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轻一点太痛了 |太硬了好爽我还要

U1BjY05IVFJyUmMvT1F6MnQ2UXJCdHNkOTEyY0kyNVh5V1BwSGZTbFMvVVZ4OE5pVnJOZVpRPT0.jpg

 为了眼前的美好就不考虑其他吗? 李恒想。然后他笑了一下,其实自己何尝不像一只虫子,躲过了无数的捕食者,却着迷似地寻找着一盏灯,不知道这有多么的致命。


岳母依然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双眸紧闭,手也握成了小拳头。

  李恒用手指一勾,布片一样的丁字裤就被拉扯开了。

  小依长得很像岳母,下面的构造却大不一样。

  李恒不由得做了几个深呼吸,伸出手指去碰触到的时候,岳母浑身微微一颤,发出了一声娇喘,但随即用手捂住了红唇。

  “太美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极品。”

  “你说什么?”

  李恒恍然回过神来:“没说什么啊,我给你看看里面。别着急,得慢慢检查。”

  “是什么病呀?”岳母突然问道。

  “还得仔细看看。”李恒忙回道,撑开了下端,才终于看见了深藏的一个小洞口。它紧张的张合着,里面不住的分泌出透明的水汁。

  他再也忍不住的,把手探到了洞口,岳母又是一声苏耳的娇喘。小洞口受到刺激,分泌出来了更多的水汁。朝着雏菊流淌过去。

  李恒实在是放不开手,挪不开眼睛。便故意找话题说:“阿姨,你生小依和小娜都是剖腹产吗?”

  “没有呀,那时候还住在老家,哪里有剖腹产。生她们两个的时候,我真的差点死掉了。”岳母伤感了起来:“每次生孩子都要把下面割破才能生下来,小依爸还想让我生个儿子。如果不是他出意外死了,我估计都因为生孩子死掉了。”

  他用很专业的语调说:“我其实都看出来了,你的下面很紧,生孩子肯定困难,过夫妻生活的话,倒是很……”

  下面的词他说不出口了。

  此时,岳母已经完全放松了。回答道:“果然是医生,一看就什么都知道了。以前小依爸还在的时候,每次夫妻生活都是一两分钟就结束了,他还怪我说下面太紧了,他每次都憋不住。对了,小依生茜茜的时候,我还担心她会跟我一样呢,好在没有。”

  李恒苦笑一声,撒了手。因为他不敢再继续看下去了,着实是把持不住了,他决定马不停蹄的展开下一步计划。

  “没事,可能是外阴有一点感染,注意卫生就是了。”

  岳母睁开眼眸,似乎有些失望,坐起身来,把短裙抹了下去,说自己去洗一下。

  盯着岳母进了厕所,李恒飞快去把岳母晾晒在阳台的内衣取了下来,直接回了房间,他感觉裤裆里的东西都要爆炸了。

  躺到床上,皮带一解就抓着岳母的丁字裤裹上,手动了起来。故意把动静弄的大一些。

  不多一会儿就听到了门把转动的声音,他眯眼望过去看见岳母站在房门口,神情错愕。

  “啊……阿姨,你好美啊,我太想干你了。”

  岳母捂住自己的胸口,晚霞扑上了脸颊,硕大的雪峰在衣服里颤抖的十分明显,并没有要挪步离开的意思。

  而李恒则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足有两三分钟后,岳母终于反应了过来。退出去后立马又用力的把房门给推开:“李恒。”

  李恒知道剧情到位了,故作慌张的坐起身来,把抓在手里的胸罩丢到了一边。

  “阿……阿姨,你怎么进来了。”

  岳母有些慌张,犹疑了一下快步走了上来:“你在干什么呢,我刚才去收内衣发现不见了。你怎么可以偷我的内衣做这种事,小依不是昨晚才走吗?”

  李恒摆出羞愧和懊悔的神色。岳母走到床边坐下,视线定定的在他那东西上盯了一眼,喉咙处出现了吞咽的动作。

  “你为什么要这样呀?”岳母的声音很轻,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了。

  “对不起啊,阿姨。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李恒的语气就跟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刚才帮你看了病,我真的是忍不住。”

  “可我是你……”

UkNGQzQzOFVxQUJBT1pianQvTGVtNS9oYUZIV0oxeitGektuV2liZVRLVmhzWG44eEhndlVRPT0.jpg
  “我知道。”李恒叹息一声,低下头:“可你知道我的苦衷吗?小依对这种事不感兴趣,我们一个月四五次就算多的了。你长得又这么漂亮,身材也好,尤其是刚才看到了你的下面,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

  岳母眨了眨眼眸,流露出来了怜爱的眼神

  李恒知道关键的一步还得是自己主动,轻轻的拉住岳母的手,让它握住了自己的大棍子。

  “阿姨,你能帮帮我吗?我真的很痛苦。”

  岳母显得十分为难,即便心里愿意极了,但岳母表面上肯定会极力压制自己的欲望。

  李恒便操动着她的手动了起来,光滑细腻的小手带来的质感果然大不一样,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

  岳母低下头,轻声的说:“你放开,让我来吧。”

  李恒心下暗喜,起身坐到了床边,岳母怪怪的盯了他一眼,浅笑了一下,赶紧恢复了之前的表情。

  李恒把手伸过去,搂住岳母纤细的腰肢直接往自己怀里一带,岳母也就顺势靠在了他身上。他凑到岳母白皙的颈脖边,嗅到了一股淡淡的体香。

  “羞死人了,哪有岳母给女婿做这种事的。就这一次啊。”

  李恒连连点头。把另一只手放在了岳母的大腿上细细抚摸。岳母伸手推了一下。

  “让我摸一下。”

  岳母很听话的把自己手给拿了回去。

  “你的东西这么大呀,难怪小依每次都叫的那么痛苦。”岳母睨了他一眼:“你们晚上做那种事的时候,以后小声点,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家里的房子隔音效果又不好。”

  李恒答非所问:“阿姨,我觉得你的皮肤比小依还要好,光滑的跟水一样,胸是什么罩杯的?看上去好大。”

  “你都问些什么呢。”岳母娇羞的转过头去,手上的动作一刻都没有停下:“是E罩杯。小娜的身材和皮肤跟我一模一样,小依虽然长得也像我,但是有些方面很像她爸,尤其是脾气。其实我也知道,你对她很好,很包容她。”


(因本站篇幅限制,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全部章节!)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