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不可言虞妙小浩,把老师按在黑板上日

狠狠地蹂躏,狠狠地索取,直到她香汗淋漓披头散发,整个人跪在自己面前直呼老公快点,老公再快点我还想要。



老宋刚想要站起来,孙晓雪走到他的面前将他按在床边,轻轻坐下,一对媚眼盯着他看,说道:“宋哥,刚才你也说了,最近流行性感冒严重,要不然咱们两个人就躺在床上好好歇歇吧。”



老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孙晓雪居然主动提出要和自己一同躺在床上!躺下之后会发生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自然是上下其手疯狂给予疯狂索取了,孙晓雪那硕大的巨乳,那撅挺的翘臀,那白嫩的玉足,全部都会属于自己!



“这鬼天气真的是,弄得我身体好不舒服哦……”还未待老宋开口说话,孙晓雪已经踢掉拖鞋爬到床上了。



老宋猴急猴急地跟着爬了上去,激动地躺在孙晓雪身旁……

老宋躺在犹如温润香玉的孙晓雪身旁之后,闻着枕头上面的诱人香气,足足半分钟心跳才平复下来。



 文学

孙晓雪生活之优渥要远远超乎老宋的想象,又因为是少妇,所以席梦思大床上更是女人香十足。



眼看着自己与孙晓雪的娇躯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他刻意凑了过去,不经意间裤裆部位居然抵到她的翘臀部位。



由于她的下身只有一条牛仔超短裤,修长双腿借着皎洁月色白嫩得晃人眼球,令他有一种错觉,仿佛已经长驱直入冲撞进那迷人的双腿之间般。



“啊……”



孙晓雪如时轻哼一声娇喘,老宋听得虎躯一震,裤裆部位明显是更加骇人。



“宋哥,你压到我的头发了。”老宋听了之后,心情突然一震低落,照理说她不会不知道此刻裤裆紧紧抵着她,可是她对此竟然只字不提。



俗话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可是老宋却分明是一个又穷又丑的老光棍而已,何德何能老牛吃嫩草呢?



然而当孙晓雪将头转过来之后,俏脸羞红神色暧昧,老宋心中一喜,他心想:看来晓雪这是享受其中装作不知道呢。



“宋哥,其实我对你的印象非常好,虽然你的年纪不小了,可是干起体力活儿丝毫不输给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你对我的印象怎么样呢?”



孙晓雪说话时,刻意将白嫩的脚丫挪到老宋腿边,嫩如玉葱般的脚趾在他的腿边蹭着。



‘干起体力活儿’这六个字她说得极其楚楚动人,一张俏脸在月光的照耀下,显是一副欲求不满、如饥似渴的小女人模样。



老宋咯咯笑着,大胆地将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微笑着紧紧盯着她的双眼说道:“晓雪,你宋哥我没有女人,你难道不怕我吗?”



她嫣然一笑,答道:“难怪宋哥你那样有力气,原来是精气充足无处宣泄呢!”



顷刻间,她将老宋搭放在她小腹之上的粗糙大手往上挪了挪,差一点点,就已经是达到硕大软胸。



老宋附和着笑问道:“晓雪,你老公平时对你怎么样?”



“哎呀,宋哥你这是在说什么呢呀,人家根本听不懂……”趁着自己表现得极其害羞难为情,整个人钻进老宋怀里。



此时老宋心花怒放,毕竟孙晓雪是一个女人而不是女孩,老宋口中所问她自然是一听便知晓其中含义。



老宋顺势双臂开始逐渐用力,紧紧搂着孙晓雪的娇躯。



“唉……”



孙晓雪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发出一声满足叹息。



两个人虽然都不再说什么,但是双手可是不大老实,尤其是孙晓雪,急得双手至老宋肚子上面一路滑到裤裆边缘,尽管仍旧是不敢放开手脚,只是在边缘感受着属于男性刚猛之气的滋润。



“宋哥,你知道吗?这个家虽然很大,虽然什么都有,可是却没有男人陪伴我,每天心里面都是空落落的……”



孙晓雪的语气非常委屈,娇艳欲滴的她,神情自然是有些失魂落魄。



“晓雪,你看着我!”老宋说完,一双大手放在她的短裤上的腰带上,企图一把将起拽下。



事情非常明显,距离得到她,仅仅只剩下这一步而已……



“唰”地一声脆响,老宋猛一用力,就将超短牛仔裤上的腰带拽了下来,裤裆拉链处登时散开,露出内里迷人的黑色蕾丝内裤。

已是三年人妻的孙晓雪,日日夜夜都渴望被填满,好比一块沉甸甸的锁头,急需一把可以做到严丝合缝的钥匙打开,此刻她情欲难捱,恨不得老宋立刻进去。



我这是怎么了?



孙晓雪心中小鹿乱撞,神色羞臊,羞怯地望了望满脸胡茬的老宋,虽然算不上英俊,可是仍旧是被他那伶俐的眼神电到,娇躯一阵微颤。



老宋纵横嫖场多年,他完全知道女人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不作任何停歇,双手猛一用力将白嫩双腿张开,伸直食指朝着双腿之间探了过去。



隔着内裤轻轻揉搓一阵,食指立刻感受到异样的感觉。是的,女人顿时进入状态。



孙晓雪明显感觉从头顶至脚心之间,一道巨大电流横冲直撞,她如梦初醒般说道:“宋哥!你这是要干什么?”



老宋飞速伸出中指,与食指相加疾速撩拨开内裤边缘,旋即探了进去。



孙晓雪忘情地“啊”了一声,顿时感觉身体快要飞升完全不属于自己,一颗躁动不安许久了的小心脏,随着老宋的摆弄飘飘荡荡。



犹如一艘在巨浪之中浮动着的小船,随着骤起的风雨在海面上飘飘荡荡,顷刻间都有支离破碎的可能性。



面对着一阵又一阵惊天骇浪的袭来,小船艰难求存,横转腾挪变化身位。



孙晓雪这艘在风雨中贸然前进的船只左右摇摆,被跪伏在她双腿之间的老宋疯狂操作着。



正当此时,老宋意味深长地一笑,说道:“晓雪,你一定非常享受这种感觉吧?”



孙晓雪咬着下嘴唇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在老宋的强势猛攻之下,有种错觉,那里仿佛是从未经历过人事般。



曾经,从未有过这样享受过,老宋的这句话更像是拥有魔力似的,将她心门全然打开了。



尽管身体与内心已经彻底缴械投降,可是她的嘴上还在硬撑着:“宋哥,不能这样,这里不是外面,而是我的家里啊。”



“没事,反正今天也是周末,你老公他也不会回来的。”老宋满脸坏笑,两根手指不断被炽热液体灌溉,舒爽得他连语气都颤抖。



已经逐渐到达巅峰的孙晓雪双手握着老宋手臂,艰难说道:“宋哥,我不行了,我真的快要不行了……”



老宋见势急忙将孙晓雪双脚架在肩上,两只脚踩在床上呈下蹲的姿势,对双眼紧闭的孙晓雪说道:“晓雪,你快睁开眼睛,看看你宋哥我帅不帅!”



因着孙晓雪此刻完全臣服在老宋手中,于是便很是听话地睁开双眼,看着老宋这副样子,语气颤抖地说:“宋哥,你真的太男人了,快要迷死我了。”



“接下来,我要美死你!”



老宋说完之后,一手按着孙晓雪的小蛮腰,一手将自己的内裤猛地抓下,朝着那处就要挺进……

孙晓雪的娇吟声很是诱人,同时间更加肆无忌惮,老宋听着就如同是在欣赏动人天籁,催动出他沉睡在体内多年的惊人情欲,攻势更加威猛。



她的眼神迷离,却是丝毫不敢闭上双眼,否则错过这迷人的雄性气息岂不是倍感失望?



她被老宋紧紧搂抱着,双腿自然是搭放在老宋腰间,紧紧地用力夹着,急不可耐地想要让他马上就将自己这把锁,严丝合缝地打开。



老宋亲吻着她的身体,孙晓雪的胸前起伏不停,犹如受到过撩拨般,那两团致命柔软更加翘挺,直直地挺立在老宋眼前。



老宋一边爽着,嘴里面一边发出粗哼声。



孙晓雪双手紧紧抓着他的双肩,听得她心神意乱神色痴迷。



他越是粗哼,她的娇吟便越是销魂,老宋感觉到体内的血液仿佛是骤然间被烧开一般,准备进入正题。



孙晓雪眼见老宋神情,急忙是双手拄着床头艰难坐起身睁大美眸要去看,当看清楚了之后,顿时又惊又羞,满脸渴望。



现在的老公自然是与之差之千里,结婚之前虽然谈过几段短暂恋爱,可是每一个男朋友也都不如老宋。



老宋在她眼中实在是非常惊人的,而且毕竟年岁已高,却能够在“战场”上达到这种程度,可见本钱雄厚。



孙晓雪简直无法直视自己,又惊又喜,又害羞又是兴奋……



老宋爽朗一笑,说道:“晓雪,撑住了啊!”



孙晓雪的脸上顿时浮现出要比花开更加动人的笑容来,连忙点头称好。



老宋正要往那处挺进,都已将她的双腿摆放好了,千钧一发之际,开门声音突然从客厅传来。



孙晓雪一惊,顿时花容失色连忙将老宋推开,慌张不已地提上裤子跳下床。



老宋同样是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整理衣裤。



孙晓雪打开灯关上门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望着突然归来的老公张国强温柔问道:“老公,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我身体不舒服,回来休息。”张国强无精打采地推开卧室门就要走进去。



“别啊,你回来休息了,那火锅店谁来看啊?”孙晓雪见此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拦着张国强问道。



“有我爸在。”张国强打着哈欠推开卧室门走了进去。



孙晓雪忙是跟了进去,只见老宋正兢兢业业地站在窗台上摘取窗帘,若无其事地说道:“孙女士,你不要急,现在我就把窗帘摘下来拿去洗。”



张国强望着身在卧室当中的老宋先是一愣,旋即孙晓雪借口解释一番,当他得知面前又老又丑的老宋只是钟点工保洁人员之后,满脸不屑没有好气地吩咐了一句:“老东西,好好洗,洗干净!要不然我可会投诉到你们公司!”



老宋抱着窗帘背对张国强,向孙晓雪传递了一个暧昧无比的眼神,孙晓雪眼神向外面一斜,老宋陡然间看到对面半敞着门的房间,刻意提高声音对孙晓雪说:“孙女士,我去洗窗帘了。”



孙晓雪说道:“好的,宋师傅。”



老宋抱着窗帘离开卧室之后,孙晓雪转身对躺在床上的张国强指责道:“你就不务正业吧!咱爸那么大岁数人能看好火锅店吗?整天就知道抱着手机玩游戏。”



“哎呀行了行了,每天就知道絮叨,烦死人了!”张国强不耐烦地回应了一句。



“哼!”



孙晓雪怒哼一声走出卧室,面对着站在对面房间门口的老宋,立刻喜笑颜开,猴急猴急地拉着他走进房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
  • 敌国轮爆小公主:英语老师打开扣子让我上

    敌国轮爆小公主:英语老师打开扣子让我上

    2020-01-07 08:15:10

    外面的雨已经开始停了,老马见慧心已经穿好了衣服,但脸色还是那么一副红彤彤的样子。“在这里!”慧心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喊声,总算是有些不情愿的开了口。一行人听到了熟悉的师妹的声音,自然是立马就找...

  • 我吃了英语老师的胸,圣女侠的花心想玉捧 陈琳

    我吃了英语老师的胸,圣女侠的花心想玉捧 陈琳

    2020-01-06 17:06:54

    陈琳摇摆着,一副享受的表情,眉头紧皱,咬着贝齿。大哥见自己老婆如此兴奋,立刻情绪点燃。我正躲在被子里兴奋观赏呢,可哪知道不到五分钟,伴随一声粗吼,缴械投降。那一刻,我才知道大哥身体有问题。 陈琳未...

  • 老师你夹得好紧好爽_随着车的晃动一进一出

    老师你夹得好紧好爽_随着车的晃动一进一出

    2020-01-06 17:02:56

    “王强真的是好福气,李艳梅三十多岁的人,身材正好,脸蛋也生的漂亮,我老伴在的时候也喜欢李艳梅。” 李叔这是什么意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更何况出现了那种情况,我更不可能马上冷静下来,尽量把话题从李艳...

  • 你不可以谢在老师里面危险期 比较详细的污故事

    你不可以谢在老师里面危险期 比较详细的污故事

    2020-01-06 16:49:22

    “嘿嘿,要是为难就可以不拜,我从不强求人。” 好像拿准了刘宝的脉门,老霍头一副泰然的样子。刘宝想了想,终于咬了咬牙,说答应拜老霍头为师。 多了个活爹总比自己一辈子当软蛋强,这点账他还是能算明白的...

  • 教室里不行太大太长了_老师不要了太满了流来了

    教室里不行太大太长了_老师不要了太满了流来了

    2020-01-06 16:29:33

    “隔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是把她给弄到手了。” “睡了没?”胖子问道。 “哪儿有那么夸张。”季晨说道,“不过刚遇见,才一天时间,能确定关系就不错了。” “那也是迟早的事儿。”马宁说道,“你看吧,我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