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吸着我的两颗奶头 扒开花瓣水湿啊花核湿——春暖花开

“好,嫂子我马上就来!”

  傻乎乎的楚传宗哪里会想那么多,听到李桃花的引导,立刻兴奋地就爬上了床头。

  可就在这时,房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李桃花顿时一惊。听到这熟悉的脚步声,她知道是自己的丈夫的吴财运回来了!

  “快停下,传宗,快把裤子穿好,嫂子等会再教你玩游戏。”李桃花急忙伸手就帮楚传宗提裤子。

  楚传宗傻乎乎地跟着提:“嫂子,为什么啊?”

  李桃花此刻已经心乱如麻,怎么办啊?要是被丈夫看到自己跟一个傻子呆在房间里做这种事,岂不是要被他打死?

  来不及让李桃花多思考,刚把楚传宗裤子提好,让他下床后,房间外就响了敲门声,并且传来了吴财运的叫喊声:“桃花,开一下门。”

  李桃花的心跳加速,慌乱之中根本就想不出任何的应对之策,而楚传宗却说道:“嫂子你不方便去开门,我帮你去给财运哥开门吧。”

  “别……别去……”李桃花紧张地说道。

  “为什么不去?”楚传宗不解地问道。

  “要是让你财运哥看到你在我房间里,他会打死你的。如果你不想被打死,就赶紧到床上来趴好别动,我用被子盖着你。你要跟你财运哥玩捉迷藏,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能出声,知道没?”李桃花一时之间想不到应对之策,只能出此下策了。

  “哦,知道了,我最喜欢玩捉迷藏了。”楚传宗也怕被打,就马上就趴在床上,两脚伸直,一动不动。

  李桃花急忙扯过被子,将楚传宗和自己一起盖好。但是被子盖着一个大活人,肯定会高高地隆起,一眼就能看穿被子下有人了。

  李桃花只好坐在楚传宗的头顶前面,双腿弯起,将被子撑得更高一些,这样才能更好地掩饰。

  吴财运喊了几下,没听到李桃花的回答,以为她不在家,就自己拿出钥匙,将房门打开了。

  一打开门,就看到李桃花一脸慌张地靠在床头上坐着,便问道:“桃花,你怎么了?我刚才叫你了你那么久,你为什么不应?”

  “我……我刚刚睡醒,正准备起床去给你开门呢,你就进来了。”李桃花的反应也是够快的。

  “那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红?”吴财运见到李桃花满脸红润,一脸疑惑。

  “刚睡醒就是这样的啦!”李桃花说完,就转守为攻了:“你回来干嘛?不继续打你的麻将了?”

  吴财运垂头丧气地说道:“没钱打了,回来拿点钱。你还有没有私房钱,再给我一点,我一定能赢回来。”

  吴财运就是因为刚才打麻将输光了钱,所以回家拿钱的。

  “财运,你别再赌了好不好?家里的钱都被你赌光了,我哪里还有什么私房钱啊?”李桃花说道。

  

吴财运不相信,开始翻箱倒柜。

  李桃花也随他翻了,反正怎么翻也找不出钱来了,因为她根本就没钱可藏了,她只希望吴财运翻完之后能尽快离开。

  这时一直趴在床上的楚传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就抬起头来想喘一下气,李桃花一惊,急忙用双腿紧紧地夹住楚传宗的头,不让他乱动。

  楚传宗本来就喘不过气来,此刻又被李桃花的双腿夹着脑袋,他就更加喘不过气,难受得像一条哈巴狗一样,连舌头都吐了出来了……

  “嗯……”李桃花的浑身一颤,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全身都酥麻了。

  吴财运将所有能藏钱的地方都翻了个遍,没有找到一分钱,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李桃花那一声魅力无穷的的轻哼。

  这异常的情况,终于引起吴财运的注意,快步来到床前问道:“桃花,你怎么了?”

  楚传宗还在不停地乱动,李桃花咬着牙,吞吞吐吐地撒谎道:“我……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可是,吴财运已经发现了被子下的异常,猛地一把掀开了被子!

  见到被子下的情形,吴财运顿时气炸了——被子下李桃花连裤子也没穿,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两条腿中间!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李桃花吓得花容失色,脑子里一片空白。

  而楚传宗却傻乎乎地抬起头来,笑嘻嘻地说道:“财运哥捉迷藏好厉害啊,我躲在嫂子这里,你都能找得到。”

  吴财运已经感到自己的头顶绿油油地发光,见到自己的媳妇竟然跟这个傻子有一腿,他顿时火冒三丈:“你们这对狗男女,竟敢背着我做这种事,看我不打死你们!”

  说完,吴财运就挥拳一拳朝楚传宗的脑袋打去。

  楚传宗是傻子,反应本来就迟钝,被吴财运一拳击中脑袋,顿时一头栽倒回原地。

  此时的李桃花早已经吓坏了,整个人已经呆若木鸡,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跟吴财运解释。

  虽然刚才自己只是让楚传宗帮忙将黄瓜取出来,但是这能解释得清楚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自己连裤子也没穿,还将楚传宗藏在被窝里,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过,要怪也要怪自己的这个烂赌鬼老公,一天到晚没日没夜的赌,回来就倒头大睡,已经有近半年没碰过自己了。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沦落到要用黄瓜这种地步!结果,由于没经验,第一次使用这种方式就发生了这种丑事,真是糗大了!

  吴财运一拳将楚传宗击倒之后,就摁住楚传宗一阵猛凑。

  楚传宗一边痛叫,一边说:“财运哥,你怎么打我啊,我是在帮嫂子,嫂子快救我啊……”

  楚传宗不说还好,一说更加让吴财运怒火中烧:“你这个死傻子,竟然也懂得干这种事,以前真是小看你了,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吴财运又抡起拳头对楚传宗一阵猛打。

  “别打了!我跟这个傻子什么也没有做!”李桃花担心会搞出人命,不得不出言相劝。

  “啪!”正在气头上的吴财运一掌甩在了李桃花的脸上,“贱人!你特么的连裤子都脱了,还跟我说什么也没有做?”

  李桃花捂着脸,委屈极了,泪水止不住下流。

  吴财运扇了一掌李桃花之后,又按住楚传宗的头部,朝他的后脑一阵猛揍。楚传宗痛在得李桃花的腿间嗷嗷大叫,他也是觉得很委屈,自己好心帮了他老婆的忙,做了好事竟然还要被打。怎么会这样啊?

  吴财运的拳头不停地击在楚传宗的后脑上,楚传宗脑袋中的某些神经线渐渐被接通……

  然后,楚传宗脑子逐渐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嘴正对着一片娇嫩肌肤……靠,这是神马东西啊?特么的谁在按住老子的头往这里蹭?

  “砰!”这时楚传宗的后脑又被击了一拳。

  楚传宗火了,傻子也是人,也会有逆磷,被打痛了,就奋起反击。他转身来,怒吼一声,一拳击向了吴财运。

  他虽是傻子,但是力气却是大得惊人,身材单薄的吴财运猝不及防,被楚传宗的拳头击了一个仰面朝天。

  楚传宗将吴财运一拳击倒之后,马上就夺门而逃。

  吴财运被一个傻子戴了绿帽,他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他要杀了这傻子!爬起来从墙上抄下一把镰刀,吴财运直接追了出去。

(因本站篇幅限制,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全部章节!)

相关信息
  • 暴力强奷系列在线观看,猥琐强奷系列小说《春暖花开》

    暴力强奷系列在线观看,猥琐强奷系列小说《春暖花开》

    2019-03-09 16:43:43

    不就是偷吃了你家的黄瓜吗?为了这点破事你就要打死我弟?说吧,我弟偷吃了你几个黄瓜,我赔你就是了。”楚梦韵说道。  “就一个!”吴财运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我赔你十个吧,我...

  • 宝贝扶着它坐下来总裁,床上写的详细小说[春暖花开]

    宝贝扶着它坐下来总裁,床上写的详细小说[春暖花开]

    2019-03-09 16:43:03

    见此情形,楚梦韵不禁又想起了母亲的遗愿。  三年前唐慧弥留之际将长女楚梦韵单独叫到床边,跟她说:“你的爸爸的封建思想非常严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生前最大愿望就是能延续楚家的香火,传宗...

  • 爱爱好爽,啊…这里是教室|春暖花开

    爱爱好爽,啊…这里是教室|春暖花开

    2019-03-09 16:42:17

    抛下了狠话,陈品文便气呼呼地走了。  楚传宗听了陈品文的话,已经暗下决心,如果七天之内赚不到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那就想办法废了陈品文,让他做不成男人,绝不能让他欺负梦韵姐!  陈品文一走,楚梦韵想...

  • 爸爸啊第一次好痛_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春暖花开)

    爸爸啊第一次好痛_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春暖花开)

    2019-03-09 16:41:03

    楚传宗兴高采烈地走回去。全村最破旧的家,就是楚传宗的家了,村中几乎每家每户都已经住进了小洋房了,而他的家还是那种用泥砖砌成的,用瓦盖的古老房子。  当楚传宗回到家门口时,突然听到屋里传出了梦...

  • 扒掉她的伴娘服小说,白洁与福伯三个老头|春暖花开

    扒掉她的伴娘服小说,白洁与福伯三个老头|春暖花开

    2019-03-09 16:40:19

     楚传宗见到吴财运手持镰刀追了出来,吓得撒腿就跑。  由于慌不择路,楚传宗是朝着后山方向跑的。  此时正是炎热的中午,村民都在家里休息,因此吴财运追打楚传宗的情形,没有人看到。  楚传宗由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