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一夜,就要负责一辈子吗?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

睡了一夜,就要负责一辈子吗?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
床上有个男人!

是夜。

江城最大的商务酒店大厅里,在这喧嚣的城市有些突兀的寂静可怕。

“快,人快醒了,虎哥,快把人弄进屋!”一男子急切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苏七月捂着酸痛的头,身子滚烫的可怕,清澈的眸子落在那映着自己身体的地板上,怎么回事?

她不是死了吗?

她还没反应过来,面前那几个男子就蜂拥而上扑上去抓她,苏七月眸光微闪,冷芒乍现,猛的起身就往外面跑。

“虎哥!那女人往巷子里跑了!”

“快去追!办砸了这事,二十万就到不了手了!”

苏七月蓦然想起,她十八岁那年,被人下药强奸的事情,她现在的身体状况……

她……重生了?!

看着这双干净白皙的手,手腕依旧是娇嫩雪白,再没有那道狰狞的疤痕,她兴奋的想哭。

然,身后的人还在追她,她脑袋里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苏七月咬着牙往巷子深处跑,没跑几步,那群人就追了上来。

一只脚踹在了她的心口:“跑啊,小贱人,爷看你还想跑到哪里去!”

“带走!别误事!”

苏七月心口疼的不行,看着那伸过来的咸猪手却无能为力,但那双明亮的眸子却异常坚定,重活一世。

她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砰。

后劲一痛,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朦胧惺忪十分,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费力的抬着沉重的眼皮,视线逐渐清晰。

却在瞬间,身体被狠狠劈开,哑着嗓子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羞人的吟叫。

连那人的脸都没看清楚,她便再次两眼一番,失去了意识。

晨曦的柔光照射在那一室凌乱的床头。

床上的人,睫羽轻颤,倏地睁开了双眼。

陌生的房间,被撕碎的衣裙,还有那男人的衬衫,苏七月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顿时,浑身的疼痛之感让她蹙起了秀眉,尤其是身体上的疼痛。

胸前那雪白的肌肤上布满的痕迹,青紫交错,提醒着她昨夜的疯狂。

她怔怔了坐了一会儿,心情仿佛跌入了深渊。

发生了,她最怕发生的那件事,还是发生了。

前世她十八岁那年被人强奸,一觉醒来就看到自己刚交往的男朋友陆子明带着人闯进来捉奸的情景,媒体将她的照片肆意传播,父亲几乎与她决裂,一夕之间,她身败名裂。

本以为这次可以躲过去,没想到……

不行,她必须先离开这里!至少,要躲开媒体……

苏七月去掀被子,却碰到了一条手臂,她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房间里还有个人。

上一世,她是一个人醒来的。

她抱紧了被子缩了进去,盖住了自己这满是青紫斑痕的身体,朝着那人看去。

眼前的男子冷峻的面容俊美如斯,浓密的眉锋蕴藏着倨傲与尊贵,眼眸轻合着,不知是不是觉察到了视线,他眉宇间一抹冷然浮现,那双宛若漆黑夜幕里的浩瀚星辰般的眼眸倏地睁开,冰冷的望着她。

这人……

“靳凉城?!”

02

怎么会是他?!

天呐,怎么会是他……

听到这惊呼,他眼眸里暗潮涌动,一抹戾气萦绕着,苏七月身子一僵,下一秒,男子的手就已然搂住了她的腰,用力一拉,她结结实实的撞入了他怀里。

他在她肩膀处蹭了蹭,直接闭上了双眼。

很快,平稳的呼吸声再次传来,薄被下,两人没穿衣服的身子贴在一起,紧密相缝,苏七月却是吓的不敢动弹一下。

她眼皮“突突”的跳了几下,现在究竟是什么个情况?

这个人可是靳凉城!

是全市名媛都可望而不可及的男人!

她居然没有被那群小混混欺负,而是跟他睡在了一起……如果上一世,跟她睡在一起的人也是靳凉城,她还会不会被陆子明的不嫌弃而打动,还会不会死心塌地不计后果的跟着陆子明?还会不会绝望惨死?

前世的事情已经没有办法追究,可是她清楚的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庆幸的,庆幸跟她睡了一夜的人是他。

思及此,苏七月心里酸涩的紧,再侧头扭动脖子去看那一副冷漠的容颜,只觉得眼眶里酸酸的。

这一次,她不会再犯傻,不会再给任何人伤害自己的机会!

她睫羽颤了颤,一滴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划入颈窝,划入男人那健壮的臂膀上。

靳凉城身子一僵,倏地睁开了那淡漠的眸子,紧抿着唇盯着她泛红的眼眸,喉结滚动,正欲开口——

“七月,你在里面吗?”

“小月,你快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

“姐姐,你快出来啊,我带子明哥哥来找你了……”

是苏柔和陆子明?

苏七月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眼眸里涌动着翻滚的恨意和狠戾,上一世她被捉奸根本就没有深究为什么苏柔会带着陆子明来这里找她,她满心只有绝望,以至于错过了最关键的点。

昨晚她听的清楚,那个虎哥说放她跑了二十万就没有了!

二十万……

她脸色一白,红唇勾着嘲讽而又绝望的笑,她从来不知,自己那一层膜,竟然会这般值钱?

门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苏七月却是冷静的可怕,捡起地上那凌乱碎裂的衣裙套在身上,下一秒,她不是去开门,而是走进了洗手间!

她不知道,在她关门洗手间的门那一刻,床上的男子起身,一双暗沉的眸子盯着那床上的一朵红梅,触及到那洁白的床单上女人的发丝,他敛起了眼眸,看向了那洗手间,一脸的平静淡然。

只是,待听到门外的那阵阵敲门声的时候,他剑眉微挑,一抹不耐从眉间氲染开来。

苏七月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男人穿着宽大的浴袍站在门口,一脸不耐烦的准备开门,她吓的心里直抽抽,一个箭步就扑过去抓住了靳凉城的手。

“别开门!”她的脸颊微红,眼眸里布满了慌乱和无措,显然是怕到了极点。

上一次就是因为这扇门,她直接被媒体给曝光了,这一次,她怎么可能会开门……

03

知道怕了?

靳凉城那深邃的眸子落在她那皱成一团的小脸上,嘲讽勾唇:“知道怕了?昨晚勾人的时候,胆子挺大?”

“谁勾人了?”她错愕的瞪大了眼睛,“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事情你情我愿好吗?”

“哦?”他平静的脸上闪过一抹落寞,随即抬眸道:“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对我负责了?”

“你说啥?!”苏七月震惊了。

她没听错吧?

这人可是靳凉城,整个安城都是他的,还要一个女人负责?

“你睡了我。”

“我被下药了……”

“你要负责!”

“你堂堂靳凉城,凉少帝,还负责……”

他眉锋陡然冷冽起来:“我是靳凉城,你就不对我负责了?”

苏七月:“……”

大爷,您真的是靳凉城吗?靳凉城绝对没有这么不要脸!

“砰……”

门在这时被推开,一群人蜂拥进来,闪光灯咔擦咔擦的对着两人闪烁。

“快看,这人就是苏氏的大小姐,苏七月!”

“真是看不出来啊,苏家的大小姐还跑到酒店陪睡?啧啧……”

“苏小姐,请问你能解释一下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吗?你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

铺天卷地的质问打的苏七月措手不及,这门是谁开的?

蓦地,她余光看到了苏柔手中的那窜钥匙,在她的身边,站着的是这酒店的经理……

“姐姐……你,你竟然真的背叛了子明哥哥?”苏柔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白皙的脸上一抹痛楚浮现,“子明哥哥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这么做啊?”

靠!

就算是她真的背叛了陆子明,这跟你什么关系?

苏七月发现自己上辈子是脑袋有坑吗?为什么会相信这么一个白莲花?

“小月,你,你们……”陆子明也是沉痛的看着两人,十分的羞愤。

“这个男人,有点眼熟啊?”有个小记者嘀咕了一句,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向了那个同苏家大小姐共度一夜的男子身上。

这一看,那些小记者手中的相机吓的都要掉下来了。

这不是凉少吗?

凉少?

苏柔看清楚那威严冷漠的高大男子,心里咯噔了一下,该死的虎哥,竟然将事情办砸了!

苏七月这个贱人,竟然没有被野男人糟蹋,反倒是跟凉少在一起?!

凉少是京都靳家的少主,靳氏企业的总裁。凉少帝,是江城所有人对他的尊称。

因为这个男人强大,神秘,多金,而且不好惹……

靳凉城冰冷的视线落在那些小记者身上,勾唇一笑:“既然知道是我,刚才你们看见了什么?”

“没看到,我们什么都没看到……”那些人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开玩笑,靳凉城的新闻,他们敢播?那就是死的下场!

男人幽深的眼眸落在那些相机上,挑了挑眉,意思不言而喻,顿时那群人快速的将自己的相机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飞快的跑出了这走廊,那模样,仿佛身后是有死神在追一样。

人群,一睁眼就只剩下苏柔和陆子明,还有酒店经理。

苏七月勾着唇依靠在门槛上,对两人下了逐客令:“戏看完了,二位不滚吗?”

04

你脑袋有坑吧?

陆子明震惊的抬起头:“小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你的……”

“男朋友?”靳凉城凉薄的口吻打断了陆子明的话,从容的掏出一根雪茄点上,修长的手夹着香烟抚上了唇,深吸了口气,薄唇微启,吐出一圈圈缭绕氲氤的烟雾。

苏七月拿不准他的想法,不知道这人究竟是什么意思,按理说,她上一世的记忆里是没有这一段的,但是现在她重生,是不是意味着,冥冥之中,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苏七月那不解的眼光下,男人静静的抽着烟,貌似无意的道了句:“分了吧。”

苏七月:“……”

“就算是你是凉少又如何,小月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可不是你一个外人就能够挑拨的。”陆子明一副气愤的模样,看着苏七月道:“小月,是不是这个混蛋强迫你了?不然你怎么会喜欢他?”

“没有!”

“小月你别怕,就算他是凉少也不能这么无法无天,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讨个公道的。”陆子明又说。

苏七月:“你脑袋有坑吧?”

她都光明正大跟别人睡了,这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

不过,也正是他的淡定,让她心里起了疑心。

当年她一无所知,只知道自己被男朋友妹妹捉奸,但是事后男朋友说是不嫌弃她,现在想来,怎么可能就那么刚好他们知道她在这里,除非,昨晚那个虎哥,根本就是苏柔派人绑她的!

而陆子明,默认的……

他们两个人联手,算计了她……

水眸一抹浓烈的恨意浮现,她低着头,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很好,苏柔,陆子明,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瞎眼了!

你们欠她的,她全部都要一一讨回来!

“小月……”见苏七月反应不对劲,陆子明一颗心下沉了几分。

“我说了,你已经不是她的男朋友了。”靳凉城那犀利的视线透露出一股狠戾,冷峻的轮廓勾勒出不容反抗的威严和冷漠。

“你说不是就不是了?那也得看小月……”

“的确已经不是了!”苏七月冷眼看着他,红唇嘲讽的勾着,一字一顿道:“陆子明,你被我甩、了!”

“姐姐你说什么呢,快跟子明哥哥道歉……”苏柔眼里划过一抹得意,却故作惊愕的拉着她斥责:“这件事分明就是姐姐的错,姐姐你怎么能这么同子明哥哥说话?快给子明哥哥道歉!”

“放手!我嫌脏!”

“姐姐……?”

“我倒是不知,我妈什么时候给我生过这么大的妹妹,苏小姐还是不要乱认姐姐的好!”苏七月厌恶的扫了一眼那两人:“还不滚?”

“小月,你……”陆子明怔怔的看着她,看上去倒真的是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只可惜,她早就知道了他的真面目,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姐姐……你是不是真的看上凉少了?”苏柔余光瞄到那男子,带着几分羞怯,再移开视线看向苏七月,则是毫不掩饰的嫉妒:“毕竟凉少有钱……可是姐姐,虽说你陪了凉少一夜,并不能就这么拴住凉少……”

“我说了,滚!”嘲讽的唇,冰冷的眼眸,她冷漠到了极致。

“姐姐……”

“还不滚?”她眯了眯眼眸,反手直接抽在了苏柔那娇嫩的脸上。

她脸颊充血,巴掌印十分明显,很快就肿了起来,苏柔一下子就被打蒙了,这是苏七月?

05

跟我结婚吧

她怎么这么大的反差?以前的苏七月,对她和陆子明那可是言听计从的。

脸上火辣辣的疼,她被打的倒在了陆子明的怀里,陆子明本来那温顺和煦的脸瞬间就绷不下去了,愤怒的看着她:“苏七月,你简直不要太过分了!小柔她可是你妹妹,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怎么能对她下这么重的手?”

“心疼了?早点心疼承认不就完了么?”她嗤笑一声,“还不带着你的小白莲情人滚,这房间可是我开的。”

“是我开的。”低沉的嗓音在这吵闹的门口显的有些突兀。

靳凉城那幽邃的眼眸里染上一层若有若无的恍惚,很快,那恍惚就变成了一抹难以言喻的意味,他勾着凉薄的唇望着那小女人,笑的肆意蛊惑:“算你识相,知道对我负责。”

“负责?负什么责?”陆子明猛的抬起头。

靳凉城的手,直接揽过苏七月那纤细的腰,挑眉看着陆子明:“当然是……以身负责!”

“苏七月,你到处勾男人,还要不要脸!”苏柔清醒过来就骂出了这么一句话。

她的声音因为气愤变的尖细凄厉,将陆子明吓了一跳,呆怔的看着她,不敢相信这声音和这么一句话是从那个温柔善良的小女孩口中说出来的。

注意到他的视线,苏柔心里咯噔了一下,立马恢复了那柔柔弱弱的模样,辩解道:“子明哥哥,对不起,我……我不该凶姐姐的,可是,我真的好生气,你对姐姐那么好,她竟然跟别的男人……”

她的确是受了惊吓的模样,想到她被苏七月下那么重的手打,陆子明心里的猜疑也瞬间转换成了心疼,搂着她轻声安抚:“小柔你别怕,就算是她是七月,这么不讲理,我也是不会原谅她的!”

听着这虚伪的话,苏七月视线里尽是嘲讽:“我不需要你的原谅!”

“苏七月,你……”

“砰!”

门被关上,苏七月厌恶的扫了一眼那门外,心里对这两人恶心到了极点。

为什么她上一世就没有早点发现呢,这两个人曾经不止一次当着她的面这般亲密,但是她却因为陆子明的一句“她是你妹妹,我对她是因为你”就打消了疑心,还一个劲的对苏柔好。

呵呵……

她真是蠢!

蠢到不能再蠢!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东西!

苏柔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随便勾勾手指男人不还是前仆后继的涌上来?更何况是陆子明!

思及此,她心里也就冷静了许多,舔了舔干涩的唇,准备往屋子里走。

只是——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忘记了这屋子里的另一个人。

待她感觉到有股清冷的气息靠近的时候,靳凉城那锋锐的视线就摄入了她的心魂。

苏七月怔了怔,突然有些怂~!

靳凉城是她的惹不起的人,这一点,她十分的清楚,这个靳凉城,同上一世的那个靳凉城,还是有区别的,起码……

她印象的靳凉城,是个十分冷漠威严的男子,绝不会这么的不!要!脸!

他波澜不起的眼眸深凝视着她,薄唇抿成了一条缝:“苏七月。”

“啊??”她没反应过来,被吓到了,这人想干嘛?

“跟我结婚吧。”

06

会宠你一世

“你……没病吧?”震惊过后,她这般问。

“你既然都跟他分手了,不就是要对我负责吗?”他看着她的神色,倏地,眼神透露着威胁的意味,“该不会……你想始乱终弃吧?”

“……凉少的语文成绩似乎不太好。”苏七月嘴角扯了扯,鸡同鸭讲是怎么回事?

始乱终弃?!

他们两个,只有一个简单的意外而已!

且,这意外她已经经历过一次,这一次再经历,她平静的可怕。

就算这个人是靳凉城,也一样。

他沉默了半晌,径直走到桌子边坐下,半眯着眸子看着她略微凌乱的发丝,和肿起的粉唇,眼神一点点变的幽深了起来。

透露着一股难言的眷恋,勾唇道:“如果,你不对我负责,我就告诉媒体,你迷惑我。”

苏七月:“……”

“你给我下药,强了我!”

“……”

“你还企图脚踏两只船,同时还迷惑了妹妹的男人。”

“你……”

“你闭嘴!”苏七月忍无可忍,剪秋瞳水波微漾,愤怒的瞪着他,“我怎么不知道,堂堂凉少帝,竟然这么的……厚颜无耻!”

“我就是厚颜无耻了,你能怎么着?”他勾了勾唇,一副无赖样。

苏七月吐血。

她能把这个帝王一样的男人怎么着?她哪来的这个能耐?

而且,若是那些话他真的说出去,媒体肯定大肆报道,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到时候她的处境才是艰难。

“我给你时间考虑。”男人那不可一世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带着一股不容反抗的意味:“但是,等你考虑过后,我希望,你的答案,能够让我满意。”

“苏七月,嫁给我,你便是这江城最尊贵的女人!”

“我会宠你一世。”

男人的话还在耳边一遍遍的回响,苏七月有些发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事,前世明明都没有发生……

靳凉城,这个人……

很奇怪。

又有些诡异……

凭他的身价和影响力,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用得着被她睡了之后就要跟她结婚吗?

他该不会,是在算计她吧?

念头一出,她就凉凉的笑了,她哪有什么是值得别人算计的?那个人,又是什么都不缺的。

昨夜的疯狂在身体上留下的痕迹,也留在了她心里,她虽然记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她知道,是她自己主动的。

想到苏柔,苏七月的眼神变的凌厉起来,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让她和陆子明就这么安稳的过下去!

苏家。

苏七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的时候,苏成严就冷着一张脸坐在客厅里。

“你去哪了?”见女儿回来,苏成严冷声问。

“没去哪,只是在同学家里住了一晚。”苏七月说着,余光看到苏柔从楼梯上走下来,冲她挑衅的笑了笑。

“没去哪?”

苏成严眼神逐渐冰冷,尤其是在看到她那白皙脖颈上的几片绯红时,怒火中烧,再也忍不住,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07

他的小奶猫

清脆的巴掌声,脸颊火辣辣的疼,苏七月只是淡漠的捂着脸站在那里,看着他问:“打完了吗?打完我就上楼了休息了。”

“你……”苏成严被她这态度气的不轻,“你究竟有没有一点羞耻心?竟然出去跟野男人鬼混,还不知悔改!”

“呵呵~”她笑得冰冷嘲讽,“我的确是没有羞耻心,因为我的只是个没妈教的孩子!”

“你……”听到她提起自己去世多年的妻子,苏成严一时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而且野男人?”苏七月嗤了一声,好笑的看着他:“爸爸难道没有问她口中的野男人是谁吗?”

“是靳凉城。”

“凉少?!”苏成严惊呼了一声,有些不可思议:“七月,你真的没有骗我?你真的跟凉少在一起了?”

苏七月冷眼看着他,看吧,这就是她的父亲,为了利益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她,前一秒还在逼问她跟野男人开房的事情,下一秒听到是靳凉城就开始了喜出望外。

唇边掀起一抹凉意的笑,“是的爸爸,就是凉少。”

“你跟凉少在一起也好,这样我们家也能沾沾光,以后啊,你就有的享福了,对了七月,爸爸听说这阵子凉少的公司似乎新出了一个企划,需要……”

“爸爸!”苏七月冷着脸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你想的太多了!他不过是顺手救了我,我跟他不会有关系,我跟任何男人都不会有关系!”

“你们没在一起?”苏成严那眼光试图往她的脖颈后面看,想要求证。

“七月,爸爸这是为了你好,凉少可不是一般人,你要是能钓到他,那可就是享不尽的荣华,你听爸爸说,这次没有发生什么没关系,不是还有下次吗?凉少既然救了你,那肯定对你是有意思的……”

“爸,你把自己的女儿当成什么了?”苏七月一脸悲凉的看着他。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父亲对她只是利用,但是没想到,竟是这般的彻底~!

如若不是前世经历的那些事,她恐怕真的会在这哭死苦活,但是现在,她只有满心的平静,和那一点的悲凉。

而此时的靳凉城,正看着手底下的人送过来的资料,眉头紧皱:“确定没搞错?”

“是的凉少,苏小姐在七岁之前的记忆完全没有了,所以才会不记得你,当时的医生说苏小姐因为失去了母亲受到了刺激,所以才……”

“选择性失忆?”他想到了这个症状。

“是的。”司白恭谨道。

实际上,也不能怪苏小姐啊,母亲死的那么凄惨,一般人亲眼看到都承受不住的。

“那凉少,我们的人还要盯着苏小姐吗?我怀疑那个苏柔还会对苏小姐下手。”

苏柔……

这个女人,靳凉城那深邃的眼眸里一抹戾气浮现,“盯着,别让人欺负她。”

他的小奶猫失忆了没有杀伤力,不好好护着怎么行?

苏小姐似乎,不是别人能欺负的,这次她的转变挺大的,但是既然boss已经开口,司白只能认命。

倏地,他想起来了一件事,急忙道:“凉少,苏家似乎开了一个宴会邀请了您……我猜,是因为这次的事情,苏成严想要撮合您和苏小姐。”

“我和她的事情,用得着别人撮合?”他眼眸微冷。

“那我扔了吧。”

“留着!”

司白:“……”

好的傲娇凉少。

08

小伎俩

“晚宴?”苏七月皱眉看着手中的礼服。

“是啊七月,这次是小柔的生日宴,我把凉少也给邀请了,你快换上这礼服,是爸爸专门给你准备的,到时候,肯定能惊艳全场,让凉少眼里只有你!”苏成严笑眯眯的道。

“他也来?”苏七月头疼了,将那礼服重新丢给了他:“既然是苏柔的生日宴那我就不参加了,我约了然然,要出门。”

“站住!”苏成严的脸色一顿,威严的看着她:“今天你必须参加!”

“爸!”

“我养你这么大,让你参加个宴会,怎么就委屈到你了?”苏成严不讲理的质问她。

“姐姐……你怎么还在跟爸爸吵架啊,宴会都要开始了,客人都到了,你快去换上衣服呀。”苏柔从一旁的房间走出来。

她穿着一件洁白的收腰晚礼服,裙子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她胜雪的肌肤,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系着一个蝴蝶结,她还特意做了发型,微卷的头发松松软软的洒在肩头,散发着馨香。

苏七月无语了,“妹妹是去参加选美的吗?”

“你妹妹这叫对客人的尊重,你快去给我换上衣服,别给我丢人!”苏成严将礼服胡乱的塞进她手中,转身就走向了苏柔,笑的一脸慈爱:“走,陪爸爸接待客人去。”

苏七月不情不愿的走进屋,将那礼服丢在床上,懒散的躺了上去,这一趟,她手腕就被什么狠狠扎了一下,疼的她脸都白了。

苏七月起身看着那被她手臂压着的东西,正是苏成严递过来的礼服,有什么银色的东西在发着光。

她微微一怔,将礼服铺平摊在床上,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个件衣服的腰带,竟然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针!

能这么做的人,只有苏柔那个智商二百五的了,她怕她见到靳凉城,所以故意在礼服上动手脚害的她不能出门?

苏七月讽刺一笑,这个苏柔,以为她还是以前只会忍气吞声的苏七月吗?

她本就不想参加什么苏柔的生日宴,她这般举动,倒是给了她一个借口。

胡乱的将一旁的礼服丢进垃圾桶,苏七月望着窗口的风铃一言不发。

叮铃~叮铃~

悦耳的声音在耳边来回徘徊,不一会儿,苏七月就眼皮打起架来,迷迷糊糊的陷入了沉睡。

霓虹灯的城市下。

此时的苏家,十分的热闹。

苏成严望着来的上流人士,笑眯眯的向别人夸着自己的女儿,嘴巴都快笑歪了。

“苏总,早就听说你这小女儿是个大美人儿了,今日一见,果然不得了啊,小小年纪就这般气质。”又是一个前来夸赞的。

苏柔娇羞一笑,正欲开口,却听那人又继续道:“对了,怎么没看到苏总的大女儿?我听说苏总的大女儿比您夫人还要美呢?”

“这……”苏成严神色一僵,有些心虚,这个苏七月是在干嘛,怎么还没下来?

这不是摆明了告诉人家他和自己的女儿关系不好吗?

“呵呵,七月这丫头估计睡懒觉呢,我上去看看。”苏成严虚假的笑着,转身往楼上走。

相关信息
  •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昨晚我们班十个男生上我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昨晚我们班十个男生上我

    2018-12-02 13:49:45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昨晚我们班十个男生上我

    M同学不得不承认,脱单后的自己有那么一段时间全心投入了自以为甜蜜的爱情之中,活脱脱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她发现有些感觉真的是单身狗怎么也无法体会的,以前的她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也会因为某个人的一句话开心一整天,虽然他们之间唯一可以联系到彼此的只有手机...

  • 醒来就应该去睡了他,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

    醒来就应该去睡了他,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

    2018-12-02 13:42:57

    醒来就应该去睡了他,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

    凤凰是这么说的,可惜凤凰没做到。一.凤凰的真名不叫凤凰。这个称呼,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时给她取的。我是在大一那年去餐馆做临时工时认识她的,在所有的服务生里,凤凰的存在就像一只“凤凰”,她总是站的笔直,一脸骄傲,好像头上插了根凤凰的羽毛,天生就是贵族。可惜...

  •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今天,我和备胎结婚了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今天,我和备胎结婚了

    2018-12-02 13:39:41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今天,我和备胎结婚了
    此刻,我和表姐坐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看电视,姐夫在厨房里忙着做饭,还时不时探头冲我俩看看。我转头看见一脸慵懒的表姐,问她说,你和姐夫现在那么腻歪,以前上学的时候,肯定也是好的不行吧?表姐回过神来,略微严肃地说:“以前上学的时候,我压根就看不上他,我那时有喜欢的人,...

  •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就是喜欢而不爱,爱也不相见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就是喜欢而不爱,爱也不相见

    2018-12-02 13:27:47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就是喜欢而不爱,爱也不相见
    2010年,我上初二,这年,小宇告诉我,她妈要离婚了。小宇是我的发小,从小学就在一起玩。当时我们不是一个班的,但我却总跟她们班的在一起。后来,我们班男生见了我就说我吃里扒外。我们性格都如出一辙的冷漠,只是她更加古怪。她喜欢日本,喜欢日漫,经常跟我讨论日本啊,南京...

  •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我还特别高兴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我还特别高兴

    2018-12-02 13:22:38

    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我还特别高兴
    中午放学,老大带同学来家里。边吃饭聊天。女儿:“我今天好幸运,改到了史郑阳的作业!”“嗯——?”同学抑扬顿挫地发这声调,狡狤地拿眼神示意女儿:“你妈妈在场哎!这话也敢说?“女儿瞟我一眼:“没关系的,我妈妈知道。”那个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