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苦命女人经历,小山村里的王桂琴

青沟子乡东北方向,有一个小山村叫自安。四面都是大山,只有一条出去的路。56岁的王桂琴就出生在那里。出生的时候正是冬季,她爸爸去林场伐木了,全村的人几乎都在林场工作。出生不久,得了一场大病,她爸爸抱着她赶了一夜的路,送到县医院,才救了她一条小命。她在这个小村长大,很少到外面去,认识的人也就是村里的这些男女老少。直到她出嫁,才彻底走出这个村子。

她的丈夫也是个伐木工,在一次冬季作业过程中,不小心伤到了腿。从此走路就一瘸一拐的,干不了林场的工作了。只好在集市上做点小买卖,卖点蔬菜种子、耗子药、苍蝇药等。在家的时候很少,经常到外地赶集卖货。家里的一晌半地基本都是王桂琴在照顾,常年的劳作,让她看起来老的很快。

 文学

唯一的一个儿子,初中毕业后就去当兵了。在部队干了几年炊事班长,转业到部队所在地,和当地的一个姑娘结婚了。儿子还在部队的时候,家里发生了一件事,彻底改变了王桂琴的生活。他的丈夫在一个镇上赶集回来,路过一个村子。看到有一户人家养了几头猪,其中有两只小猪仔。趁着夜色,跳进猪圈,随手就把两只二十多斤的猪仔扔到自己的车上,开车走了。他之前经常帮别人抓猪、杀猪,竟然没弄出什么动静来。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有两个警察上门,把他带走了。原来丢猪的那家人,早上起来喂猪的时候发现猪仔没了,于是就报警了。警察来到现场后,发现脚印一浅一深,顺着脚印找到了车的轮胎印,一路找到了他家来。最终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关在了本省的一处监狱。

王桂琴也没有脸面继续在村里待下去了,把地租出去后,就到了市里打工。前期在家政公司上班,由于干活不利索,雇主经常投诉,没多久就被辞掉了。后来就在劳务市场打零工。最近她找到了个好活儿,在一个理发店门口看车位。现在市里的车是越来越多,停车非常困难,很多来理发的会员停车很不方便,有时要把车停的很远。理发店老板为了服务会员,特地请人来看住门口的几十个车位,给理发店的会员使用。她来没几天,我就过来理发,得知我是会员,很热情的帮我把障碍物拿走,引导我把车停到位置上。

 文学

大概一个月后,我来附近办事,转了一圈也没发现停车位,正好发现理发店门口有空余的位置,我就打算把车停到那边。我倒着往车位停的时候,王桂琴正好在后面,停车的位置有一个占车位的塑料凳子,我以为她会把凳子拿走,或者过来跟我说点啥。可是我看了半天,她也没动地方。我就斜着停了进去,我下车准备要走,王桂琴就过来了。很不客气的问我停多久,我说取点东西就走。我怕她不让我停这,我说我是这个理发店的会员,你可以去问里面的理发师。她说那你好好停车啊,你这一个车占两个车位。我说那你帮我把凳子拿走吧,我重新停一下。她说:你停傍边去吧,这是门口,一会老板看到了会叫人把车拖走。说话的气势十足,口气不容质疑。当年村长为了修路,强行让她家让出一陇地时,也是这种口气。我只好悻悻的把车停到了一边。

后来又去了几次理发店后,就没再看到她了。听理发师说,她被老板辞掉了。可能又在别处做着不长不短的临时工吧,一个苦命的女人。




 


(因本站篇幅限制,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全部章节!)

相关信息
  • 痴心妄想的绯梦,烽火烟尘中沪上女人

    2019-08-23 15:05:02

    壹苏蔓玫爱死了红色,这一点早已为麻木眠醉于烽火烟尘中的沪上人民所熟知。苏蔓玫也最适合著红色,这一点沪上的女人们无人能堪出其右。民国时期的沪上乃是一个圈地自赏的歌女,水袖迎风,长裙窣地,兀自在...

  • 猫儿刺女孩——野性的美感的女人

    2019-08-22 15:55:06

    已然入秋了,大风从毛集村的山丘吹来毛草菇混合着马尾松果的气味。黄昏就在眼前,那梦赤着脚踩着松软的倒成一片的野菊花,摸索着进入一块藤蔓之地,一幅毫无秩序的繁茂景象说明这个地方几乎无人问津。那...

  • 女人不作一点,岂不毫无情趣

    2019-08-22 15:44:04

    林木木是个很作的女孩,在很多人眼中是。 小时候林木木家境好,又是独女,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围着转。养成了想要什么就一定要买的性子。这还不算,家境好自然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好的,导致身边的小...

  • 骨子里桀骜不驯的女人_为前半生索取”买单的凤凰男

    骨子里桀骜不驯的女人_为前半生索取”买单的凤凰男

    2019-08-17 09:08:07

      1  那段饭吃得漫长而尴尬,倪佳全程都保持着标准的微笑脸,她把围坐一旁的不认识的大婶大娘都当作了客户与领导,强逼着自己压下对刘志远的不满。  说实话,那根本算不上“笑”。  充其量只...

  • 女人情感故事:因为老公做了这件事扫地出门

    2019-08-17 08:40:11

     1  孕21周的产检刚结束还没走出医院大厅,我就迫不及待地想把一切顺利的消息告诉老公肖然,刚掏出手机却瞥见缴费窗口有个熟悉的身影,是肖然。  我怔怔地看着,脑子一片空白,保姆林姨也发现了,她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