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光鲜的外表,也永远无法掩盖我们的心

暑假,百无聊赖,大把大把的时光从身边流泻,她轻轻地走,不带走半片云彩,却带走了我们所有人的青春。

玉珏高一的暑假,早上九点了他依旧在床上,蜷缩在被窝里看着电视,无所事事,也不想写作业,确实,对于成绩这么稳定的他来说写作业毫无意义。

年级倒数第一。

“珏儿,快,咱们家隔壁街的隔壁街新开了一家武馆,我已经给你报名了,我带着你快去吧!”爷爷一瘸一拐的冲了进来,兴奋地说道。

其实玉珏不需要绝世的武功,也不会有一天驾着七彩祥云去迎接自己的爱人,可是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爷爷这么的兴奋。

十分钟后,玉珏坐在了爷爷的三轮车后座上,虽然爷爷的的腿脚不好,不能走路带风,但是爷爷骑得特别带劲,一阵阵风从玉珏的耳畔吹过,发出“呼呼呼”的声响。

武馆八点开始训练,去到那里已经九点半了,可是这丝毫不影响爷爷的兴致和玉珏的好奇。

玉珏有一种感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里的一切都好有吸引力,可能玉珏会在这里迎来生命中的第一个转折。

训练了半个小时候玉珏就得到了教练的表扬,“你们看看,这个刚来的都学得比你们快!”

玉珏的脸忽然红了,比猴屁股更加温润,其实不仅仅是脸已经成了屁股,他的心也在怦怦直跳,难道,难道,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毕竟在学校里,年纪倒数第一的日子并没有想象的美好。

从此以后,玉珏一发不可收拾,自从参加了武术俱乐部后,他比以前更加有精神了,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都能一口气上五层楼了。

玉珏的的爷爷也经常去看他练武,爷爷从不说废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带“春光乍现”般的微笑,这对玉珏来说,是比所有的夸奖都要高级一万倍的东西。

总的来说。自从玉珏修炼了“绝世武功”,他的生活仿佛触摸得了阳光,这是久违的阳光,透过窸窣的树叶,缓缓落下,飘落在年轻的生命之河上。

只用了一年的时间,玉珏已经是武馆里的第一了,特别是他的腾空动作,原地后空翻,旋子转体720,侧空翻转体,旋风脚接叉,各种高难度的腾空动作他都做得得心应手。

他也在学校举办的活动中多次表演,每一次他登台都会获得如雷般的掌声,“哇!是玉珏,他的空翻好帅啊!”

从此,玉珏在学校里好像可以抬起头了,他好像已经不再是那个从来不完成作业,上课睡觉的年纪倒数第一,所有人都知道,在高一一班有一个叫玉珏的孩子,武术特别厉害,空翻特别帅。

可惜的是,即使我们拥有了再光鲜的外表,也永远无法掩盖我们的心,因为心是不会撒谎的,邪恶就是邪恶,善良就是善良,爱就是爱,讨厌就是讨厌,就像是武术再好,也无法掩盖玉珏倒数第一的事实。

周六,玉珏开心的来到了武馆,此时武馆里一个人也没有,今天是训练的,只是现在才六点,太早。

玉珏在独自对着镜子比划动作,这个胳膊要抬到和肩膀一样高才好看,左腿一定要蹬直,右腿九十度,面朝拳的方向向前看,不错,这个动作可以了。

下一个动作……

就这样,很无聊,但是玉珏习惯了这种感觉,因为他明白在这些孤寂,无聊的背后是爷爷赞许的目光,是同学们崇拜的赞许,是终于可以在学校里抬起头的自信。

不知道什么时候教练已经坐在了他的后面,手里拿着两个肉火烧。

“珏儿,又来这么早,吃饭了吗?来,你一个肉火烧,我一个。”教练看着玉珏,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起了自己的过去,可是心里又有些许的悲伤。

玉珏满头大汗,高兴的坐了下来,吃了起来。

“珏儿,我想和你说个事儿,就是你已经练的很好了,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不用再给我学费了,以后你可以免费在这里练习,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在考到年纪前十之前,不要再来了。”教练平静的看着玉珏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知道我有多喜欢练武术,你知道我学习有多烂!”玉珏有些激动,肉火烧的馅被抖动的手挤了出来。

“你知道吗?珏儿,我很喜欢你,你很努力,每次看到你我都会想起以前的我,所以我才要让你好好学习,我不会说你既然可以练好武术,那么一定可以学好习,我只是我不希望你以后连个大学都考不上,像我这样,一辈子除了教个武术什么也不会,还有,你说你多喜欢武术,这都是假的,你喜欢的是别人的夸奖,因为我也曾经这样,我知道的。”教练望着天花板,若有所思的说着。

玉珏明白了,现在已经不用多说了,所有的话都成了废话,就算玉珏可以说出再漂亮的话都已经无用了,更何况现在的玉珏说不出,所以他拿起包要离开了。

[if !supportLineBreakNewLine]

[endif]

“喂!”教练叫住了玉珏。

玉珏回过头来,有些不耐烦,“又怎么了,教练。”

“你知道我们的责任很重吗?我们的背后有一个神圣的东西,特别神圣,叫传统文化。你明白吗?所以你一定要回来,下一批学生我希望让你来教。”

“知道了,我答应你。”玉珏抬起胳膊,挥了挥手,留下的只有渐行渐远的背影。

“喂!”教练就要了一声玉玨,但是这次他没有回头。

“臭小子,把掉了的肉火烧馅给我打扫干净!”

玉珏坐在家里,关上了电视,“正襟危坐”在那里,面色沉重,呼吸深沉,缓慢而又艰难的从书包里拿出了崭新的课本。

这时妈妈从旁边路过,穿着围裙的妈妈惊呆了,“我的天,观音菩萨显灵了!不行,我要再去拜拜她,太神了,昨天刚拜了。今天就开始学习了。

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妈妈的举动,因为他的眼前已经出现了如同珠穆朗玛峰一般的的高难的山,阻挡了他的视线,阻挡了他的欢乐,阻挡了他本应虚度的年华。”

我的天,太难了,此刻的玉珏才明白自己到底差了多少,是十万八千里吗?不是,是两代人的鸿沟那么多!

玉珏专门去了他班主任的家里,要明白这需要巨大的勇气,因为在他心里,班主任永远是那个最最邪恶的罪恶之源。

于是班主任也惊呆了,“我的天,难道昨天让玉珏的妈妈去拜观音这事儿成真了,我只是被他妈烦的不行,随便说说的啊!不行,我家孩子学习也不好,我要去拜拜了。”

拜归拜,但是班主任还是给玉珏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如果执行的好的话,一年的时间可以考班级中上游,这是对一个从来不学习,语文都可以不及格的学生来说,很有挑战性的任务了。

至少在老师眼里是这样的,可是玉珏觉得还是太长。

玉珏选择了住宿,这样可以节省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每天只睡六个小时,这样的他睡眠严重不足,对于现在的玉珏来说,就连从宿舍到教学楼的时间都是美好的,因为他可以半睁着眼,半闭着眼走,这是一种休息,难得的休息。

周六日玉珏也不回家,而是来到了高三的自习室,提前体会着高三的紧张,那是一种不同的感觉,玉珏明白自己只是井底之蛙,自己的紧张程度和师哥师姐们比起来差远了。

“你就是那个武术特厉害,空翻特别帅的玉珏吧!你能教教我吗?”一个大三的学哥忽然认出了他。

“抱歉,我是叫玉珏,但是我不会空翻,可能是重名了吧。”玉珏低下了头,继续做着让他头痛的卷子。

第一次月考结束了,玉珏看着自己的卷子,看着那一个又一个的大大的叉号,他简直要疯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进步这么少!

玉珏把卷子撕了,发出了“嘶嘶”的声音,这可能就是坚强的玉珏心碎的声音。

他冲了出去,不知道还有没有课,不知道老师会不会来叫他,他一口气冲到了操场,一圈又一圈的跑着,跑到气喘吁吁,跑到精疲力竭,跑到躺在跑道上掩面哭泣。

第二天,玉珏坐在桌子前,顶着一双金鱼般的大眼睛,桌子上是重新粘起来的试卷。

可能最最坚强的不是敢于直面挫折,而是在伤过,痛过后,依旧直面伤痛。

总归进步是有的,如同老师说的,高二一年的时间,他考到了班级中上游,可是离年纪前十的目标还差太远,太远。

现在所有人的眼里,玉珏已经不是那个成绩年纪倒数的差生,也不是那个武术特别好,空翻特别帅的武术小子,现在的玉珏只是一个平凡的学生,没有了那么多标签,玉珏的心不知为什么特别的平静,开心。

现在的一切都是暖的,阳光是暖的,空气是暖的,同学们的笑容是暖的,老师的教训都是暖的。

不过玉珏依旧没有忘记教练的话,毕竟他们已经约好了。

那天是周天,高三的都放假了,所以玉珏也想要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假期,他无所事事的骑着妹妹的小单车,在路上游荡着,飞驰着,一会儿S型走位,一会儿来个蛇皮走位。

“滴”的一声长鸣,“骑自行车不看路啊!都骑路中间来了,小心撞死你!”

“抱歉,抱歉。”玉珏收敛了许多。

过了一会儿,他停下了车子,停在了武术馆的门口,大门紧闭,但是他可以听到里边训练的声音,那是久违的声音,玉珏多想推门而入,可是不行……

萧瑟的风吹过玉珏的刘海,三七分,很不错,他又骑上了车子,向着远处骑去,向着未来奔去,向着约定前进。

后来玉珏学习更加认真了,高三一年的时间考到了年纪前五十,但是还是太慢了,他有些担心,会不会教练已经忘了他们的约定,会不会教练以为他已经放弃了,但是现在想这些都是多余的。

时间总是在一个人特别认真的时候加速流逝,高三要临近尾声了,玉珏最好的成绩也不过是年纪第十五,毕竟现实永远是残酷的,玉珏以前落下的太多了。

六月的风已经有些炽热,同学们也早早换上了短袖,一个个显得特别苍老,这是高三特有的容颜,嗯,今天就要高考了。

当要走进考场的最后一刻,玉珏看到了教练,教练在冲他微笑,玉珏认为自己看错了,又回头看了一眼,他在那里,又回头看了一眼,他还在那里,又又回头看了一眼,他依旧在那里。

“你进不进啊?后面还有人排队呢?”

最后一次考试,人生的转折点,玉珏考了年级第三。

那是炎热的夏,热到头皮有些不爽,玉珏飞快的骑着妹妹的粉红自行车,一路狂飙,宽松的大裤衩子随风飞舞,他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不用说也知道,他要去武术馆。

“今年暑假来的新生很多,我很高兴,我也请来了你们的大师兄作为教练,我希望大家可以尊重他,那么下面我要给你们介绍我们的新教练,掌声欢迎玉珏教练!”玉珏教练的教练开心的说到。

“大叫好,你们叫我玉教练就可以了,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很高兴,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人来是为了学空翻,学防身术,感觉这样子,打架会特别厉害,会特别帅,那么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教练曾经告诉我的,我们的背后是一个很神奇,很神圣的东西,神圣无比,叫传统文化。”

以前自己训练会感觉时间有些慢,特别是教练拿着棍子准备体罚的时候,那每一秒钟的等待都如同等待死神要扼住自己的咽喉一样可怕,可是现在自己成了教练,自己成了那个体罚学生的坏教练,那每一秒钟的等待都如同步入了仙境一般美好,真爽,时间也过得快了。

就这样,暑假很快过去了。

“有空就回来,珏儿,这里随时为你敞开。”教练说道。

“嗯,好,一定。”

上了大学,玉珏参加了许多武术类的社团,舞狮社,舞龙社,搏击社,散打社,武术社等等,并且很快玉珏就在社团活动中脱颖而出。

“你看,这个新生好厉害,空翻好高啊!动作也挺漂亮的。”

“对对,他叫什么名字啊?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现在的玉珏听到这些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像个小孩子一样高兴的不行,不是他习惯了听这些夸奖的语言,不是他再也不会自卑自己的学习不好,而是他真的成长了。

周六的下午体育馆里是空的,没有任何人,可能在这美好的大学时光,同学们要么忙着谈恋爱,要么忙着一边玩游戏,一边骂队友,亦或者忙着在某个宾馆里,做着青春时期最最希望的事情。

总之,硕大的学校里,硕大的体育馆里,成千上百的学生里,除了玉珏没有一个人在体育馆里,玉珏自己在体育馆里不停地训练,练到大汗淋漓却不自知,因为高三的时候他就明白,根本没有天才,但是一定有背负着责任,不断努力的蠢材,一定有。

“哇,同学你的空翻好漂亮,你能教教我吗?”体育馆里进来一位体态修长的美女,一身运动装,高高扎起的精神的马尾,充满了青春的阳光。

玉珏停了下来,微笑着回过头去“同学,我给你讲讲武术的历史与文化吧。”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