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上了隔壁韵云:媚者无疆秋千上肉肉

赵晓然伸了伸脖子:嫉妒了?羡慕了?仇恨了?我告诉你黄星,这个月我就和你去办离婚手续,还你自由身!



黄星把公话设备往桌子上狠狠地一放:办!越快越好!



赵晓然本来还真对这个来商管部修电话的旧老公炫耀讽刺挖苦一番,但嘴巴和表情刚刚配合好,就见有两个商管部员工走了回来。赵晓然马上改变了一副脸色,冲黄星道: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水平,这老半天了还没修好?



 文学

黄星一边拆话机一边说道:设备坏了,尚有修好的可能。人心坏了,哼哼,无药可医。



赵晓然听得出黄星话中的讽刺,不由得眼珠子差点儿瞪了出来。



不一会儿工夫,黄星将公话装好,说道: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卡槽有点儿松了,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自己把卡拿出来重插一下就行。



赵晓然偏偏将了黄星一军:说的轻巧!以后再坏掉,直接给我们换新设备!你知不知道,电话打不出去接不进来,多影响我们部门工作?



黄星笑道:换话机可以,不过我没有这权利。你可以直接跟我们公司领导沟通。



赵晓然道:知道你也没这权利!



走出商管部办公间之后,黄星听到里面有位员工说,这个修设备的长的还挺帅哩。赵晓然马上反击了一句:帅有个屁用!没钱没事业,照样打光棍儿!



黄星咬了咬牙,在心里狠狠地说:赵晓然,你早晚会后悔的……



乘电梯下到一楼,黄星差点儿与一个男子撞个满怀。抬头一看,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个世界上总是充满了巧合,黄星的恩人兼仇人黄锦江来找赵晓然,竟然被黄星撞了个正着。黄锦江本想骂几句,见是黄星,却马上摆出一副笑脸:咦,小黄,怎么是你!



黄星懒的搭理他,继续朝外走。黄锦江却扭头冲黄星补充了一句:小黄,那个什么天盾保安公司招聘保安呢,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下?



这心理素质,那叫一个强!真不愧是政府部门的办公室主任!



黄星在心里将他八辈祖宗骂了个遍……

出了商场大门,黄星发现天很蓝,风很柔,但他很想哭。在外面的公交站牌处等车,一辆红色中华突然停在他身边,连鸣了三下笛。黄星弓着腰往车里瞅了一下,车膜太黑看不到。这时候车窗被打开,黄星瞧见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子冲他招手:上车!



竟然是鑫缘公司副总经理付贞馨。黄星突然觉得付贞馨开这车很有气场,她戴了一副黑色墨镜,浅色花边上衣,纯真中带着几分高贵。黄星拉开车门上了车,付贞馨问了句,售后完了?黄星说,很圆满,都是小毛病,简单一弄就修好了。付贞馨伸手扶了一下戴在鼻梁上的墨镜,打转向灯调转了车头。



回到鑫缘公司楼下,付贞馨突然想到要去拜访一个重要客户。黄星正想下车,付贞馨却提出让黄星一起前往。



付贞馨要拜访的客户在西郊农村,是鑫缘公司比较大的代理商之一,主要代理鑫缘公司电信业务和手机销售。本来路程就远,这个时候又恰逢出行高峰期,车子的行进速度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但这一路上,付贞馨没跟黄星说一句话,或许在她看来,黄星只是一个随手拎过来的陪衬,根本没必要和他太多交流。



……历时两个小时,二人到了隶属于吴家堡的一个村庄,停下车,付贞馨让黄星在门外候着,自己则推开车门从后备箱里拿出一盒礼品,走到了这个装修很豪华的农家小院门口。黄星知道付贞馨为什么不让自己跟着进去,她是怕自己了解到鑫缘公司的代理价和出货价,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售后,甚至没资格知道公司一些最基本的商业秘密。



付贞馨踩着玄妙的脚步声,进了农家院。黄星无意中抬头一瞟,恰巧望到付贞馨高挑纤美的背影,不由得心里荡起一丝波澜



在车上等了足有半个小时,仍不见付贞馨有出来的迹象,黄星干脆掏出手机来玩儿了一会儿游戏。但直到手指头有些酸痛了,付贞馨还没出来。黄星下车后张望了一会儿,觉得突然有点儿尿急,便开始四处张望寻找厕所。



在这个农家小院后面,有一个用碎砖头垒起的简易厕所,黄星快步走了过去。



但是黄星刚一进去,便觉察到了异样的气氛。他本想本能地捂着鼻子缓解一下便坑的冲味儿,却嗅到了一阵特殊的清香。抬头看时,他吓了一跳!



厕所里有人!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一个时尚的美少女,正半蹲着身子往上提裤子-----



不是别人,正是付贞馨。



所有的春光,都尽收眼底。尽管黄星在发现异常时及时收回了目光,但那震撼的画面,却清晰地印刻在了他的脑海当中。他不敢想象付贞馨的神秘世界,竟是此般曼妙。她的身体发育的很好,皮肤白皙光洁,那神圣之处竟也被黄星一览无遗。当黄星走进来的一刹那,她大惊失色地喊了一声,半天没回过神来。



黄星尴尬地扭头往外走,脸上冷汗连连。



付贞馨穿好衣服怒气冲冲地走出来,冲黄星一阵臭骂。无耻下流之类的字眼儿,从她的樱桃小口中爆发出来,黄星听起来却并不是十分刺耳。对于这次上厕所撞车,他异常的懊恼,埋怨自己太莽撞了,以至于玷污了付贞馨的圣洁。那谩骂声飘在空中,黄星没感觉到电闪雷鸣,只是觉得连道歉的勇气都没有了。



黄星是农村出身,其实在农村,上厕所撞车的事情并不少见。农村里的厕所,一般都是由碎砖瓦简易垒成,没有男女之分。若是谨慎一些的村民,上厕所前往往故意咳嗽两声,若是厕所内无人回应,才敢进去。黄星在这种环境之下,也懂得使用暗号试探厕所里有没有人。但这次他兴许是尿意太重,因此并没来得及发出信号,于是便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付贞馨把黄星骂成了臭袜子状,黄星只是低头认罪,不发一言。



驱车回返的路上,付贞馨暗示黄星,今天一事不允许向任何人提到,否则没他好果子吃。黄星连连点头。



付贞馨这丫头,发起飙来,那叫一个当仁不让。



但黄星对她,并不反感,反而是充满了歉意。



鑫缘公司楼下,付贞馨停下车大步走了进去。黄星望着付贞馨的背影一阵焦虑,脚步迟迟没有迈开。不知为什么,厕所里的那阵景象,时刻侵袭着他的大脑,像影片一样反复播映。他暗骂着自己的无耻,有些失魂般地上了楼。一上楼,便见欧阳梦娇踩着嗒嗒嗒的脚步声,如天外习仙一般,从他身边经过。



欧阳梦娇感觉到了黄星的气息,停止脚步站在他面前拷问:干什么去了?



黄星如实道:陪付总去见一个客户。



欧阳梦娇眼睛一亮:行啊你,这么快就……她马上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凑近黄星,放像声音说道:是不是被小付总迷到了?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告诉你呀,小付总还不算是真正的美女,真正的美女明天回来,大付总。也就是小付总的亲姐姐,付洁。



黄星一怔:付洁?亲姐姐?



欧阳梦娇像是读懂了黄星内心的疑问,解释说道:大付总原名叫付贞洁,后来把中间的‘贞’字去掉了,成了付洁。她最近一直在出差中,据说明天就要回来了。你等着看吧,大付总一回来,鑫缘公司马上就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黄星本想追问大付总为什么要改名,但又觉得画蛇添足,于是作罢。待欧阳梦娇轻扭着纤美的腰身离开,黄星也回到了工作间。曹经理不在,他也没有收到任何的售后任务,于是坐下来喝了几口水。但是厕所撞车一事,一直没有从黄星的脑海中消失,他纠结了半天,想到了明天即将回来的付洁,才勉强转移了思维,就付洁的长相和性格,展开了阵阵揣测。



但实际上,自从黄星入职以来,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这位传说中的巾帼女强人,鑫缘公司大当家。但是她的大名却一直在公司上下流传着。用曹经理的话来形容,那简直是美的一塌糊涂,是上帝造人最成功的杰作。包括公司里的女员工,提到大付总,也个个都是自惭形秽,羡慕嫉妒恨。



黄星突然想到了付洁改名一事,这时候脑子突然一亮,恍然大悟。



怪不得大付总要将‘付贞洁’改为‘付洁’,这个名字乍一听清新脱俗,仔细一品便品出了端倪。真是有些怀疑大付总是不是她父母亲生的,一生下来就盼着女儿‘付出贞洁’,也难怪大付总会改名。



黄星和欧阳梦娇在这边议论付式姐妹,付贞馨却在办公室里反复纠结着。

对于今天一事,付贞馨既懊恼又气愤。她简直对窥探了自己身体的黄星恨之入骨。权衡再三,她觉得干脆快刀斩乱麻,将黄星驱逐出鑫缘公司。否则的话,万一黄星将今日之事到处宣扬,那自己在员工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下定决心之后,付贞馨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喊了一声:曹经理!



曹经理像天外飞贼一样转瞬既来,笑呵呵地推门进来,站到付贞馨面前,一边用手抚弄着腰带环,一边问道:小付总,找我什么事?



付贞馨眉头微微一皱:老曹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整天扣弄腰带干什么?不知道还以为……算了算了,找你过来是想交派给你一个任务。



曹经理坐下来,笑道:说吧。



付贞馨轻盈地站起来,关上办公室门。这段路程虽短,却让曹经理看的美不胜收。他的眼睛很具穿透力这位年近四十的老经理,既是一位老狐狸,也是一只老色鬼。但不得不承认,他在营销方面有着出神入化的才能,很多营销类的公司曾经不惜重金想要得到曹经理,但是皆被他果断拒绝。他之所以会守着鑫缘公司并不太高的薪水毫无怨言,就是因为依恋付式姐妹的姿色。他觉得,假以时日,搞定其中任何一位,便是功德圆满,抱福终生。毕竟,付贞馨和付洁二位美女,一直以电脑处理器的运转速度,拨动着他的心弦。



付贞馨回到座位上,拿圆珠笔在手上飞转起来。圆珠笔在她手上,竟然转出了好几个花样,转速像是飞驰的车轮。但圆珠笔转的再快,也转不走她浓烈的少女心事。她直盯着曹经理,一字一句地道:开----除-----黄----星------



曹经理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好办。给个理由。



付贞馨当然不会告诉他真相,只是说道:理由你自己找!我只看结果!



曹经理一边站起来一边道:小付总,你说话越来越像你姐姐了!力度!有力度!你放心,我曹爱党一直视你的话为圣旨,我保证从现在开始,你再也见不到黄星这个人了!小样儿,竟敢触怒凤颜,找死!



待曹经理临出门的一刹那,付贞馨突然站起身,强调了一句:记住一个原则,把工资给他结清!农村人出来打个工也不容易。



曹经理伸出两指,表示OK。



目送曹经理出了门,付贞馨禁不住连声叹气。



黄星很快便被叫到了曹经理办公室,进门的刹那,黄星感到一阵和风细雨正扑面而来,面前的曹经理,像钢琴家一样用五指轮流在桌面上弹奏声音,面带笑容,胖的可爱。他还没有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笑容都如春风一样温煦,也并不是所有爱笑的人,都和蔼可亲。



曹经理招呼黄星坐了下来,从抽屉里掏出一包玉溪,抽出一支叼在嘴上。让黄星惊异的是,这名贵的玉溪烟盒里,装着的却是五元一包的红将军。曹经理当然没意识到这个细节,两毛五一支的香烟叼在嘴里,吐出的却是玉溪的贵族豪气。这种打肿脸充出来的高贵气节,让曹经理每次吐烟圈的时候,都觉得高人一等,谈吐不俗。以至于,他炫耀式地倚在椅子上,手里拿起那包外强中干的玉溪烟盒摆弄起来,仿佛生怕黄星没看清楚,他抽的是玉溪。



黄星想笑,但没笑出来。



他不会想到,这玉溪烟盒里装着的,不仅是廉价的冒牌贷,还装着一种莫须有的凶器。



曹经理在连续吐了几个漂亮的烟圈儿之后,才轻咳了一声,冲黄星问了句:黄星,啊,这个,来公司多长时间了?



黄星道:一个多月了。



心里却在暗暗思忖,莫非是曹经理要为自己加薪?



曹经理微微地点了点头:一个多月……嗯,是这样的,我呢为你推荐了一个工作,也是售后。那边工资要比,要比咱们公司高出不少。你今天就可以离开鑫缘公司了!



黄星猛地一怔,晴天霹雳!他不禁追问了一句:曹经理,为什么要开除我,我犯了什么错误?



曹经理道:开除?这不是开除,是工作需要。其实你进公司以来,工作还不错。但是,但是公司研究了一下,觉得公司有一个售后就可以了,多一个浪费。所以-----



黄星站了起来,心里十分不甘。尽管他并不喜欢这份差事,但是被公司以这样一种方式解雇掉,却是极大地触伤了他的自尊心。



但他仍然强装出镇定,尽管,这份镇定在曹经理面前漏洞百出。



黄星还是逆来顺受地接受了命运。不接受又能如何,他只是一个打工者,他没有改变命运的资本。只能被别人握在手心里把玩。



他要走,曹经理接着道:你记个号码,我一个同行,他那里也需要售后……



黄星头也不回地道:不必了!

走出曹经理办公室,他正巧与刚刚巡视完营销一部的付贞馨擦肩而过。他感到付贞馨在不自然之间显得极不自然,甚至是匆匆地加快了脚步。那纤长的双腿和俏美的身姿,让他再一次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今日一事。他脸上腾地一红,随即又是一阵歉意。他很想追上去跟付贞馨打个招呼,但还是控制住了这个想法。人家是鑫缘公司大老板的亲妹妹,副总经理,自己一个小售后的走留,何必去惊扰她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