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一根手指头就这样了|思追~不要,求你慢一点

  “丁所,这狗日的蒋宏博趁着咱们没注意,竟然私自来审讯室,而且还打了谢医生!”

  

  小六连忙解释了一句。

  

  “哼!好啊,好得很啊!蒋宏博,我丁建平真是瞎了眼了,你竟然敢报假警!把他们给我押下去,按照规章制度严办!”

  

 文学

  丁建平一甩手,脸上满是怒火。

  

  “是,丁所!”

  

  一定到严办两个字,小六的脸上一下子就笑开了花,押着蒋宏博就走了出去。

  

  等到其余人走了以后,整个审讯室就剩下了丁建平和张碧琴还有赵铁柱三人。

  

  “咳咳,那个,谢医生,不好意思,这事儿是我们的疏忽,没有调查清楚,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丁建平咳嗽了一声,亲自上前解开了老谢的手铐。

  

  “哈哈哈,没事儿没事儿,谁能想到这个狗日的竟然敢报假警!不过领导,我也算是被诬陷的,能直接起诉他么?”

  

  老谢站起身子,摸了摸脸上刚刚被打的地方,他可不是一个被人打脸了还不知道还手的人。

  

  “当然可以,这是你的权利!”丁建平点了点头。

  

  “那行,张书记,赵村长,你们先聊着,我去处理一下,狗日的,竟然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报假警!”

  

  一边说着,丁建平缓缓的走出了审讯室。

  

  即使不知道蒋宏博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老谢从丁建平的神态动作就能猜到,蒋宏博这次恐怕是真的栽了!

  

  “呵呵,老谢,你行啊,这刚走了个王小薇,什么时候又跟季玉珍勾搭上了?啧啧啧,人家为了你,手持菜刀从警局啊!啧啧啧,你这老东西,年轻的时候没见你裹几个女人,这怎么老了还竟走桃花运呢?”

  

  赵铁柱拍了拍老谢的肩膀,一脸的嫉妒。

  

  “什么?拿菜刀闯警局?”

  

  一听到这个,老谢心里一下子跌倒了谷底。

  

  但随之而来的,确是满满的感动:“这个傻妞儿。”

  

  “那个,张书记,玉珍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老谢连忙问了一句。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毕竟是农民,也不懂什么法,但是拘留几天教育教育,交点罚款什么的肯定是免不了的。”

  

  张碧琴点了点头,对着老谢解释道。

  

  “她现在在哪儿?我能去看看她么?”

  

  说完,老谢就急促的站了起来。

  

  “就在隔壁,去吧,赵村长,我们也去找丁所解释解释,看玉珍能不能争取宽大处理。”

  

  张碧琴给赵铁柱使了个眼色,而赵铁柱虽然蠢,但这种时候还是懂得起的,给了老谢一个暧昧的眼神以后,跟在张碧琴身边屁颠儿屁颠儿的走了。

  

  刚出审讯室,张碧琴莫名其妙的就觉得心里一痛,好像是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失去了一样。

  

  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样一个糟老头子么?

  

  不可能不可能!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农民,就算是有两手医术,又怎么值得自己喜欢?

  

  想到这里,张碧琴连忙甩了甩脑袋,只是,心里的那种惆怅却怎么样也甩不掉。

  

  等到张碧琴他们走了以后,老谢也连忙冲进了隔壁房间里,一眼就看到垂头丧气坐在椅子上的季玉珍,心里不由得一暖。

  

  “谢叔,你没事了啊?”

  

  季玉珍勉强抬起头,刚刚在外面的时候,张碧琴和丁建国的对话她都听清楚了。

  

  老谢是被冤枉的,蒋宏博报假警,也会受到处罚,但是她自己,手持菜刀闯警局也是事实,肯定会有所处罚的。

  

  “嗯,没事了,谢谢你了玉珍。”

  

  老谢看着这个女人,以前自己一直把她当晚辈来看待,但没想到今天她为了自己竟然敢强闯警局。

  

  这对于季玉珍这样性格的女人来说,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谢叔,我听到张书记说了,好像要交很多罚款呢!学习我倒不怕,可是,我哪儿来那么多钱交啊?”

  

  季玉珍低着头,有些惆怅。

  

  “哈哈哈,玉珍啊,钱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谢叔有钱呢,另外,不就是学习几天嘛,没关系,以后,你们娘两,我养了!”

  

  看到季玉珍这幅样子,老谢大手一挥,心里最终下了决定。

  

  王小薇一直在城里没回来,估计也是觉得乡下生活条件差,不愿意回来了。

  

  虽然失去一个自己喜欢的王小薇,但又找到一个季玉珍,何乐而不为呢?

  

  毕竟对于老谢来说,王小薇,确实有些太遥远了,但季玉珍却是实打实的,两个人都认识这么久了,在季玉珍的老公张志国没在这些时间里,季玉珍有什么困难几乎都是找老谢帮忙,两个人日久生情也是很正常的。

  

  而且张志国现在都已经好几年没回来了,估计早就忘了这穷乡僻壤里还有个家庭吧?

  

  “玉珍啊,别想多了,有谢叔在呢。”

  

  “嗯,我知道,谢谢你了谢叔。”

  

  听到老谢这么直白的话,季玉珍不由得娇羞着低下了头。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上老谢的,原本虽有好感,但她一直觉得那就是晚辈对长辈的尊敬。

  

  可直到那天晚上,她蒸了米粑,想给老谢送两个过去的时候,却在门口听到了房间里老谢和王小薇的声音......

  

  那天晚上,她跟个贼样趴在老谢的屋外边,听着里面的声音。

  

  正当她以为老谢和王小薇真的要发生点什么的时候,王小薇的电话却响了,那一瞬间,她以为是老天可怜她,给她机会。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以后,看到王小薇被人欺负了,虽然她觉得王小薇抢了她的男人,可是,那毕竟是老谢喜欢的女人,所以她当时没有去找村管所来处理,反而是第一时间跑去通知了老谢。

  

  所以那天早上老谢才能那么及时的赶到村子里,要不然以那泼妇何秀兰的性格,王小薇指不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呢。

  

  老谢陪着季玉珍在拘留室里坐了好一会儿,张碧琴才带着丁建国等人走了过来。

  

  “谢医生,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蒋宏博,张三等人涉嫌报假警,妨碍公务等罪名已经被正式批捕,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至于他们诬陷你的事情,我们已经向上级反映了情况,到时候会对你做出一定的补贴。”

  

  丁建国走在前面,率先开口了。

  

  “嗯,好,谢谢你了丁所。”

  

  老谢点了点头,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那丁所,玉珍她...”

  

  随即,老谢转过头,看向了旁边正低着头的季玉珍。

  

  “这个...谢医生啊,虽然这事儿是另有原因,但季玉珍手持凶器袭击警局,这可是重罪,不过经过上级研究,看在季玉珍是初犯,又是个农民,不懂法律,而且认错态度诚恳,所以这次从轻处罚,缴纳两千罚金,并由山南村村委进行批评教育,这事儿就算了,不过,下不为例,明白吗?”

  

  说起这事儿,丁建国就有些无语,这老谢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还有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为他拼命,还真是让人羡慕不已。

  

  “是是是!一定不会有下次了。”

  

  老谢连连点头,答应了下来。

  

  只是,季玉珍的脸色仍然有些不高兴,对于生活在农村,穷惯了的她来说,两千罚金,那可是很大一笔钱呢!

  

  若不是开始和老谢有约定,恐怕早就站出来反对了。

  

  “那行,你们收拾一下,跟我去办公室签个字就走吧。”

  

  说完以后,丁建国率先走出了拘留室当中。

  

  等办完手续以后,几个人坐着赵铁柱那辆不知道几手的三轮车踏上了回村的路。

  

  一路上,几个人都没有说话,上路崎岖又陡峭,赵铁柱专心开车没时间说话,而张碧琴和季玉珍又各有各的心思。

  

  季玉珍还好,无非就是心里想着,这次又闯祸了。又交了两千块罚金,心里很不好受。

  

  而张碧琴就想得有点多了。

  

  原本她还以为老谢和季玉珍这对单身男女,无非就是寂寞了玩玩而已,可从今天季玉珍不顾一切闯警局来看,这妮子八成是真的喜欢上了老谢了。

  

  她真的就想不明白,就老谢这种都快五十的男人了,到底有哪里好的?

  

  山南村里,自从张志国几年没有回乡以来,想娶季玉珍的男人不计其数,甚至有很多镇上条件好的男人专门找路子来接近季玉珍,可是这妮子竟然看上了个一无是处的老男人?

  

  张碧琴心里有些吃味,她也说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了。

  

  自从上次跟老谢一起在宾馆住了一晚上以后,她就再也没办法像之前一样对待他了。

  

  一路颠簸,终于是到家了。

  

  而季玉珍刚进家门口,就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

  

  刚想开口叫,但是身后传来那股熟悉的气息,却让她放弃了挣扎。

  

  “谢叔...不要...”

  

  “玉珍,你好傻!”

  

  老谢抱着季玉珍的娇躯,声音当中满是情意。

  

  一个愿意为了他做傻事的女人,怎么能让他不珍惜呢?

  

  在这一瞬间,老谢甚至觉得,季玉珍在他心里,比王小薇的位置还要重!

  

  “谢叔..别这样...别人会看到的...”

  

  季玉珍一边挣扎着,一边回手想要关门。

  

  然而,手刚伸出来,就被老谢一下子抓住了:“怕什么?就让他们看看好了,让村子里的人都知道,玉珍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女人了!”

  

  老谢淡然一笑,丝毫没有把季玉珍的担心放在眼里。

  

  虽然季玉珍现在是还没跟张志国离婚,但是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张志国在城里榜上富婆了,肯定不会再回来了。

  

  现在在山南村村民的眼中,季玉珍和一个寡妇没什么分别,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找上门来想娶她。

  

  而对于现在的老谢来说,这样一个女人,他怎么可能舍得让给别人呢?

  

  所以现在的老谢完全放开了心思,已经完全把季玉珍当成了自己的女人一样,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占有她!

  

  而季玉珍在老谢抱上她的那一瞬间,整个人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倒在了老谢怀里,任由老谢一双魔爪到处乱摸。

  

  现在的她只感觉屁股后面有个热热的玩意儿正顶着她。

  

  季玉珍已身为人妇,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一张俏脸早已红得能滴出血来了。

  

  “谢叔...咱们这样,不算违反道德么...”

  

  季玉珍还是有些担心,她的心里很是渴望,但是又害怕这种事会给老谢的名声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

  

  毕竟,她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而且还有一个女儿。

  

  虽然她知道,老谢对二丫其实也很疼爱,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老谢的接济,帮她们干农活儿,现在她们可能真的只有喝西北风了!

  

  “放心吧,我已经问过小六了,张志国三年多没回来了,按照法律上来算,你们的婚姻已经算是作废了,而且你跟我也没什么血缘关系,咱们两在一起,有什么嘛?”

  

  老谢一边说着,一张嘴巴直接吻上了季玉珍的红唇,手也伸到了她胸前的柔软处,直接撩起衣服,把手伸了进去。

  

  里面暖暖的,很软,也很大,弹性也很惊人。

  

  这时候老谢才发现,自己以前到底有多傻,身边就有这么多好女人,自己竟然还打了快二十年的光棍?

  

  “谢叔,咱们...去房间里行么...”

  

  “好!”

  

  老谢答应了一声,直接横抱起季玉珍,往房间里走了过去。

  

  “诶,玉珍,你啥时候回来的啊?”

  

  然而,老谢才刚把季玉珍抱起来,门外却突然闯进来一个人。

  

  两人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竟然是何玉兰这个泼妇!

  

  “老谢?玉珍?你们...”

  

  看到老谢正抱着季玉珍,何秀兰长大嘴巴,指着两人有些说不出话来。

  

  本来老谢觉得没什么的,被人看到就看到了呗,可是季玉珍却被吓了一大跳,一下子从老谢怀里跳了下来:“那个,秀兰嫂你别误会,我有些不舒服,谢医生帮我检查一下而已。”

  

  季玉珍的脸色红红的,而且她本来就不是个会撒谎的人,毕竟她现在胸前的衣服都已经被老谢撩上去了的,明眼人都能看出刚刚他们在干什么。

  

  “哦?检查啊?检查什么啊?”

  

  何秀兰其实第一眼就看到老谢下身的那顶大帐篷

  

  上次在村子里跟王小薇打架的时候,老谢早上来劝架的时候她就已经惊讶得不得了了。

  

  回去以后,连续好几天晚上没睡着觉,脑子里一直在猜测,老谢那家伙事儿到底有多大!

  

  不过她也不是笨蛋,知道季玉珍和她一样,男人都在外面打工,内心早就是饥渴难耐了。

  

  “那个,秀兰嫂,你有什么事儿么?”

  

  季玉珍感觉自己的脸全部丢光了,凭着何秀兰这张大嘴巴,她跟老谢的事情岂不是要传遍整个村子?

  

  “哈哈,没事儿啊!”

  

  何秀兰勉强笑了笑,眼神直直的盯着老谢的裤裆,目光当中满满的全是渴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