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超污湿推荐,嗯哼哈嗯啊不要别碰那,温暖如春

又和陈文聊了几句,我匆匆挂掉电话,快步朝家里赶去。

陈文不在家,萧雅下午没课,那她很有可能在家里休息。

之前听说她在学校同时担任了两个年级、七个班级的英语教学工作,平时光是备课和批改作业就非常累了。

所以萧雅不像其他女人,有空会去逛街什么的。

她有空了,不是在家里看书丰富自己的知识储备,就是在睡觉补充体力。

走到家楼下,我看到一个年轻壮实的男人站在楼道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这个人看着眼生,不是我这栋楼的租户。

我正准备上楼,突然听到他说:“放心吧,药已经下到她茶杯里了,最多再过十分钟,萧雅那女人就只能乖乖躺在下,任我摆布!”

“……”

“你说她老公?她老公已经去高铁站了,还是我开车送他去的,不然你以为我有机会下药?”

“……”

“行,我差不多就上去了,等我好消息吧!”

听到这话,我上楼脚步猛地一顿。

萧雅被人下药了?

我瞪着楼道口那个男人,牙关咬地死死的,但那个男人此时正背对着我打电话,没注意到我凶狠的眼神

我没功夫跟他计较,而是快步朝楼上走去。

来到门前,我二话不说,掏出钥匙就打开了门,大喊道:“萧老师,你没事吧!”

“呀!”

我还没进门,萧雅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

我定睛一看,发现萧雅全身上下只包着一条白色浴巾,神情惊慌的站在客厅里。

等看到进来的是我时,她才悄悄松了口气,但脸蛋立即变得通红一片,扭着水蛇腰跑进了房间里。

我一阵尴尬,满脑子都是萧雅那雪白曼妙的娇躯。

昨晚发生的事情立马浮现在脑海中。

几分钟后,萧雅穿了一件粉色的居家睡衣,脸蛋红扑扑地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

萧雅站在门前,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才摇头道:“不怪你,我没想到你会现在回来,我应该穿好衣服再出来的。”

说完这个,她走到桌旁端起一杯茶,轻轻喝了一口。

我看了眼桌上的三个茶杯,突然想起楼下的那个男人,急忙道:“萧老师,刚才家里来客人了吗?”

萧雅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对,来了我们学校的一个体育老师,我老公下午要出差,让那位老师开车送了他一程。”

“那这茶……”我指着桌上的茶杯,欲言又止。

“这是刚才泡的,你要喝吗?要喝我再给你泡一杯。”萧雅还以为我口渴了,准备去拿茶杯,却被我阻止了。

我不知道楼下那人是在哪个茶杯里下了药。

但听他那种笃定的语气,肯定是看到萧雅喝过那杯茶了,不然他怎么敢那么信誓旦旦的和电话那边的人打包票?

而且,他下药就下药,为什么还要和别人打电话?

难道楼下那个男人,还有同伙?

一想到这种情况,我心里就一阵后怕。

还好陈文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及时赶了回来,不然事情绝对会往最糟糕的情况发展。

“张扬,你没事吧?”

萧雅见我脸色不太好看,皱着柳眉问道。

我抬起头盯着她,说:“萧老师,你有没有感觉身体不舒服?”

“什么不舒服?”萧雅愣住了,没听懂我话的意思。

“我是说,你身体会不会感觉很热,然后有一种很想要的冲动?”我继续说着,眼睛却忍不住瞄向她两腿间。

据说中了药的女人,一般是身体会有反应,然后感到空虚,再是身体燥热。

可现在的萧雅,看着很正常啊!

萧雅仍没反应过来,可看到我的眼神,她立即就恼了。

她双手往前一遮,怒道:“张扬,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特别下贱的女人?”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慌了,没想到萧雅会误会我的意思。

可萧雅根本不想听我解释,她极度失望的瞪了我一眼,转身就朝房间走去。

我正准备追上去,萧雅整个人突然晃了一下,双腿毫无征兆一软,身子砰的一声,重重倒在地上。

“萧老师,你没事吧?”我吓了一跳,赶紧上去扶起她。

萧雅却用一种非常愤怒的眼神看着我,虚弱道:“张扬,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萧老师,你误会我了,我没对你做什么,我……”我一边伸手扶着萧雅,一边奋力解释着。

结果话还没说完,萧雅突然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

“你……你是不是趁我穿衣服的时候,给我下药了?”

“你这个畜生,给我滚!”

然而眼下,萧雅根本没心思听我的解释,她捂着自己胸口,指着门外咆哮道。

我眼神一寒,心里憋屈不已。

老子担心你被人下药,主动关心你,你不领情就算了,还敢打我?

行,既然你说我是畜生,那我就畜生一次给你看!

这样一想,我猛的伸出双手,用力抓住了女人的胸前。

(因本站篇幅限制,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全部章节!)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