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舔下边边 陌生人换妻_在楼里把女销售干了

“那就麻烦你了,张医生。”王洁欠了欠身,恭敬说道。

张廷建,人帅多金,典型的成功人士。

 

 

三十出头的年纪便成为了市人民医院眼科的科室主任,三年前,更是因为成功给市长做了一台超高难度的眼科手术而名声大噪。

 

 

而这还不算完,成功也就罢了,张廷建的父亲,居然还是一家上市集团的董事长,家族企业遍布全国。

 

 

要是张廷建不能在医疗领域干出点成绩,就得回去继承家产。

 

 

这样的男人,想不吸引女人的眼球都难。

 

 

虽然王洁看不见张廷建的外貌,但是以张廷建的条件,就算是个丑八怪,估计也会有无数女人蜂拥而上!

 

 

王洁是不是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呢?

 

 

说实话,刘明还真没那个底气打包票。

 

 

回到家中,刘明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想起张廷建和王洁最后的对话。

 

 

他不知道王洁和张廷建究竟聊到了什么程度,又是为什么要去单独吃饭,可要他开口去问王洁,他又难以启齿。

 

 

王洁明明刚和自己做了那么出格的事情,明明已经睡在了一张床上,隔一天却立刻和其他男人眉来眼去。

 

 

想到这些,刘明的心里本就窝着一团火,生怕一个简单的问题会让自己的情绪爆发,他不愿意将王洁想得那么龌蹉。

 

 

他竭力安慰自己,这不过是患者答谢医生的一顿便饭罢了。

 

 

可该来的还是来了,晚上七点,张廷建开着兰博基尼来到楼下,顿时成为了小区里的焦点。

 

 

楼上楼下,院子里闲聊的街坊大妈,全都被这平时难以见到的豪车吸引了眼球。

 

 文学

 

刘明站在窗口,就能听到周遭传来的欣羡和赞叹声。

 

 

不知怎的,越是听到这些声音,刘明的心中就越是酸楚,简直就如同抓心挠肺的难受,却又没个抓挠的地儿。

 

 

嘭!

 

 

刘明猛地关上了窗户,不再去探听外面的声音,企图让自己平静一下。

 

 

但一回头,他就看见了盛装的王洁,拎着晚礼服的裙摆,小心翼翼的更换着高跟鞋。

 

 

刘明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响了。

 

 

如此正式的着装,很难让刘明坚信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饭局。

 

 

“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一会儿好送你回来。”刘明一时慌乱下,鼓足勇气上前搀扶住了王洁,试探道。

 

 

“不用了,张医生会送我回来的。”王洁不假思索的说道。

 

 

王洁的态度已经摆在面前,刘明难以再干预些什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洁上了张廷建的车,听着周围的议论声。

 

 

“啧啧,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这姑娘可要享福咯!”

 

 

“切,你懂什么,别看她光鲜亮丽的,长得还不错,其实是个死了男人的寡妇。哪个公子哥会要这样的女人?”

 

 

“是啊,还不是玩几天就算了,换你,你会娶一个克夫又瞎的寡妇么?”

 

 

……

 

 

我会!

 

 

刘明恨不得立刻上前去和旁边嚼舌根子的大妈理论,但他在外人眼中,是王洁的弟弟。

 

 

在关系不明确的情况下,他要是贸然开口,更会把王洁推上风口浪尖,成为众人取笑的对象。

 

 

他现在只是因为吃醋而有些憋闷,还没有到丧失理智的地步。

 

 

他只是狠狠的瞪了那些说闲话的大妈一眼,然后径直回到了家中。

 

 

可家里没了王洁,顿时变得空落落的。

 

 

王洁走了,不在家里吃饭,这在刘明的印象中,还是头一次。

 

 

一想到王洁和张廷建相对坐在高档的西餐厅里,谈笑风生的模样,他自己也没了吃饭的胃口。

 

 

他想喝酒。

 

 

想用酒把这烦闷的情绪往下压一压。

 

 

想到这里,他落寞的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老地方见。”

 

 

简单的一句话后,他也出了家门,来到了酒吧。

 

 

当他来到酒吧的门口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等候已久。

 

 

“嘿,瞅瞅这是谁?黑旋风李逵么,脸黑得像煤炭一样!”李静凑上前来,抱住了刘明的胳膊,嘴碎的打趣道。

 

 

休息时间的李静和工作时间完全是截然相反的两个状态。

 

 

她不再是用护士服裹得严严实实的白衣天使,俨然变成了一个夜店女王。

 

 

一身露脐黑色背心,配上超短热裤,性感而又大方,将那马甲线和纤长的大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要论身材的健美,李静比王洁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李静的身材,属于健美纤长,匀称得找不到一块赘肉的完美体态,王洁则要比李静丰腴一些,两人是各有千秋。

 

 

“那你别抱这么紧,省得没裹上煤灰。”

 

 

因为李静的大大咧咧,她竟直接把刘明的胳膊放在了身前的匀称中间,在两块柔软之间摆动,令刘明不免有些受刺激。

 

 

“哦?黑旋风脸红了?是不是又爱上我了?我倒是不介意给你重新追求我的机会哟!”李静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更加主动的将刘明的手臂拉近。

 

 

“得了吧,就你这种身材练得比男人还壮的男人婆,哪个男人会喜欢?”

 

 

刘明口是心非的鄙夷说道,趁机从李静的束缚中挣脱了出来。

 

 

倒不是他矫情,想要当个好好先生,单纯是因为再这样抱下去,他马上就会起反应。

 

 

要是在酒吧里莫名其妙的顶起帐篷来,那洋相可就出大了。

 

 

“所以我们是哥们嘛,走,喝酒!”

 

 

李静拍了拍刘明的肩膀,似乎并不以为意的说道,但那话音当中,分明有些颤抖,可见她的心绪也多少受了影响。

 

 

男女之间,哪有多么纯粹的友谊,看破不说破,才是维持情谊最好的办法。

 

 

刘明和李静都深谙其中的道理,所以才能够将这段“纯粹”的友情维持到今天。

 

 

然而,两小时后……

 

 

“喝!”

 

 

“不行,你喝醉了,不能再喝了……”

 

 

刘明和李静的桌前,已经摆满了空的啤酒瓶,以及两个空的洋酒瓶,李静又拿起一瓶啤酒,准备打开,却被刘明制止了。

 

 

“不喝酒,那干嘛去?”李静酒气熏天的将头埋在了刘明的肩膀上。

 

 

“我送你回家。”刘明还算清醒,扶起李静准备离开。

 

 

刘明话音刚落,李静立刻摇了摇头:“我爸妈旅游去了,我没带钥匙,回不去了。”

 

 

“这……”

 

 

刘明感受着李静肌肤传来的温度与带着淡淡酒味的鼻息,不禁吞咽了一口唾沫。

 

 

李静连确认都没有确认,直接回答了他,显然是早有准备。

 

 

没法回家,那去哪呢?

玫瑰情侣酒店。

 

 

当刘明扶着已经醉死过去的李静走上出租车,并告诉司机“酒店”两个字后,司机立刻露出了老司机的笑容,将他们拉到了这里。

 

 

时间已经不早了,刘明拿出手机搜了搜,附近也没有其他酒店,只能硬着头皮将李静带进去,开了一个房。

 

 

暗红色的灯光,将整个房间映照成了花海一般,一旦踏入,仿佛连空气都变得迷幻起来。

 

 

房间入口是卫生间,和普通的快捷酒店没有什么两样,但再往里走,其中的陈设登时让刘明感到害臊。

 

 

皮鞭,蜡烛,手铐……

 

 

这居然还是个主题房间,各种小电影中出现过的,没出现过的奇异玩具,在这里全都能够找得到。

 

 

在玩具的对面,是一张水床。

 

 

刘明把李静放在床上,一坐上去,即使不动弹,也能感受到足够的弹力。

 

 

他不禁想入非非,若是在这张床上活动起来,又会是怎样的感觉呢?

 

 

要是能和嫂子来一次就好了。

 

 

刘明这样想着,可他一看电话,已经凌晨一点了,王洁还没有打来过电话。

 

 

似乎他在不在家,并没有多么重要。

 

 

又或者,王洁也没有回家,在外面开了房?

 

 

刘明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他想要回去看看,确认王洁回家没有,但他又害怕最坏的结果摆在自己的面前。

 

 

“你别走!”

 

 

正在他犹豫之际,李静突然醒了,拉着他的手,将他拽到了床上。

 

 

刘明的脸顿时和李静的脸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身体也互相包裹着,传递着温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
  •  媚到骨子里的女人_青楼里的红绫香

    媚到骨子里的女人_青楼里的红绫香

    2019-05-31 14:27:43

    一段过往,一厢情愿一曲衷肠,一生无依1入夜的墨城,夜色如墨。而夢楼的厅堂里却是笙歌燕舞,媚声连连。“各位公子,今天我们夢楼来了一位天仙美人儿,刚才二八年华,眉目如画”老鸨媚姨挥舞着深紫色的衣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