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室体罚小晶用针扎奶:摸到男朋友那个立起来了

    眼前的画面深深刺激了老苏,尤其是此时剩下正压着李潇潇那róuruǎn的身体。

    李潇潇看着眼前的景象,俏脸通红,那双美丽的眼睛这直勾勾盯着前方,眼睛里带着一丝迷离和渴望,双腿下意识的在夹紧,让她丰满圆润的qiàotún更加绷紧。

    她跟吴四德之前为了寻求刺激没少玩野战,但是今天她才发现,偷看原来也挺刺激,尤其是此时老苏正压着她,而那根巨物正好就抵在她的两瓣qiàotún中间。

    嘶!
文学    显然老苏也感觉到此时自己的下面正好对着李潇潇的臀缝间,只要他稍稍一用力,就能进去。

    想到这,小腹下面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老苏只觉得下面涨得厉害,急需找个宣泄口。

    这么想着,老苏忍不住动了动腰身。

    这一动,那巨物直接就顶进了两瓣丰满中间,被紧紧包裹着。

    李潇潇感觉到后面的异样,浑身一震,转身正好对上老苏那双满含yù望的双眼。

    一个没忍住,老苏呼吸急促的一把抱住了身边的李潇潇,靠在她的耳边低低的说道,“看他们那个样子,你会有感觉吗?”

    李潇潇没想到眼前这位看起来老实巴jiāo的老汉,竟然会跟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是她非但没有感觉到一丝愤怒,反而心里还觉得有种异样的刺激感。

    “有感觉,苏伯伯你有吗?”鬼使神差的,李潇潇就说出了这样的话,心里那丝渴望更加强烈了。

    “呵呵,我也有,你看我下面都这样了。”说着,老苏还故意的顶了顶腰身。

    他这一顶,李潇潇只觉得浑身更加难耐了几分。

    想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却嫁了吴四德那个老不中用的,在那种事情上从来么有得到过满足。此时,面对老苏的庞然巨物,李潇潇心里隐隐升起了一丝跃跃yù试。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那两个人忽然提高了音量,大喊一声,惊得老苏和李潇潇都不由颤抖了一下,还以为偷窥被人家发现了。

    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那两个人都到了爽感的巅峰,随着那个女人越发放纵的叫喊声,男人身下的动作是越来越快。

    终于,在一声怒吼之下,停止了动作。

    “嘿嘿,今天满足了吗?”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问女人。

    女人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尽,娇滴滴额说道,“你可真坏,差点搞死人家了,下次可不能这么生猛了!”

    “你不就是因为喜欢我生猛一点,才给你家男人戴绿帽子的吗?刚才我可是听你叫的很浪啊!”

    “讨厌!”像是被人chuō中了心思,女人的脸色更加绯红。

    “下次什么时候再让我狠狠的弄你?”男人的大手玩耍着女人面前的浑圆,有点爱不释手。

    “这两天不行了,我男人回来了。要是让他发现我给他带绿帽子,他会杀了我的!”女人娇俏的打开了男人的手,穿戴好衣服。

    “嘿嘿,晚上你给他多灌点酒,灌醉他就能出来了!”男人搂着女人的腰,一边走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看着渐渐走远的两人,李潇潇这才从迷离的yù望中惊醒过来,尤其是听到女人最后的那句话。

    她已经是人fù,而且还是吴四德的女人,吴四德在那方面的本事不行,但是吃醋的本事却是不小,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跟别的男人有染,还不得打死自己?

    想到这里,李潇潇连忙推了推身上的老苏,“苏伯伯,他们已经走了,你,你快从我身上快起来吧。”

    老苏非但没动,反而又用下面顶了顶李潇潇,双眼里满是yù望的色彩,tiǎn着有些干裂的嘴唇说道,“看到他们刚才那个样子,你不想要吗?” 李潇潇脸上一红,“苏伯伯,你就别拿我打趣了,快从我身上起来吧,要是让别人看见了,我可就没脸见人了!”

    这时候,老苏的手已经从李潇潇的裙子底下伸进去。

    手指触摸到那一片湿润,老苏就知道,眼前的李潇潇也是个小浪蹄子,索xìng也就更加大胆了,食指和中指轻轻捻着那出róuruǎn。

    “你看你,下面都这个样子了,还说你不想要!”

    李潇潇没想到老苏竟然这么大胆,直接就伸进了自己的裙子底下,被他这么一刺激,浑身跟触电一般,狠狠颤了一下,下意识的加紧双腿。

    “苏伯伯,快别弄了,要是让人看见可就不好了!”李潇潇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身体却诚实的很,双腿有意无意的扭动着,摩擦这老苏粗糙的大手。

    “真的要我停下来吗?”

    老苏岂能不知道这小浪蹄子的心思,像是故意捉弄似的,手指在李潇潇那道缝隙间忽轻忽重的顶弄着,没一会儿就惹得李潇潇娇喘连连了。

    见李潇潇被自己弄得已经受不了了,老苏决定更进一步,他下面早已经是yù火冲天,再不赶紧fā xiè一下,他真怕把自己给憋坏了。

    就在老苏准备翻开那最后一道屏障,手指直接与那快泥泞接触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王二麻子,你该不是骗我的吧,就你们这思想保守的农村里,还有人敢玩野战?”说话的是一个男人。

    “陈老板,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止一次在这看到有人玩野战了,尤其是前面那小土坡下。只要咱们找到合适的拍摄位置,到时肯定保你赚大钱!”

    第二个声音老苏倒是听出来了,是村尾的老光棍王树林的声音。

    李潇潇虽然没有听出王树林的声音,但听见有人来了,顿时紧张的不行,害怕别人看到她跟老苏在胡搞,要是传到吴四德的耳朵里,她就完蛋了。

    “苏伯伯,有人来了,你快从我身上起来。”李潇潇紧张的对老苏小声说道。

    到了嘴边的ròu却吃不成,老苏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但是他也看见不远处王树林正和一个男人朝他们这边走来,要是让王树林这个大嘴巴瞧见他跟李潇潇这样,到时候传到吴四德耳里,保不准会找他麻烦。

    反正这以后有的是机会,就不信还拿不下这小浪蹄子!

    匆匆跟李潇潇分开后,时间也快到了晌午,太阳已经有点dú辣了,显然已经不适合在干农活,老苏便朝着家走去。

    小纯那丫头早上说去村头找比她大两岁的女孩玩,估计这时候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到了家,老苏远远就看见了苏小纯坐在门口,神情看上去闷闷的,好像不高兴。

    难道是被别的孩子欺负了?

    想到这,老苏的心里顿时升起一阵火气,他一直苏小纯当做自己的心肝宝贝,那能允许别人欺负她。

    “小纯,你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老苏放下农具,走到苏小纯面前说道。

    看见老苏回来了,苏小纯忽然起身就扑进了老苏的怀里,面前那两团高耸紧紧抵着老苏的xiōng口。

    之前跟李潇潇在山上那么一高,已经快要差qiāng走火,好不容易歇下去的火气,这时候感受到xiōng口那惊人的róuruǎn,再一次升起。

    尤其是苏小纯今天还穿的已经低领的T恤,老苏一低头就能看到那两团软ròu在自己的xiōng膛前挤压的就快变形,大片的雪白被挤出了领口,泛着丝丝的光泽。

    腾地,老苏下面那杆长qiāng再一次抬起了qiāng头。

    怕让苏小纯感觉到异样,老苏连忙跟苏小纯的身体分开一点,这小丫头发育的也太好了,再这么抱下去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

    “小纯,告诉爹爹,谁欺负你了,爹爹去帮你报仇!”老苏说道。

    却见苏小纯摇了摇头,支支吾吾了半天。

    “丫头,我是你爹爹,有什么话你还不能告诉我?”老苏继续说道。

    听了这话,苏小纯在摸了摸眼泪,声音依旧有点哽咽的说道,“爹爹,我觉得我好像得了很严重的病!”

    一听这话,老苏也是紧张了起来,担忧的问道,“小纯,告诉爹爹,你哪里不舒服?”

    苏小纯红着脸犹豫了一下,这才指了指自己的下面。

    “就是这儿,可yǎng了,难受的很。”

    老苏顺着方向一看,苏小纯正指着自己的腿间,那在紧身牛仔裤的包裹下,隐约可以看出来一个三角轮廓。

    苏小纯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似的,又开口说道,“爹爹,今天我去找梅子姐玩,梅子姐教我骑自行车,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我骑上自行车一蹬一蹭的时候,下面那里就很yǎng很难受,而且……而且好像还有黏糊糊的东西流出来,但是,又不像爹爹那里的浓水……”

    昨天苏小纯才帮老苏挤出下面的脓,今天自己下面就不对劲了,也难怪她会以为自己也是生了什么病。

    本来老苏还担心苏小纯是哪里不舒服,听到这话倒是放松了不少,心里还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喉咙更加发干了。

    这小妮子真是单纯的厉害,她这哪是什么病,看来是到来情动的年纪了。这山里的路都是坑坑洼洼的,骑自行车难免一颠一颠,大腿根儿在车坐上一蹭一蹭,结果蹭出感觉了!

    敲着苏小纯又怕又着急的模样,老苏很想告诉她实话,可这种尴尬的话题,他又不知道要怎么跟她开口。

    尤其是他现在这个状态,跟苏小纯讨论那个地方,老苏怕自己看着苏小纯发育完好的身段,会控制不了心里的那头恶魔。

    老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傻丫头解释。

    而苏小纯看着老苏yù言又止的模样,更加着急担心了,róuruǎn的小手抓着老苏粗糙的大手,“爹爹,你快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得了很严重的病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