。

叶忍冬快步走到徐欣星跟前,把花递过去。他也特意做了造型,此时紧张的舌头只打结。

“徐欣星,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不管你对我是一见钟情,还是见色起意,我想说,遇见你这么晚,真的很抱歉。”

徐欣星捂着嘴不可置信,良久才接过花,“你怎么才来呀,我好怕你会放我鸽子啊。”

“你这是答应了吗?”

“嗯。叶忍冬,我上一次说谎了,其实我不是英语老师,我是教体育的。”徐欣星一紧张,就会绞衣角。

“都是老师啊,有什么关系吗?”

“不嫌我没文化?我武术八段。”

“……”

合着这是一道送命题,叶忍冬抚额,“不不不,只要是你,我都喜欢。还有,以后家里你说了算。”

一句话番外

婚后某一天,叶忍冬突然告诉徐欣星,他用的洗发水是清扬。

徐欣星很不解,叶忍冬给她讲了个女流氓的故事,徐欣星听完好久都不搭理他,直到叶忍冬扮小狗汪汪叫,她才消气。

相关信息
  • 每一份丢失的爱情,就像断了线的风筝

    每一份丢失的爱情,就像断了线的风筝

    2019-01-03 16:31:59

    昨天我梦到了彭。梦里他还是他,小小的个子,圆圆的脑袋。他的眼角依旧像之前一样的下垂,似乎在梦里垂的更加厉害。他还是老样子,痞痞地走路,一摇一摆,吹着口哨儿,指头打着响儿。衣服向来都是挂在身上随便打个什么结。他…还是依旧那样温柔地看着我。一从彭和我断了联系到今天算算,大概快三年的时间了。我...

  • 当爱情画上句号时,将变成彼此掩埋心底的情结

    当爱情画上句号时,将变成彼此掩埋心底的情结

    2019-01-03 15:21:23

    昨天的头条是一名大公司职员在其楼顶跳楼自杀,这样的事情按理说不会被报道出来,可他所在公司偏偏任其报道出来了。那名职员死去时脸上带着笑意,身上却穿着一件婚纱。明眼人都知道他的死对这个社会,乃至世界都毫无贡献。他必定成为人们的饭后谈资,甚至是两人对话间都心知肚明的笑料。读到这篇头条的有男人女...

  • 躲避爱情,如果不够爱,就不要开始

    躲避爱情,如果不够爱,就不要开始

    2019-01-03 11:08:03

    这些天,陶小然下班后,走在路上总是格外小心谨慎。一双机灵的大眼睛东瞅瞅西望望,像是在寻找什么,抑或是在躲避些什么。陆武早等在厂门口,他已经连着一个星期没见到她了。手机不通,信息不回。托去找小然的人,回来一律回答他说:“人不在。”他不知道小然为什么躲着他,明明那天见面他们还有说有笑的,他还...

  • 飘逝的爱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殆尽

    飘逝的爱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殆尽

    2019-01-02 14:59:49

    (一)失落美川端坐在沙发上,久久地盯着电视发呆。夕阳最后的余韵透过窗子让这个冷清死寂的屋子有了些许温暖的颜色,土黄色的老旧窗帘此刻显得生机勃勃。美川的脸上浮着一层金光,但是很快,随着时间的飘逝,这层薄薄的颜色从她的脸上逐渐退却,黯淡下来,只剩下美川血色全无的苍白的脸在电视机微弱的光亮下或明或暗...

  • 无法释怀的爱情,逢时再无少年

    无法释怀的爱情,逢时再无少年

    2019-01-02 14:00:41

    1、冯无,冯无。与他的相遇,始于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他就是冯无。不爱说话,没有表情,走路没有动静,整个活脱脱一“三无”产品。当然,冯无这个名字是我给他取的,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会叫他冯无。对于这个名字他没有丝毫抗拒,其实我心里清楚他是懒得抗拒我,毕竟在我这般倔强的女子面前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