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是什么?天下第一就是最强的人

我用了十年学天下第一的内功经法,又用了十年学天下第一的外家武功。

如今我已是天下第一。

我坐在台阶上喝着二十八年的女儿红,想起二十年前一个飘满桂花香的小院子里,师父问我:“你想当天下第一么?”

我问:“天下第一是什么?”

“天下第一就是最强的人。”

“最强的人?”

“等你成了天下第一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权势财富,佳人美酒,都是你的。”

“那村头的王二花也是我的?”

“当然。”

我喝了口酒,呸了一声,“老混蛋说的话都是放屁!”

村头王二花的夫君站在我面前,一身素缟,一剑如冰。“魔头,我来报仇了。”

我抬头看去,只见人影重重,阳光映着刀光剑影,刺得我眼睛发痛。

天下第一呀天下第一,我现在是天下第一的魔头。

我步入江湖之前一直待在山上,山是什么名字不重要。

师父说英雄不问出处,等你成了天下第一这座山自然会有人知道它叫什么。

可我还是不知道那山是什么山。

就像我十八岁之前不知道我练的到底是什么功夫,我的师父是谁。

现在姑且把这座山叫作无名山。

无名山下有个村子,村子很小,村头住着的就是王二花一家。

王二花是个顶顶漂亮的小姑娘,扎着两个发髻,发髻上绑着小铃铛。

我拉着师父不肯走,指着她说:“师父,我要娶她!”

王二花哇哇大哭。

师父指着我鼻子大骂。

我也哇哇大哭。

王二花是个爱哭的小姑娘,但是我喜欢这个小姑娘。

我跟师父学功夫,我要当天下第一。

我跑下山跟王二花说等我成了天下第一你就是我的,我娶你当老婆。

王二花哭起来,“我不要嫁你!我要嫁给村北的小秀才!”

我想了想那个瘦不拉几白白嫩嫩像个姑娘的小秀才,狠狠道:“你敢嫁他我就杀了他。”

王二花眼中含泪,“你讨厌!我不嫁你!不嫁不嫁就不嫁!”

王二花不肯嫁我,我很伤心,跑回去说师父骗我。

师父举着拐杖揍我,“等你成了天下第一她自然会嫁你,她不肯,你就把她抢过来。”

我觉得师父说得有点道理,又似乎没有道理。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歪理,对或不对,全看你如何选择。

这世上杀人很容易,救人却太难。

在我没有杀过人的时候,我认为杀人和救人一样难。

师父只教了我十年内功心法,后十年的外家功夫全是我自学的。

我想他一定不甘心,他原本要教出一个完全继承他功法的徒弟,却教出了一个半吊子。

师父死前交给我所谓的天下第一的武功秘籍,我怀揣着天下第一的武功秘籍东躲西藏,黑夜里一只手抓住我,拉着我就跑。

那是王二花第一次拉我的手,手心温热着,连带着我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王二花带着我跑了好远,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是个会武功的小姑娘。

“你快走,走的越远越好!”

我抓住她,“那你呢?”

“我爹爹还在那里,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别回去了,跟我走。”

她匆匆笑了一下,“少主,别说傻话。”

狗屁的少主!

我过了十八年偷鸡摸狗上山爬树下河摸鱼调戏王二花的日子突然告诉我我是什么被追杀的少主我觉得我肯定是在做梦!

但梦都是会醒的,现实不会醒。

我逃出那座不知名的山,逃出那座不知名的村子。回想起我还未来得及收尸的师父,我还未知道他的名字。

后来王大傻告诉我谁拥有了天下第一这个名头那他叫什么都不重要了。

王大傻是王二花的亲哥哥,他一点都不傻,长得也好看,使着一把软剑,剑光如繁花,我用“风骚”二字来形容他的剑法被他一顿胖揍。

我说这叫“以下犯上”。

王大傻说今天的烤鸡没你的份了。

我叫他大哥。

王大傻收了剑,“呸,谁是你大哥!”

“反正我要娶你妹子先叫你一声大哥不为过吧?”

王大傻拔剑就砍,“滚!”

王大傻带着我浪迹江湖。

实际上是带着我四处逃亡。

我就这样踏入了江湖。

小时候师父对我说江湖是个好地方。

他跟我讲江湖过往,讲大侠,讲剑客,讲快意恩仇,讲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讲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师父说的江湖里有意气风发的少年男女,我问他他心中的姑娘是谁被他一脚踹开。

我不知道师父心里的姑娘是谁,但我心里的姑娘是王二花。

每次我杀了人就会想起王二花的脸,想起她就会让我安静下来,让我可以继续有勇气去杀人。

杀人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特别是我这种新手,但是我不杀人别人就要杀我,既然总要有人要下地狱我决定还是把这种机会让给别人。

师父口中的江湖没有大侠没有剑客只有逃命的两条狗和快意恩仇。

可我连什么恩什么仇都不晓得,只跟着王大傻在江湖里滚来滚去,路过的人偶尔踹上几脚,扔给我们半个馊掉的馒头。

我和王大傻饥肠辘辘,没力气再去吃霸王餐。我盯上那半个馒头,他也盯上那半个馒头。

我们用所剩无几的力气打了起来。

我遇见柳长烨时我正和王大傻为了半个馒头争得死去活来。

一辆马车停在我们面前,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撩起车帘,走出来一个面红齿白的小公子。

小公子扑过来抱着王大傻哇哇大哭,哭得撕心裂肺。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表哥!你受苦了!长烨来晚了啊呜呜呜呜……”

王大傻一脸不知所措。

我喜滋滋地啃馒头。

“表哥你放心,我今后一定好好保护你,不会再让你过苦日子了!”

我咽完了馒头,拍了拍哭成泪人儿的小公子,“小兄弟你找谁啊?”

小公子抽噎着回答:“我找我表哥。”

“你表哥是谁啊?”

“秦无安。”

我掸了掸又破又脏的衣服,咳了咳,一本正经地说:“这位小兄弟,我就是秦无安。”

我的名字是师父临死前才告诉我的。以往他都叫我臭小子、孽徒、小兔崽子……

但我现在叫秦无安,当年风承剑庄的庄主姓秦,正好有个儿子就叫秦无安。

我就是那个秦无安。

风承剑庄的庄主还有个妹妹,嫁给了天下第一的侠客,他们的儿子就是柳长烨。

我觉得这里面有点问题,因为我师父才是天下第一。但是天下第一的侠客活生生站在我面前,我想到底是师父骗了我还是这一家子人骗了我。

我还在云里雾里就被一个美丽的中年女人搂进了怀里,她哭得撕心裂肺,简直见者伤心,闻者落泪。我顿时明白柳长烨的哭劲是遗传自谁的了。

“我可怜的小安啊!你这些年来都受苦了!”

其实我没怎么受苦……

“我可怜的大哥啊!去得那么早,留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其实我还有师父……

“天可怜见,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当年你被那疯子掳去可不知把我吓坏了,苍天还是眷顾我秦家的。从此你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把我当成你亲娘。”

我有点晕……

天下第一的侠客安慰她,“你看小安不是找到了吗?你们姑侄相逢是件喜事,怎么还哭起来了?”

她擦干了泪,眼睛里还是泪水涟涟,“瞧我这般模样,只是见了小安心里实在激动。”她握住我的手,“从此你就住在这里,让姑姑照顾你吧!”

我不知该答应还是不答应,只轻轻挣开了她的手,跪地一拜,“小侄秦无安,拜见姑姑,拜见姑父。”

我姑姑的夫君是现在的天下第一,“破月长天”柳云暄,一把破云剑使得出神入化,当年他就是凭着把剑击败了当年的天下第一为我爹报了仇。

这其中有个问题,我师父就是当年的天下第一,当年的天下第一又杀了我爹,我师父又养了我十多年……

我琢磨了半夜想起来我还有个帮手。

王大傻大半夜被我从被窝里拖了出来,顶着鸡窝似的头发打着哈欠,“你要干嘛?”

“我有些事想不明白。”

他翻了个白眼,“这世上想不明白的事多得去了。”他扯了扯被子倒头又睡。

我扯了被子把他扒出来,“你叫我少主,自然是那什么风承山庄的人,你们守了我十多年不带我找我亲姑姑,这里头有问题。”

王大傻坐起来,看我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傻子。他打量了我一番,下了个结论,“我怀疑你脑子有问题。”

我和他大打出手,最后打得没了力气赖在他房里睡了一夜。

这一觉我睡得不好,脑子里昏昏沉沉,不知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只想回到十八岁之前,偷花打枣,再带着花和枣子去见王二花。

我再见到王二花已是来年春天。

江湖上都已晓得我是风承剑庄的遗孤,“破月长天”柳大侠的亲侄子。

我姑姑把我当她亲儿子养,她亲儿子把我当他亲哥哥养。

王大傻跟着我吃香喝辣,与我每日在街头横行霸道,斗鸡走狗。

我和王大傻坐在酒肆里嗑瓜子,行人来来往往,我看见了一个素衣的姑娘,梳着双髻,发髻上绑着小铃铛。

姑娘是我夜思日想的姑娘。

姑娘走过来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们一圈。

我蹭过去拉她的手,王大傻默默抽出了剑,我默默收回了手。“小花你累不累?我给你捶腿。你渴不渴?我给你倒水。你饿不饿。我给你叫吃的。”

王二花抿了嘴许久不说话,最后哭了起来,“爹爹他……死了……”

我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是呆呆地轻拍她的背脊。

酒肆外一树槐花盛开,阳光投过花叶间的缝隙映进来。

王大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静静喝完了一杯酒。

“少主,我们已经死了很多人了。”

十一

王二花的本名不叫王二花,叫王惜花。

我知道她的本名是在她和柳长烨的婚礼上,我曾设想过许多我和她成亲的场景,最后却是她和别人成了亲。

她成亲的那晚我相当清醒,在屋子里看师父留给我的武功秘籍,看一页烧一页,烧到了天明。

王大傻推门进来,丢给我一把剑一个包袱。“走吧。”

我还有些迷迷糊糊。

“走吧,你去当天下第一,去报仇,去抢回你心爱的姑娘。”

我随手拿了个东西就砸过去,“你驴我!”

他竟没有躲开,任茶壶在额上砸开了个口子。“少主,别忘了她是为了谁才嫁入柳家的。”

“我管她是为谁嫁的!谁爱去报仇去报仇!谁爱当天下第一当天下第一!都与我没关系!”

他愣了一下,显然被气得不轻,“我们家为保全你付出了多少?少主!”

“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我没求过你们半句。我只知道我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我指了指地上烧成灰烬的那本秘籍,“你们惦念的不都是这个吗?烧了!什么都没有了!我当不成天下第一,也报不了仇了!”

他定定看着地上的残灰,面色阴沉了下去,咬着牙不说话,最终只长长叹了口气,“随你所愿吧。”

我的愿望啊。

我的愿望是当天下第一,和我喜欢的姑娘在一起。

我现在不是天下第一,没有和我喜欢的姑娘在一起。

十二

我离开了柳家。

很久以前师父说江南是个好地方,只是看了伤情。我不听他的话,跑去江南消磨了一年时光,整日里喝酒醉,眼里是乱花迷眼,耳边是吴侬软语。这些常常让我想起在无名山的日子,我跑去见王二花,她坐在树下安安静静的折菜,我去帮她,折坏了她训斥的声音也是软糯的,和着发上的小铃声,总把我听得忘了她在训我。

师父又说其实漠北才是好地方,有风有酒,有漫天黄沙,也有青青绿洲,若是我去了那里,一定要去喝苍山脚下的酒。

我从江南去漠北,一路走走停停,从冬到夏,从夏到冬,一走便走了八年。

苍山脚下有几家小客栈,我被前三家客栈打了出来,第四家客栈破败不堪,门板摇摇晃晃,酒旗被风沙刮烂根本看不出字迹。

我推门进去,开口是一把令我自己都惊异的沙哑嗓音,“有酒么?”

隔了许久才有人从后门进来,一袭红衣,眉眼妖丽,白皙的手腕上缠了条赤金小蛇,“你来得太晚了。”

我跪下去,叫了声师娘。

她踹开我,“谁是你师娘?”

师娘酿了许多酒,酒一入喉便辣得我想跳脚,她面不改色的喝下去,嘲笑了一会儿我的酒量同我说起当年她和我师父喝酒的事。

我看着她觉得师父真不是个东西。

从苍山离开的那天师娘带我去了大漠,她指着远处的一片洼地说:“那里,几十年前还是一片绿洲,那是我遇见你师父的地方。”

她的容颜不见苍老,看起来依旧是个二八年华的少女,眸子里却沉得很,像是毫无生气。“带着他的东西走吧。”

我向她告辞,走了几步还是停下来跟她道歉,“对不起。”

“他不会来的,从他决定救你的那天起就不会再回来了。我早就知道了。”她轻轻笑了起来,“他不爱我,他的心里只有陆青青。”

陆青青是我娘的名字。

我“呸”了一声。

师父他就不是个东西。

十三

师父的刀叫“快意”。

我提着快意刀离开苍山往天下第十的门前递了帖子。

击败天下第十我就是天下第十,击败天下第一我就是天下第一。

我离开无名山的第十年,把帖子送到了柳家门口。

姑姑拿着帕子擦眼泪,哭着说小安你不声不响离开这么些年知道不知道姑姑多担心你?你一回来怎么就要和你姑父比武呢?这刀剑无眼,打打杀杀的多不好……

我摇摇头,只看着柳云暄,“明日亥时小侄在凝雪台等您。”

我走出门,看见了王二花,我微微点头示意,往外走去,不再回头。

屋外下着下雨,淅淅沥沥,我走到我以往常去的那个酒肆,一个胡子拉碴的醉汉拉住我,“秦大侠,陪我喝一杯。”

酒依旧是十年前的味道,陪我喝酒的依旧是十年前的人。

十年,二十年,二十八年。

时间已经太长。

没人还记得二十八年的风承剑庄,没人还记得二十八年前的天下第一。

我想起师父跟我说起的快意恩仇,江湖人,江湖事,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恩仇难了。

想起来我活了二十八年只是为了报仇,有些好笑。

我举了杯,当浮一大白。

十四

皓月当空,月光洒在凝雪台上。

风承剑庄的凝雪台许多年前名动天下,那是天下剑客比剑之地,也是启剑之地。秦家世代铸剑,世代习剑,到我这里偏偏练起了刀。

柳云暄手里是一把好剑,这把好剑曾是我爹的剑。

他的天下第一曾是我师父的,他的武器曾是我爹的,他所有的一切曾都是风承剑庄的。

他唤我一声“好侄儿”。

我叫他一声“好姑父”。

凝雪台今夜灯火辉煌,周围是江湖侠客,武林豪杰。我突然幻想是不是许多年前凝雪台上也是如此热闹。

我提了快意刀,笑起来。“柳大侠,风承剑庄秦无安请教了。”

他拔了剑,剑锋凌厉,起了剑势。

快意刀,情仇剑。

多年前的江湖上来自漠北的刀客和风承剑庄的庄主是挚交好友。一刀一剑,行走江湖。

庄主有位青梅竹马,和他们一起喝酒赏花,策马扬鞭,扬起一城风絮。

后来庄主和小青梅结成连理,刀客回到了漠北。

等他再听到消息,是一只鸿雁寄来的信,信上只有两字:“救我。”

他赶来的时候没能救下我父母,只救下了我。

自我懂事起他告诉就我要报仇。但我小时候不知道报仇是什么意思。

报仇要习武变强,变强就是天下第一,天下第一能做很多事,但偏偏师父诓我当了天下第一就能和王二花成亲。

想来我也不是那么喜欢王二花,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念想,像是镜中的花,水中的月,只要一想起她就有了力气。

现在我要报仇,为了我死去的父母师父,为了风承剑庄。

我扬起刀,挡住他的剑。

我眼前的人是当世的大侠,温文尔雅,不像江湖人到像个书生。

也是他杀了我的父母,毁了风承剑庄,追杀了我这些年。

他笑意盈盈,“好侄儿,小心了。”

我也笑,“多谢柳大侠。不知柳大侠是否还记得二十八年与我父在凝雪台上一战?”

他面色一变,剑招一偏,我变了刀的方向,招招攻向他的破绽。他忙变了招势抵挡,却已落在下风。

“你竟什么都知道!”

“柳大侠觉得我该知道些什么呢?”我笑着躲过一招,“还是柳大侠有什么不敢让我知道的?”

他的出剑已经不稳了,心不稳,剑不稳。剑客的剑不稳了,那么就已经输了。

比武一事生死难料,他之前不信我能打赢他,自然不信我这次不是想和他比武而是想杀了他。

刀锋划破了他的衣袖,粘上了一抹血痕,他执剑挡开,气息不稳,低喝道:“还真不愧是他的徒弟,居然连我也骗了去。”

我轻拭刀上血痕,“你这话有问题,我骗的当然是你。”

十四

为了骗他,我烧毁了师父的秘籍,为了骗他,王二花嫁给了他儿子。

他和我父亲在凝雪台一战,父亲受了伤,养伤期间他掌管风承剑庄的事物。他觊觎风承山庄,杀了我父母,又害死忠心的侍从,后来师父赶来救我,正好被他嫁祸成师父因爱生恨毁了风承剑庄。

师父和庄中主管一路带我东躲西藏,躲进一座深山里安定下来,而主管则住在山外一个村子里,方便有事时能让我先逃脱。

他们为我付出了太多,但我还是被柳云暄找到了,我们一路逃亡,许是天意让我姑姑晓得了我的消息,让她也找到了我。

在柳家我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装疯卖傻,像团扶不上墙的烂泥。

这装也需要点心思,既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要装作聪明点什么都想知道但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不明白王二花为什么要嫁给柳长烨,把师父的秘籍烧了,和王大傻撕破了脸皮离开了柳家。

这正是柳云暄想看到的,折了爪牙的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和王家都在走一步险棋,赌柳云暄会不会放过我。

他派人跟了我近一年,最终放过了我。我这才得以细细琢磨师父那本秘籍里的东西,

我练武练得杂,看见别人的东西就会瞎学一点,但练武就是用来打人的,遇到不会的,想不懂的就去和人打架。

我师父虽然放荡不羁,学的也是名门功法,我爹更是名门正派,出了我这么个没有章法没有套路的弟子想必他们泉下有知老脸肯定挂不住。

有没有面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既然打架就要打赢,我不赢死的就是我。

所以我打架喜欢用刀,刀这东西简单粗暴,适合我这种不爱用脑子的人。在我觉得我可以打败天下第一的时候,我去师娘那里拿了刀,我拿了天下第一的刀不当天下第一就是有辱师门。

不过漠北真是个好地方,我想等我报了仇我就去苍山喂羊。

我握紧了刀,打落了情仇剑,再一刀狠狠劈了下去,柳云暄急忙翻身,快意刀在他背后划过,血水很快涌了出来。周围一片哗然,我不管他们讲什么,我今日就要杀了他。我上前一步,要补上一刀,被柳长烨拼死挡住了。“你已经赢了!放过我爹吧!”

我左手为掌打开了他,“滚开!”我不顾周围人的惊呼把刀扎进了我仇人的身体里。

快意恩仇。

哪有什么快意,只有恩仇。

有人跌跌撞撞跑上了凝雪台,扑倒在柳云暄的尸体旁,为他合了眼,又爬过来捧起了我的脸。她的手冰凉,一直在颤抖。“小安……小安……”

我轻声说:“我杀了你夫君。”

她含着泪摇头,一声声地唤:“小安……小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没用……我早该知道你们两个必然有人会死的,我只求他放了你,没想到你没放过他。”

我有些发愣,执刀的手开始不稳,“你……都知道……我父母的死……我师父的死……我喜欢的人……你都知道!”

她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可是小安我没有办法……我爱他……也恨他……我多想你什么都不知道……对不起……”

这个人,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至亲,她爱上了我的仇人,而我杀了她的爱人。

我轻轻推开她,起身慢慢往后退去。她还在哭着,柳长烨过去和她依在一起,他们长得很像。柳长烨抬头看着我,双眼赤红,“秦无安!我要为我爹报仇!”

报仇,报仇。

我花了二十八年报仇,刚报了仇又结下了新仇。

不知怎的我突然想笑,我大声笑了起来。凝雪台灯火辉煌,我扫过台下那些人,当中有我打赢过的,有我没打过的。他们都是江湖人,身上竟是些恩恩怨怨。

我笑得癫狂,说:“好啊。”

十五

我回到了无名山。

从王家院子里的歪脖子树下挖出了一坛酒。

我和王二花同岁,小时候她跟我说树下埋着一坛酒,酒的年纪跟她一般大,等她出嫁就把酒挖出来。我说你看我们年纪一样大,这样我们的年纪就和这坛酒一样大,你嫁给我我们就一起喝这坛年纪和我们一样大的酒。

我拿了酒走过没有了人烟的村庄,来到了无名山。

山顶上的小院子杂草丛生,桂花树却长得极好,开满了一树黄白小花,风吹香气四溢。

我揭开了酒坛封泥,喝了几口酒。

酒是好酒,只可惜没人陪我喝。

我抬眼望着那一片涌上来的江湖人,啧啧叹道:“败人兴致。”

柳长烨拿着情仇剑,来找我寻仇。其他人则是为了江湖道义来杀我。

在他们眼里我是恩将仇报的白眼狼,他们不知道柳云暄究竟做了什么,只知道我做了什么。

我原本可以用些方法将柳云暄的事抖出来,又觉得抖出来也没什么意思。

他杀了人,我杀了他,而他的儿子来找我寻仇也再正常不过。

我放下了酒坛,打了个嗝。“请吧。”

阳光耀眼,映着刀光剑影。

我提着快意刀,他拿着情仇剑。

许是这二十八年的女儿红醉意太浓,我的神思飘远,想起许多事情。

风吹落桂花,我问师父我当了天下第一,是不是就能娶王二花。

师父说对对对。

我跑去找王二花说我当了天下第一就娶你。

我对不起她。

这恩怨已经太久,已经死了太多人,总该有个了结。

就让我来了结。

情仇剑刺穿了我的胸膛。

真疼。

阳光一点点黯淡下去,最后一片黑暗。

没有了光。

归于虚无。

她被软禁了一个秋天,出来时已是隆冬。

这段时间已足够天翻地覆。

秦无安这个名字在江湖里浮起又沉寂,很快没有人再议论了。

人们只谈起天下第一柳长烨,顺便说起他新丧了夫人。

他的夫人没有死,只是逃离了柳家。她的兄长带着她在江湖里奔走,最终回到了无名山。

山下的村子里久无人烟,头一天落了雪,覆了白茫茫一片。

她穿过村子,来到了无名山。

山上的小院子落满了雪。

她走到门口,捧起了一坛酒,拂落了酒坛上的雪花。

再走进去,院子里一片荒芜,裹了银装的桂花树下是一个草草堆起的土堆。

她一点点走了过去,坐在了桂花树下,捧起酒坛,默默喝完了那坛酒。

 

 

 

相关信息
  • 我说一个帅气的胖子,天下第一帅的小胖

    我说一个帅气的胖子,天下第一帅的小胖

    2018-10-27 10:55:35

    李思琪就因为我的脸长得圆圆的,朋友们就把我的名字改成了小胖。他们很过分有木有?你们要知道,就算我脸是圆圆的,可当我穿上银白色刻着花纹的外衣时,那是相当之帅气的。站在镜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