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握着她的腰不断的冲撞_端庄的上海岳下

沈正坐下了,看着服务员过来上菜:“不知道徐总找我有什么事?”

沈平替徐总说话:“啧,你怎么还不明白啊。徐总亲自来见你,就是为了村上那块地的事情。”

 文学

“这个我恐怕做不了住,地是公家的,得村长点头才行。”

徐总点点头:“我听说你和李村长的女儿搅在一起了,全村人都知道这件事了。现在你是他的女婿,难道你说动不了自己的老丈人?”

“呵呵呵,徐总太看得起我了。我们村的事你不知道,复杂的很,村长嘛,平日李的铁公鸡,一毛不拔。那块地就是本村的人想拿都不是很容易,我一个穷光蛋,守着祖上传下来的几亩田过日子,村长就更看不上我了。我今天去见村长,他还让我赔钱来着。”

徐总听明白了,这还不简单么。

秘书看懂徐总的眼神,拿出皮包,从里面取出了两叠钞票。

徐总冲桌上的钱扫了一眼:“这里是两万块钱,你先拿着,算是我谢你的。等事成之后,我还有好处给你。地,我是绝对要拿下的。”

两……两万……沈正看傻眼了。

“怎么样?”徐总端起酒杯:“不知道沈先生愿意给个面子么?”

这么多钱,你还想什么呢。

不过,此时此刻,沈正更喜欢的是这个徐总,看她的坐姿,两腿夹的很紧,会不会还有别的好处呢?比如……和这个女人来那么一下?

嘿嘿嘿。

大概因为自己下面太硬的,直接把这个桌面整个顶的有些歪斜,搞的徐总的酒杯里的酒都朝一边晃动。

我擦,这也太明显了吧!

沈正紧张的一个起身,直接将桌子弄到跳跃的程度。酒水洒在了徐总的胸口……气氛好尴尬。

“对不起对不起。”沈正赶忙过去给徐总擦,失手就抓住了那浑圆的边缘。

靠靠靠靠靠——这手感,一流!!

徐总只是惊讶,倒是沈平反应快,立即抓住沈正,往回一拉:“你疯了你!怎么敢冒犯徐总!”

还是城里女人见识多,不在乎这些小节。徐总挥挥手:“没事,不碍的。小孙,那纸巾来,我擦一下。”

沈正好想说一句:我来帮你擦呗。

沈正坐回去,脸有点红。这紧张的一下也让原本硬邦邦的部分软了下去,他喝了一口酒,回到正题:“有了钱就好办事,大不了和公家买这块地。我相信能办成的。”

地,是公家的,村长只负责看管。

沈正已经猜到,照片的事肯定和沈平有关系,除了他没别人了。他和李惜晴的事情是在黑乎乎的地方进行的,自己都看不清楚,除了现在流行的夜光手机之外,还能是什么,全村能用的起这种手机的,只能是沈平了。

“帮我把照片的事情停息下来,我就帮这个忙。”

徐总冲沈平看了看,沈平立即就了然于胸:“这件事我来办,只要地的事情能解决,一切都不是问题。”

那沈正倒要看看对方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你说,我听着。

“老兄,照片的事还在初期,没有流传到外面去。村里人不就是要钱么,封口费每人给一点,这事也就解决了。在说了,等度假村一弄好,他们都能找到工作,你就用这个借口来说。”

“不行。”沈正回答:“这事谁散播的就谁去说。”

摆明了就是把沈平自己给抬出来。

沈平心里也知道了情况:“得,这件事我来办,行不?”

“哼!我就知道跟你有关系。”

当晚喝了个大醉,沈平开车送他回家。

晚上,还没睡着,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过去开了开,是李惜晴来找自己了。

李惜晴脾气大,一脚踹开了门板,指着沈正的脸怒道:“你行啊,吃完了就想甩了。是不是你让沈平做的?”

“我做什么了我。”

“还装!”李惜晴不多废话:“我就问你,你到底娶不娶我!”

沈正不傻,问题留给村长:“这事我说了不算啊,得让你爸开口才行。总不能咱们一结婚,老丈人不同意吧,这样传出去可太丢面子了。”

“哼!”

李惜晴甩门就走:“你看我回头怎么让你好看!”

这件事,沈正越想越担心,李惜晴这个女人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别看她再床上是那么销魂,下了床就是恶鬼一个,也难怪之前的男人要和她离婚了。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

他给沈平打了电话:“喂,我是沈正,有件事你必须帮我做。”

“这么晚了什么事啊,你说吧。”

“给我引开李惜晴,什么时候把事情给我解决了,我立刻给你把地搞到手。”

这事弄的砸手里了,沈平也难办了。

“要不……我给徐总打个电话问问?”

“那是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要地就解决,不然以后别说我是你兄弟!”

沈正啪的一下挂断电话。

他正要休息,沈平却又来到了家中,敲门声有点急促,但还有一点喜悦。

去开了门,看见沈平激动的很,一股脑闯了进来,端起桌上的茶杯一口喝干净:“兄弟!事情有门儿了!”

“怎么讲?”

“李惜晴就是个贪恋钱财的女人,要不是因为离婚了,她才不肯和你在一起呢。这事我给徐总说了,她会找一个男人来给李惜晴演戏,到时候这女人自然就喜欢别的男人,你可以脱身。”

演戏,怕是不妥吧,演戏能演多久呢?

沈平微微笑着:“这也简单,等什么时候你找个女人,赶快结婚,然后那李惜晴就没办法缠着你了。到时候你有了钱了,直接住城里去,还用的着整天面对李惜晴吗?”

说的很有道理,不过这事不容易办到啊。

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先凑活着来吧。

第二天一早,沈正去村头的办公室找了村长,进去敲门。村长白了他一眼,说进来,跟个牛气冲天的大老板似的。

“村长,我是来谈买地的事情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