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液白浊硕大缓缓流出_他的手在她背部游走

想到曾大胆确实喝了很多酒,可能现在是酒劲起来了,才会摔到地上都不知道。

 

她轻轻唤了声,曾大胆没反应,推也没效果,只是呢喃几句,半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文学

一看这情况,白鹭就咽了下口水。

 

刚刚她还没满足呢,看到曾大胆现在这样,再看他粗大的宝贝,白鹭抑制不住的去想被他撑满的感觉,底下瞬间润了,顺着大腿滑到地上。

 

白鹭往下一摸,脸顿时红了,视线死死的盯在曾大胆那上面。

 

她回身看一眼房门的方向,想到她老公都醉得不省人事了,而曾大胆也差不多,一个大胆的念头顿时涌上心头,一想就澎湃起来,压都压不住。

 

她试探着拿手握了一下曾大胆,见曾大胆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便不再迟疑,掀起睡裙下摆,露出底下的光溜溜来,然后跨立在曾大胆身体的两侧,把自己扒开,找准方位后,缓缓的往下……

就在这时,突然主卧的方向传来一声怒喝,吓得白鹭脚一软坐下去,但竟偏了,只在那儿一勾,然后就抵着她的翘臀一路往上,杵进裙子贴到了她的腰上。

 

她砸坐下来,痛得曾大胆差点忍不住叫出来,感觉身体被一片肥美坐着,却半点享受的感觉都没有——实在太痛了。

 

他死命忍着不吭声,白鹭自己也吓得要死,因为她听出那是她老公的喊声,以为被她老公发现了,幸好身子底下的曾大胆还睡着。

 

一刻都耽误不得,她起身整理了一下睡裙就跑出去了,奇怪的是她老公并不在门外,回房她才知道是她老公在说梦话,不知道梦里梦到什么糟心事了,不时爆喝几声,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白鹭差点没气死,拍着胸口还在后怕,却不敢再去找曾大胆了。

 

一来是担心她老公会醒,二来是后悔了,她其实并不想做对不起她老公的事,刚才只是意外。

 

可身体还空虚着,那怎么办?

 

没办法,还得自己解决。

 

可是进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指还是太细了,若换作是曾大胆那个,舒服的程度可就不止那么一点两点了……

 

一想到这里,白鹭顿时觉得越发的空虚了。但随后一想,自己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对不起老公了,于是赶紧的晃动了一下脑袋,直接不想弄了。

 

曾大胆在那屋跳脚呢,白鹭那一坐伤到他了,虽然不是很严重,但要是让他现在做的话,只怕力不从心。

 

可惜了,到嘴的肉就这么没了,幸好方志明也没过来,想来那一喊是梦话,曾大胆对这个有经验。

 

因为没发泄,白鹭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又想了。

 

她把自己老公的裤子拉下来,兴奋的看着男人早上的反应,当下心痒难耐,想起来做一番剧烈运动,可是没有想到它竟然不争气,白鹭心中气结。

 

方志明醒过来以后并没有发现白鹭的异状,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说今天有个同学聚会,中午的时候还要陪朋友去看车,所以没有办法能够陪白鹭,让白鹭在家里面和曾大胆吃个饭。

 

白鹭心中是不甘不愿的,可方志明一大清早穿戴整齐之后就离开了。

 

白鹭因为是私人教练,昨天才刚刚回到岗位,所以手头上只有一个学生,正好这个学生今天跟自己说要晚上的时候才去上课,所以白鹭白天没有什么事情做。

 

本来她还想着和老公去逛一下的,毕竟那么久没有见了,总是要甜甜蜜蜜一番。可谁曾想老公这个榆木脑袋,竟然已经把今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的了,而且还把她丢给那一个色胆包天的曾大胆。

 

一想到这个白鹭就来气。

 

曾大胆昨天晚上回到房间之后还悄悄的听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发现白鹭并没有过来找他,这才安心的睡了下来,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他想着今天方志明和白鹭两个人应该都去上班了,于是大大咧咧的穿着一条内裤就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可没有曾想到刚刚打开门就和白鹭打了一个照面。

 

而此时白鹭正寻思着,怎么方志明都管曾大胆喊舅舅,她也不能太过冷淡,于是便想要把人叫起来吃个早餐。

 

她刚刚去要敲门,谁知道门就已经打开了,曾大胆从里面走了出来,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那情影可太让人羞涩了。

 

曾大胆经过一晚的休息已经好了,他可比今天早上白鹭看见自己老公的还要更精神的多,而且从外面看就能够看得出它的尺寸有多可怕。

 

白鹭一下子看得有些傻眼了,可能是因为脸皮薄的缘故,看到那么嚣张的大家伙,让白鹭有些不知所措,她赶紧别开脸干咳了一声,没好气的说:“舅舅,你在家里面怎么也不注意一下呀?穿着这裤子就走出来。”她有点后悔昨晚没开灯仔细看曾大胆的宝贝。

 

曾大胆本来是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的,但是看见白鹭这一副娇羞的模样,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当下便有些戏谑都看着她:

 

“没关系,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再说了你都生了小孩了,又怎么可能会被我吓到呢?”

 

曾大胆说完这个话上前一步,这个动作正好落在了白鹭的眼中,白鹭看的有些心跳不已。

 

“呵,要是被方志明知道了,不知道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白鹭一想起自己昨天晚上的行为,莫名有些气恼,忍不住的呛出了这一句话来。心里怪曾大胆诱惑她,要不然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是志明在这里估计也不会觉得怎么样,不过既然你不喜欢的话,那我还是回去套上裤子吧,本来我也以为你们都去上班了,冒犯了你,真是对不起了。”

 

曾大胆也是个老手了,虽然在电车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没有认出她是方志明的老婆,可经过昨天晚上这么一试探,他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也不是省油的灯。

 

一想起昨天晚上偷窥到的一切,他的内心又蠢蠢浴动了起来,或许自己可以下手勾搭一下这个寂寞少妇也说不定。

曾大胆这人其实没有什么节操,加上他和方志明那关系其实薄弱得很,弄一下也没什么。

 

他们家因为没有男丁,可能因为他是男孩子的缘故,所以家里面的人特别的宠他,长那么大,他还真的没有正儿八经的去上过班,一直都是游手好闲,自己想要钱,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行了。

 

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到方志明这一边来,因为方志明和他的年纪相差不算大,他比方志明只大了十岁多点。

 

曾大胆眼光挺高的,当初家里面给他介绍的那些女人他通通看不上,不是嫌这个胸小,就是嫌那个屁股不够大,反正想要跟他共度一生还真的是挺难,而且他自己还没有定下心来。

 

外面的莺莺燕燕那么多,他怎么可能单单独独的吊死在一棵树上?这不,新的猎物不就出现在他的眼前了吗?

 

白鹭进厨房里端出一盘煎鸡蛋,还有一碗粥放在桌子上就开始吃了起来。

 

曾大胆进去穿好了衣服之后便走了出来,坐在了饭桌上面对面看着白鹭,不得不说白鹭真的是身材十分完美。

 

今天白鹭身上只穿了一件宽领的白色T恤,底下则是高腰的热裤。青春靓丽的模样一点都看不出来是生过小孩的,那白色的布料压根就没有办法包裹的住那对。

 

而且那布料十分透明,很明显可以看到包裹着那一对的应该是一件黑色蕾丝边的内衣,曾大胆还十分清楚的看到那印出来的花边。

 

白鹭胸前那深深似乎在向他人招手,邀请别人深陷其中,曾大胆涩眯眯的看了一下,又继续的把眼睛往下瞥,可惜的是她身下的位置被餐桌挡住了,看不到那底下的风景。

 

曾大胆自然而然坐下来,往嘴里面塞了一块面包,有些含糊不清的询问说:

 

“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呀?志明呢?他去哪里了?”

 

白鹭瞧见老公不在屋子里面,本来不是很想要搭理这人的,但别人都开口问话了,她也不好不回答。

 

“他今天没空,被朋友叫去帮忙看一下车,晚上还有一个同学聚会。”

 

白鹭没好气的说出了这一段话,便匆匆忙忙的把早餐给吃掉,随后砰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进了屋子里面去。

 

曾大胆在餐桌上面眉头一挑,寻思着方志明要是今天一天都没事儿的话,那他还真的是可以和白鹭有一些接触,不过白鹭现在对他有戒备心,他得想想办法才是。

 

白鹭在屋子里面听着歌练了一下瑜伽,快下午的时候,忽然间接到了健身房经理的电话,她立刻接通了,健身房经理和白鹭说有客人到了,但健身房的教练因为比较少的缘故,基本上都有客人了,现在他手头上还有一个学生,问她要不要来带带。

 

白鹭当然愿意了,她心中巴不得多带点学生呢!靠着自己老公的那一点钱还房贷车贷,又没有多余的给她买护肤品之类的,白鹭心里面还是有些不太高兴,她心想,还是得靠自己多挣点钱,保养保养这张脸。

 

“你得来快一点,这客人有点犹豫不决,刚才还是给她看你的照片,她才下定决心要训练的,这可是一条肥鱼,回头你多推荐一下咱们家的产品,让她连带着多给一点钱,你也好多拿点提成。”

 

白鹭听了十分的激动,二话不说穿戴整齐就提着包跑了出去。

 

她出去的时候曾大胆还在外面看着电视,见她火急火燎的跑出去了,想也没想就问她要去哪里,可惜白鹭根本就不想理他,也不愿意回答他。

 

白鹭去了健身房那里,谈好了之后,那个客人当天晚上就要求开始训练,可白鹭还没有制定好计划呢,想了想只能先给她上了一节体能课,上完体能课之后,另外一个学生又来了,她只能够又继续上课,而这一忙就到了晚上9点半,这才下了班。

 

白鹭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下了楼,教学生训练,其实当教练的也是非常吃力的。她累的连路都不想走了。

 

好在下了楼,远远的便看到了一辆车停在对面商场附近,那辆车的车牌有点眼熟,像是自己老公的,白鹭当下就觉得非常的开心,她心想难不成那个榆木脑袋开窍了?赶紧兴冲冲的跑了过去。

 

而此时,坐在驾驶位上面的曾大胆看着白鹭一路跑过来,那一对左右摇晃,她的脸上则是露出了一阵欣喜的笑容。

 

明知道她会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跑过来,应该是以为开车来接她的人是方志明。想到这里,曾大胆心中有点不是滋味,可一想到这两个人毕竟是夫妻关系,也就释怀了。

 

曾大胆把车窗摇晃了下来,白鹭走到了跟前,看着坐在驾驶室里面的并不是自己老公,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我还以为是志明呢,原来是舅舅呀?”

 

曾大胆点了点头说:

 

“嗯,我寻思着你们这边挺难打到车的,所以我就过来这里接你回去,我一个人呆在家里面也没有什么事儿,你饿不饿?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可白鹭委婉的拒绝了。

 

“哪有健身教练那么晚的还去吃东西的,要是在路上碰到了学员,岂不是太尴尬啦?”

 

虽然在看到副驾驶上的人不是自己老公之后,白鹭心里有那么一点失望,但还是上了车。

 

曾大胆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

 

“那有什么关系?要是饿了就去吃东西,反正你明天还要上班,在健身房里面锻炼一下不就瘦了嘛。”

 

白鹭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说:

 

“你们这种没有训练过的就不知道了吧?健身是需要严格一点控制饮食的。况且我刚生完孩子没多久,身体还在恢复状态,虽然现在已经把身材都给锻炼出来了,但这是远远不够的!”

 

白鹭说完这句话后便看了一眼曾大胆,暗暗打量他的身材。今天早上看着曾大胆从屋子里走出来,她并没有看曾大胆的身材,眼睛都聚集在了那高起的裤门处了。

 

白鹭看着曾大胆显示十分平坦的小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的老公,因为应酬喝了太多的酒,方志明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福,赘肉越来越多,摸起来再也没有那种力量感了。

想到这里,她当下竟然萌生起了一种想要伸手触碰一下曾大胆身体的冲动。

 

可能是因为白鹭的眼神实在是太过于直白了,或者是这辆车子里面只有他们两个,所以曾大胆轻而易举的察觉到了白鹭心中所想,他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来,开口询问着说:

 

“怎么啦?大教练是不是觉得我的身材不怎么样呀?你要不帮我看看是不是要去你们健身房办个卡锻炼一下?”

 

白鹭被察觉到了心思,但是也不恼他,出于职业习惯,她确实想要知道曾大胆的身材是怎么样的,于是她轻轻咳嗽了一声:

 

“像你们这样的年纪,当然最好是办张卡去锻炼一下,免得身体发福。”

 

曾大胆的胆子果然特别大,见白鹭这么说,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扣住了白鹭那白嫩细腻的手腕。白鹭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柔嫩的小手就已经覆盖在了他的肚子上。

 

不得不说,曾大胆到了这个年纪,身材还是保持得挺不错的,触碰上去甚至有薄薄的腹肌,而且肌肉也算是挺结实,要是再训练几个月的话,肯定能够迷倒一片小女孩。

 

肌肉特别结实的男人,其实下面并不怎么样,因为体质虑的缘故,所以底下一般来说并不算是非常的壮观,所以白鹭虽然是做健身房的,但是从来不找健身房里面的男人,也不是说一棒子打死所有,可是大部分是这样的。

 

白鹭伸出了舌头婖了一下红润的嘴唇,这个动作正好落在了曾大胆的眼中,曾大胆立刻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简直是一个狐狸精。

 

“还算是不错,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得多加功夫去训练。”

 

白鹭说完这句话,有些依依不舍的把手给缩了回来,她见识过曾大胆的资本,现在又感觉到了他那身强体壮的身子,要说自己心里没有一点心猿意马,那肯定是骗人的……

 

“反正这段时间我在这里也挺闲的,不如去你们那边报一个班吧,好像跟你报班的话你是有提成的吧?”

 

曾大胆询问道。

 

白鹭想着曾大胆这钱进去了还要走一遭才到她的口袋里面,到时候水分都缩减了…可是自己家里面又没有其他的健身器材,要训练的话还是得走健身房。

 

可曾大胆并不是住在这里的,前几年他那几个姐姐还有家里的人一块筹钱给他在市中心那买了一套房子,后来又买了车,总之他的生活可以说是风生水起。但正是因为太早得到这些东西,也让他也没有任何斗志,每天就只知道游手好闲。

 

方志明买的房子则不在市中心,相反的,距离市中心有点偏僻,但好在都是在同一个城市里。

 

最近也是因为方志明出差半年多,挣了不少钱,觉得房子都是以前的老装修,便宜货,他跟白鹭便想着翻修一下,正好曾大胆以前做过这个,方志明这才拜托了曾大胆过来帮忙。

 

曾大胆当然义不容辞了,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了他在市中心里也吃腻歪了,本来他还寻思着正好到郊区这边搞几个女大学生,但这会女大学生他还没看上,倒是把主意打到白鹭身上去了。

 

“你这样可不行,赶紧把安全带给系好。”

 

曾大胆看到白鹭还没有把安全带系好,于是伸出手来,一把拉过了安全带给白鹭扣上。

 

眼看着安全带深深的陷在了白鹭的浑圆里,本来她穿着健身服看起来就特别的诱或人了,这会被安全带拉扯了一下,那看起来更加高耸,甚至还露出来了一片黑色的蕾丝边。

 

白鹭看见曾大胆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有些疑惑,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春光外泄了,她立刻红了脸,用手捂住了自己,嗔怪着说:

 

“难怪别人都说男人是天生的涩狼,看来舅舅也逃不过这个例外。”

 

曾大胆也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个举动有点失态了,但仍然为自己辩解着说:

 

“哎,这话可不能这样说,你舅舅我也是身经百战的男人,见过的女人可多了去了,可没有一个能让我的目光流连忘返的。”

 

白鹭因为身材好脸蛋也不错,所以在健身房里面经常会遇到那一些男的,专门点她给自己辅导,加上白鹭因为生了小孩之后心态也开放了不少,有时候谈论的话题都是男女之间的这种荤话,她也见怪不怪。

 

不过出自于曾大胆的口中,白鹭还是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她暗含警告撇了曾大胆一眼:

 

“舅舅,你这话要是被志明听见了,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曾大胆眉头一挑,并不在意,就冲着他地铁在里把白鹭猥亵了一番还什么都没说这个事,他就敢肯定,白鹭绝对不会把他今天说的话告诉给方志明知道的。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面上还是要意思意思一下的,所以曾大胆赶紧赔笑说:

 

“不好意思啊,舅舅这嘴巴开过光了,说出来的话你可千万不要见怪啊,我像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说这些话了,你放心!”

 

曾大胆收回了眼神,一边开着车慢悠悠的往家里面的方向行驶,一路上两个人基本上都没有什么话说。

 

但曾大胆这个老司机还专门挑一些比较颠簸的路况,尽管车子开的很平稳,可是有坑的地方怎么会不上下晃动呢?每晃动一下他就用眼神瞥向坐在自己身旁副驾驶的白鹭。

 

白鹭那对傲人随着颠簸不断的颤动着,看起来就好像两团果冻一般散发着甜美诱或人的香味儿,可能是因为天气有点热了的缘故,加上坐在车子里面,环境比较逼仄,他好像真的能够闻到白鹭身上有一股子甜味。

 

尽管开得不算快,但还是很快到家了,曾大胆把车子停在了停车位那里,下车的时候,他伸手帮白鹭把安全带给解开了。

 

这个动作表面看起来十分绅士,事实上他凑近的时候还借机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白鹭觉得自己脖子一凉,随后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种被男性气息侵略的感觉,让她觉得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张开了一般,脑子里又不可遏制的想着,要是在车上和曾大胆做了那样的事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