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狠的离婚策略,一个给他戴绿帽子的计策

“大哥!这次咱们抢了老板那么多钱,应该够给兄弟们发工钱的了吧?”一个长相猥琐的年轻男人兴奋的蹲在屋子正中的灯光下,兴奋的翻动着面前那么大的双肩背包。

“差不多吧!来,把钱倒出来数数,把要给兄弟们的钱拿出来,其余的我们还得给老板还回去。”一个高大一些的,长相还算憨厚的家伙说着。

“还回去?老板的钱也不是什么干净钱,抢都抢了,还回去干什么?”猥琐男捧着一摞钱,一脸的不愿意。

“你懂个屁!”憨厚男骂了一声:“我们把属于我们的钱拿回来,那就只叫拿,不叫抢。要是拿多了,那就变成抢了,要做牢的!知道不?”

“啊,是这样啊?大哥就是大哥,这小学毕业的学历真是不一样。”猥琐男一脸钦佩。

“行了,赶紧把钱数出来。”憨厚男递给了猥琐男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不少人的名字,名字后面,还有一串串的数字,想必就是他们的工钱数了。

“好咧!”猥琐男笑呵呵的接过了纸,开始数起钱来。

“数好一个人的,就拿张纸条写上名字和数额,别弄错了!”憨厚男拿了几张纸和笔,开始坐在那里裁起了纸来。

“我做事,你放心!”猥琐男一脸猥琐。

“嗯嗯嗯,我放心!”憨厚男笑了起来。

个把小时过后。

“这钱剩的有点多啊!”憨厚男挠了挠头。

地上,一摞一摞或多或少的钱摆的整整齐齐,每摞上面都写好了小纸条,上面有名字,金额。

那些钱边上,还有一小堆没开封的百元大钞,看起来得有个好几十万的样子。

“大哥,这么多钱!”猥琐男一脸不舍:“真的要送回去么?”

“送。”憨厚男咬了咬牙:“虽然我也喜欢钱,而且还是这么多,但我们真的不能拿这钱,来吧,装起来,趁着天还没太黑,再给老板送回去。”

“这么多钱!”猥琐男一脸不舍的,一摞一摞的往双肩背包里放着。

憨厚男看着那钱发呆。

咣当一声,门突然开了。

憨厚男和猥琐男住的是租来的房子,平时除了房东很少有人过来,而且房东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段过来。

这门一开,把两人吓了一跳。

抬头一看,原来是老板娘。

老板娘三十来岁,穿的很是平常不过,一头短发,很干练的样子。

“你们把工钱抢回来了?”老板娘风风火火的说。

憨厚男和猥琐男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半天也没人回答老板娘的话。

“说话啊!哑巴了?”老板娘眼睛一瞪。

“是,抢回来了。”猥琐男最先反应了过来:“但是抢多了,还多了这几十万,老板娘正好你也来了,这钱你背走,我们也省得给老板送过去了。”猥琐男指了指背包说。

“送?送个屁!你们自已留着!”老板娘骂了一声。

“这!这可不行!这么多钱,我们可不能留!”憨厚男赶紧一口回绝。

“怎么着,我说话不算话?”老板娘看了看憨厚男说。

“不是,这,我们拿回工钱就行了,这是多拿的,得还给老板,啊,给老板娘你也行啊。”憨厚男一脸为难的说着。

“哟嗬,你还挺有道义的啊?”老板娘哼了一声:“那家伙欠你们半年的钱了吧?这些就当是利息了!拿走!回家去!别再找那家伙,别给他干活了!”

“这,这不成。”憨厚男急的跟什么一样:“我拿回工钱是对的,可是这多拿的钱我要是不还回去,这就变成抢了,是要坐牢的,我不想坐牢啊。”

“好。”老板娘点了点头:“那我问你,你老板的钱是不是我的钱?”

憨厚男点了点头。

“我的钱,我有处理它的权力没有?”

憨厚男再次点头。

“那么现在,我就要处理这些钱了,我打算把这些钱给你们俩,你们俩可以把这钱自已留着,也可以给你们那些工友们分了,随便你们,成不成?”老板娘很是认真的说着。

“可老板娘,这么多钱,你这么做,我们不太明白是为什么啊?”憨厚男还是有点摸不清头脑。

“就因为我愿意!”老板娘咬牙切齿的说道:“别问那么多了,拿着钱,赶紧回老家去,别再回来了!”

“我们现在就走么?”憨厚男眼看老板娘的态度这么坚决,心想着这钱是还不回去了,那就拿着算了,反正老板娘说的也在理。

“这么晚了,还往哪走?明天再走也不急。”老板娘眼看着猥琐男像捧着孩子似的捧着那堆钱,脸上流露出了一抹笑容:“今天晚上不要到处跑了,把钱收到,看好了。对了,给我找间好一点的房间,我今天晚上住这。”

憨厚男和猥琐男一听这话,互相看了看,一脸为难。

“老板娘,房间是有,可你也知道,我们两个大男人住的地方,能好到哪去?再说了,老板娘你晚上住这里,要是让老板知道了,我怕...”憨厚男说到这里,停下了话头,抬头看了看老板娘。

“你说的也对。那这样,我今天晚上住这里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这个不难吧?”老板娘想了想说。

“老板娘!你为什么非要住这里啊?你家又宽敞,又干净,比这里好不知道多少倍!你还是回去睡吧,好不好?”憨厚男皱了眉头说。

老板娘看了看憨厚男和抱着双肩背包在那里发呆滞的猥琐男,风情万种的笑了一笑:“老娘今天晚上就要睡在这里,你能怎么着?少废话!快去收拾一间屋子出来!”

老板娘什么人?什么时候在憨厚男和猥琐男面前这个样子过?

猥琐男倒还好,一门心思都在钱上,可憨厚男就不成了,老板娘那风情万种的一笑,完全击溃了他的防线。

这倒怪不得憨厚男,毕竟好久都没和老婆亲热过了,而老板娘又那么诱人...

于是乎,憨厚男流口水了。

“喂,你把口水擦擦。”老板娘说着,紧了紧领口:“我跟你说明白啊,我今天晚上在这睡是有原因的,但绝对和你们没关系。你自已放明白点,别想太多。”

“啊,知道,知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憨厚男再傻也知道老板娘只是单纯的想在这睡一夜,干脆利落的去收拾房间去了。

“你怎么还在这?和你大哥一块去收拾去啊。”老板娘看了看还抱在那里发着呆的猥琐男说。

“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我有点懵。”猥琐男像是抱着女人一样的抱着那双肩背包,弄的老板娘一阵恶寒。

房间收拾了很久,总算是收拾了出来。老板娘巡视了一下,还算是满意。

“老板娘,这被褥什么的是我买回来打算带回家的,是新的,你用着。”憨厚男笑着说。

老板娘点了点头。

“大哥,你说老板娘今天晚上为什么要睡在这里呢?”回到了房间,猥琐男从柜子里拿出了双肩包,抱在了怀里问。

“我猜,这里面一定是有事情。老板娘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虽然老板娘嘴上说今天晚上睡在这里和我们没关系,但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或许,这里有个什么阴谋也说不定。”静了下来,憨厚男的脑袋飞速运转着,把刚才的事情想了一遍。

“那为什么?”猥琐男把双肩背包抱的紧了紧,小声问。

“首先,老板娘是老板女人,老板的钱就是老板娘的钱。咱俩从老板那里把工钱抢回来,老板娘能不知道?所以我觉得,老板娘就是冲这钱来了。”憨厚男拍了拍双肩包。

“是啊,老板娘就是冲着钱来的啊,她就是来告诉我们,这钱归我们了啊!”猥琐男一脸高兴的说着。

“老板娘告诉完了,大可以回家。”憨厚男说着,拉开了窗帘,楼下,指了指楼一辆车:“那是老板娘的车,她开车来的,再开回家,又能花她多少时间?”

“可能老板娘就是想体验一下我们的住处也说不定。”猥琐男看了看被水泡坏了的墙皮说。

“不会的。老板娘这次来,绝对是和这钱有关,可我不知道接下来老板娘又要做什么。”憨厚男有点痛苦的挠了挠头。

“要不,大哥,咱们现在就收拾行李,回老家去?”猥琐男眼睛一亮。

“好主意!不过不能是现在,得等老板娘睡着了才行。”憨厚男说着,悄悄开了门,看了看老板娘那间屋子,透过门缝,能看到屋子里还亮着灯。

“咱先悄悄收拾东西。”憨厚男轻轻关了门,嘱咐猥琐男说。

“好的大哥。”猥琐男把双肩包放在了床上,又拿被子盖好了。

“这钱放你那可是丢不了。”憨厚男笑了笑,拿了一个黑色的,破破烂烂的手提包,看了看里面放的整整齐齐的兄弟们的工钱。

“这么多钱,我一辈子都没见到过!大哥,我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我们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我都不敢数有多少!”猥琐男一提到钱,立刻就激动了起来。

“这钱你打算怎么用?”憨厚男收好了黑手提包,盯着猥琐男的眼睛问。

“我想,大哥你多拿一点,其他的分给兄弟们。”猥琐男平静的说。

“哦?为什么我多拿点?”憨厚男已经开始收拾起行李来了。

“这钱是大哥你要回来的,你不多拿谁多拿?再说了,平日里就数你最照顾兄弟们,自已掏的腰包还少了么?现在多拿点钱,他们敢说个不字?”猥琐男说着,似乎是有点小激动,声音有点大。

“小点声,别吵着老板娘。”憨厚男指了指那墙。

“大哥,你说,我们抢了老板的钱,老板为什么不来追我们啊?”猥琐男说着。

“你终于想起来问这事了?”憨厚男笑了笑问。

“大哥,我又不傻。”猥琐男挠了挠头。

“我也觉得奇怪。按道理来说,我们抢了老板的钱,即使这钱是工钱,可老板总归得有点表示才对。可老板压根好像就没把我们抢钱这事当回事一样。这事好奇怪啊!”憨厚男拍了拍脑袋:“唉,想的头都炸了,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想不出来就别想了,反正工钱拿到手了,一会咱就走,还管他那么多干嘛!”猥琐男嘴上说着,手上也不闲着。

没一会的功夫,两人的行李就收拾完了。

本来也没什么行李,就两个大背包。

憨厚男又打开了房门,可老板娘那屋的灯还亮着。

“老板娘这么晚了都还不睡。”憨厚男看了看表:“这么晚了,还能有火车了么?”

“大哥,我听说用手机可以买票,要不咱试试用手机买一下看看有没有票?”猥琐男建议着。

“我不会啊。”憨厚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每次买票都是他们帮买的,我从来都没弄过那个。”

“那就只能等老板娘睡了,咱们再去火车站看看有没有票了。”猥琐男也不会用手机买票,只能沉默了下来。

等待是最痛苦的。

这不,两人等了快两个小时,老板娘那屋的灯才终于熄了。

本想着可以再等一会就可以离开的二人,却听到了老板娘打电话的声音。

老板娘说话的声音不大,听不清楚她具体说什么,但能听得出来,老板娘的声音有点激动,似乎还有点生气的意思。

“老板娘该不会是在和老板吵架吧?”猥琐男小声的说着。

“嗯,很有可能,估计和钱的事情有关。我猜,可能是老板想要来拿这些钱,老板娘不让,这才吵了起来。”憨厚男分析道。

“大哥,你说那老板娘和老板是一家人,可是对钱的态度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你看老板拿钱就跟当命一样,结果老板娘来了,这几十万,说给我们就给我们了,我们真是碰到了一个好老板娘啊。”猥琐男感慨着说。

“要不咱们趁老板娘打电话,现在就走吧!”憨厚男越想越觉得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背了包,拿了工资和那几十万,跟做贼一样的悄悄的打开了门。

结果就发现老板娘也刚好打开门。

四目相对。

一个在打电话,一脸怒容。

一个跟小偷一样,贼眉鼠眼。

憨厚好缩回了脖子,关了门,放下了包,坐在了床上,叹了口气。

良久。

老板娘终于不再打电话了,转而推开了二人的房门。

“你们要走?”老板娘看着两个收拾好了的大包问。

“不想麻烦您,本来是要打算走的。”憨厚男笑了笑。

“麻烦我?”老板娘一脸惊诧:“哈哈,你这话说的可就有点让人不明不白的了。”

“我,我就随便说说。”憨厚男也不知道自已在说什么,一脸的尴尬

“等下要是发生什么事,记得帮帮我。”老板娘看了看他俩,随便说了那么一句。

憨厚男和猥琐男互相看了看,又一齐看向了老板娘。

“要是今天晚上有人来欺负我的话,你们俩得帮忙。”老板娘解释了一下。

“没问题。”憨厚男点了点头。

“那你们今天晚上还走么?”老板娘看了看那两个大包问。

“不走了,明天再走。”憨厚男说着,跟猥琐男一起把大包放到了角落,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床上。

“不早了,早点休息。”老板娘说着,转身回了自已房间。

“老板娘什么意思?”猥琐男似乎也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小声的问。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憨厚男皱起了眉头:“看来这钱不是白拿的,我们俩得打起点精神来。”

“那怎么办?”猥琐男有点担心。

“不管了,先睡觉,到时候再说。”憨厚男说着,脱了衣服就躺床上去了。

床还挺大,两个人躺还很宽敞。

很快,猥琐男的呼噜声就响起来了。

憨厚男睡不着。

他在想着老板娘今天晚上过来到底是什么目的。可是想不出来。

迷迷糊糊中,憨厚男也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憨厚男被一阵拍门的声音吵醒了。

一骨碌的爬起了身,穿了裤子,拍醒了还在打呼噜的猥琐男,憨厚男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外面的灯开着,而外面的房门也已经被打开了。

老板正站在门外。

而开门的,正是老板娘。

只是,这个时候的老板娘,只穿了内衣裤,那背景,看的憨厚男呼吸为之一窒。

“臭娘们,你跑到这里干什么!”老板原本的表情就不对劲,等一看憨厚男出来了,那表情更加狰狞起来,关了门,指着老板娘的鼻子就叫了起来。

“不怕整栋楼的人都知道我给你戴了绿帽子的话,你尽管大声叫。”老板娘冷哼了一声,转过了身,双手抱在胸前,那情景看的憨厚男心里一阵火热

猥琐男也出来了。

猥琐男只看了老板娘一眼,就流鼻血了。

老板攥紧了拳头。

“老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憨厚男眼看老板这是误会了,赶紧想澄清一下。

“是啊,你们老板啊,原本只想着我和你有一腿,可没想到啊,我这一夜和你们两个人一起过的,简直美好的不得了!”老板娘说着,给憨厚男和猥琐男飞了个媚眼:“你看,那家伙现在看到我还这么激动,你说我们三个过的开不开心,快不快乐?”

“啊!”老板一声叫喊,挥舞着拳头朝憨厚男和猥琐男就扑了过来。

老板身材一般,微胖,那对拳头捏起来还不小,看起来像是个能打的家伙。

“老板,别,不是这样的!”憨厚男此时心里简直恨死老板娘了。她怎么能这么说?这不是诬陷人么?

“去你妈的不是这样!”老板吼着,一拳就把毫无防备的猥琐男撂倒了,回身要对付憨厚男的时候,被憨厚男从后面抱住了。

两人扭打了起来。

猥琐男在一边哼哼,鼻血流的更多了。

老板娘在那叉着腰看着眼前这三个男人,带着一丝冷笑。

很快,猥琐男也加入了战场。

混乱至极。

老板娘拿了个凳子坐在那里看三个人掐架。

三人气喘如牛。

很快,三个人就没了力气,在那里自顾自的喘着粗气,恢复着力气。

“离婚吧!”老板不愧是老板,最先恢复了过来,起身弄了下衣服,从包里拿出了离婚协议:“签了字,你我各走各的!”

老板娘很平静,接过离婚协议,仔细的看了看,随即签上了自已的名字。

“老板,老板娘,你们不要离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老板!”憨厚男被眼前的一幕弄的懵了,半天才想起来说话。

至于猥琐男,还在那里擦着鼻子里流出来的血。

“闭嘴!”老板一声怒喝:“你们俩,先是抢我的钱,又抢我的女人!还敢在这里和我打架!”老板铁青了一张脸,半天,才长出了一口气:“唉,算了!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老板说着,脸上的血都没擦,扭头出了屋就走了。

憨厚男和猥琐男在那里面面相觑。老板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按憨厚男的想法,老板应该把钱拿回去,狠狠骂自已和猥琐男一番才对,可是,老板居然就这么走了,这有点不合常理啊。不过,今天晚上的事本来就有点奇怪,老板的行为不合常理也算是正常吧。

“谢谢你们。”老板娘说着,起身回屋去了,留下了这两个人在这里发呆。

“大哥,咱也洗洗睡吧。”猥琐男擦了擦手上的血说。

“洗洗,但不能睡,这事有点怪,我得问问老板娘去。”憨厚男皱了皱眉。

等二人洗完了出来,老板娘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客厅等着他们了。

“说吧,想听什么?”老板娘拢了拢头发。

“今晚这事?”憨厚男摊了摊手。

“我只是想借你们俩用一下,用来达成我和他离婚的目的。”老板娘笑了笑:“他在外面乱搞,我早就想和他离婚了,可他不肯,我就想出了这么一个给他戴绿帽子的计策出来。”

“那你为什么要找上我们俩?”憨厚男一脸绝望。

“至于为什么会找你们俩,主要是因为他被你们抢了钱,顺便再抢一下我的话,应该可以让他失去理智。毕竟,再有头脑的男人,被自已的女人戴了绿帽子,都会发狂的吧!”老板娘说到这里,站起了身,伸了伸懒腰。

“老板还随身带着签好了字的离婚协议?”憨厚男问。

“我让他带过来的。要离婚,当然越快越好。”老板娘答道。

“我们俩怎么办?”憨厚男指了指猥琐男:“要是让家里人知道这事,她们会信以为真的!”

“你们家里人要是知道了,我负责去澄清,这样可以吧?”老板娘成功和老板离婚,心情大好。

“那我们睡觉去了。”憨厚男说着,拉着猥琐男回了屋。

“大哥,我们这可是帮了老板娘一个大忙啊!”老板来了,那几十万没被拿走,猥琐男一脸兴奋。

“帮忙?这忙,我宁可不帮!”憨厚男叹了口气,穿好了衣服,背上了包:“走吧,回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