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是公平的,一切都有因果轮回

1

旋木所在的公司最近调来一位下属分公司的员工逝旁,同事李青悄悄告诉旋木,以后小心点,这家伙是凭关系过来的。旋木心领神会的嗯了一声,不自主的瞟了一眼这位关系户。

是男的还是女的?旋木小声问李青。因为这家伙四十多岁,长得五大三粗,短发乱蓬蓬的,脸庞似熟透了的南瓜粗糙无光,因为腰身比肩膀宽多了,还翘着大肚子,没有胸部,站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实在分辨不出男女。

李青噗嗤一声差点笑出声来。我就知道你的眼神不行,你看她的脚,那么小,怎么可能是男的。

这时公司的实习生庄紫抱着一小摞资料走过来了。小庄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人很谦虚文静,说话总是慢声慢气,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生。

“李姐,这是你要的我们公司准备合作的客户的相关资料。”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房子上,末了还给一个甜甜的笑容。

正当旋木和李青都沉浸在工作中,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不和谐的声音。

“你这小姑娘怎么办事的?懂不懂规矩!”逝旁正在一边喝茶一边一本正经的大声呵斥小庄。小庄吓得不知所措,脸憋得红红的,不知所措,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经理听到呵斥声,赶紧从办公室出来,把两个人叫进了办公室。

原来庄紫把原先需要逝旁这个职位要做还没有做完的工作的资料交给了逝旁,逝旁要求庄紫一一给她从头梳理一遍,可是小姑娘刚来公司实习,干的都是端茶倒水送资料之类的杂事,哪里接触了公司的实际业务,自然说不出来,若若的回了一句,这是你的工作啊。逝旁就勃然大怒,认为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不把她放在眼里,目无尊长。

最后自然是小庄忍着眼泪给逝旁道歉,逝旁不屑的哼了一声,表示接受小庄的道歉。从经理办公室出来,小庄低着头跑进了卫生间。

“以大欺小,以老欺新。”李青愤愤不平。

旋木用眼神示意李青,此时,逝旁从旋木的办公桌前经过,其气势果真不小,经过之处,资料都被吹起来了。

第二天在公司食堂吃饭的时候,旋木和李青刚坐下来,小庄叫了一声李姐,默默的坐在旁边。

看着小庄闷闷不乐的样子,李青忍不住说道,“小庄,给你讲个笑话啊。”小姑娘心思单纯,一个笑话就把她逗笑了。

庄紫毕竟年龄小经历的世事少,资历浅经验少,被逝旁颐指气使的指使干这干那,旁人都看得出来这位实习生的委屈,可是只是看看。

李青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把庄紫安排出去办事,免得在办公室像个陀螺一样被人指使。

新项目接下来了,李青负责总体规划,具体事项由她详细制定好后分配给各个人完成,当她把分配给逝旁的那一部分给她放到桌子上的时候,逝旁看都不看。

李青没想到,这位体胖但心不宽的人已经在记恨她有意无意阻碍她施虐实习生那份快乐。

2

到了上交新项目总策划的时候,李青向逝旁要她的那一部分材料,逝旁眼都不抬一下,说,什么材料?你什么时候交给我的?李青忍者把情况说了一遍,逝旁奥了一声,就再也不理李青了。李青尴尬的站在那里,气的脸都发紫了。

“逝姐,麻烦你找一下吧,今天下午老总要的。”李青憋出笑容来。

“我都不知道这回事,怎么给你?”逝旁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若无其事的说。

李青没办法,只好去告诉部门经理,那个经理无奈,只好说,我给老总说说,推迟一天听报告吧。你今天晚上加个班,弄出来。

李青通宵没睡,把这个本不属于自己的活干完了,早上上班,两个大黑眼圈,看起来疲惫不堪。

旋木说,难道这种人只是像狗一样来公司溜一天吗?

李青啥也没说,用同意的眼神回答了旋木。

以后,凡是轮到李青分配工作,李青都先去找部门经理,部门经理说需要交给逝旁的,就交给逝旁,部门经理说,你们几个辛苦一点吧,就她们几个人完成,少一事总比多一事强,毕竟逝旁是有后台的人,至于是什么后台,也不清楚,估计很硬,不然怎么敢在这么严格的公司公然这么嚣张。

不过,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的久了,个人的一些信息总还是会通过各种渠道一点一点被人传来传去知道的。这就是著名的小道消息和闲话。

逝旁的无理和嚣张引起了公司该部门所有员工的不满,虽然大家表面上对她客客气气,背地里骂死她了。

逝旁原来是二婚,当时一婚的时候和第一个丈夫生了一个女儿,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第一个丈夫情愿离开女儿情愿一分钱不要也要离婚。后来她就带着才几岁的女儿又找了一个男人,据说,现在的这个男人在一家事业单上上班,人比较老实。也是,如果他不老实,估计早和逝旁过不下去了。

同事们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是一位怎么样老实巴交的男人才能容忍这么一位戾气十足样貌丑陋的女人。

3

逝旁的女儿来过公司两次,都是直接来公司和她妈要钱。小姑娘虽然长相继承了她妈,毫无姿色,甚至还有点难看,但是毕竟年轻有朝气,也就凑合能看。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像她妈那么胖,甚至还有点苗条。

这位粗俗的逝旁,生了一个没有礼貌的女儿,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她来我们公司,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位长辈打过招呼,甚至在别人对她问好的时候,她也是爱理不理的哼一声,似乎她怕自己和这些人打交道会降低了她的身份。

一天早上,公司有眼尖的人发现逝旁竟然眼睛红肿,暗地里传开,大家都很惊叹,谁能把这位不可一世的女人弄哭呢。

原来逝旁的女儿也到了青春期,逝旁当时为了自己的女儿,硬是不和现任丈夫再生孩子,怕对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有影响,不知道那位男士当时的怎么想了,也同意了。所谓罗卜白菜各有所爱,什么样的人也有人喜欢吧。于是,两个人就一直养着这么一个女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逝旁的女儿逝边和逝旁的丈夫刘云搞到一块去了,逝旁一直被蒙在鼓里。她看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和自己的继父关系这么好,自己的丈夫又时时刻刻关心着她们母女,心里面一直以为是自己有魅力降住了这个木讷的男人。有时候一个人的自信或者说自负,真是高的让人难以想象。难道她从来不照镜子吗。

那一天是逝边的生日,逝旁提前好几个小时就离开了公司,反正她来不来上班都没有人管,更别提她早退。结果,拿了提前订好的蛋糕高高兴兴的往家冲。有时候,过分高兴并不是好事。打开了家里的门,听到有声音,还奇怪,正常应该是丈夫还在单位,孩子还在学校,家里怎么有哼哼唧唧的人声呢?小偷?也不像啊。

顺着声音轻轻推开了卧室门,竟然看到自己的床上有两个裸体的男女正在沉醉的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因为太激动了竟没有注意到门口有人看着自己。

这两个裸体男女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和自己的现任丈夫。她大喝一声,骂声直接把两个人从美妙的事情中惊醒过来,回头一看,也都惊呆了。谁会知道她的妈他的妻这个时间点回来呢。

4

刘云看到这个怒不可遏的女人那张因为震惊和愤怒而变形的脸,吓得赶紧从少女身上抽出来,差一点吓得阳痿。逝边却比她妈还生气,刚才爽不可言的事情正进行着,就这么被人打搅了,真是扫兴。

逝边冲着逝旁喊,吼什么吼,没见过吗?

逝旁脸都变绿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一直宠爱有加的女儿竟然不为自己的行为羞愧难当,还这么理直气壮。

“你还要不要脸了?我养了你这十几年就是为了让你不知廉耻吗?她是你爸,你知道不知道?你丢人不丢人。还有你,你这个王八蛋,算我看错眼了,竟然没想到你是这种禽兽,你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下手,你还是人吗?”逝旁顺手就把手里的蛋糕朝刘云扔了过去。

“妈,我告诉你,你们两个人根本就不配,再说,刘云又不是我亲爸,我们两个又没有血缘关系,所以谈不上乱伦。这么多年来,他对我这么好,你整天凶巴巴的,我为他和你结婚这么多年感到不值。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两个早都在一块了。”

“你……”逝旁气的说不出话来。

刘云闷头不吭声,坐起来穿好衣服,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还有点担心逝旁会和他厮打起来,结果他平平安安的走到了客厅,逝旁沿着门框摊到了地上。

“你看着办吧。要不你们离婚吧,这样我们就可名正言顺的在一块了。”逝边躺在床上看着逝旁。

看逝旁没反应,逝边在床上躺了一会,便穿好衣服扭着屁股从她身边走过去了,临了,又加了一句,“我已经成年了,什么都懂,我不是你的小孩子了。我也有我自己的追求。”

“刘云,走,我们出去庆祝我的生日。”逝边和刘云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两个人肩并着肩走出了家门,并且那一夜没有回来。逝旁在家里一个人哭了一夜,所以第二天才被人发现,她竟然也会哭。

5

她一个人在自己的工位上,有时候趴在桌子上肩膀一抖一抖的,看样子像是在哭。没有人理她,也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再说就算知道了,又有谁愿意因为好心去安慰她说不定还会被她大骂一场呢。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而且发生的还不是一次。她就是这样一步步让所有的人都怕她讨厌他,恨不得能离她多远离她多远。

听说,后来她就是不离婚,那两个人就彻底从家里搬了出去,她的女儿因为她的誓死不离婚恨她入骨,扬言要和她断绝母女关系。这真是断崖式的剧情发展。

有一段时间,逝旁没有来上班,公司一下子气氛变得轻松多了。小道消息慢慢传来,原来是因为这么一档子家事,看来她是遇上棘手问题了。

终于熬不住那两个相爱的人的软硬兼施,她还是答应离婚了。办理完离婚手续的第二天,她竟然来上班了,真是奇葩的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那一天她看起来精神还很好,似乎是摆脱了一件沉重的负担。

旋木对李青说,那女人果真是凶悍啊,遇上这种事情,现在还能这样。

李青说,那是,她的女儿就是她的报应。所谓一物压一物呗。

隔天,她的死讯就传来了,是凌晨从十八层楼的卧室跳下来的,当时就摔得面目全非,死相相当难看,甚至掩盖了她本来丑陋的样子。

她女儿和她的情人草草处理了她的后事,清空了她所有的东西,他们就又搬回去住了。似乎,她从来没有在她们的生活中出现过。

这就是报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上天是公平的,一切都有因果轮回。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