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都能玩些什么:实拍情侣树林野战欢爱

“简直就是搞笑啊,哈哈!看到这里,我都快要笑出声来了。”



“林远这小子就是不知死活,死马当活马医的节奏吗?”



“准备好滚蛋就是了,对我们来说,也算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了。”



听到他们的话,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咆哮道:“都他娘的给老子闭上你们的狗嘴!人家老伯在医院里面没人管的时候你们在哪里?现在老子出手帮助了,你们又在这里聒噪,是不是煞笔?”



 文学

“你!”见他这样说,黄伟脸色一变,如鲠在喉。



深吸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态之后,林远专心致志给老者动起了手术。



银针在手,化作残影,快若闪电,迅疾如风,朝着老者的伤口处稳稳的扎去。



之前林远已经帮老者进行了简单的麻痹处理,所以他现在根本就没有一点感觉。



此时此刻,林远手中的银针一根一根减少,全部都扎在了老者的胳膊上,他的速度非常快,手中银针上下翻飞着,让人根本看不清楚他是怎么下手的。



“卧槽!好快的手速啊。”



“林远这一招是跟谁学的?咱们老师以前好像从来都没有教过吧。”



“不知道啊,林远下针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还非常准确,每一针都准确无误的作用在穴道上,神了。”



林远展现出来的这一手,让众人皆是为之一振。



手术进行了差不多有十五分钟,做完之后,林远已经是将老者胳膊里面那些断裂的碎树枝全部都取了出来,随后直接进行了最后的缝合收尾。



“呼!”看着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的老者,林远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刚才表现的不错,擦擦汗吧。”就在这个时候,一双纤纤玉手给林远递过来的一条毛巾,同时一道甜美万分的声音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面。



循声望去,只见张婉清这带着笑容站在林远身边。



由于之前太过于专注,林远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边的!

见张婉清竟然给林远递毛巾,黄伟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面目都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要知道,黄伟在追求张婉清这是医学院众所周知的一件事情,当然为了能够追到张婉清,黄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送花、送钻戒、送豪车、公开表白之类的,什么都做过,但是很可惜,对此,张婉清根本就没有任何兴致。



可是现在,张婉清竟然会如此贴近林远,这让他心理极不平衡。



为什么?凭什么?他林远算个什么东西!



拽着拳头,黄伟咬着牙,阴着脸,开口说道:“林远!你小子竟然敢不按照医院的规章制度办事!而且还在没有确定伤者的伤口里面的异物到底有没有彻底取出就贸然把伤口给缝合了!如果到时候需要进行第二次手术的话,那就是对伤者的不负责任!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当医生?”



见他这样说,张婉清秀眉微蹙,开口维护道:“作为一个实习生,林远能够做成这样,已经非常不错了,至于后续的话,那就再接着治疗观察吧。”



听到这里,黄伟瞬间乐了,冷笑道:“后续治疗的费用你觉得林远这个穷屌丝出得起吗?哼!都还没有正式入职就已经开始不守规矩了,这种人,老子看到都烦!”



闻言,林远直接开口反问道:“如果伤口我清理干净了怎么办?”



一般来说,这么多的碎树枝,如果不配合光学仪器想要彻底清除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显然黄伟也是心知肚明的,当即斩钉截铁的说道:“好啊!既然你对自己这么有自信的话,那待会我就安排这个老头去验光,到时候,咱们抛开违纪不谈,如果他的伤口里面还有残留的话,你也别在这里实习了,直接给老子滚蛋吧!”



黄伟的话,太过于霸道了,就连老者自己都听不下去了,当即站起身,开口指责道:“刚才我在大厅等了接近半个小时,你们听说我没钱就不给我进行治疗,难道这就是对伤者负责了?在我看来,你这种人,更不配当医生!都说医者仁心,你做到了吗?”



没想到一个行将入土的人也敢这样跟自己说话,黄伟立刻怒道:“老小子,你的身份老子都不知道凭什么给你做手术?万一你有传染病史怎么办?这里是医院,我要为其他的病人着想!我是在这里就事论事,没时间跟你扯别的,那就是站在浪费我的口舌。”



听到他的话,老者气的脸色都白了,身子微颤,想要开口骂人,最后却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见状,林远眯着眼,走到黄伟面前,语气不善的说道:“黄伟,如果老子今天把老伯的伤口清理干净了的话,你要在医院大厅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老子跪下来给老伯道歉!玛德,难道你家里面就没有老人了?这么不尊重人,你还真以为你高人一等吗!”



林远这个人平时脾气挺不错的,比较随和,一般不会生气或者是愤怒。



但是,如果有人当着他的面不给老人面子的话,他就有点忍受不了了。



人家活到这么大,凭什么还要受你一个毛头小子的责骂、侮辱!



林远的话,并没有让黄伟有所收敛,冷哼一声,黄伟转头朝着身后的几个实习生开口说道:“你们出来两个,带着这个老头去拍x光!”



X光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当一名医生手中拿着报告出来的时候,黄伟连忙开口问道:“结果怎么样?”



闻言,医生先是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扫了一眼林远,随后脸上露出一抹喜色,说道:“咱们医院看来又来了一个人才啊!”



“啊?”



“这话什么意思?”



“你别问我啊,我也没有听懂。”



“难道说林远的手术做的非常成功吗?不应该啊,他没有这个本事吧”



“这个谁知道呢?一声还在这里卖关子呢。”



听到医生的话,众人议论纷纷。



“草泥马的!老子问你结果,你在这里给我卖关子?看不起我吗?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信不信老子让你分分钟滚蛋。”医生这句让人捉摸不透的话直接把黄伟的火气给弄上来了。



见状,医生也是被吓了一大跳,随后连忙开口说道:“手术非常成功,而且还仅仅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把伤口里面的异物清理的这么干净,即便是经验老道的主刀医师都不可能在事先没有拍片子的情况下如此快准狠的做好手术,林远,你是我最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没有之一!”



医生的话,让众人均是一愣。



什么鬼,最厉害的人,没有之一?



这个评价是不是太高了一点啊!有点夸张啊大兄弟。



说到这里,医生顿了一下,再次续道:“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没有办法得到我这么高的一个评价。最重要的是,在这个手术中,林远巧妙地避开了伤者胳膊上的那些可能会破裂的血管,手法非常老道,堪称妙手!”



医生的话,忍不住让林远兀自腹诽道:“老子使用了‘目空’能力,什么东西在我的双眼之下都无处遁行,这不就相当于顶着一台x光机在做手术么?如果这样我都不可以完美的完成手术的话,那才是一个庸医呢!”



“我早就说了嘛,林远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人,这么一个小手术对他来说,那简直就是毛毛雨啊。”



“这句话好像是我说的吧!在手术进行之前我就知道林远胆大心细,勇敢中又不失谨慎,当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啊。”



“那必须的,其实呢,我这个人是会看一点点相的,从林远的面相上来看,他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啊!”



“林远,你就是我们医学院的骄傲啊,能够跟你在一起同学四年,那就是我的荣幸!以后有机会的话,给我签个名吧!”



这个时候,周围的实习生纷纷开口讨好林远,那些赞美人的句子从他们口中一个一个飚了出来。



听到这些话,林远非但不觉得开心,反而还觉得有点可笑。



这群人,半个小时之前还在尽情的嘲讽自己,可是现在却又在这里对自己百般恭维。



与此同时,黄伟的手机响了起来,扫了一眼屏幕,黄伟退到一旁,滑屏接听。



“爸,你说什么,齐天医药集团的总裁就在咱们医院?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穿着绿色的亚麻军装?咦,不可能啊,像他这种人,我应该会注意的啊!”黄伟皱着眉头,对着电话说道。



随后,黄伟的电话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是这样的,咱们江南制药的新药涉及到不少专利问题,现在也只有齐天制药可以帮咱们一把了,我也是刚听说沐老爬山摔伤了,如果在医院里面一定要派人好生照顾!要是开罪了他,这官司铁定赢不了你懂不懂!”



听着自己老爸的话,黄伟的目光放在了手臂上打着石膏的那个老头身上。



不管是从年龄、相貌还是衣着上来看,全部都吻合!



细思恐极!



“难道这个老头就是齐天医药集团的总裁吗?这不太可能吧!”看到这里,黄伟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好的爸,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就先这样吧,挂了。”说完,黄伟挪着脚步,朝着林远那边走去,同时脸上挂着一丝奉承的笑容。



“哼!黄伟,刚才医生的话你也听到了,那个x光的结果你也看到了,刚才你那么不尊重老人家,现在你赶紧给我到大厅里面去给老伯道个歉!还有,这个老伯的医药费我垫付了,不就是钱吗?这点我还有出得起的!”看着黄伟,林远语气不善的说道。



闻言,黄伟脸色铁青,走也不是,站也不是。



这尼玛,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这个人真的是总裁的话,那自己岂不是踩到了地雷上面了。



“小兄弟,不用了,医药费我已经派人送过来的,你这个后生怀有医者心而且还有高超的技术,呆在这里,岂不是屈才了?”看着林远,老者开口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大厅外,医院门口,十辆清一色的黑色奔驰排成一条长龙停了下来。



随后,十余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朝着大厅走来,当他们走到林远面前的时候停住了,随后朝着一旁的老者开口询问道:“沐老,您没事吧?你的手机没带,联系不上你,可把我们给急坏了!”



闻言,沐老摆摆手,随后拍了拍林远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多亏了这个小兄弟,要不然啊,我这个胳膊估计是要废掉了。”



随后,沐老眯着眼看向黄伟,开口问道:“你爸应该是黄忠吧?”



此话一出,黄伟脸色煞白,身体如筛糠,抖个不停。



这尼玛,原本自己是想着给林远一点颜色看看,却不曾想到头来把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给得罪了,而且还被认出来了!



这一下,他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了,这下全特么玩完了!

“沐,沐老,我……”黄伟咽了一口唾沫,声音颤抖,想要解释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沐回春一挥手,止住了黄伟的话:“你也不用多说了,从你身上,我没有看到一点身为医生的责任,你穿上这身白大褂,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我――”黄伟低下头,声音低沉,但他并不是感到羞愧,而是担心沐回春因此迁怒于江南医药集团,到时他老子非要狠狠地教训他不可,“对不起沐老,我不知道您是……”



“不知道我是谁?”



沐回春冷哼一声,“难道一个普通人就不值得让你服务吗,那你为何还要来这里当医生,和这位小林医生比起来,你真的不配当一个医生,还是趁早脱了这身白大褂吧。”



“还有――”沐回春接着说道,“看来这一次与江南医药集团官司,我有必要再考虑考虑。”



“沐老,都是我的错,要打要罚随便您,但是您千万不能因为这件事就迁怒于江南医药集团啊。”黄伟听到沐回春那样说,心中一沉,急了起来,连说话也顺畅了不少。



沐回春冷眼看了黄伟一眼:“哼,你非但没有医德,连人品都差很多,刚才小林医生给我治病的时候,你多次冷嘲热讽,甚至阻拦,以至于耽误了那么长时间,小林是个好医生,而你却差远了,我要你为刚才的事情向小林医生道歉。”



“向他道歉?”黄伟指着刘枫,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和不情愿,“我,沐老……”



“怎么,你不愿意?”



“不是――”黄伟脸色黑如锅炭,在这般众目睽睽之下,要他向林远道歉,他怎么也做不到,可是现在却又由不得他选择。



沉默了良久,黄伟缓缓转身,面向刘枫,低着头,声若蚊蝇的说道:“林远,对不起,我不该阻拦你救人,更不该对你冷嘲热讽。”



周围的人眼中也满是不可思议,黄伟这样一个高傲的家伙,竟然也会低头,而且还是向他之前看不起的人低头,估计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黄伟低着头,牙齿紧咬,双目通红,双手紧握,身体微颤,强自压抑着心中怒火。



林远自然也是能够看出黄伟并不是真心实意地道歉:“让黄少给我道歉,真是让人吃惊啊,不过,既然黄少能够知错,希望你以后能好好改正,不要在像以前一样仗势欺人,也要好好地提升自己的医术医德,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达到我现在的程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