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回头那一刻,像极了爱情的样子

你回头那一刻,像极了爱情的样子

一、是风将你吹进了我的心里

      我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但是我很清楚,她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的生活充满阳光,前途光明坦荡,每天只需要为考试挂科或者失恋烦恼,而我和她相反,我的生活充满暴力,欺诈。今夜在何处停歇,明天的饭钱该怎么来,这是我每天该考虑的事,但我没办法,也许是那天的风太大不小心将她的美吹进了我的心里,从此一颗心便有了向往的方向……

    那是一个冬日的晚上,我在新开的旱冰场门口等我的兄弟们,所谓的兄弟们就是和我处境相同,臭味相投的“有缘人”,只要一根烟,或是一碗面都能成为朋友的人。

    我们进了场子,“今晚又是我们的场子呦,哇哦,今晚的小美眉可真多……”小六又在后面满嘴跑火车。

      我白了他一眼,“咋地,瞅你那猥琐的样子。”

    “哈哈哈,炤哥,别说你没想法啊”小六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去去去,闲的蛋疼是吧”我不想再跟他说了,这些色友。

    我靠在旱冰场外的栏杆上,看着这些少男少女呼啸而过,掏出根烟。我今晚不打算滑了,这些不会滑的女的太生猛了,我看了看昨天被扯破的毛衣,和自己摔青的手,心里边一阵毛躁。

    “今天的美女是挺多,哎,大哥咋还没来?”我转过身问身边正对着那些美女抛媚眼的小六。

    “不知道啊”小六看向门口,“哎,来了来了,大哥,我们在这儿”小六激动的挥着手。

    “今晚你俩都不玩?”大哥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着,“大哥今晚想找给你们找个嫂子,都给我物色物色啊。”说完便走到了旱冰场的前台和他那些朋友攀谈起来。

    “炤哥,咋办呢?”小六一脸苦相的看着我。

    “咋办?!帮大哥物色啊”我心里十分不爽,自己都单身三个月了。

    我抽着烟,看着不断进进出出的人,心里一阵苦闷。

    “哈哈,嘉哥,你有点皮哦”

    “nonono,这只是生活需要……”

    两个看起来还很年轻的姑娘,说笑着进来,一个穿着白衣服,另一个穿着黑衣服,很明显的对比。

      她们一进来,我就知道有活要干了,我看了看附近的人,心知要先下手为强了。我先去买了一张票,换好了鞋子。我像一只伺机行动的猎豹,时刻盯着猎物。

    穿黑衣服的那个姑娘去前台买票,卖票的那个大哥小小的眼睛在镜片后面放着精光。白衣服的姑娘在警惕的四处打量着这个地方,我感觉黑衣服姑娘年龄应该比白衣服的大。

      她们终于换好了鞋子,那个白衣服的姑娘好像还不太会,磕磕绊绊的,黑衣服的扶着她慢慢悠悠的滑进了场地。

    我深知时机到了,我进了场地,缓缓滑过黑衣服姑娘的身旁,顺带撩了一下她的头发。她转过头,脸上的妆像黑化后的女主角,浓的冷酷,但……这样的更让人有挑战性。

      “嘿,你好呀,今天刚来玩吗?我带你吧”我说完看到她俩相视一笑,没等回复,就一把拉起她的手向前滑去。

      “你们还不错哦,我昨天带的那个姑娘,就不会玩,差点把我衣服扯掉。”我略带夸张的说法,把美女们逗得忍俊不禁。

    我想是时候了,我把手机递到她们面前“美女们,相识一场,加个微信吧”

    黑衣服的姑娘了然一笑,掏出手机。

    然而,白衣服的从我说话起却一直在低头玩手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让我有点不爽。

      “哎,美女,别光顾着玩手机啊,理理我啊”

    “哦,抱歉”说着她递过手机上的二维码。

    我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位白衣服姑娘,和黑衣服的截然相反,干净秀气的面容,让我想起了白莲。

    “嗡…嗡…嗡…”我拿起震动的手机,“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我朝她们歉意一笑,转身像小六那个方向滑去。

      “搞定。”我滑到小六面前,看着他期待的眼神说了两个字。

      “炤哥,我就知道你一定行,怎么样?看上了哪个?”小六八卦的问到。

      “黑衣服的那个吧,有挑战性”我掏出烟,点上抽了一口。

      “那正好,大哥看上了白的那个,你俩就不会抢了”小六放心的说。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傻子,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不知道为自己争取,因为我看出来他的眼睛一直跟着白衣服的那个姑娘。

    白衣服姑娘颤颤巍巍从我面前滑过。

      “你先看着,我再去和她们玩玩”我掐灭了烟,滑了过去。

      她在前面滑的好慢,像个学走路的孩子。我忽然很想逗逗她,我猛的滑过她身旁,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后我转过头想看看她的表情。

      天,我真不应该回头,或者说,我真不应该拍她肩膀……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