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羞辱调教性奴妃子|短裙公车被直接高潮

真是辛苦你了。”闫欣动情的看向他,心里充满了感动,这些天老张的所作所为她一直看在眼里

  “没事。”老张笑呵呵的看了自己的俏儿媳一眼,虽然辛苦,但是心里甜滋滋的。

  这几天他就好像是在照顾自己生病的妻子一般,正是心里存在这样的幻想他才觉得一点都不累,反而快活的紧。

 文学

  “今天你就能出院了,还有什么东西没带吗?”老张手里打包着东西,然后询问她还有没有落下什么。

  闫欣摇了摇头,动情的给老张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娇羞的道:“爸爸,你不要太累了,没什么东西可以带了,我们走吧。”

  闫欣走在前面,后面是大包小包的老张,两个人进了电梯。

  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等等!让我进来。”然后一个中年女人奔进电梯。

  看清楚了她的容貌闫欣惊叫了一声,“妈!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中年女人也惊呆了,她激动的眼眶湿热,一把搂住了闫欣,“欣欣,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你,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听到母亲居然一直在找自己,闫欣心里一热,喷涌而出的对母亲的思念一下子冲破了阻碍,她也动情的搂住了母亲。

  两个人抱了好久,等到电梯到了地方这才松开。

  闫欣擦了擦腰角的泪水,急忙对着两个人介绍道:“爸爸,这是我妈。妈,这是老张。”

  老张急忙跟人握了握手,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心被轻轻的挠了一下,吓得他急忙收回了手。

  欣欣的母亲还真是风韵犹存,老张被她那双媚眼一扫,觉得心里被敲了一下,莫名的不敢看她,以他识人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善茬。

  “妈,你怎么会来找我?”闫欣突然想起自己的前男友,眼神一下子疏离了起来。

  不提还好,一提这个闫如玉泪水就哗哗的来了,她咬牙切齿的道:“还不是那个负心汉!他骗了我,把我的钱全骗走了,把我甩了找了个更年轻漂亮的。”

  听到闫如玉咬牙切齿的咒骂渣男,闫欣心里反而释然了许多,她叹了口气道:“没关系,你以后就跟我一块生活吧。”

  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为了报答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闫欣也不能将人抛下不管了。

  老张在一旁站着很是尴尬,闫欣看了他一眼,体贴的道:“我们还是先回家吧。”

  “啊!欣欣,你怎么在医院,是不是生病了?”闫如玉这才后知后觉的道。

  “做了个小手术。”闫欣急忙搪塞过去,自己被强暴的事情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算是自己的母亲她也没打算告诉。

  个人搭车回到了家,看着母女两人明显有事情要谈的样子,老张识趣的找了个借口回到自己的房间

  闫如玉紧紧的盯着他的背影,等到人走了个没影这才转过头来,“欣欣,你老张可真壮实。”

  “妈!”闫欣心里一紧,板着脸训斥道:“这可是我老张,你心里想什么呢!”

 “我哪里有想什么?”闫如玉急忙将眼神收回来,一副慈母的样子,关切的问道:“你老张对你还蛮关心的嘛。”

  闫欣脸色稍霁,看了一眼自己眉目妖娆的母亲,一想到男友被抢的那件事她就心里一紧,不由得慌乱起来。

  要是母亲再看上了老张怎么办?她心脏突突的跳,甚至不由得懊恼起来。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养育了自己这么久,闫欣还是将人安顿了下来。

  有闫如玉帮着洗衣儆饭,还有打扫家务,虽然轻松了许多但是闫欣却没了机会在靠近老张了,她没法跟人倾诉自己的感情,只能憋屈的藏在心底。

  很快病假就到期了,闫欣只能重新去上班。

  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情,闫欣心里还有着疙瘩,索性自己驾车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后她发现自己不在的这几天公司好像变样了,哪里怪怪的。

  闫欣是个大美女,而且为人又不高冷,在同事中人缘还是很不错的。

  “欣欣你回来了呀?手术做的怎么样啊?以后好好吃饭,别再犯胃病了。”同事都围上来寒暄。

  闫欣急忙赔笑,敷衍道:“好,记住了,谢谢大家的关心。”她环视了一圈,觉得很是奇怪,平常跟自己关系最好的李深深为什么不在这里。

  深深怎么了?她今天没来吗?

  听到闫欣的发问,顿时几个女同事的脸色就变了,眼里全是轻蔑不屑,哼了口气说道:“她啊,被潜了呗。攀上王经理这个高枝,早就搬出这里了,人家现在可是一个大红人,哪里有空跟我们来往。”

  “什么?”闫欣脸色一变,立刻想到那天晚上那件事,是李深深半夜来敲的门她才能逃出去。

理^整^麓^篴

  “你还不知道。”同事八卦的凑过来,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她啊,现在已经荣升为经理助理,那工资得翻了多少倍呀。”

  突然—个冰冷的声音从她的背后插了过来,“上班时间叽叽喳喳,是不想干了吗?”李深深那张清秀的脸上满是寒霜,吓得人一个哆嗦,同事自知理亏,急忙低着头回到自己的办公区域。

  李深深完全变了,她以前很是温和,现在却拿岀了领导的派头,闫欣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只能傻愣愣的看着她。

  “你跟我过来吧,我有话对你说。”李深深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闫欣急忙跟了上去,看着人的背影心里思绪万千,脑海里乱糟糟的。

  “欣欣,你身体好些了没有?”一进门李深深就收起原本冷漠的模样,一把握住她的手,脸上全都是焦急的神色。

  她这副模样就像是个小女孩,完全不见了刚刚世故的样子,仿佛还是原来那个跟在闫欣屁股后面的小姑娘。

  “我,我没事。”闫欣心里一暖,“倒是你……那天晚上……”她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李深深脸色一变,垂眸道:“我被王晨那个王八蛋强了,他还拿我的职业做要挟,我要是不从了他,就会被辞职,我只能顺着他做他的情妇,然后他就给我升了职,儆他的助理。”

  她眼泪汪汪的看向闫欣,委屈的道:“欣欣,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不……怎么会。”闫欣急忙摇了摇头,用手轻轻的拍了下她,安慰道:“只要你能接受就好,要是实在是委屈,那大不了辞职不干了。”

  李深深摇了摇头,黯然道:“不行,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

  闫欣心里难受极了,她觉得李深深是代她受过,若不是自己逃跑了,说不定李深深就不会被那个禽兽糟蹋。

  看到闫欣细眉微瞥的样子,李深深反过来安慰她,“算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又不是没爽到,王经理看起来儒雅,实际上床上厉害着呢。”

  “噗。”闫欣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她这里在瞎说什么呀,闫欣脸色涨红,但是还是好奇的道:“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嗯。”李深深调笑道:“男人可真是人不可貌相,越老的男人反而越厉害。”

  不知道为何,闫欣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老张,她身体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笃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李深深急忙过去打开门,王晨的脸露了出来,他看着闫欣道:“过来,到我的办公室咱们来谈一下。”

  闫欣心里一紧,急忙看向李深深,李深深对她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事,现在可是白天。”

 对,现在可是白天,闫欣的心略微放下去,来到王晨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看着冠冕堂皇的王晨她心里一阵忐忑,颤抖着声音道:“王经理,你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策划书你做的不错,就是细节部分还不到位,你注意修改一下。”王晨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做过一般镇定自若,将手里的策划书递过来

  “好,谢谢王经理。”闫欣诚惶诚恐的道。

  “没事,客气什么。”王晨淡定一笑,然后关切的问她,“听说你做手术了,怎么样,身体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闫欣急忙道:“谢谢王经理的关心。”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就像是普通的上下属一般,闫欣的心情越来越放松,现在王经理有了自己的闺蜜李深深做情妇,应该就不会再打她的主意了吧。

  然而闫欣实在是高兴的太早了,王晨的一句话让她一下子五雷轰顶。

  “今晚我跟客户有个酒会,你陪我一起去。”他不容置喙的道。

  闫欣心里一紧,“什么?”她脸色苍白,呐呐道:“可以不参加吗?我身体……还有些不舒服。”

  王晨拧紧眉头看着她,缓缓地道:“这客户是关于你这个项目的,你要是不参加怎么跟客户阐述你的理念,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替你争取的机会,把这个拿下来,你就能升职加薪了。”

  他打一巴掌给你一个红枣,把闫欣弄的晕头转向,被忽悠的答应了下来,而且丝毫没有觉得不对劲。

  到了晚上,她为了避开王晨,特意提前到了酒店的门口,就在她张望的时候,西装革履的王晨款款走了过来,“久等了,怎么这么早到。”

  “没有没有,我也是刚来。”闫欣眼前一亮,不得不说王晨是个会经营自己的男人。他本来就残留着年轻时的帅气,特意打扮过遮掩了身体上的缺点后整个人更是越发的年轻帅气了。

  “走吧,我们先进去,要不然可是十分失礼的。”王晨看着一身黑色小礼服的闫欣,心里也是划过了几分的惊艳。

  她本来身材就是凹凸有致,穿上这露肩的礼服后更是将妖娆的身段显露的一览无余,白皙的肌肤好像是在发光一样,淡妆的妆点下整个人更是貌美逼人。

  包厢里空无一人,幸好尴尬的时光没有停留太久,两个人刚刚坐下一会儿客户就陆续走进来了。

  闫欣来之前特意做好了准备,将自己的策划书精彩绝伦的展现了出来,一番精彩的发言让人不由得鼓起掌来。

  合作谈的异常的顺利,几个人兴致很高,把酒言欢,连闫欣也盛情难却被灌了好几杯酒。

  她脸色微红,眼神有些迷蒙起来,那副不胜酒力的样子让一群男人不由得吞了几口口水。

  但是闫欣却茫然不知,她喝多了只觉得身体上燥热的厉害,将披肩脱下后,顿时那高耸柔软迷人事业线就这样袒露出来,柔软轻轻颤动了两下,将男人的视线都勾了过去。

  王晨坐在旁边微微一笑,心里的得意几乎要溢出来了,眼神里全是势在必得的光芒。

  很快晚饭就结束了,王晨将喝醉了的闫欣迫不及待的带了出去,然后进了他早就已经预定好的房间。

  闫欣迷迷糊糊的被扔到沙发上,身上的礼服微微散乱,露出了大片白皙细腻的肌肤。

  “这是哪里?”她强撑着坐了起来,然后就听到了喀哧一声的关门声。

  她心里一慌,看着逼近过来的王晨酒醒了一点,“你要做什么?”

  “你喝醉了,需要休息。”王晨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凑了过来,眼神淫邪的打量着闫欣姣好的身段

  果然是个极品,看着那深邃迷人的事业线,王晨再也忍不住,使劲的揉搓起她的柔软来,身体也欺压过去,将人压倒在沙发上。

  “不!放开我!”闫欣娇吟一声,娇软的身体无力的挣扎起来,但是她的力气不到没有给王晨增加半点阻碍,反而更像是情趣。

  “我的宝贝!你知道我想这一天想了多久吗?”王晨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将人强硬的压在身下,膝盖分开她并拢的双腿。

  女人头发散乱,精致漂亮的小脸上布满红晕,眼神湿润,身体更是散发着潮湿的酒气。

  她拧紧了细眉,慌乱的摇了下头,“不……放开……唔。”

  男人再也忍耐不住了,狠狠的对准她的樱唇吻了下去,唇舌在她的小嘴内肆虐,到处攻城略地。

 闫欣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她娇软无力的靠在男人浑厚有力的身体上,连站都站不稳,由于酒精的麻痹作用,她脑子里混沌一片,甚至开始不自觉的回应起男人的亲吻来。

  “美人!我的大美人!”王晨疯狂的爱抚着她,由于刚刚的回应,他得到了莫大的鼓舞。

  他知道,闫欣虽然看上去端庄,实际上却是一个欲望极强的女人,只要挑逗起她的欲望,那自己就成功了。

  他的手从雪白的后背探进去,然后进入了她的胸罩内,轻轻一勾,胸罩滑落,女人丰硕的胸部就这样弹了出来。

  王晨眼睛都看直了,那迷人的胸脯丰满深邃,皮肤光滑的如同剥壳鸡蛋,而最迷人的美丽地方是她樱红色的凸起,那地方简直比少女还要迷人。

  闫欣打了个哆嗦,猛地回过神来,顿时开始惊慌失措的挣扎,“不……不要!王经理!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娇小的女人拼命的想要逃离高大男人的桎梏,但是又怎么会是因为欲望而化身野兽的男人的对手。

  王晨轻轻松松的就将她的双手拽住,然后拉扯着她的手腕放到头顶,身体强硬的压下来,然后一口含住那樱红色的可爱凸起,大口的啃舔起来。

  他就像是一个渴望乳汁的婴儿,贪婪的吞吐着啃舔着,将凸起舔的越来越硬,最后颤巍巍的挺翘起来,在冰冷的空气中还带着口水,格外的惹人怜爱。

  王晨的魔爪已经朝向了她的下半身,轻轻一扯,那黑色的裙子就从她的身体上剥落,像是鸡蛋脱壳一般,露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她的腰肢极细,盈盈一握,但是臀部却又很丰满,带着少妇的成熟韵味。

  世界上哪个男人能够抵抗的了这种诱惑!王晨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是着了火,他一下子被点燃,本来就涨的裤裆现在更是憋的快要炸裂。

  偏偏闫欣还不自知,她拼命的摆动着身体,想要逃脱王晨的桎梏,两团柔软随着她摆动的东西而轻轻颤动着,在空气中划过雪白的肉色波浪。

  她呜咽了一声,突然身子一转,然后撅起自己的翘醫,使劲的想要朝外爬出去。

  水蜜桃一般挺翘的醫部晃动着,细白的腰肢蜿蜒如同水蛇一般,而两个丰满的半球也是晃动着,颤巍巍的如同盛满了水的气球。

  王晨的眼睛都直了,他一把扯住她细白的脚腕,将人拽了回来,就像个骄傲的猎手一般捕获了自己的猎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