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缘好的五个特点:适当的冷落男友的方法

八月末,连续几场暴雨带走了高温,姜嘉琪来上海一年多了,不再是买咖啡复印资料的小实习生了,第一次见到这个写字楼,她觉得这个高层建筑像她的梦想一样高耸坐落在这个发达繁荣的城市,一年多的时间,她觉得这是个冷冰冰的建筑物。她渐渐适应了忙碌的工作,冷淡的人际关系。

她和一个同龄女孩合租,离着公司不算很远,她喜欢做饭,每天换着花样给自己带午餐,早上路过南方夫妇的水果摊,便买上一点切好的火龙果哈密瓜或者是草莓猕猴桃,遇到不加班的时候,乘坐公交,戴着耳机看看夜景,想象着某一天可以成为在这个城市中万众瞩目的人。

姜嘉琪隔几天就会去买几束鲜花,插在卧室的陶瓷花瓶,挂着法式蕾丝纱帘,白色的雕花镜子,桌子上有一个巴洛克画框,里面放着她自己画的玫瑰水彩。她喜欢听20年代的美国爵士和黑白电影的原声,那台昂贵的留声机是她大学用兼职赚的钱买的。她房间里最多的是书和唱片,五层的书架就不用说了,只留下一个放画框的位置,床头柜上是杜拉斯的《情人》和王尔德的《莎乐美》。高脚陶制花瓶里插了一大束风干的粉色玫瑰,浮雕太阳花的玻璃杯里残留着几滴牛奶。地上总是有几摞没有收拾好的书,没有考上心仪大学的研究生,便孤身一人来到上海,带着她视为珍宝的那几箱书。

周末不加班的时候,她会周五晚上去附近的城市做一次短暂的旅行,偶尔去远一些的城市,每去一个新城市,就给自己寄一张明信片,去书店买一眼相中的那本书,旅途也会遇到一些有意思的朋友,可从来没有遇到那个让她一眼心动的男孩。对于姜嘉琪来说,这是一个偏执又有些幼稚的想法。大二那年的七夕傍晚,只有她一个人在等公交,卖花的老婆婆把最后一支玫瑰花送给了她,“我记得当年来厦门,就是在这遇到了我的老伴儿。小姑娘我们很有缘分的,祝你遇到最好的男孩。”老婆婆说完这些话就走了,远处天边的霞光越来越暗,那晚,姜嘉琪梦到她去旅行,遇到了他,醒来过后却记不清是哪个地方,只记得湛蓝的天空,山水相映,幽静和谐。

 文学

去南京的那次,她遇见了云琛,那年她读大三。

在高铁上,云琛坐在了她的旁边,他穿了一件黑色的皮夹克,戴了一个运动发带,普通的五官因为这身装扮加持了不少。他戴着一个白色的耳机躺着睡觉,姜嘉琪手里的书一直没有翻页,她好奇旁边这个男孩,好奇他的职业,年龄还有性格等等。云琛睡了一个小时便醒了,像是做了个梦提醒他快到站了。他脱了外套,里面穿了一件灰色背心,戴了两条项链,练得很好的肌肉,手臂内侧的文身露出来了,不是青龙白虎,而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姜嘉琪嘴角不自觉的上翘,看似又酷又拽的男孩竟然纹了一只小猫咪,她越想越好笑,云琛看到旁边的女孩在笑,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上车都这么久了,旁边坐了一个漂亮女孩他却浑然不知。

他们在同一站下车,云琛看到姜嘉琪只背了一个书包,“你的行李箱不要忘记带哦。”“我只背了一个书包,轻装上阵。”“我以为女生出门起码要两个箱子装衣服和化妆品呢。”“不会那么麻烦的,我只是来看音乐节的。”姜嘉琪看到他带了两个箱子,“你带了什么这么多。”“我也是来音乐节。”因为要下车,他们没有说太多话就被人挤着下车了,姜嘉琪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她猜是前面男孩身上的味道,男孩185左右,挡住了她的视线。

姜嘉琪出车站后就没见到云琛了,却在音乐节上看到了他,他是个DJ,姜嘉琪起初猜他是摩托车赛车手,或者是摇滚乐团的主唱,却没猜到他是DJ,这首歌是姜嘉琪特别喜欢的一首,而她全程都在看他打碟。她以前认识的男孩都是乖乖读书,或者会唱情歌吸引小女孩,她好想去认识这个酷酷的男孩,音乐节结束后,她一直都没碰到他。

回到厦门一年后,她才注意到书包侧包的那张写着云琛联系方式的小纸条,这个书包姜嘉琪一直用,却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侧包,纸条安安静静躺在这个隐秘的角落,终于在一年后,它才被发现,纸条上还带着淡淡的薄荷香烟的味道,这股味道像是回到了一年前,云琛在座椅上熟睡,她无心看书。

她拿着这个写着他名字和电话的纸条,像是拿了一块铅一样沉重,她用这个号码查找他的微信号,头像是他和女友的情侣照,姜嘉琪心像被触了一下,如果一年前就发现了这个纸条,所有的一切都会有所不同吧。总归是没有缘分罢了。

小纸条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毕业了,在上海和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一样,过着普通的生活。那天正好去机场送走了出国读书的好友子宁,在地铁上翻到了那张纸条,因为心不在焉,她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男生,她连忙道歉,男生戴着耳机没听见她好几次的道歉,她皱了皱眉,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她闻到了一股香水味,好像是在南京车站下车时闻到的那股香水味。很长一段时间,她总会觉得遗憾失落,因为很想认识他,或许他只是个看上去难以接近。

短暂的旅行慢慢变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旅行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之间不会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却总会拍照留念,或留一张小卡片写上祝福的话语。扬州早餐店的老板娘,成都小吃街遇到的东北妹妹,还有飞机邻座的外国友人等等。

有时候照片上还会出现一些路过的朋友,双胞胎小姐妹,精气神十足的老爷爷,搞怪的非洲父女,还有俊朗帅气的男孩。

男孩出镜的那张照片是在大连海边拍摄的,子宁出国前夕,她们一起去大连看海,黄昏时,她们在海边散步,想象三年后她们还要一起来海边。姜嘉琪穿了一条酒红色的连衣裙,修饰出她的锁骨和纤细的腰肢,这颜色正好适合她雪白的肌肤,头发烫了波浪卷,海边人不多,却也吸引了他们大多数人的目光。子宁抓拍了一张照片,正巧男孩从旁边走过,一同出现在了这张照片。

男孩看上去很高,照片只抓拍到了他的侧脸,略长的刘海侧分,精致的下颌线,高挺的鼻梁,穿了黑色运动裤白色T恤,两手插在裤兜里,戴着耳机沉浸在日落海边。这些奇妙的偶遇给她的旅行徒增了许多浪漫。

又是一个明媚的春天,乍暖还春,夜晚的微风都是温暖的,让人心痒。

桂林温度明显暖和不少,一上午雨都没停,雾气笼罩着山间,虽然不能外出,在屋里看这朦胧的景色也不会感到烦闷。她是第一次来桂林,小时候从语文课本上学《桂林山水》那篇课文时,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来游玩。。

一直到中午雨才停了,她睡了一个午觉到三四点,从窗外望去,外面天气晴朗,她身穿一条蕾丝袖边的白色连衣裙,舒服的水粉色平底鞋,因为空气潮湿,长长的卷发被她随意梳了一个低马尾。带好雨伞就出门散步了。

因为这几天都有雨,游客没有往常假期那么多,她搭了一条小船,船夫很热情,虽然普通话说得不是很标准,可是也在尽量表达清楚。江水泛着涟漪,水色晶莹剔透,两岸竹林细翠欲滴,玉塔的影子清晰倒映在江面上,真所谓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她沉醉在这幽静的山水中。

一直到傍晚,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细雨丝丝雾霭浓,她挑着伞准备去小餐馆吃碗米粉。一个没带伞的男孩小跑着从她面前离开,这里离餐馆住处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她叫住了男孩,“打我的伞一起回去吧,这还挺远呢。”雨渐渐大了,姜嘉琪的伞也很大,男孩便连声道谢。

你也是来旅行的吗?”“是啊,我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桂林旅行。”“挺有意义的,你家离这很近吗?”“我家在深圳,现在在上海读大四,你呢?”“我已经毕业快两年了,在上海工作。”“感觉你有些似曾相识。”“我也喜欢四处旅行,或许我们以前在哪见过。”

他们渐渐熟络起来,他的名字也带了一个“嘉”字,声音低沉好听,吃饭时姜嘉琪才看清了他的面孔,双眼有神,眉清目秀,皮肤比女孩的还要细腻,和她印象中的理工男不太像。吃完饭陆南嘉送她回到住处,正巧他们住在同一家旅馆。姜嘉琪整理着今天拍的一些照片,在江水边,有几个拍照的游客出现在她的照片上,也是很有趣,其中有一个就是陆南嘉,不过身影有些模糊,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他们约好第二天一起去喝茶,姜嘉琪把昨天的照片拿给他看,还有两年前在海边的照片,“这是昨天我拍景色时你入镜的照片,这张照片是两年前我朋友给我拍的,不过入镜的这位男士似乎有点像你啊。”“这就是我啊,这太巧了,我记得你,当时觉得你好漂亮,我当时也偷拍了一张你的照片,不过怕被你看见不太好,拍的很模糊。怪不得我总觉得我见过你呢,这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陆南嘉笑着说,他的嘴唇很红润,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姜嘉琪看他看得有点入神了,陆南嘉抬头看着她,他们对视的那一瞬间似乎许多记忆都涌上心头,姜嘉琪想起去南京音乐会的那个高高的身影,淡淡的香水味。陆南嘉想起上海地铁上发呆的女孩,他们总是遇见,却又总是错过,如果没有那场雨,姜嘉琪不会注意到被淋湿的他,那他们或许只能在另一次旅途中遇见,又或者只能是擦肩而过。

来桂林前,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送她玫瑰花的老婆婆,又梦见了青山绿水的自然景色,旁边有一个可爱的男童叫她妈妈,醒来后她记得男童的乳名,“期南”,还有一个模糊的男人身影。她自己都觉得好笑。她突然想起那天上午她看了一个山水景区的短片,所以梦见自己身处这个景区。

姜嘉琪觉得这件事很有意思,梦境一直很清晰,正巧有个短暂的假期,她早早订了去桂林的机票。她没想过来这里会遇见谁,却意外地遇到了陆南嘉。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