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宝引发的命案,可以带来什么样的意想不到的信息

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有一件隐秘的宝贝,比如一件收藏多年,价值连城的古董,又或者是自己辛苦收集的各种物品。平时不示人,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微弱的灯光下独自欣赏。李强就有一件宝贝,他这宝贝并不是奇珍异宝,也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而是一个极为平常的充电宝。

这块充电宝并不是能够容纳极多的电量,也不是特别漂亮精美,就是一个手掌大小的白色方块,上面只有四个小灯用来显示电量。那为什么这会成为他的宝贝呢?原来充电宝本身并没什么,充电宝里面的东西才是他的心头肉,那是一块目前市面上最新型的监听器,为了这块监听器他还花了大价钱购买了一整套的设备,大大小小的接收信号,解析音质的东西堆在一起,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坐在这些设备面前监听各种别人的隐私。

他刚买来这些的时候,内心痒痒,很想试一下这块监听器可以带来什么样的意想不到的信息,他就把装着监听器的充电宝放在岗位上,故意请假早早的回家,坐在那些设备跟前监听同事们的谈话。不过,大多都是些无味的话语,太过无聊,他就想,可不可以放到别人的家里,听那些平时根本听不到的话?他越想越觉得兴奋,第二天,他就想着把充电宝借给别人用,让他们可以拿回家,这样自己就可以听到别人的隐私了。

他的眼睛时不时的注意着正在工作的同事,内心特别希望有人会站起来询问大家谁有充电器吗。不过很少有人总玩着手机,就算有用尽电量的人,也都是自己带着充电线,在公司就可以充电了。

一连几天都没有找到可以借给别人充电宝的机会,他有些沮丧,想着还不如把充电宝仍在街上,看会不会被别人捡到拿回家里,不过万一被车子碾坏了或者是被捡垃圾的拿走了,自己不是白白损失了花了那么多钱买的监听器吗。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索性就把充电宝放在公司,下班后回家,有时也能听到一些加班的同事的聊天,也有一点收获,比如他们在谈论谁谁谁的八卦,谁与谁有矛盾了等等,这些话语虽然还是没有意义,但是让他感觉好歹起到了一点安慰。在他还是没法放弃把充电宝放在别人家里监听的想法,机会终于来了。

“请问有充电宝吗?”王珊大口的喘着气,胸前的项链跟着节奏上下起伏。

李强先是没反应过来,看到王珊这位公司的大美女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她从口中呼出的气息自己都可以感受到。

“是充电线吗?”他以为她是找充电线。

“不是,是充电宝。”王珊说清楚,她焦急的看看身后将要离去的人群,着急的说:“有没有嘛。”

“充电宝…有!“李强像是被闪电击中,迅速的从抽屉里把充电宝拿出来”给!“

“谢谢,我们今天晚上要去聚会,明天再还你啊?“王珊把充电宝装进手包。

听到她说明天在还充电宝,李强真是兴奋极了,他恨不得希望她可以一直留着充电宝“好,你留着就行!“

王珊看了他一眼,感觉他有些奇怪,后面的朋友开始催了,她也就没多想说了句谢谢就走了。王珊一走,李强就坐不住了,他急切的想要坐在自己的设备面前,去听关于王珊的信息。看着组长团队长没注意,他迅速的就跑开了,也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

好不容易公交到了地方,他先是快走,但想到王珊可能到了她们聚餐的对方,他就小跑起来,进了门迫不及待的就打开设备,把耳机带上。

调好信号,先听到了“嘶嘶”的声音,又调试来了几下,接着传来乱七八糟的噪音,他全神贯注的去听,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谈话。

“…我们…去…”

“…不想…好不好?…“

她们好像在商量着什么,声音太杂,清不清楚到底说的什么,李强手一直在设备上调试,但听到的也都是这些断断续续的话语,他猜可能她们是在路上,等到她们进到一个安静地方的时候就可以听清楚她们的谈话了。

他依旧时刻注意着耳机里面的声音,过了一会,还是听不清楚,他从冰箱里拿出一些面包和啤酒,边吃边等。

忽然,耳机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响,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声音太大了,他只好把音量调小一些,他竖起耳朵听,里面传来一下一下的鼓点声,还伴随着嘈杂的尖叫。这是什么地方?李强猜不出来。这样的声音持续了很久,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李强坐在那空想着王珊此刻在做什么。

噪音突然小了下来,好像有什么在谈着什么,李强来了精神,把音量调大,音质清晰起来。他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紧接着就听到喘息声,他仔细去听,又听到吧唧吧唧的亲吻的声音,他兴奋起来,猜出这是王珊和别人亲热的声音。他生怕漏了一点声音,全神贯注的去听,耳机里面的声音渐渐变得急促,他兴奋的全身发抖,像意识到什么,连忙把裤子脱下,跟随耳机里的声音上下配合。一会,他在颤栗中结束,找来卫生纸擦去狼藉,但耳机里的声音才开始变得更加激烈。在他的陶醉中,耳机里终于传来一男一女释放的呻吟声。

在喘息声中,他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姗姗,下一次…是什么时间啊?”

李强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他继续听。

“再说吧,这次你还不够啊…“这是王珊的声音,她在穿衣服。

“和你一起,怎么会够呢,看我拍的这些照片怎么样?”

这个声音,是他!李强认出这个声音是他们公司的片区经理赵华,他不是都有孩子了吗?

“你还拍照片!你是不是想要威胁我?“王珊的声音变得愤怒。

“怎么会?我这是着迷于你的身体…“

照片?他们偷情的照片?李强心想终于听到重要的信息了!他们穿完衣服离开后,耳机里就又只能听到嘈杂的噪音。看时间已经晚了,李强又不忍离开,他还想听王珊回家后的声音,就坐在那慢慢等着,不过令他失望了,王珊应是累了,回到家后只听到她洗了个澡的声音就没听到其他。

第二天,李强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来到公司。他来的很早,其他人都还没来,他看到赵华挺胸抬头不可一世的样子走进办公室,他想起昨晚他和王珊的聊天,他的手机里存着他和王珊的照片。他的心思一下就全跑到这块手机里的照片那去了,他时刻注意着透明玻璃里边赵华的举动,趁他倒水的空间,他快速的溜进办公室,看到他放在桌面的手机,李强想都没想拿起手机就跑,不去管上班,不去管迟到,还管什么工作,照片最重要!他坐着到自己买监听器的地方,给了老板一些钱让他把手机解密。

走在路上,他低着头不停的翻看存储的照片,里面是很多张王珊和赵华亲密的照片,尺度很大,没有一丝遮拦。他激动不已的重复去看,突然,电话响起来,他看着手机上备注的名字,他认出这是和他一个片区的同事。李强挂断不接,紧着着把飞行模式打开。一路上脑孩里都是王珊妙曼身躯的样子。

回到家中,他打开设备,听出是公司里的声音,王珊在处理着工作。忽然间,自己的手机响了,是团队长。他想了想,挂上没接。过了一会团队长又一次打来,这次他接起来。

“李强?“是赵华的声音。

李强想不通为什么是赵华的声音,就没回话。

“李强?我知道你在听,今天早上有人看到你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你干什么了?

李强依旧不说话。

“李强!我再好好的对你说一遍,你是不是拿了我的手机,你赶紧给我还回来,不然我就报警了!“

“照片。“李强冷不丁的说。

“什么?“

“我知道照片的事。“李强用非常冷淡的语气说。

赵华不知所措,语气慌乱地说“你怎么知道的…有话好好说,你想要什么?“

“我想想再对你说。“李强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赵华还在耳边举着手机,他反应过来后,心慌意乱的回到办公室。他想不清吹为什么李强会知道照片的事情,他看向王珊所在的方向,起身疾步走过去。

“过来,我有事跟你说。“他对正在工作的王珊说。

“有什么事说呗。“

“到那边说。“

“在这说呗。”

看到王珊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他又急又气,猛的把话说出来

“照片!“

“什么照片?“王珊一脸不解。

“我们的照片!“

她才反应过来“照片怎么了了?“

“被李强知道了!”

“怎么会?他怎么知道的?”王珊也变得惊慌起来。

赵华说出他手机不见的事情“被李强拿走了,他一定解开了手机,看到了那些照片!”

“那怎么办?”王珊茫然无措,也不顾别人的目光,一把拉住赵华的袖子,语无伦次的说“这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非要拍照片,也不会被李强…”

“闭嘴!我来想办法…“赵华看到有人已经注意到他们了。

“要不我们报警吧?“

李强此刻在设备跟前,听到耳机里王珊说报警时内心一紧。

“不行!报警的话,我们的事情不就被所有人知道了?”

“那你说怎么办吗!”

“李强无非就是要钱,他要多少我尽量满足他就是了,要是他要的太多,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赵华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李强不要狮子大开口。李强听后,在设备跟前微微一笑,这次他终于体验到了一种可以操控他人人生的快感。他打过去王珊的号码。

王珊看着来电人是赵华,她畏怯的看向赵华。赵华示意她接。

“喂?”王珊的声音稍稍发颤。

“姗姗你好。”

“李强?“赵华把脑袋低下来,这样可以听到通话的声音。

“是我,赵华在旁边吧?“

赵华对着王珊摇摇头。

“他…他不在。“王珊怯生生的说。

“我知道他在,对他说,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准备一百万现金,在今天晚上十点由你单独送到一个地点,具体地点我到时再说。还有,甭想对我撒谎,我知道一切!“说完,电话就挂上了。

赵华听到了李强所说,接着他看到很多人频频侧目看向他们,他就对王珊做了个手势,回到办公室。王珊跟随着进来,赵华示意她把门关上,接着开口说:“李强怎么会知道我在你的旁边呢?“

“他说他知道一切…“王珊虚弱的摊在座椅上。

“胡说!我想应该是有人给对通风报信。“赵华狐疑的看着玻璃墙外正在工作的那些人。

“不会吧,他没有朋友。“王珊也好奇起来。

“那他怎么会知道,还有照片,他怎么知道我手机里有我们的照片,早上我就接了杯水,他就把我的手机拿走,而那些照片也就是昨晚照的啊。“

“昨晚…“王珊嘴里重复着这两个字,忽然她好像想到什么,但又毫无头绪,她想起昨天下班前她找他借充电宝。

“充电宝…”

“什么?”赵华没听清,转过身来看着她。

“充电宝!”王珊意识到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还充电宝,手机没电自己去充!”赵华发怒道。

“我昨天晚上借他的充电宝了!”

“什么?”

王珊把事情对赵华说清楚。

“你是说,是充电宝?”赵华提防着什么,小声的说。

王珊点点头“也就这一个原因了。“

赵华来回踱了几步,想了想对王珊说:我们试一试看看是不是充电宝。“然后他把他的计划说出来。

稍许,两人来到王珊的座位。王珊小心翼翼的把包里的充电宝拿出来,和赵华相视一眼,看到赵华点点头,她开始说:“你今天能拿出一百万吗?”

赵华装出无能为力,只好听天由命的语气说:“我没办法啊,就算杀了我,我今天也拿不出一百万啊,五十万还好说,一百万是真的没办法!”

“那怎么办?李强说今天必须拿出一百万现金。”王珊偷偷看向充电宝。

“那就这样吧,我根本拿不出来,不行的话我就去报警,我也不在乎了!谁让他逼的这么紧!“两人相互看看,又看向充电宝。

没有动静,王珊对着赵华摇摇头,用嘴唇无声的说:“怎么没用啊?”

赵华也长着嘴唇不出声的比划“再试试。”

“你报警了那我怎么办?我可不想让那些照片泄漏出去。”

“那我有什么办法?他要是要五十万就好了,我还能拿出来,唉,可他要一百万呐!”

王珊的手机这时候响起来,看到来电人,两人高兴的对视一眼,王珊装作慌张的样子接起电话。

“告诉赵华,五十万也行,今天必须拿出来。晚上十点我在告诉你去哪。”说了这么一句话,电话就挂断了。

两人松了一口气,彼此高兴的对视一眼。来到办公室,赵华不顾一切的抱着王珊深深的亲了一口。

“妈的,原来是充电宝!”赵华用手恨恨的砸在桌面。

“接下来该怎么办?”王珊心里也有了底,开口问。

“要钱肯定没有,要人嘛…”赵华看着王珊阴森的笑起来“给他俩!”

夜晚,所有人都下班回家了,赵华对着王珊点点头,王珊嫌恶的拿起装着充电宝的包坐上车,一路上两人都默不作声,尤其是赵华,连呼吸声都好像消失了。

李强打来电话,说出地点。赵华开到临近的地方,让王珊下车,他把车停好,远远的跟在王珊后面。王珊提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走在街道上。这是一片老旧的城区,几栋外表斑驳的居民楼错乱的分布着。道路很窄,路面上坑坑洼洼,赵华很小心的避开有积水的地方。

到了李强指派的地址,王珊茫然的看着四周,这是一个脏乱的胡同,墙边胡乱堆积着垃圾。并没有一个人。赵华在身后躲着,拿出腰间的甩棍,蓄势待发。

叮叮叮!王珊的手机响起,声音传到很远。

“喂?”

李强又说了个地址,并让她把钱扔到垃圾桶里,王珊听话的照做。接着就照着李强说的地址开始走,电话一直没挂,李强不停的给王珊指路,告诉她在这条胡同尽头应该往哪边走。走了二十分钟,李强突然说:“就是这个,上楼。”王珊担忧的看看身后,内心发怵的走在这栋像是鬼故事里的楼道里。

“4层,413.“王珊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她吓得停下来,那个脚步声也随着她停下而消失,她想应该是赵华跟在身后,她内心指望着一会他可以迅速点。

“进门吧!“王珊看着眼前昏暗不明的楼道,胆怯的站在那,不敢碰这张漆黑的木门。”进门!“李强威胁道。王珊没有办法,她咬咬牙,轻轻一推,门一下就开了,屋里面一片乌黑,她刚想跑开就感觉到背后一疼,她被人狠狠的推进屋子。她打了个踉跄,惊惧的回过头来,看到门前站着一个高瘦的身影。

“李…李强?“她不知所措。

“姗姗,这一天终于让我等到了!“李强的眼神在黑暗中贪婪的看着王珊。

“你要干什么!?“她非常恐慌。

“还能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你了,我以为你会是一个聪明善良的女孩,没想到你竟然和赵华搞在一起!“李强在黑暗中低吼,到后面竟成了撕心裂肺。

王珊害怕到了极点,心想赵华怎么还没有到来,看着李强不停逼近的脚步,她大喊到“救..救命啊!”

李强突然冲过去用手捂住她的嘴,接触到王珊的皮肤显然让他兴奋极了,他开始胡乱的边亲边摸。王珊的尖叫在他的手掌下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李强蛮横的蹂躏,恐惧和羞耻的眼泪溢满眼眶,就在她即将放弃希望的时候。

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闷叫一声,倒在她的身上。她看到了门旁站着的那个熟悉的身影。赵华把李强从王珊的身上拉开,捧着她满是泪水的脸盘问她有没有事情,王珊抽泣着摇头。赵华看着到在地上的李强,黑暗中只能看到一个黑影,接着从门旁进来的楼道里微弱的灯光,他看到自己手中的甩棍上粘着血迹。他意料到不好,便急忙的在李强的身上翻找手机,摸出来一个,借着灯光认出是自己的后,拉起已经丧魂落魄的王珊:“我们快走!“

赵华在垃圾堆处找到王珊扔掉的包,里面并没有钱,只是装着一些公司废弃的文件。上了车,赵华对坐在副驾驶上,仍旧失魂落魄的王珊说:“这件事情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不然我们俩就完蛋了!知道了吗!“

王珊恍惚的点点头,赵华警惕的看看四周,确认没人之后发动汽车离开。

“王队,打听清楚了,死者一个人住,三个月前搬进这栋楼,前天晚上有人听到女人的呼叫声。“小张报告道,屋子里有众多拍照、查勘的警员。

王队褐色充满皱纹的脸庞正饶有兴趣的看着靠墙的桌子上一整套的设备,听到报告后点点头,转过头问:“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吗?“

“这看起来像是一整套监听设备,我在苏工那见到过。“年轻警员才看到这套设备,惊叹不已的观摩着。

“既然是监听设备应该会有备份吧?“王队走到设备跟前。

“一般都会有,这套设备还没关闭!“小张突然注意到一闪一闪的工作灯。王队拿起耳机放到耳边”你再说一遍?“

耳机传来“你再说一遍?“

翌日,中午,警局。

王队正要出去吃饭,小张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王队…李强案子的那个设备,苏工找到了录音…”

“录音有多长时间?“

“…最早的是,一周前。“

(完)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