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有了感觉放弃抵抗:双马尾疯狂输出动态图gif

童薇张了张口,干哑的轻声问道:“他知道我还活着吗?”

张医生眉头紧皱,虽然她没有说出名字,但是他知道童薇口中的他是陆炎亭。

“不知道,我对外都宣称你已经去世了。”

 文学

为什么这个男人如此对她,她却对他还是念念不忘呢?

“他为我流过眼泪吗?”

童薇紧闭着双眼,内心在期待。

期待这个男人即使说那么多绝情的话,但是在知道她去世的时候,可以为自己流下一滴眼泪,起码证明她曾经在他的心里停留过。

张医生看着童薇,眼中满是复杂,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个傻Nvren幼稚的想法。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说的就是张医生现在对童薇的感情,也许是因为被她的善良执着所打动,也许是因为和她相处的日久弥新,张医生爱上了这个柔弱隐忍的姑娘。

所以他觉得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于是对她说道:“没有,他知道你死了之后,没有任何的反应,你的墓碑就立在郊外,他也没有去看过你一眼。“

童薇紧闭的双眼流下一滴晶莹的泪水,痛,痛到无法呼吸。

房间中再次陷入一片宁静之中,只有不时误闯进来的风声,扰乱了这份沉寂。

张医生本来还要一些话要告诉童薇,但是看她现在那忧伤的气息,还是决定等她身体好一些之后再说。

日子平淡无味的一天天过去,童薇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静静地在张医生郊外的庭院里恢复身体,每天张医生会推着轮椅在院子里陪她坐一坐,闲聊一会儿。

而城里却因为陆炎亭对林曼曼的私刑导致林家和大帅府生出了嫌隙,人们都人心惶惶。

林家找大帅要人,可是大帅也找不到自己的儿子。

本来大帅自知理亏,陆炎亭动用私刑确实不太好,尤其和林家的关系有比较特殊,但是偏偏林父要用自己的当年救过大帅的事情来要挟。

这可是相当于摸了老虎屁股,索性大帅直接闭门不见,让他自己找陆炎亭要人。

而陆炎亭让林曼曼在童薇的墓前一跪就是五天五夜,定时让人给她喂一些食物。

最后在林曼曼差一点就死掉的时候,陆炎亭才下令让她去医院里治病。

林曼曼躺在床上冷笑的想要自杀,因为她知道陆炎亭不会让她死,他会折磨自己一辈子来为童薇忏悔。

在护士不注意的时候,林曼曼偷了一个刀片,吞了下去,但还是被眼疾手快的副官发现,一脚将快到嘴边的刀片踢开。

从那天之后,林曼曼就被他们捆绑在了床上,就连吃饭都是让人喂。

若是她绝食的话,陆炎亭就让人给她强行塞进去,最后将嘴角都撑破了。

林曼曼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但是陆炎亭却没有一点的同情,相比童薇的痛,这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林父终于知道了林曼曼所在的医院,想要见自己Nver一面,却被陆炎亭的人堵在了门口。

这场折磨持续了一个月,最终在林父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华东地区的督军来给大帅施压。

“炎亭,就不要再闹下去了,林曼曼已经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你就把她放回去吧。”深夜,父子两个人在书房里,大帅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这个痴情的傻儿子。

“不行!我要让她为我的Qizi偿命!”

陆炎亭不退让的看着大帅,紧紧地握着拳头。

大帅见陆炎亭坚持,一怒之下将茶杯摔倒了地上,大声地吼道:“胡闹!你若是再不住手的话,这上海的天就要变了,你真的以为这上海里没有人能管得住我们了吗?”

陆炎亭又怎么不知道这整个华东区都是由督军掌管,尤其这次督军出面,本来早就想要削弱他们陆家的势力,更是可以借这次的事情来对陆家施压。

看着沉默不语的陆炎亭,大帅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说道:“这事就这么过去吧,不要再生事端,督军已经将大批的部队扎营在城外了,你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吧?’

陆炎亭眼底闪过不甘,但是此刻他又觉得自己是那么弱小。

童薇,没有帮你报仇,你会怪我吗?

最后这一场风波在陆炎亭骑着高头大马,一身军装的带队将林曼曼送回林家才画上了句号。

只不过在林家门口的茶楼的二楼包间里,坐着一身素白,胳膊戴孝,脸上是化不开的愁容的童薇。

“你看到了吧,陆炎亭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他要和林曼曼结婚了。”张医生面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言。

因为陆炎亭这么大的架势将林曼曼送回家,城里不明真相的人早都已经传遍了陆林两家不日完婚的谣言。

童薇捂着心口,嘴角弥漫苦涩的笑容,鼻尖一酸,可是却发现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

父亲不久前也终于撑不住,撒手而去。

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的童薇,看到的却是陆炎亭如此大阵势的送回林家。

虽然林曼曼一直在轿子里,看不见她的样子,但是她应该是笑的很是春风得意吧。

当初自己结婚都是悄无声息,连宾客都没有请,全城连炎夫人是谁,都不知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