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延乱小说全文_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

  她很尴尬地说:“同学们安静一下,虽然我们现在成年了,但老师希望你们可以以学业为主,江枫同学,你就坐在余愁眠同学的旁边吧。”
  我猜到这个结局了,因为我总是坐在最后一排,旁边也没有坐着人。
  江枫听到后脸上摆出一副认命的样子迈着很大的步子向最后一排走来。
  他不想和我扯上关系,我能感觉到。
  短短的从讲台到最后一排的距离,我竟然感觉他走的那么缓慢,每一步好像都走在我心脏上,他每走一步,我的心就慌乱一下,到他走到我座位旁坐下时,我彻底崩溃了。真的是他?我不敢相信,我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巧就到我身边。
  我冷静了下来,用余光瞄着他。终于,在我故意往后翘凳子玩时,看到了他白净的脖颈,我基本确定了,他不是江枫,他是江云。之前我无意间看到过江枫脖子后面是有一颗很小的痣。
  但他脖颈后没有,我确信这是江云。
  我把凳子轻轻放回地上,看向在讲课的年轻老师,这节课吗?我觉得我掌握的不错……我笑笑,把书桌上的课本合上,翻开一个本子,拿起桌上的黑色碳素笔,在本上面很郑重地写上“江枫”和“江云”四个字。我不准备把笔放下,而是转起了那根碳素笔。
  我好像很淡定?并没有。我的内心快要炸掉了,肚子里有一百个问号。真想赶快度过这节难熬的课。我还是好奇他为什么非要装成江枫,为什么这么巧直接分到我的班级。
  我陷入了那段只属于我和他的玫瑰花的记忆。
  2

 文学

  江枫,是我的朋友,我其实根本不知道我们算不算朋友,因为我们的关系真的很复杂。
  谁的青春期不会有逆反期呢,我的逆反心理,在我最美好的18岁。
  高考临近,我每天被无形之中的压力顶着,我有一个哥哥,他早就靠自己拼出来一片天地。
  我的家庭很变态,我的父母的原则就是从不养废物。如果现在我高考失利,我就是一枚弃子。我没有退路,我身边有一个比我优秀百倍的哥哥,还有一个有待培养的优秀弟弟。
  我不会说话,我不会社交,我需要一个朋友,但我没有朋友。
  就在这样的压力下,我抑郁了。
  在我18岁生日的两个月前的那一天,我想到了自杀,并不是我脆弱,而是家里的环境让我十分绝望,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做傻事。
  每个人都会有适合自己的方案,而我当时真的觉得死真的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
  我当天穿了一身白裙。我拎起裙摆,趁浴室没有人时,溜进了浴室。
  拿起小刀,想也没有想先在手腕处划了一道浅道,它并没有出很多血,它好像是在给我机会,也许我还是怕的,也许我还是不想死的,我也是想要有个人来救救我的。可惜没有人来救我。
  我发疯了一样把手上的血涂在浴室门上。
  我缓缓抬头,跌坐在浴缸旁的地板上,头靠墙上,我想让自己清楚,我做过的这一切都是徒劳,我没有任何价值,
  我不应该活着。
  也许当时我真的是傻了。
  我竟然真的这样想了。
  我慢慢抬头,看到了浴室间用来点缀的白玫瑰,抬起还在流血的手腕,放在了上方。
  我笑出了声,白玫瑰要变红玫瑰了呀,我做的这一切还是有用的吧?嗯?还真是好看呢。
  停了一会儿,我动手将浴缸里的水放满,随之踌躇了一下,忍住眼泪,在手腕处划了更深的一道。
  好疼啊……我又笑了。貌似要解脱了呢。我就这样想着。
  我将手放入浴缸,真的很疼,疼到我都想放声大哭。
  但随之又看到浴缸里的水,这血和水混在一起的模样真的很美。
  好困,好困……
  我闭上眼睛,坐在地上,等着我的血流干。
  也许是我命大,家里的保姆阿姨闻到了血腥味,急忙跑出来,以为有什么东西死了,看到浴室门上一片红,她顿时慌了神,她找来备用钥匙。
  打开浴室门后,看到我这样,顿时尖叫起来,她跪到我身旁,叫着我的名字。
  “愁眠!!小余!你醒醒!!”
  真的好吵,好吵,能别说了吗,我求求你了,让我安静地睡一觉好吗,好吵,好刺耳。
  也许是我命不该死,我竟然被救回来了,我失望的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病房外全家人因为我而争吵不休。
  我真的很重要吗?
  竟然这么多人都来我病房门外吵架,就连那些跟我不熟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
  一向儒雅的哥哥,竟然能吼那么大声。一向顽皮的弟弟我竟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我只听到了年幼男孩子的哽咽。我不知道是不是他。
  我希望不是,我不想让他哭。
  当我听到,一堆亲戚跟我父母说,这个不行就赶紧放弃吧,你们不是还有个吗。这句话让我更加绝望。
  当持续了很长时间的争吵终于结束时,我天真地以为会有人进来安抚我,摸着我的头对我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们慢慢来。但我得到的只是一阵走动的脚步声。
  我住在一个单人病房。当时我觉得我的家人大题小做了,我只是伤到手腕。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想把我抛弃在医院。
  也许是巧合吧,病房内有一盆白色的玫瑰,看起来,真像那束我没有全部用血染红的那盆玫瑰啊。
  是我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吗?
  我望着那束白玫瑰,哭了起来。
  眼泪把包裹手腕的纱布弄湿了,我的手腕很疼。
  深夜,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我觉得,家里人可能真的对我放弃了,因为没有一个人来陪房,就连父亲母亲也没有。
  我心灰意冷地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突然我发现,窗外也有玫瑰。
  而且它们开的是那样妖娆,那样生机勃勃。与我形成了对比。
  也许是太吸引我这个毫无生机的人了,我竟然看着它们,整整看了一晚上。
  第二天,也只有家里的保姆阿姨送饭给我。
  我其实好奇地向她打听过有没有人在意过我,提过我。保姆阿姨只是尴尬笑了笑,摇了摇头。
  我绝望了。
  当下午第一束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时,我感觉很不舒服。
  自从我患了抑郁症,我便厌弃了太阳,厌弃了光。
  也许老天爷看我可怜,过了不久外面就忽然下起了雨,我又笑了,笑这老天爷竟然这么闲,竟然能知道我的想法。我穿着薄薄的一层病号服,走出了医院大门,到医院专门种玫瑰的地方。
  雨很冷,手腕很疼。我的心,也很疼。
  “你别淋雨啊……淋雨会感冒发烧的……你怎么了吗?跟我说说吧……”
  当这个声音,这句话传进我耳朵时,我差点以为我听错了。因为我早就习惯没人关心我了,这么突然就有人关心我……
  我……
  这道声音挤进了我满是漆黑的心房,那个声音很阳光,足以照亮我生活中的一切阴霾。
  我不敢回答他的话,因为我没有勇气面对阳光。
  当一把伞照在了我的头顶上时,我顿了顿,还是忍住了回头看看那个男生的冲动。
  但当他把他的外套搭在了我身上时。我扭过头,对上了满是笑意的眼睛。很温暖很温暖。他好像真的在关心我。
  他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陪我站在一起,看着满池娇艳的红玫瑰。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他撑伞的手有些颤抖,深吸一口气,对我说:“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花就是红玫瑰了,可能有点娘气,但是它们象征着无限的爱,无限的热情啊。”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他说:“我要回去了,你要回去吗。”
  我还是怕这点阳光溜走,于是立刻小声地问他:“你为什么要对一个素不相识的病人这么好。”
  他笑了,笑得真的很暖,他对我说:“我想撩你,哈哈哈。”
  我的脸立刻红成了艳红色。我又十分小声地对他说:“我精神有问题,我脑子有问题,你以后可以不用管我了。”
  我用手撇开他罩在我头上的伞,跑回了病房。
  跑回病房我才发现,我真是蠢,竟然连披在肩上的外套都忘了还给他,也许……我是贪婪这仅存的一丝温暖的。
  过了一周,我仍旧不想还回去这份温暖,但是今天,我觉得必须还回去了。因为拿着别人东西不好。
  今天是个晴天,我的手腕发炎了,而且肿了很大一片。很疼,因为我有一回把眼泪和饭菜全撒在手腕上了。
  其实……是故意的吧……我心里很清楚,我就是想多看他几眼。我天天从病房看着玫瑰园中的他,难道不是故意吗?但我却不想承认这个令我羞耻的事实。
  我又在玫瑰花园“偶遇”他了。
  他依旧没变,还是那样爱笑,笑起来还是很暖。
  而且旁边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孩子。
  他突然扭过头,看到了我,笑着向我招手,让我过去,我知道这样不对,我这样太贪婪了,但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走了过去。
  “你好呀,又见面了呢,这是我的亲弟弟,他叫江云,哈哈哈他真的很可爱哦。你叫什么呀?”江枫拍了拍另外一个男孩子的肩膀,让他转身,随后笑着对我说。
  我仔细看着那个男孩,他真的和江枫很像,很像。但唯一不同的是,他不喜欢笑,他和我一样。板着脸,不说一句话。
  我并没有很在意他。
  我想起了江枫问我的那个问题,随即回答到:
  “余愁眠。”我一字一顿地说。因为我竟然想让他记住我的名字。
  想让他想起“江枫渔火对愁眠”这首诗。我下意识把手中的衣服放到了背后。
  我舍不得他。
  那是我们第一次对话,此后我们经常在玫瑰花园见,他给我讲很多他的事,比如,他有先天性心脏病,活到现在都是命大福大。还有,这医院会有这么多玫瑰是因为院长为了纪念他在车祸中死去的喜欢玫瑰花的妻子。
  还有很多。
  但我没有注意到就在我最快乐的这段时光,我病房里那盆白玫瑰的花已经凋谢了,我并没有在意凋谢的白玫瑰,反而我还求护士换了盆他最爱的红玫瑰。
  虽然那换来的红玫瑰看起来病恹恹的,丝毫没了生机。
  但我依旧很开心。
  毕竟是他最爱的花。
  那朵红玫瑰还是枯萎了,就在我快要过生日时,我发现它早就枯萎了。
  护士还是换回了那盆白玫瑰。
  那朵白玫瑰又长出了花苞。
  在离我生日的前一天,我和他约定,要给我庆祝生日。
  那晚我失眠了,我激动地在穿上翻来覆去。
  之前因为可以住院时间长一些,为了可以看到他久一些。
  我一直在虐待我的左手腕。
  但是就在我生日的前一天,我手腕好了,我在想要不要继续虐待时,我想起他的话:“愁眠,我很羡慕外面的世界,你出院后能不能时常给我讲讲呀?”
  我放弃了虐待手腕这个想法,将包裹着手腕的纱布拆了。
  我生日那天早上我才发现,白玫瑰开花了。开得很旺盛。
  那天中午,我们一起吃了医院里的饭,吐槽了很久医院的饭的味道不好吃,还偷偷溜出医院买了十几根炸串,狼吞虎咽地吃完了。
  我们真的很高兴,高兴的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他羞愧地说,因为住院,他没办法给我买礼物,但是他很认真地对我说:“愁眠,我将我最爱的玫瑰给你。你一定要好好的。因为江枫渔火对愁眠啊。哈哈哈。”
  我羞红了脸,我知道他在开玩笑,也知道他在撩我,可是我还是进了他的套路。
  我看着他在折玫瑰的背影,我注意到,他颈后有一颗小痣。很小巧,很小,但很有标志性。
  他轻轻的拨开玫瑰花丛,选中了一朵最好看的一朵给我折下,把玫瑰上的刺都剥干净,戴在了我的耳旁。
  并且偷偷亲吻了我的脸颊,然后他自己竟然羞红了脸,捂着脸抱了我一会儿,偷偷跑了。
  我没有反应过来。
  我站在原地很久,突然尖叫:“他真的亲了我!”
  我没有去找他,因为我太害羞了。我回到了我的病房,和保姆阿姨一起收拾我那为数不多的行李。
  之后我要走的时候,江云偷偷跑到我身旁,把他们家地址和一封信给了我。
  江云还是那样。很闷,和之前的我一样。不想说话,一副厌世脸。
  家里因为我的抑郁症没有通过心理医生就好了起来,觉得这是个奇迹,又对我抱满了希望。
  但我这回不怕了,因为我身边不只是我一个人了。我还有他。
  之后几年我和江枫仍旧有笔信交流,但只书信交流了一年,但往后的四年,他没有出现过,我给他的最后一封信,也被退了回来,原因是那户人家搬走了。
  后来我忙于考研,但给他的书信一直没停,一直在写,积累的信很高很高。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因为他是我的太阳。
  他是我唯一的希望。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