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对着床 把镜子遮住可以_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

她与苏明皓成亲半年,还没圆房呢,每次他说是来这边歇着,其实两个人都没同过床。
当然,这也是达成了协议的。
姜梅子是南国一个异姓王爷收养的女儿,姜伦王爷一直没有成亲,就收养了她,但也待她好极了。
 文学
苏明皓需要姜伦的帮助,于是便娶了她。
给她的条件便是助他登基,二人无关感情,等她有了喜欢的人他会放她走,他宠幸谁也与她无关,同时,在他登基之后也可以满足她的一个要求。
要不要求的也无所谓,主要是姜梅子十六岁便被姜王爷催怕了,几乎没什么犹豫的就应了下来。
她进东宫半年时间,便将东宫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就连苏明皓的母后也对她满意极了,就是对婚后半年也未有孕有些不满。
另一边的苏明皓处理好手头的事物也赶紧来了这边,果不其然,姜梅子又没等他。当然,她也不在他睡的那张床上。
失望浮上心头,不过很快散去,意料之中的事嘛。
定协议的时候苏明皓有一点没同她说,其实不是非要娶她的,但是他曾见过她一面,仅那一面,久久没能忘去。
同时,协议上说的是她有喜欢的人才会放她自由,万一她没有呢?那么……她就会一直留在他身边的吧?或许久了,她也会爱上他的呢?
伴着沉沉浮浮的问题,苏明皓一夜未眠。

与他不同,姜梅子可是睡了个好觉。
等她悠悠然的睡醒时,苏明皓已经快要下朝了。
气势汹汹地进了门,苏明皓半冷笑的看着她,“你倒是悠闲。”
姜梅子翻个白眼,一边描眉一边道,“您给我的太子妃人设就是悠闲的花瓶呀。”
“倒也不错。”苏明皓笑了,“明日好生准备。”
姜梅子嗯了一声。
随后苏明皓便又不知所踪。
姜梅子描完了眉,不知哪里来的兴头,突然唤道,“阿浮!本宫想喝梅子酒啦,你去膳房说一声!”
在她身旁的阿浮抽了抽嘴角,应下了。
酒温的很快,大概是早就酿好的,此时端进来不过半个时辰,姜梅子倒差异了。
“还真有呀。”她低声嘀咕了一句。
闻言,阿浮又抽了抽嘴角。
正要说话,却听姜梅子又笑眯眯道,“倒真是巧,这酒谁酿的?给本宫找过来!”
阿浮只好应下。
不多时人就找过来了。
“见过太子妃。”来的是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脸上微红,满是稚气未脱的干净,有些紧张,长的很清秀,也很俊俏。
“抬起头来。”姜梅子充满笑意的声音传来。
少年怯生生地抬起头。
姜梅子眉头一挑,心下一惊,“真是你!”
少年更害怕了。
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激动,姜梅子忙道,“啊,本宫一时兴起,倒也没想到阿浮真把人找来了,叫什么名字呀?”
男孩子闻言,有些幽怨的看向阿I浮。
阿浮眼皮一跳。
“温景裕。”他低垂着眸子,还是低着声线回答了她。
姜梅子忽然正色起来,“酒很好,阿浮,带小景下去领赏。”
阿浮的眼皮还在跳,硬着头皮应下了主子的差事。
待那两人出门后,姜梅子长吁了一口气,她开始想到自己昨晚做的一个梦。
梦里她也是在这么一个场景下嚷嚷着要喝梅子酒,阿浮同样很快的为她端来了,再后来她又要见那个酿酒的人,她在梦里也见到了,那人不偏不倚,正是温景裕。可是还没完,在后来,她助苏明皓登上皇位,眼看着马上就要做皇后了,她却迷一样的喜欢上了温景裕,最重要的是,他们居然真的在一起了!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姜梅子皱着眉头想。
可梦境里的事却又真真实实地发生了,就连人都一模一样。
姜梅子愈发头疼,只好自己沉沉地小酌起了那梅子酒。
嗯,温酒煮梅子,好极了。
果酒不醉人,也不晓得姜梅子喝了多少,自己跑到花园,坐在池塘边,闲来无事的扔起了石子。
“太……太子妃?”一声青涩的男声响起。
姜梅子回头,见是温景裕。
她冲他咧开一个笑容,“是你呀,小景。”
温景裕红着脸点头。
“过来坐。”姜梅子拍拍自己身旁的草地。
温景裕摇着头,“这不合规矩。”
姜梅子听到这话,不高兴了,她嘟着嘴,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拉着温景裕,温景裕也不敢反抗,只好就着她旁边坐下。
“你相信吗,咱俩命中有姻缘!”姜梅子红着脸,指着天上,“是老天爷告诉我的!”
温景裕脸红的更厉害了,他赶紧捂住姜梅子,“您可别说了,这话要是传到太子那儿去……”
他话还没说完,嘴就已经被姜梅子堵住了。
温景裕做梦也不敢相信,自己被太子妃强吻了!
少女的唇带着清香,吻技很生涩,与其说是在吻他,不如说是在笨拙地啃咬他。
温景裕的脸都快要红成熟虾子了,他推搡着少女,却没敌过。
最终不知怎的,温景裕反被动为主攻。
良久,两人缠缠绵绵的分开。
姜梅子已经喘不上气儿了。
温景裕比她还要好一点,等到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姜梅子早就跑了。
温景裕想到少女方才的一席话,“我与苏明皓是政治联姻,他从没碰过我,我也不喜欢他,他也答应会给我寻求自己幸福的机会。小景,我是钟意你的。”
温景裕低头沉沉地笑了。

等姜梅子气喘吁吁地回到寝殿时,苏明皓正在里面等着她。
看见她红肿的嘴唇,苏明皓心下一股怒气,又想到二人的协议,只好压下不满,“你嘴怎么了?”
姜梅子这会儿已经清醒大半了,她看着苏明皓,朦朦胧胧道,“我好像……找到命中之人了……”
语毕,她甜甜地笑了笑。
苏明皓倒吸一口凉气,沉吟不语。
良久,他才断断续续道,“你……注意点儿。别光明正大的给本宫……戴绿帽子……”
姜梅子瞥了他一眼,“你给我戴的少了?”
苏明皓咳了两声。
正色道,“早些休息。对了,岳丈大人说明日动手。”
姜梅子讶然,“这么快。”
随后,她又眯着眼睛道,“不过……也是该改朝换代了!”
她声音极小,除了苏明皓无人听见。
苏明皓笑笑,离开了她的寝宫。
姜梅子没能看见他离开时的一抹懊恼。
次日,姜梅子起得极早。
她给自己描眉梳妆,最后还正式的为自己绘了花钿。
她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宫装,将她整个人衬得端庄又贵气。
临走前,她去寻了温景裕。
“太子妃?”温景裕低着头,脸色仍是红的。
“等我回来。”姜梅子冲他笑笑,她承认,她对这个少年一见钟情了。
温景裕低低嗯了声。
姜梅子转身准备离开,却被温景裕拦下了,“等等!”
姜梅子回头看他,温景裕上前,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等你回来,我娶你。”
姜梅子眉眼间满是温柔,她轻轻点点头,最后没有犹豫地离开了东宫。
宴席便是宴席,毫无出挑,无特色,可在场的众人仍然打起精神来,这京都的天……怕是要变了。
宴席过了一半,老皇帝恹恹欲睡,他身子已经不行了。
正在此时,外头传来一阵厮杀声,众人心知,夺位之争,开始了。
先冲进来的是七皇子的人,那是军队的副都统。
他眯着眼,看向苏明皓,“太子殿下,成王败寇,能者上位。”
苏明皓笑道,“听副都统的意思……是本宫不配?”
“您一介黄口小儿,无权也无谋,为了国家,臣实属不放心啊。”那副都统嘴角挂着淡然的笑容,一句也没提到七皇子,好像真的只是为了国家罢了。
苏明皓笑笑,看了看姜梅子。
姜梅子抿抿唇,向他点点头,做了个手势。
只见副都统身后刚才还在一同杀敌的战士们,大部分人忽然将手中的剑砍向了身边昔日的战友。
各为其主罢了。
副都统震惊的表情只维持了三秒不到,便被姜伦一剑穿喉。
苏明皓走到他身边,看着他死不瞑目,心中有些哀然,“东宫也不是那么好入住的。”
这场战争结束的极快,七皇子本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老皇帝当场宣布,“朕已年迈,只愿退居位后,今有孝子明皓,朕也安心了,那便传位于太子,择吉日登基罢。”
苏明皓微笑着谢旨。

等回到东宫时,已经是两日以后了。
处理了整整两日的残留,姜梅子心知自己该离开了。
她寻了一个时机,单独见了苏明皓。
她还没开口,便听苏明皓问道,“真的不想留在我身边吗?”
姜梅子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摇头,“你知道的,我不愿做皇后。”
“不止是做皇后!”苏明皓出声,留在我身边陪着我,她愿意吗……
姜梅子愣得更厉害了,但随即她就笑着冲他说道,“告辞。再会!”
随后她干脆的转身离去,连头都没回一下。
苏明皓苦笑一声,对身旁的太监道,“太子妃姜氏于前段时间染上风寒,昨日不幸离世。”
他顿了顿,又道,“将姜氏以皇后之礼下葬,封纯贤皇后。”
那太监迅速反应过来,应下了。
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混迹宫中多年的他很是清楚。
身为准皇后的姜氏就这样薨了。
除了苏明皓、姜伦以及那个太监以外,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好好的太子妃突然没了,大家心里多少也有些数,只是哀叹新帝情深罢了。
忙完琐事的姜梅子带着温景裕躲到了城外。
她早已购置好一处宅院,不大,但是足以两人生活。
她爹姜伦来看过他们一次。
“真决定好了?”姜伦神色复杂的问道,他是知道苏明皓这个人的。
姜梅子点点头,紧紧握着温景裕的手,她笑道:“爹,都是天意啊。”
见状,姜伦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叮嘱了女儿一句:“爹一直拿你当亲生女儿的,受了委屈别忍,告诉爹,有什么事儿也都告诉爹,还有,平时没事儿多回来走走。”
说完,姜伦恶狠狠的瞪了温景裕一眼。
温景裕有些委屈。
姜梅子忙笑着安慰自家爹爹。
姜伦临走之前把温景裕也拉走了,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先把温景裕打了一顿。
看着温景裕略带委屈的神色,姜伦凶道,“我把女儿交给你了!往后她若是有什么事情,老子一定先弄死你!”
温景裕忙不迭的应承着,“您放心吧,我一定待梅子如掌中宝一般。”
姜伦冷哼一声,这才离开。
温景裕则苦兮兮的回了宅院。

生活安定下来不久后,姜梅子同温景裕火速成了亲。
仪式应着姜梅子简单来了,虽然温景裕同姜伦都不大赞同,但也依着她了。
就是在院子里摆了几桌,请了一些关系好的亲朋好友来,拜了天地便也没什么了。
天色渐晚,入夜。
姜梅子一整日都没吃没喝,好容易等到温景裕应酬完。
他小心翼翼的挑开盖头,与她喝着合卺酒。
姜梅子小饮一口,砸吧砸吧小嘴,问道,“是什么酒?”
温景裕笑道,“是梅子酒。温酒煮梅子酿成的。”
姜梅子笑了。
“喜欢梅子吗?”温景裕柔声问道。
姜梅子点头,“喜欢。”
“我也喜欢。”语毕,温景裕抱紧了她,二人面上洋溢的满是幸福。
她想,温酒煮梅子啊,真好。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