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本顶尖的历史穿越小说:富贵繁华都是一场烟云


 

 我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时间太瘦而指缝太宽.仿佛只一夜之间.仓促得來不及做任何准备.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人.哭着在梦中醒來…

    回头烟柳渐重重.淡云孤雁远.寒日暮天红.

    微微的睁开了眼睛.芙蕖一脸的关切的样子闯入了我的视线.她正在用手帕擦去我脸上和手臂上的鲜血.

    我环视了一圈.沒有发现丛勉的痕迹.我挣扎着起身:“我这是在哪里.丛勉呢.!”

    “是二阿哥送你出宫的.他出來的时候我并沒有看见陆太医的身影啊.“芙蕖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瞥了一眼柳贵人.她也同意的点了点头.绵宁为什么只送我出宫.丛勉呢.

    我们现在确实已经在宫外了.在离紫禁城很近的小路中的一个凉亭里.风拼命的往凉亭里灌.我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裳.低声道:“他已经死了.我离开宫中还有什么意思.”

文学
    表面是这么的说.可是我心里明白.我离开宫中是他最大的希望.我还要跟扶风绵忯他们会合.

    繁华的京城和往日一般.热闹的街中出现了三个落魄的身影.我呆呆的走着.脸上沒有一丝的表情.像是沒有思想的**一般.

    不知道为何我竟走到了顺天府宅的附近.那个所谓我曾经的家已经被两条厚重的封条封住.门前安静的只有來往匆忙的罗雀.

    千回百转.我竟然回到了原点.可是我再也不是原來的我.

    我驻足在门前.端详着门前那两只石狮.曾经何时.阮府也是这样的光景.所谓的富贵繁华都是一场烟云.

    偌大的世界竟然容不下一个小小的我.我究竟该怎么样….

    转眼看见了街对面那个一袭灰色长袍的算命先生.他捋着胡子冲着我笑.眼神中透着一种久别故人的感觉.我忽的记起他就是说我有母仪天下命的人.

    信步走到了他的面前.我还未开口.他便笑道:“原來果真是故人.我说过你有一天会來谢我的.”

    我淡淡的一笑.从包袱掏出了一锭金子.重重的搁在他的案上.“那你为什么沒有算到我的下场.”

    算命先生依旧是沉着的一笑.打量了我一眼.“不.我说过自古月难全.你的人生才刚开始.过去的.都过去吧.”

    我失笑了一声.自顾自的道:“可是我爱的人已经死了……”

    “所有的爱恨都会用他该有的方式了结……”算命先生悠哉的吐出了几个字.

    我微微的欠了欠身子.抬脚离开了这条街.我越走回忆越是清晰.曾经.我在这里受尽了欺凌.偷过包子.被乞丐欺负.这一幕幕的全都涌上了心头.

    城楼上爬满了绿油油的藤蔓.空气里飘着新鲜的香草香.我莞尔一笑.撇下了芙蕖和柳贵人独自一个人登上了城楼.

    数年前.我在这里快要跳下去时.你拦住了我.我爱上了你.

    大梦初醒.我微眯着双眼.用手遮住了强烈的日光.脚步已经踩在了最边上.我甚至听见了城楼下芙蕖与柳贵人的呼喊声.

    那次.我沒有跳下去.是因为他.我的命就是他的.他现在已经死了.我还有什么理由独活.

    陆哥哥.我來了……

    正待我跳下去时.耳边仿佛有声音响起:“真是是非死不可吗.”

    我猛然的睁开了眼睛.四处搜寻着声音的來源.可是并身边并沒有人说话.原來是幻觉.我拢紧了身后他的披风.很快我们就能相见了.

    朝着城楼下最后的一瞥.我猛地再人群中发现了一双眼睛.隔着人山人海.我怔住……

    那年.我遇见了你.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那年.你爱上了我.是我最狼狈的时光.

    那年.我爱上了你.是我最繁华的时光.

    如果.我再遇见你.我一定不会再错过你.我最爱的人.

    从一而终.生平所愿.不过是于有生之日将你爱下去.在你高挑的眉眼之下做一次最凄美华丽的谢幕.修成正果.

大抵是心情低落时,人都会有所感伤,一片朵凋零的花,一片落叶都会触景生情,念及往事都会伤春悲秋一番,

    我叫伊尔根觉罗?玉璃,我总觉得我是幸运的,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了心中深爱的陆从勉,

    小时候心中沒有对爱情的概念,只知道郎骑竹马來,绕床弄青梅的情谊,直到十三岁那一年,在梨园中与分隔数年的他相遇,我的心生生被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后來我才知道那叫钟情,

    他一身月光白衣裳,干净的令人心疼,面若冠玉,星眸有神,只有那宽阔的肩膀才令我有熟悉的感觉,小的时候最喜欢的便是跟在他的身后用稚嫩的嗓音唤着:“陆哥哥,你慢点走,等等我,”

    哪个少女不怀春,我常常独自倚在窗前心中思念着他,每每想到便不自觉地嘴角轻扬,细心的额娘发现了我的变化,再三追问下我道出了心思,

    额娘却不以为然的说:“我当是谁,原來丛勉那孩子,我记得你阿玛当年指腹为婚将你的妹妹玉玦许给了他,”

    我听到此话,心里一紧,原本期盼的眼神立刻暗淡下來,低首不语,额娘“咯咯”笑了两声:“傻孩子,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反正玉玦已经失踪了那么久了,额娘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嫁给自己心属的如意郎君,”

    我欣喜的看着额娘,有些局促不安的道:“可是,可是我还不知道陆哥哥的心思,或许人家已经有了心上人,”

    额娘俯下身子,慈爱的打量着我,缓缓道:“我的女儿温婉可人,又是大家闺秀,咱们样貌门第哪一点配不上他了,要额娘说他定是一百个愿意,再者,你阿玛与陆大人是故交,这门心事还不是一个点头就定了,”

    听到额娘的话,我沉重的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想起了陆哥哥那温润如玉的脸庞,我的心里一阵的小甜蜜,能做他的妻,我还有何求,

    直到有一人出现,我的人生从此荒凉,四年的相守等待最终幻化成了泡影,

    那日,听身边的景儿说府里來了个小姐,好像是玉玦被额娘找了回來,我的心里一阵的激动,要知道我与玉玦年纪只相差一岁,小的时候便亲密无间,她走丢了以后我接连哭了好几日,

    姨娘自从妹妹走丢了以后便开始疯疯癫癫,我心想着妹妹回來了姨娘的病自会不药而愈,我在院中玩着游廊下的金丝雀,玉玦缓缓的走进了院子里,我欣喜的望着她,这一别就是十几年,从眉眼间似乎可以看出还是当年的摸样,

    玉玦瘦削的尖下巴让我着实心疼,听额娘说些年玉玦吃了很多的苦,对于这个突如其來的妹妹我有着熟悉的亲切感,拉着她聊着聊那,甚至还说到了陆哥哥,

    我呆呆望着海棠树下的两个亲密说着话的人,陆哥哥看着玉玦的眼神中有着欣喜和喜欢,我心里深深被扯痛了一下,因为他沒有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回到房间后,我拼命的摔着东西,一次來发泄心中的羡慕与嫉妒,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原來深爱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这么的疯狂,

    额娘依旧是宽慰的劝我,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玉玦是要进宫选秀的,陆哥哥是沒有机会的,心里想着也许陆哥哥红线的这头牵住的或许是我,我便下定了决心无论怎么样,怎么样都要坚持下去,

    原來爱一个人的时候会变得非常的勇敢,

    玉玦选秀进宫的那一日,陆哥哥果然是出现在附近,可是他來的晚了些,玉玦的马车已经启程了,陆哥哥脸上的悲伤与懊悔着实让我难过,我心中抑制着自己的感情不去介意,

    陆哥哥想要前去拦住马车,我什么也不顾的拦住他,我知道,他不可以这样做,玉玦如果今日不进宫会害了我们全家,陆哥哥从头到尾对我沒有越來越冷淡,他根本就不爱我,

    玉玦在体元殿入选的消息很快在府中传遍,我不得不承认在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我心中是窃喜的,以她的才貌入选也是必然的,

    还记得那晚我辗转反侧,起身打开窗户边看到了府中玉玦房间处有孔明灯缓缓升起,上面写着的是陆哥哥还有一个陌生的名字,我不知道那陌生的名字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心里是那么的嫉妒,我多么希望他可以这么的爱我,哪怕是一点点,

    玉玦进宫那一日,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就连老天也会流泪了,我跟在了陆哥哥的身后,他从马上落下的那一刻,我再也抑制不住眼眶的泪水,他绝望的叫喊刺痛了我的心灵,手上的伤口流的血随着雨水冲刷到了我的脚边,我心里思绪着,或许我的心里的血也是这样流的,

    猩红的盖头盖在了我的头上,我紧张的握着手中的苹果,跨过了火盆,拜过了天地我正式成了陆哥哥的妻子,可是即使我隔着盖头还是可以看清楚他面无表情的脸,嘴角有说不出的落寞,他心里的新娘根本不是我,

    那晚他喝得酩酊大醉,将玉玦差人送來的那柄玉如意摔的粉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