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疼死了,,,出去:控制药水校花

黄琴开的很仔细,眼睛十分认真的看着前方,老王感觉遮住不舒服,甚至还把衣服撩开了几秒钟,险些走火。

就在老王快忍不住的时候,黄琴突然“呀!”了一声,老王吓到赶紧遮住自己,把自己放回原位。

“怎,怎么了?”

 文学

黄琴急忙说:“教练,你帮我看看是什么一直在报警。”由于车子在行驶,路上车还不少,黄琴不敢乱看。

老王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长出了一口气:“没事,是你安全带忘记系了!不过我告诉你,没系安全带直接扣一百分的!以后车子起步之前,就一定要系上。”

老王说的有点重,黄琴脸上发烧,漂亮的眼睛看着前方,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往安全带那里抓,可是抓了半天还是没抓到,车子一直压在中间视线上。

老王咳了一声:“你在车道上呢!专心开车,两只手握着方向盘,我来帮你系上!”

黄琴的脸更红了,乖乖的将两只手握住方向盘,点了点头:“麻烦教练了

老王在这说话的时候确实没有太多心,不过当他伏着身子,往黄琴那边靠时,感觉黄琴整个伟岸的上半身几乎都快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随着黄琴的呼吸,身子上下起伏时不时还会碰到老王的脸,格子衫很薄,老王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格子衫下的温暖以及柔软,如果能将整张脸埋进去那会是怎么一个感觉?

王刚情难自制,加上黄琴架势技术本来就不怎样,配合车子的晃动,用鼻头蹭着黄琴,不一会儿老王就感觉有什么慢慢膨胀起来,咯着他的鼻子。

感觉到黄琴身体上的回应,老王恨不得狠狠的将这件衣裳给撕碎,好好看看里面的风景。

“教,教练,还没抓到吗?”黄琴此时的脸蛋烫的不行,不管怎么说,老王也是个男人,第一次有男人的脸离自己胸口那么近,她的呼吸都变得加快了。

老王呼吸出来的热气打在她的胸前,让她有股十分异样的感觉,双腿不自觉的开始并拢,似乎身怕有什么跑了出来。

黄琴的呼喊声,让老王清醒过来,连忙应了一声:“快了,快了,马上好。”

老王不敢墨迹,要是被黄琴发现说自己耍流氓就完了,不舍的又蹭了下,这下真的去抓安全带了。

车内狭隘,好不容易抓住安全带,老王身子还没回到座位上,突然一个急刹,两个整个脸都扑在了黄琴的双腿上,鼻子不偏不倚的嵌在了黄琴的腿中间。

虽说黄琴穿的是牛仔裤,但这牛仔裤却很薄,由于惯性巨大,老王感觉自己的鼻子,都挨到里面了。

黄琴路口急刹,刚松口气,就感觉股股热气在自己腿上喷薄十分舒服,整个人都酥酥麻麻的,甚至轻声“恩”了一声。

黄琴味道猛的往老王鼻子里灌,那股少女独特的味道另老王整个人都开始发飘,加上黄琴情不自禁的声音,老王还用脸蹭了蹭。

老王的鼻子和嘴像是有魔力一般,弄得黄琴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快瘫了,刚才自己一直极力克制的东西,却挡也挡不住的跑了出来。

老王心中狂喜,这黄琴虽然外面内心都十分清纯,但这已经成熟的身子倒是十分敏感,看样子自己有戏,于是继续动作。

“滴……”

就在黄琴忍不住快要发出声音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汽车了鸣笛声,路口红灯已经结束了,后面的车子在催促。

老王知道不能太过头,赶紧起身,将安全带给黄琴扣好,故作脸不红心不跳道指着前方:“黄琴,该起步了。开车慢没关系,但是实在太慢也是会影响交通的。”

这时黄琴才知道,刚才自己的那种感觉,是来源于老王。自己的教练的脸自己碰到了自己那里,而且自己还……但真的好舒服,虽然害羞的要死,但老王的起身却让黄琴有股淡淡的失落感。

偷偷看了老王一眼,黄琴这会想来,老王其实也还不错,教学什么其实都还比较用心。

教练,你觉得我能考得过吗?”车子重新起步,黄琴主动开口了。

老王沉吟一会儿笑了笑:“只要你用心,多练车,就一定考得过。”

黄琴点了点头:“那也是多亏您教的好。”

这黄琴还是第一次跟自己闲聊这些,老王心里舒服的不行:“没事儿,只要你以后想练车,什么时候找我都行!”

这一天两人的关系倒是走进了不少,黄琴也会主动跟老王说话,在黄琴内心里,倒是认同了老王这个负责任的教练。

因为黄琴对自己的认可,老王赫赫业业,上班儿教车比谁都认真,只可惜在那次摩擦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单独相处过。

眼瞅明天就要考科目三了,上午模拟下午正式考试,一旦考完科目三,学员就能直接考科目四,考完科目四就能当天拿驾照。

因为自己的尽心尽责,黄琴的驾驶技术日渐提高,这样一来的话,以后恐怕真要跟黄琴失之交臂了。

一想到这里老王就难过的不行,买了一打啤酒打算把自己灌得半醉,街头上失足女给老王打着招呼,拉着他胳膊不让他走。

要是以前,老王还会进去玩儿玩儿,但现在他的心中只有黄琴这么一个女神,这些庸脂俗粉岂能入他的眼睛?

老王拿出手机,翻出自己偷拍到的黄琴的照片给失足女看:“这是我老婆!离我远点。”

失足女白了老王一眼走了开:“也不瞅瞅自己什么德行。还你老婆?呵呵……”

失足女的话深深刺痛着他,老王心中越来越难受,酒也没心情喝了。他打开微信,打算给黄琴表白。可当他翻到黄琴微信时又停了下来。

照目前的状态,他跟黄琴平日里都是有说有笑,偶尔自己还能揩揩油占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老王十分开心,但如果这么一表白,恐怕自己连跟黄琴以后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么一想,老王深深的叹息了一口,准备回家,可就在这时候,老王微信响了。

老王心想这么晚谁跟自己发消息,可当他一看手机愣住了。是黄琴。一直以来老王在微信上都是小心翼翼跟黄琴说话,生怕自己过分了黄琴把自己给删了。

这都快十一点了,黄琴还给自己发消息,而且是第一次主动给自己发消息,老王激动的快哭了,点开微信,黄琴发了一个五个字字:“教练,你在吗?然后加一个抓狂的表情。”

老王忍着自己狂跳的心,回了个我在,你怎么了。

黄琴发来语音,老王点开,里面是黄琴有些慵懒的声音:“我睡不着……”

这声音跟有魔性似得,老王的内心当时就澎湃起来,而且黄琴跟自己说睡不着,难道?

老王咽了口唾沫赶紧回复:“你怎么了?为什么睡不着?明天还要考试呢。”

黄琴发来语音:“就是因为明天要考试了,我好紧张,要是考不过怎么办。”

老王一听,嘿嘿笑了。学员考试前紧张,是常有的事情,他遇到的可多了:“别紧张嘛,你的技术那么好,应该没问题。”

黄琴马上回复:“为什么是应该没问题,教练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考不过?”加大哭的表情。

老王回复道:“你别激动,我是你教练,当然有什么说什么。你切换档,和靠边停车处置的不是很好。”

黄琴又发了一排抓狂的表情,都快把老王手机屏幕给霸占了。然后又发了一排可怜的表情:“教练,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老王听看到黄琴的回复,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或许来了:“你说说看。”

黄琴说:“你能不能今天晚上再教我练练,帮我巩固一下,我好担心考不过……”

老王说,这样不好吧。都这么晚了,你一个大姑娘出门,父母不担心吗。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老王这是欲擒故纵。如果他太容易答应,反而会有点唐突。

果然,老王刚一回复完,黄琴就打来了电话。老王忍住内心的激动接通了。

“教练……”黄琴的此时的语气跟撒娇没什么区别。

老王一听到黄琴软绵绵的声音,下面一下子怒吼了起来:“恩,怎么了琴琴?快睡了,不然影响明天的状态。”

黄琴俏皮的哼了一声:“你不是答应过,我想练车随时都可以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教练,呜呜。”

老王假装很激动的说:“我这人一向说话算数!”

黄琴马上道:“那我现在想练练,教练你得教我。”

老王心中冷笑,然后一副勉为其难的口气:“好吧好吧,怕了你了,那咱们在哪儿汇合?”

老王这么一答应,黄琴十分高兴,就给了老王一个地址。让老王去接她。

到了之后,老王就看到黄琴站在路边等他。此时的黄琴在路灯的映照下,看的老王都呆住了。一件白色T恤被她胸脯绷得紧紧的,平坦的小腹露出了一截。下面是条白色热裤,几乎都快包不住她浑圆的翘臀。一双长腿饱满,腿心一点缝都没有。

老王也是一把年纪,很清楚这种腿型的女人,一般男的要是办起来,根本超不过三分钟就要投降。

平时黄琴穿的十分保守,但本来她已经换好衣服睡了,但又激动得睡不着,这会儿就光是把内衣穿上就出来了,热裤里面还是缕空的。

见老王来了,黄琴十分高兴。老王把驾驶位让给黄琴,黄琴坐上之后就对老王甜甜一笑:“教练你真好。”

这一句话把老王美的不行,这玲珑有致的身材就这么近距离坐在自己身边,老王强忍着自己想要犯罪的冲动,认真的指点着黄琴。

此时的老王可是确确实实把自己二十年的驾驶经验耐心的传授给了黄琴,黄琴听的十分认真,很快终于能够准确按照路口情况变换灯光,和刹车鸣笛。

“做的很好,靠边停车试试。”老王指挥了一下,黄琴便点了点头,打了转向,就开始靠边停车。

靠边停车是科目三很重要的一门,需要离路边线三十公分内才算合格。黄琴努力停靠之后,老王下了车,一看,离得起码有四十公分以上了


老王叹了口气:“我说了多少次了!你没听吗?一定要点对点,看好了之后再打方向,你看这个距离肯定是不行的!”

老王这么多年,还是有点教练脾气,说话一时没注意就重了一点。黄琴下车一看,一听,眼睛都红了。

老王惊觉赶紧安慰,用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哎呀,别气馁,咱们继续。”黄琴的香肩摸起来柔滑无比,老王的手流连忘返。

不过黄琴并不买账,蹲在地上哭了出来:“呜呜……我肯定考不过……好丢人……”

他这不蹲还好,一顿,胸前浑圆雪白的饱满几乎都被被膝盖顶了出来。老王居高临下,刺目的白皙,看到一清二楚。更让老王激动的时,今天T恤的领口很松,几乎都看到黄琴整个胸脯的一半。

老王内心狂跳,心中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当下赶紧蹲下来,出声安慰:“别急,别急,我还有一个办法。如果这样你就应该没问题了。”

黄琴一听,立马不哭了:“什么办法?”

老王脸上迟疑的说道:“额,这样,我来主控,你坐在我身上,我手把手教你。姑娘你可千万别多心,我只是为了你能过关。”

黄琴听老王这么一说,有点为难了。坐在教练身上,那多羞耻啊,而且自己只穿了件这么薄的热裤,里面还是缕空的。

老王见黄琴开始犹豫,马上趁热打铁再给黄琴加了一剂强心针:“那是算了吧,我这糟老头子抱着你这确实不像样。那咱们就先回去了,你也别太紧张,就算明天考不过,以后都还能再考四次,总能成功。”

黄琴看着老王,老王故作一脸正色,看着十分正经。

黄琴轻轻咬了咬嘴唇:“那好吧,我试试。”

见黄琴答应,老王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虽然自己现在老了,但年轻时候挑逗的女人的技术并没有丢下。

上次在路上的意外,老王就十分清楚黄琴的身子是非常敏感的那种类型,凭借自己的技艺,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把黄琴给拿下!

老王先坐进驾驶座位,将车子座位尽量往后挪又下降了些,给黄琴留了足够的空间,也是给自己留了足够的空间。

到时候情难自制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要不是路灯不是很亮,此时都能看到老王的脸都臊的厉害。

“来吧?”

看着老王做好了准备,黄琴还是有点犹豫,毕竟他内心真的很单纯,也很保守,这种跟男人如此亲密的动作,对她来说有些过了。

老王见黄琴一而再再而三的由于心中急了,很快的欲望就转化成了不耐烦:“行了,你不想考过就算了,上车,我送你回家去。白瞎了我真心实意想教你!”

老王脾气不好,黄琴也是十分了解,见老王真生气了,就连忙走上前来:“教练,你别生气,我坐上来就是了。”

说着黄琴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按着老王的大腿,翘臀轻轻一挪。

黄琴的小手摁在自己腿上,老王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见她翘臀挪过来。

老王见状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火星子,趁她还没坐下来之前迅速拉开拉链,将自己给放了出来,调整到了最佳的角度。

而黄琴根本没察觉什么,缓缓的对着老王的双腿就坐了上去

坐下去的那一瞬间,黄琴就感觉不对,屁股下好像有一个像棍棒一样的东西顶着,好像是……

黄琴的脸腾一下就红透了,她不好意思动了动屁股,可这一动,身下的老王可受不了了,他差点忍不住想把黄琴就地正法,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他咬牙将手覆在黄琴的手背上,轻轻拍着她的手背,装作一本正经说道:

“来,别动,仔细看好了啊!”

车子启动了,黄琴本来羞得不行,见老王这么正经,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只能努力忽视身下的异物,强装镇定看着前面。

老王见黄琴没有抗拒,心里暗暗偷笑,索性将脸偷偷凑近黄琴的脖颈处。他暗吸了一口气,一股来自于少女特有的芬芳体香串入鼻间,老王心下迷醉,他流连花丛这么多年,怎会不识这是未经人事的女孩才有的体香?但凡被破了身的,无论年纪有多小,这股体香都会消失的。

老王心想,这么一个极品的美女,颜值高身材好,还是个雏!如果能被他上一次,就是死也值得了!

老王越想越心痒,恨不得撕开黄琴身上的超短裤直接冲进去!可黄琴的性格这些日子他多多少少也能摸个七七八八,知道她很清纯害羞,如果表现得太猴急,一定会把人吓跑。

就在这时,老王看到马路前面有一排减速带,他眼珠子轱辘乱转,顿时计上心头。

“其实考这个靠边停车还是有一些小技巧的,今天我就私下教教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