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校花放荡大学女宿舍的群交:双腿缠着他的腰上楼

老李找了一家像样的酒店,开了一间房。


“为什么只开一间房!”苏婷婷一想到要和陌生男人睡一间房,心里一阵忐忑。


老李摸出了兜里的钱,“城里酒店贵,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

 文学


苏婷婷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同意了。


老李心里一喜,其实他还有些钱藏在了鞋子里。


只是他想着能和苏婷婷住一个房间,这么难得的机会,他可不能错过。


一想到等一下可以和苏婷婷睡一个房间,老李心里头就一阵热血沸腾。


进了房间后,苏婷婷有些尴尬,随后说道:“李医生,我先去洗澡。”


说着她就走进了浴室里。


听到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老李顿时坐不住了。


他的兄弟也由于过于激动,早已被唤醒。


老李站起身来,心情忐忑地走向了浴室。


这个酒店的浴室门是玻璃移门,而且没有锁,所以老李轻轻一推,门就留出了一点儿缝隙,正好可以看见浴室里。


苏婷婷此刻正站在莲蓬头下,背对着他冲澡。


她乌黑油亮的长发拖在脑后,遮盖住一半的身躯,露出一半白皙的肌肤。


老李看着这半遮半露的景象,瞬间心潮澎湃,眼珠子差点儿瞪了出来。


哇!好正点儿!真想冲进去,抱着她一起洗澡!


老李在心里暗暗嘀咕着。


突然苏婷婷侧过了身子,仰起了头来。


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正好一览无余。


水珠顺着她雪白的肌肤滚落,这活色生香的画面,让老李的兄弟兴奋不已,恨不得冲破裤子的包围。


正当老李幻想着在苏婷婷那香嫩的肌肤上驰骋之时,水声突然停止了。


糟糕,她洗好了!老李立刻回过神来,赶紧扭转头,跑回了客厅里。


苏婷婷擦了擦身子,随后穿好了衣服,走到了门边。


奇怪,门怎么打开了?她记得进来的时候是关好的呀!难道是老李偷看她?


苏婷婷走到了客厅里,发现老李早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嘴里还发出呼呼的呼噜声。


苏婷婷这才放下心来,看来是她想多了。随后苏婷婷便也爬到了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进入了梦乡。


老李虽然心里还烧着一团无名火,但也知道不能硬来,他得慢慢地取得苏婷婷的信任,然后再把她拿下!


第二天,老李把苏婷婷送到村口,便也回了家里,他刚把门打开没一会儿,吴寡妇就来了。


只是看她走路一瘸一拐的,老李有些意外。


“哎呀!吴姐,你这是怎么了!”老李赶紧迎了上去,扶住了他。


闻着吴寡妇身上成熟妇人的香味儿,老李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又在沸腾了。


吴寡妇灰头土脸的,脸上一副愁容。


“哎,别说了,就因为我是个没汉子的寡妇,才遭人欺负!”说着,吴寡妇悄悄抹了一把眼泪。


看着女人流泪,老李心里的男儿血性瞬间被唤醒了。


“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找他算账去!”老李硬着脖子,豪言壮语地说道。


吴寡妇打量了他一眼,随后吸了吸鼻子,“你真愿意为我出头?”


老李点了点头,“谁TMD这么畜生,欺负你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


“哎,还不是村长那个杀千刀的!”吴寡妇一脸愤恨地说道。


老李心里瞬间一紧,怎么是刘富贵呢!


看着老李惊讶的样子,吴寡妇冷笑一声,“怎么,你怕了?我就知道,你们都是孬种,都不敢惹他!”


老李顿时怒了,他可是最讨厌人家说他是孬种的。


“谁是孬种!你倒是说说,村长他为什么欺负你!”


吴寡妇叹了一口气,“还不是为了我男人生前开垦的一块地,村长硬要说是他家的,还找人来强行把地抢走了,我那天去找他评理,还被他推了一把,扭伤了脚,到现在都不见好!”


老李是听说过村长的蛮横,不过没想到他这么黑心,连寡妇的便宜都要占!


想到这儿,老李便有些为吴寡妇鸣不平。


“哎,先别说这些恩怨了,来,我看看你的脚。”


老李说着便蹲下身来,为吴寡妇脱了鞋。


看着他这副举动,丧夫多年的吴寡妇顿时觉得一阵暖心。


除了她男人,还没有哪个男人为她脱过鞋!


吴寡妇看老李的眼神也慢慢发生了变化。


看着吴寡妇的脚踝高高肿起,老李伸出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


“啊!好疼!”老李刚碰到她,她便吃痛地喊叫了起来。


“我给你擦点药酒揉一揉。”老李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也有点儿心疼。


眼看着老李把药酒倒在了她的脚上,吴寡妇只觉得脚踝处一阵火辣辣的。


“唉哟,杀千刀的村长,惹急了,俺跟他拼命了!”吴寡妇疼得哭爹喊娘地叫了起来。


老李轻柔地抱起了她的脚,随后开始轻轻揉搓起来。


喊了一会儿后,吴寡妇感觉不到痛意了,只觉得脚踝上火辣辣的,心里还有点儿酥酥麻麻的。


“是不是不疼了。”老李见她安静了,便柔声问道。


“老李,谢谢你,对俺这么好!”吴寡妇眼中不知不觉地湿润了。


她眼中晶莹的泪珠,牵动着老李的大男人情绪。


“吴姐,现在都是法制社会,村长要真强占你的地,我给你做主!咱们去县里告他去!”


“真的吗!”吴寡妇心中一喜,激动地看着老李。


看着她明眸皓齿,肤白貌美,身材凹凸有致的,老李心里又开始痒痒了。


回想起上一次给吴寡妇按摩的场景,他小腹处胀胀的,一股无名邪火又在心里燃烧了。


眼看着老李两眼放光的看着她,吴寡妇经历过人事,便明白了老李的意思。


她突然伸长了脚,放在了老李的裆上。


她柔软的小脚在他那儿摩挲着。


“轰”的一下,一股电流从老李身体里穿过。


卧槽,这娘们居然这么主动了!倒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老李舔了舔干燥的唇瓣,随后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问道:“吴姐,你,你这是干什么?”


吴寡妇对着老李笑了笑,“老李哥,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老李赶紧辩解道:“吴姐,你不要误会了,我没有想占你便宜!”


老李心里可精了,知道若是表现得太想要,反而得不得的道理。


看他这么紧张的辩解,吴寡妇的脚在他那轻轻踢了踢。


“老李哥,你的兄弟可骗不了人。”


在吴寡妇的撩拨下老李的兄弟已经被唤醒了。


老李看着吴寡妇丰满的身材,早就渴望已久了,恨不得立刻把她给办了。


“吴姐,这不是你撩拨得吗!”老李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


吴寡妇突然伸出手,一把把老李拉到了跟前。


“老李哥,我漂亮不?”吴寡妇故意冲着老李挑了挑眉,语气里带着一丝妩媚。


和她近距离地贴在一起,闻着她身上女人的体香,老李感觉身体里在叫嚣着,呐喊着,想要尽情地释放!


老李连连点了点头,“漂亮!老漂亮了!”


看吴寡妇这么主动,老李有些受宠若惊。


看来今天是有戏了!老李心里一阵小激动。


吴寡妇看他头点得犹如捣蒜一般,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她脸上带着快活的笑,眼神里尽是女人的柔情。


自从男人死后,吴寡妇就没有体验过和男人调情的滋味了。


看着老李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吴寡妇心里一阵自豪。


看来她还是十分有魅力的!


吴寡妇突然凑近了老李的脸,小声说道:“老李哥,你说我跟了你好不好。”


听到吴寡妇这句话,老李心里更加兴奋了。


他立刻点了点头,“好啊!吴姐,我最会疼人了!你要是愿意跟我,我一定好好对你!”


打了这么多年光棍,终于有女人愿意跟着他了!想到这儿,老李心里就一阵兴奋。


老李盯着吴寡妇的前胸,情不自禁地凑了上去,看他这么亢奋的样子,吴寡妇立刻拦住了她。


“怎么了,吴姐?”老李一脸疑惑地看着吴寡妇道。


吴寡妇心里有些迟疑,她毕竟是一个寡妇,还是有许多顾虑的。


她想着若是跟了老李,免不了要让村里人说一番闲话了。


不过,她又想到这次被村长欺负的事,如果她身边有个男人,也不至于被人欺负!


经历过事后,吴寡妇觉得她现在需要一个依靠。


“老李,俺问你一句话!”考虑许久,吴寡妇突然抬起头说道。

“什么事?”老李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眼睛却依旧在吴寡妇的身上打转。


“村长占了我的地,你得给我夺回来!”吴寡妇脸色一狠,咬牙切齿地说道。


老李有些犹豫,毕竟村长的权力大得很,谁敢轻易得罪!只要他一句话,老李的医馆就会关门。


看他支支吾吾不说话,吴寡妇心里一阵气恼,“你也是个孬种?”


老李顿时急了,辩解道:“我不是!我只是想想周全一些的办法!”


吴寡妇哀叹了一声,“能有什么法子呢!难道让他自愿把田还给我?”


说着她便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吴姐,你要去哪儿呢?”眼看着吴寡妇跛着脚准备离开,老李有些意犹未尽地冲她背影喊道。


吴寡妇停了下来,冷笑了一声,“你都不敢帮我,我留下做什么!”


好不容易有女人亲自送上门,这大好时机,他怎么能不好好把握呢!


老李赶紧站起身来,追了出去。


“吴姐,你别急着走呀!咱们话还没有说完,再说你的脚我还没有给你敷药呢!”老李一脸讨好地说道。


吴寡妇冷冷瞪了他一眼,“有什么好说的!你连帮忙的勇气都没有,像你这样的懦夫,谁要跟你待一起!”


说着吴寡妇咬着牙就要离开。


听了她这句话,老李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个男人,怎么能够接受懦夫这样的侮辱。


他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随后走上前去,一把将吴寡妇打横饱了起来。


“啊!你要干嘛呀!”吴寡妇惊讶地大喊大叫着。


“你不是说我是懦夫吗!今天我就勇敢一点给你看!”


说着老李就把吴寡妇放在了床上。


他正准备扑上去,吴寡妇突然尖叫了一声。


老李瞬间清醒了几分,随后放开了她。


吴寡妇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后从床上爬了起来。


刚刚他被愤怒冲昏了头,才会失去理智的。现在见吴寡妇被他得罪了,老李赶紧赔罪道:“吴姐,对不起,我,我太冲动了!”


吴寡妇突然扬起手冲着他脸上打了一巴掌,随后跛着脚,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老李吃痛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里却是懊恼不已。


都怪他一时冲动,女人没搞到手,还白白挨了一巴掌!


老李一肚子窝火,越想越气,他便关了门,到村子里去溜达。


他没走几步,就看见不远处苏婷婷家门口贴得红红火火的。


奇怪了?这苏婷婷家是有什么喜事吗?怎么弄得这么喜庆?


他心里惦记着苏婷婷,脑子里瞬间浮现出她美妙的身材来。


像苏婷婷这样长得水灵,又单纯的小姑娘可是难找啊!老李心里一阵痒痒。


他鬼使神差地向着苏家的方向走去。


“老李,出来散步呢?”眼看着就要走到苏婷婷家门口,一个熟人跟他打了一声招呼。


“赵哥啊,刚从田里回来?”老李定睛一看,是住得离他不远的老赵。


“可不是嘛,回家吃饭了你去我家玩不!”老赵热情地邀请道。


老李立刻摆了摆手,“不了,不去了。对了赵哥,苏家这是办什么喜事啊?张灯结彩的?”


老李趁着和老赵搭话,便趁机问道。


“你不知道啊!老苏把他闺女许给村长家儿子了!”


什么!怎么又是刘富贵!先是强占了吴寡妇的地,现在居然又来祸害苏婷婷!老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老李没有记错的话,村长的儿子应该是个傻子吧!


老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怎么也没想到,苏婷婷会突然就要嫁人了,而且还要嫁给一个二傻子!


“老李,咋的啦?你闷闷不乐的?感情你老小子还惦记人家闺女啊?”老赵见他听了这个消息后,就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打趣着说道。


“去你妈的,瞎说什么!”老李赶紧骂了一句。


“得了,不跟你贫嘴了,俺回家了,婆娘等着呢,哪天得闲了来玩!”老赵招呼了一句,就往前走了。


老李一脸恋恋不舍地看着苏婷婷家贴着大红喜字的门。


他还想着找机会把苏婷婷彻底办了呢!现在听到她要嫁人了,他一时无法接受。


TMD,村长给了老苏什么好处,居然让他答应把苏婷婷这么好的货色嫁给一个大傻子!


老李是越想越气,恨不得带着苏婷婷私奔了。


不过老李虽然心里气愤,但也清楚不能轻易得罪村长。


村长福贵,可是村里有名的难招惹。


他仗着那点儿权力,占尽了村民等我便宜,收敛了不少钱财土地,不过,没哪个敢站出来和他对抗。


可能是缺德事做多了,福贵的儿子平安一生下来,就是个智障儿。


到了十几岁还会在裤子里拉屎撒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