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塞葡萄夹住不许掉,乖转过去趴好腿打开工具

白云一听这话瞬间愣住了,呆愣之际被发了狂的牛霸抱住了,那两只手还不住在她身上游走,等她反应过来忙挣扎起来,一遍又一遍的强调:“小霸你胡说啥?快放开我啊,我是你嫂子啊

 第一章 深夜的偷窥

夜深了,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天边,树影斑斓,村子里的大部分房屋的灯都灭了,格外宁静。

然而,在村头有一间砖房还亮着灯,甚至传来了阵阵男女闷哼的声音,虽然女子尽量收紧了自己的声音,可是在身后男子的攻克下,她还是忍不住轻哼出声。

“轻点啊,好哥哥,万一给人听到了该怎么办啊。”女子忍不住开口了,她的声音及其柔媚。

男子却好像听不到她的抱怨一样,一下一下地埋头苦干,像是在惩罚女子不专心,终于他狠狠一冲刺,身下的女子软成了一摊水,哼出的声音更是诱惑到了极致,可见及其舒服。

“都那么晚了谁会在外面偷听?老子是村长,哪有人敢偷听我的墙角?就算有,他敢说出去么?看到又吃不到,憋死他个怂蛋。”男人坏笑着说道,又开始了动作,女子也不说话了,闷哼声不断。

“……”蹲在屋外角落处的牛霸这就不服气了,你是村长又怎样,我牛霸发誓,你老婆我还真的是睡定了!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起身,脚踩到了些树枝发出轻微的声响来,不过牛霸毫不在意,里面那两个人那么激烈,会注意到他才怪呢。

想着屋子里的情况,牛霸下面的东西早已膨胀了数十倍,蓄势待发,很难受,就等着一个让他释放出来的女人,别说是女人了,来个母的不论是啥东西他都想提枪就上了。

轻叹了一口气,牛霸觉得自己不该看下去了,现在这情况越看他只会越难受,还不如早点回去睡觉呢,这样想着他就开始转身,档间还支着帐篷呢,他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其实牛霸挺羡慕村长的,这村长名叫何仁义,其实村里人背地里都管他叫何瘸子,顾名思义,是个腿瘸了的男人,长得又丑,虽然腿瘸人丑可耐不住人家是村长啊,家里又比较有钱,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叫杨娇娇,身材那个叫好啊,但凡见了这两口子的都忍不住在心里暗道几声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杨娇娇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女,在她那个村子里可是村花,多少个小伙子做梦都想把她压在身下,没想到,最后娶到他的却是这个人丑还瘸的何瘸子。

“这何瘸子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分啊,居然娶了这么个漂亮的老婆。”

牛霸又长长叹了一口气,突然,有一只手从背后搭在了他身上,这黑漆漆的四周静寂把牛霸吓得够呛,不过这手是有温度的,不可能是鬼。

牛霸当下就气着了,大吼了一声:“谁啊,装神弄鬼的想吓死老子呢?”

牛霸的本意是不管怎样都要好好骂上这人一顿,不过当他听到来人那娇媚入骨的声音时,他骂不下去了。

“诶哟,是牛霸弟弟呢,怎么那么晚了还不睡觉?在外边干嘛呢?”

红杏姐?牛霸一下子认出了这个声音,果然,一转身就看到刘红杏站在他面前,整个人脸上笑吟吟的,他一时愣住,回道:“红杏姐,你不也是没睡么?”怕是又想男人了吧?

2.jpg

第二章 红杏想出墙

当然,后面那句话牛霸可没敢说出来,这也不是牛霸心思龌蹉,据他的玩伴李大年所说,这刘红杏人如其名,是个不守妇道红杏出墙的女人,成天净想着和男人厮混,大半部分时间都和某个相好在炕上缠绵,李大年说得好像他亲眼见到了一般,不知道真的假的。

收回思绪,只见刘红杏笑着骂了他一声:“我只是一时睡不着,夜里风凉快也顺便看看这月亮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回去睡觉了红杏姐。”

牛霸附和着她,转过身之际还往刘红杏的胸口看了一眼,还别说,这个女人这个胸真的是大。

“先别!你给我站住!”哪料刘红杏突然开口,“牛霸弟弟,姐姐给你看个东西怎么样?”

“红杏姐,你……”

牛霸话都还没说完呢,刘红杏就一拉牛霸的肩膀,硬是使他的手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摸到的东西软软的,大大的,牛霸还捏了一下,耳边刘红杏娇媚的声音传来:“牛霸弟弟,姐姐这个东西大不大?”

“你……”

刘红杏见牛霸答的吞吞吐吐的,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又说道:“牛霸弟弟,姐姐记得没错的话你今年十六岁了吧?”

“不,十七了。”

说着牛霸还把手从她胸上抽了回来,然而指间都好像还是那种触感,原来摸到女人的胸部是这种感觉啊。

刘红杏也不在意牛霸的动作了,听到他的回答她露出惊讶的神色,眼底有几分魅惑的色彩:“哟,没想到你都那么大了呢。”

“怪不得,这里也发育得那么好了呢。”刘红杏的目光扫到牛霸档间鼓起的部分,语气中的勾引不言而喻,“那你长这么大,有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啊?”

“这个……”听到刘红杏这话,牛霸心里一阵无言,原来这个女人是发浪了啊?

“我来摸摸你那家伙就知道你是不是真正的男人了。”见到牛霸不开口,刘红杏微微一笑,竟走上前去一把将牛霸裤子里面的那玩意抓在了手心处。

牛霸那玩意除了自己碰过之外,还没有啥人碰过,现在被对方这么一抓,不知怎的,牛霸感到浑身沸腾,下面那玩意就好像是快要爆炸似的。

我的妈,原来这东西被女人碰到是这种感觉啊。他不由这样想着。

刘红杏看到牛霸一脸怪异的样子不由说道:“不错嘛,这家伙什够大。”

一边说,她的手一边揉着牛霸的这个玩意,像是在挑逗着他一样,牛霸都忍不住轻轻哼出声了,好像有点舒服?

不过下一秒他就清醒了,挣脱了刘红杏,向后退了一步,虽然裤裆里的玩意没下去,牛霸推脱着:“红杏姐,已经很晚了我该回去了。”

刘红杏眼珠子咕噜一转不知道想到了啥坏点子呢,一看四周没人,这黑灯瞎火的,根本不会有人来到这里。索性他放开了说了:“牛霸弟弟,你长大了,该做大人才能做的事情了,想不想尝尝女人的滋味?”

“来,姐姐我可以教你的哦。

inygren2umt.jpg

第三章 跃跃欲试

第二天一大早,一个好听的声音将正在熟睡的牛霸叫了起来:“小霸,再不起来太阳就落山了,快起来。”

睁开眼后他看到了床边的美丽女人,笑道:“嫂子,你起的还是那么早啊。”

这个女人是牛霸的嫂子白云,今年二十九,而牛霸的大哥杨大门几年前因为一场意外身亡了,可怜白云,年纪轻轻做了寡妇,自此之后,牛霸只剩下了白云这样一个亲人。

至于为啥杨大门和牛霸不同姓氏,因为牛霸根本和杨大门没有血缘关系,多年前杨大门的父母在路边捡到了牛霸,那时他的胸前佩戴了一块刻着“牛”字的玉佩,因此,才给取了“牛”姓。

牛霸虽然不是亲生的,但父母对他十分疼爱,后来父母以及大哥去世之后,这个照顾他的事儿落到了嫂子白云一个人的肩膀上。

“小霸啊,快起来,饭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白云怕他不起,连忙掀开盖在牛霸身上的被子,这不掀还好,谁能想到一掀被子,就看到小牛霸一柱擎天呢?

白云一张脸变得通红,“啊”地叫了一声还捂住了双眼。见到嫂子这个模样,牛霸也涨红了脸蛋,活脱脱一个猴子屁股,假装没看到自己一柱擎天的模样,说道:“嫂子,怎么了?”

白云吐出一口气,缓了过来,说道:“没事,你快起来,饭菜真的要凉了。”

说着她还打量了牛霸几眼,牛霸人如其姓,壮得像头牛,上身还光着,露出一块块肌肉,不知为何白云看到他这模样感到呼吸有些急促,整个人身上就好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一样,酥酥麻麻的,十分奇妙。

牛霸可没发现白云的异样,起身很快穿好衣服,给白云留下了一个背影。却不知在他离开后白云又红了脸,有些不解:“为啥看到小霸的身体,我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我这是怎么了。

点击下方红字《桃色小乡村》即可阅读完整章节,回复书号【018


(因本站篇幅限制,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全部章节!)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