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我的王妃,可好?深山高士晶莹雪,到底意难平

深山高士晶莹雪,到底意难平(原创)

一、去年今日此门中,桃花依旧笑春风

四月初,京城的桃花早已开得如火如荼。

街道上车水马龙。不少信男信女赶着去庙里祭奠春神,或祈祷今年风调雨顺,或祈祷庄稼繁盛,或祈祷姻缘美满。因此,集会相较往日更热闹非凡。

人群中远远地,走来两人。一高一矮,一瘦一胖。左边那位身体颀长,面如冠玉,着一身白衣,腰间佩一玉。玉是好玉,在阳光的打量下显得晶莹剔透。单看这玉上的刻字,便知此人正是易府的二少爷,易容晚。旁边那位是易府管家的孙子,正值十一二岁的年纪,形容尚小。但单看此人走路行事,便知他憨厚老实。

“少爷,人说京城繁华,可也不过如此。”这小厮拱着双手,跟在易少爷后面,显得还有些拘谨。

“我看挺好。方从塞外回来,这般人间烟火,倒也觉得新鲜。”易容晚扫视着两旁的街道,微微一笑。他心情不错,不光光是从塞外回来,而且旁边又跟着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街道上的桃花又是那般得绚烂——和塞外完全不一样的生活,这让他甚觉欣慰。

“少爷说好,那阿宏便也觉着好。”小厮仰首凝视着在他看来高大无比的易少爷。常听他爷爷说易少爷武功高超,打小就跟从易大将军征战沙场无数,他是打心里头佩服这位少爷的。

易容晚微微颔首,无言。袖子里沉甸甸的东西提醒着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那份重量,好似压在他的心口,蓦地,他的心就沉重起来。眼前的美景也无法再抚慰他不宁的心绪。

似乎是看出了少爷突如其来的不悦,小厮虽不解,却也不再言语,只是默默地跟随在易容晚的后头。这样的沉默一直保持,直到他们步行到陆府。

屹立在眼前的陆府,好生气派!一幢高大的楼屋拔地而起,气宇轩昂。雕花窗,朱红门,格局端正大气。抬头仰面先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字,是“陆剑阁”,后有一行小子:“某年月日,书次陆府陆稽”,又有“万几宸翰之宝”。不仅这块匾是京城人不厌其烦的谈资。此外,陆府的二小姐陆遥亦是。陆府世世代代以铸剑为生。如今陆老爷是陆府第三十四代单传,名愈进,字退之。陆愈进重情重义,只娶过一位夫人。陆夫人命薄,育有三女,未过三十,早早去世。陆愈进生性执拗,纵使陆家老夫人怎么劝解,绕是不肯再续弦。这么着,陆家算是绝后了。不过陆府这二小姐陆遥冰雪聪明,蕙质兰心,懂得为父亲分忧解难。陆愈进膝下没有男丁,便将这二小姐当成了儿子来养,不仅请京城鼎鼎有名的武师教她武艺,还手把手地教她掌管陆剑阁。这二小姐也没辜负陆老爷的殷殷期望,凡是父亲嘱咐的,闻一知十。在陆愈进步入花甲之年,陆家二小姐便全权继承陆剑阁,成为陆府掌门人。

京城易容晚怔怔地看着牌匾,一时晃了神。直到旁边的小厮连唤三声“易少爷”,他才踏上三级花岗高阶,小厮不跟从,只是毕恭毕敬地站在陆剑阁门外。易容晚踏过朱门。只见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又有一副对联,乃乌木联牌,镶着錾银的字迹,道是:座上珠玑昭日月,唐前黼黼焕烟霞。一方黄梨木柜正对堂门,柜台后的楠木交椅上端端正正坐着一位长髯老者。此人手捧着本易经,念念有词,看似修身养性,气定神闲,实则方才一直用余光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

“陆掌柜。”易容晚开口,作揖,“好兴致。”

陆掌柜起身,直直注视易容晚的容貌,眼睛扫过他腰间的玉,微露神色,清清嗓子,“易少爷,近日来此,有何贵干。”

“访剑。”易容晚不动声色。

“听闻此次易少爷和易大将军从边关凯旋,立下赫赫战功。易少爷若是看得上陆剑阁的剑,陆某将替陆府倍感荣幸。”说着陆掌柜从密闭的柜台中双手捧出一个长匣,掸灰,开盒,赫赫然在目的是一把上等好剑。剑柄是青龙卧虎的雕刻纹饰,剑身锋芒必露。“此剑自从打磨后便很少示人。今日若不是易少爷,陆某是断不肯…”

“易某早听闻陆剑阁是个不凡之地。这陆剑阁分两处。即使这前面寻常百姓都可以踏进见得的,确有好剑。可后面的剑却不是谁都可以看的。剑与人,看缘分。凡是陆剑阁看不上的,纵使是达官贵人,皇亲国戚,也是一剑难求。但若是陆剑阁识得的人,纵是不名一文的乞讨者,陆剑阁都愿意把宝剑拱手相让。”易容晚伸出手,轻轻掩上剑盒,笑道,“陆掌柜,我说得对吗?”

陆掌柜微微颔首,捋了一把胡须,不回应他。

易容晚凑上前,声音低沉,“陆伯伯,你可还记得我。”

陆掌柜一惊,抬起头,却露出一个明净而又和蔼的笑容,“阿晚,别来无恙。”

王妃

二、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陆掌柜走出雕花柜台,示意易容晚跟随他。陆剑阁果真是另有天地。旁人不以为意的布置格局,光是前店便有许多机关暗道。陆掌柜带着他前拐右拐的,不觉得来到了两道甬门前。实心红木做成的门前站着两位面容相仿的素衣女子。左门前绑着青色发带的女子唤作青鸳,右边绑着紫色发带的必然唤作紫鸳。

“青鸳。”陆掌柜轻声唤道,旋即女子推开左边的门,显现在眼前的却是黑洞洞的景象,全然看不出里面的名堂。

“易少爷,请进。”陆掌柜做了手势。

“姑娘好伸手。”易容晚注视着青鸳手中的重重厚茧,毫不迟疑地闪身进了甬道。当下门便“咣”地一下合上了,旋即,一盏灯火忽地从身后亮起。

“往前走便是了”陆掌柜把一盏小灯交付给他,“仔细脚下的路。。”

“陆伯伯,这条路,阿遥曾领我走过多次了。”他戏谑地笑道,“我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

“也对。”陆掌柜笑出了声,“我是看着你们长大的,你们可也算是青梅竹马。”

“啊,这样”易容晚低下了嗓子,声音忽然变冷,“我要订亲了。”

陆掌柜一怔,欲问些什么,无奈俩人已经行至甬道尽头的那扇梨花铁门。“阿晚,那希望你能好好劝劝二小姐吧。”

“劝何?”易容晚故作好奇地问道。

“陆小姐的心意,你说呢。”陆掌柜侧身,转身离去。易容晚望着陆掌柜手里那盏灯,看摇曳的微光打在狭窄的黑道上,不由出了神。待甬道的另一方又陷入黑暗,方才推开门,进去,却是别有洞天。

此处正是府的后院。南面环山,北面环湖,东面是重重叠叠的假山树林。一条由鹅软石铺就而成的小路,遥遥地往树林那头蜿蜒而去,看不到尽头。和方才易容晚走过的甬道如出一辙。那扇梨花铁门放下后,便与西墙上无数的门窗浑然合一,再也分辨不清。易容晚环顾四周,远远地,便看见了一个背倚桃树的女子。女子穿得极为素净,头上也只是绾着慵懒的发饰,脸上敷着淡妆,却有倾城倾国的形貌。一条手绢四四方方地放置在浅草坪上,手绢上是散乱的桃花瓣。姑娘似乎是睡着了,嘴角漾出一个梨涡的笑容,很是明净动人。易容晚刻意放缓脚步,蹲下,欲审视一番时,姑娘却悠悠地开了口,“来者何人?”

“拜见陆当家,在下乃易将军之子,易容晚是也。”易容晚故作恭敬地作揖。

此人正是如今陆府的大当家,二小姐陆遥。只见她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活脱脱像是从仇十洲画的《双艳图》中走出的女子。“哼,几年不见,易少爷倒变得斯文了。”

“几年不见,不想,你竟成了陆大当家了。”易容晚戏谑道,嘴角却是勾出一个不经意的微笑,“怎么忙里偷闲,跑这儿来出葬花吟不成?”

“小女不才,可吟不出那等好诗。今日不过是没人管的野丫头而已。”陆遥伸出纤纤玉手,拾起几瓣花,仍将出去,不成想,反掉落在自己的衣上。低头欲掸去那些花瓣时,易容晚却伸出手,从她肩上取下了一片花瓣。他轻轻地嗅着那花瓣,“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接着耳语道,“清香胜昨。”

当下蓦地,陆遥的脸上泛起一抹桃红。“混蛋。”她咬着牙齿,近乎羞恼地迸出这两个字。

“阿遥。”易容晚温声细语,神情随即也变得异样温柔,“是我。”

一听这声音,陆遥晃了神,微微颔首,唇角漩出两个梨涡。她稍稍仰首,清清嗓子,故作平静,作答,“你,回来了。”

王妃

三、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古人心易变

陆遥垂头,半个身子都倚在楠木交椅上,可眼神一直关照着手中的匣子。她还在怀疑易容晚的出现究竟是真是假。可是他的神情,历历在目;他的话语,余音绕耳。

“我要成亲了。祝福我吧。”方才,易容晚一边把匣子递给自己,一边这么漫不经心地说道。一听此话,她怔住了,欲触碰木匣的手指忽地在空中凝固住。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听见一个连自己都觉得异常陌生而又镇静的声音说,“好,祝福你。”

“等闲变却故人心。”她喃喃自语,踉跄地走向一双梅花式洋漆小几,颤颤巍巍地打开另匣子。匣身是上等的千年黑檀木,上面绘有麒麟图案。打开盒子,一把短柄的利剑凛然在目。利剑玲珑小巧,做工精致,剑锋料峭,铮铮然,人看久了会有剑锋锁喉之感。然而此剑并非唯一。只见陆遥翻出另一只同样的木匣,只是匣身绘着的却是金凤鸣天图。当下,两只黑檀木匣,两把相仿的剑,在细腻温婉的闺房中熠熠生辉,生发出日月之华光。

“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她痴痴地念着,苦笑道。

方才她这样问易容晚,“你可认得匣子上的字吗?”

“我生活在塞外,跟随赳赳武夫打仗领兵。自然是认不得这种稀有字体的。”易容晚撇过头,看向天边,侧颜温存。

“我曾教过你。”陆遥咬唇,语气坚定。

“儿时的记忆总是零零散散的。”这是他的回答。

想着方才那些话,陆遥再想到九年前的春天,也是这样明净和煦的时节,这个曾经的少年也是那样伤害过她。

那时,他还是个顽皮爱笑的少年,成日和她厮混在邻里搞些恶作剧。好在他们身份尊贵,一个是易少爷,一个是陆小姐,才能免于责罚。那时无论何事,他都和她说;无论何时,他都听她的。当她开玩笑要在易大将军的轿子里偷放一个爆竹好好戏弄一番这个威武的将军,他说“好”。结果是他被罚面壁思过一个月。

八岁那年,她娘离开人世,他便陪她在灵堂前跪了七天七夜。她说,易将军喊你回家了。他说,不怕,我陪你。一直陪着你,不离开。

他说好的不分离,可却在九年前的暮春,在一株桃树下,和她说“阿遥,我要去塞外了。不会回来。”。第一次,她决定把祖代世传的宝剑送与别人,连带着那个木匣,连带着她不安的心绪和懵懂的情思。她和他说,“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一遍又一遍叮嘱他好好记着。千言万语,都只是凝缩在这句话中。塞外狂杀肆虐,狼烟四起,她希望他活着,要“仙寿恒昌”;十年如一日,她也都会等待,她希望他会“勿忘我”,要“莫失莫忘”。

“怎么会不记得,”她连连喘嗽,“明明教了那么多遍。”胸腔内一股怒火突生,于是她拿起银剪挑了挑鸡翅木几案上的蜡烛灯芯,从袖口中取出易容晚嘱托她交与家父的信,那簇灯芯刚要舔着火舌伸向信封时,她却又迅速地伸开手。那封信,轻飘飘地,像窗前俯向大地的桃花瓣,缓缓降落,像是在叹息。

四、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

“父亲,私自造兵器有违王法。若是被朝廷好事小人听了去,满门抄斩都不为过。”陆遥跪在地下,悲戚地看着病床上的陆愈进。

“这事情,不容置疑。我会亲力亲为。”陆愈进努力地直起身子,咳嗽几声,“我不会走漏风声。”

“帮助易府,我们就是和皇帝作对。朝廷上有谁不知道易将军的野心,皇帝虽面让三分,可难保私底下不对付。如今若是我们陆剑阁插手朝政,岂不是成为皇帝手中第一个开刀的?”

“我们陆府在朝廷中也有安插眼线,不是没有任何胜算。”陆愈进淡淡说道,“此事我自有分寸,你无需插手。”

陆遥挺直腰板,起身,压抑着悲痛的情绪,冷冷回答,“你是想要陆府成为政治的陪葬品吗?”旋即,她转身,平静地留下一句话,“药凉了,父亲快喝吧。”

庭院里,晴空万里,丫鬟们在假山前放风筝,好不欢快。那追逐打闹的声音从涟漪的湖面上渺渺地飘来,陆遥若有所思。她着实不明白父亲的所作所为,可父亲又什么都不愿意说。此外,她还是很吃惊易府的行动。虽然早听闻陆府安插在朝中的密探来报易府和当今皇帝的僵硬局面,但她还是没料到易府行动会如此之快。此次易将军戎马倥偬,征服匈奴,班师回京,举国同庆。可百姓自然是不会料到其实是易将军把战争从关外带到了关内,试图弑君夺位。陆剑阁本也只是在江湖上有威名,不图与朝廷势力争雄,但为了自保,却也安插了一成的心腹在朝廷,只是比不上易府的七成。易容晚写信给陆府关于造兵器之事无非是试探陆府的口风。这封信上的内容,不管接受还是不接受,陆府都已经是在狼与虎中夹缝生存。易府的大少爷不成器,理所应当地这封信便由长年累月跟随易将军打仗的易容晚来交付给陆愈进。只是这主意究竟是谁想出来的呢?若是易容晚,那……陆遥连连摇头,心中是千般得悔恨。这些年,她虽没收到易容晚的任何一封信,却也一直命人在宫中打探他的消息。他在塞外做过的事,或是命令易府在京城中做的事情,一件件一桩桩,她不是不知道。她也曾猜想易容晚是否有狼子野心,只是她没想到易容晚竟会变得如此使用阴谋诡计,如今刚回京竟然要算计到陆府头上。

手臂突然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一惊,却见自己白皙的手臂上,不知何时已掐出了几条深红的血痕。

这厢,陆愈进在陆剑阁热浪滔天的私密铸剑库叮嘱工匠,易府那边,却是祥和安宁。易府的门槛,达官贵人进进出出。眼下还是桃红柳绿的时节,过了四月底,刚刚回京的易府二少爷便得和当朝李左丞相府的嫡长女结下姻亲。这等天大的消息,在京城的街头闾巷都已经传遍了。

“易少爷好。”易容晚站在庭院的台阶下,易将军门前的两名侍卫向他行礼问好。

“退下吧。”易容晚气定神闲地挥挥手,待侍卫退下后,方才敲门。“请进。”门紧闭着,里面却传来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

只见屋内的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临床大炕上铺着猩红洋罽,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蛇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地下面西一溜四张椅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椅之两边,有一对高几,几上茗碗瓶花俱备。其余陈设,自不必细说。见易容晚合上门,坐在炕上沉思的易将军“腾”地起身,移步走向东边椅子上。

“易将军,不必多礼。”易容晚不上炕,只是走到易将军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低沉着嗓子问,“你那边事情办得如何?”

“一切都在大人您的掌握之中。”

“很好。”易容晚把玩着高几上的茗碗,邪魅一笑。

“那陆剑阁那边?”

“你放心。当务之急就是筹办明日婚事。好让李宰相全心全意地加入我们。如此,定能一取昏君的项上人头,光复我先秦江山。”

“大人见过那位陆府二小姐了吗?”易将军侧头审视易容晚的神情,略有担忧。

“成大事者不拘儿女情长。”易容晚目光撇过,声音异常清冷,“我先秦国的北门将军何时如此小家子气了。”

“是属下多嘴了。”易将军抽身,低头,欲跪下,却一把被易容晚拉起,“北门将军对我恩重如山,今后都不必如此拘谨。”

王妃

五、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月光下,一个瘦削的身影面向南方的深山。重叠的山影里,蹿升火焰。陆遥知道父亲已经动手了。

“陆小姐,听说你来了,却也不进来。如此,我便出来了。”易容晚周围簇拥着从各王府前来贺喜的人群,看来格外喜庆。他头上戴着束发嵌金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锻粉底小朝靴。腰间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根美玉。他嘴角勾勒的笑意一成不变,双眉似喜非喜,那眼底却还是平日戍守沙场,举刀杀敌的凌厉之气。

“我来送贺礼。”陆遥站在易府门口,声音清冷。

“那就让大家伙看看吧。”易容晚接过剑盒,一打开,却是一把铁锈似的刀剑,站着的公子小厮忽地哄堂大笑。

“哟,这不是陆剑阁的大当家吗?姿色倒过人,不如和我们一起喝一杯?”一旁的谢府公子拿着酒杓,说着胡话,伸手要去拉陆遥。

一听此言,易容晚抽出剑,拎了拎,不顾旁人,挥刀就砍向那位谢公子,随之一声惨叫,人群四散而去。易容晚朗声笑笑,“好一把剑!”说着从剑上吹下从谢公子鼻翼上削下的一抹残羹,对面色惨白的谢公子说,“谢公子,她是我的贵客,你再说一遍试试。”谢公子脸色煞白,连连摇头,杯中的酒早就翻撒在裤裆间,引得人群又是一阵哄笑。

一侍卫忽然推开人群,贴近易容晚耳语。

“阿遥,快回陆府吧。”

陆遥一怔,看着易容晚,明白了什么似的,点点头,转身就走。

翌日,陆愈进谋反造兵器被捕的消息便闹得满城风雨。天蒙蒙亮,圣旨便到了易府。

昨夜,前脚陆遥吩咐完陆掌柜,后脚皇宫的人突然到陆剑阁宣旨抓走陆愈进,陆遥把陆剑阁交付陆掌柜处理,便走了另一条密道,折向监牢。

地牢昏暗,味道刺鼻。陆遥跟从买通的差役,来到陆愈进被单独关押的牢房里。见到陆愈进时,他正在草席上打坐。

“爹爹。”陆遥跑进牢房,“扑通”跪倒在陆愈进膝下,泪光闪烁,“为何会到如此地步?”

“阿遥,你来了。”陆愈进低下头,笑容疲倦,声音嘶哑,“我有话和你说。你只管听。”

陆遥摇摇地走回陆剑阁,父亲那句“陆家和当今皇帝是有血海深仇的。你明白了吗?”还萦绕在耳。关于父亲的那番话,她吃惊,疑惑,悲愤,决绝。

原来当年,西域吐蕃向先皇献上两样宝物,分别是千年沉铁,千年沉水乌木。先皇遂命令陆愈进的父亲陆举造出一把古书上记载的鱼肠剑。剑到了最后的一步,却硬是无法成形了。陆举惊恐地想到干将莫邪造剑一说,思量着承影剑也要铸剑人的心与血。话不知怎么地传到了先皇那儿,先皇遂威胁陆举将他的夫人丢尽火海来铸剑,否则就株连九族。不容陆举千般阻挠,当夜,趁陆举不注意,夫人就跳进了火海。霎时,火光冲天,一道蓝光劈开天地。是夜,胜似白昼。剑造好了,先皇大喜,命令陆举进宫殿封赏。进宫前,陆举心里有数,嘱托完族人,抱了一下年纪尚小的陆愈进,就头也不回地走了。那日,陆举再也没走出宫殿。

这等不共戴天之仇,陆愈进岂会置之不理。那日看完陆遥送来的信,陆愈进就找到了易容晚,如今的命运,他早就看得通透。只是眼下看陆遥如何行事了。

六、人生自是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三日后,是陆愈进示众接受死讯的日子。凌晨,皇宫的侍卫骑兵闯进易府抓人,却扑了个空——易将军领导的军队早就不翼而飞,易府只剩几个扫地的童子。

朝堂威严,天子发怒。堂下,那个扬言要抓易容晚的领军瑟瑟发抖。

“狗头军师,留你何用!”那坐在龙椅上的皇帝,三是上下,却是大腹便便,满脸黑线。

“陛下,易容晚生性狡猾,太迟了……”话未出,太监手上呈圣旨的一个托盘就扔向了领军,领军头上登时就流出汩汩的鲜血。

“迟?你是怪罪朕吗?”

“陛下,一切不迟。”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打破了朝堂上的死寂。

皇帝抬头一看,堂下站着一个穿一身黑衣的女子。身量高挑,神情坚毅。来人正是陆遥。

“你是何人?区区一介女流也敢闯殿堂,你好大的胆子!”皇帝审视着陆遥,满脸狐疑。一旁的奴才忙弯腰耳语。

“哦?你就是陆愈进的女儿,陆遥?”

“正是草民。”陆遥说着跪下,“小女子斗胆恳请陛下让我去缉拿易容晚。”

“哼,你们陆家勾结易府。我凭什么相信你?”

“陛下清楚易容晚的诡计,家父绝对是被冤枉的。如若草民欺瞒陛下,陆府上上下下的性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陆遥抬起头,目光如炬,丝毫不畏皇帝的审视,“我若取来易容晚的项上人头,陛下得保陆府平安。”

“就这些?”

“只是有个不情之请。”

“说来听听?”

“草民斗胆向陛下一借先皇的鱼肠剑。”

皇帝勾起嘴角,轻蔑一笑,任凭底下大臣议论纷纷,却顾自回答,“好!我答应你!”

鱼肠剑,色如玄铁,不像是陆愈进形容得那般,倒像是一块破铁。难怪老狐狸这么爽快就答应了。陆遥心想,淡淡一笑,将剑挎在腰上,起身跨上马背,扬鞭,登时马就如箭一般地飞将出去。

“开城门!开城门!”陆遥一边喊,一边高举手中的玉佩。

守在宫门前的将军一怔,也不知是真是假。毕竟易容晚率领的军队就在这道西门外,开城门无异于引狼入室。见守门士兵纹丝不动,陆遥手起刀落,那把鱼肠剑直指一将军的鼻尖。“将军,你可看仔细了。这是谁的玉佩!易容晚如今兵临城下,你担待得起吗?”

“是是是。”那穿着盔甲却活似浑球的将军唯唯诺诺,“开开开,快去啊!”

城门大开,易容晚的军队虎视眈眈,周遭悉数是埋伏。为首领军的正是易容晚。一身戎装,脚蹬战靴,神情淡定自如,好似事不关己。可见单枪匹马杀出个黑衣女子,他愣了神。定睛一看,却是陆遥。

陆遥下了马,便往此处走来,“易容晚,近日我是奉命来取你项上人头。”陆遥的眼神陌生却又专注,她顿了顿,“你,欠我一个解释。”

易容晚下马,一动不动,声音嘶哑,只唤一声“阿遥”,那句“对不起”却哽咽在喉咙处。

“拿命来说对不起吧!”话音刚落,一支暗箭从易容晚手下的弓上射来。“阿遥!”易容晚大喊,一把揽过陆遥在怀,躲过暗箭。陆遥一惊,推开易容晚,手起刀落,左手臂上流出汩汩的鲜血。一时,场上的人目瞪口呆。那血不是易容晚的,却是陆遥的。

鲜血渐渐渗入剑身之际,天色忽然大暗,浑似破铁的鱼肠剑顿时生发光辉,一瞬间,盖住了天上的日光。待鲜血完全消失后,一切又恢复正常。

“鱼肠剑,只有铸剑人一脉的血才能唤醒。”陆遥把剑伸向易容晚,面色惨淡,眼神温柔,微微一笑,“陆府的仇,拜托你了。”语毕,身子便倾倒在易容晚怀里。

王妃

七、只怪当年形影密,不关今日别离轻

“做我的王妃,可好?”桃花树下,易容晚身着龙袍,面向一青衫女子,深情款款。

陆遥别过头,只看那漫天的花瓣落叶飘洒,“那日,你来见我说你要成亲,我便已死心。你是先秦西丘国的遗孤,我是陆剑阁的掌门人。如今,你要明媒正娶的皇后只能是李宛清。李宛清,倾城倾国。易容晚,江山与美人,你都得了,你还想怎样?”

“阿遥。”易容晚声音低沉,神情黯淡。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千里,两小嫌无猜。”陆遥回头,一串泪从眼眶中跌落,“阿晚,你从来没和我解释过你的身世,你的抱负,你的心思。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阿遥。我,对…”

“阿晚,”陆遥微笑,顾自说着,“八岁那年,娘亲过世日正是我的生辰。你陪我跪在灵柩前说不离开,此后的生辰我都许下心愿,要生生世世和你一起,远离尘世,去高山里做对隐士夫妇。春天,酿桃花酒;夏天,采菱角;秋天,在林子里弹琴舞剑;冬天,白雪红梅,赏晶莹雪。好不快哉!”

“十岁那年,你离开,我许下心愿,要你常回来看看我。”

“你没有寄书信,更不曾回来过。我怕,弱不禁风的你就那样战死沙场。十五岁以后的生辰,我就许下心愿要你平平安安,仙寿恒昌。”

“爹爹被害死了,陆剑阁不能无主。我得守。恶君败了,天下不能无主。你得护。李家的政治势力不容小觑,你必须娶李宛清。”

“阿遥,我都记得。”易容晚上前,一把抱住陆遥,将她的头贴近自己温热的胸膛。两人泪水簌簌,沾湿了彼此的衣衫,“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塞外好冷,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这些年,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阿遥,我舍不得你。”

“只怪当年形影密,不关今日别离轻。谢谢你,阿晚。”陆遥咬着唇,一字一句。

“深山高士晶莹雪,到底意难平。阿晚,此生,无缘。”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