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添我下面|三个客人弄得我好爽

据海内网1220日报道:

得到我的承诺,杨薇脸上表情这才松快了些,开始帮我。

 

 

十多分钟后,她表情的震撼就越来越强烈了,还有眼神中的觊觎也更加浓郁。

 

 

“小川,你好厉害啊,都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

 

 

来自杨薇的震撼与夸奖,让我心里美的很。但我什么也没有说,只装作听不懂她的话。

 

 

又揉弄了会儿,杨薇自己先受不了了。

 

 

她躺倒在我身侧,娇息急促中她嘤声说道:“小川,薇姨又痛了,你再帮我一下好吗?”

 

 

这是痛吗?这是想事儿了吧!

 

 

我兴冲冲的答应开始帮她。

 

 

那一瞬间,有醉人的嘤咛声从她鼻腔中冲出。

杨薇再次如同离了水的鲇鱼一样,挣扎不休。

 

 

望着她黑色蕾丝花边小裤裤,我装傻充愣的继续勾搭着:“我觉得好难受,薇姨你难受吗?”

 

 

杨薇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她羞声说,“等薇姨帮你你就不难受了,还会很舒服。”

 

 

我表现的很高兴,但还是很关切的问她,“那薇姨,你怎么才能舒服呢?”

 

 文学

 

杨薇不说话了,只是那张媚然的脸蛋儿上愈发红润可人,魅惑如妖精。

 

 

只是我刚刚下定心思准备要做点什么,就有一双白皙小手猛地推在我胸膛上,将我一把给推翻在床。

 

 

紧接着杨薇就羞红着脸蛋儿,急匆匆的起身下床。

 

 

她什么话也不说,快步跑回了自己卧室,更是‘嗒’的一声把房门反锁了。

 

 

我有点懵,这一时的急切想着赶紧占有她,哪成想竟然把她给羞跑了。

 

 

低头看看身下,我当时就急了,这特么火气正旺呢,我咋办啊?!

 

 

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大概就是我这样的了。

 

 

……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出卧室看看,杨薇跟宝宝都不在。

 

 

正准备去洗漱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杨薇床上有个快递盒子。

 

 

本来也没什么,女人爱购物毕竟是天性,尤其是杨薇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走进她卧室里,把床上的快递盒子翻弄在手中看。

 

 

果然没有任何关于盒内物品的明显标注,估计是店铺为了保护顾客的个人隐私。

 

 

于是我兴冲冲的把盒子从侧面缝隙处拆开,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我曰,竟然是一盒男女之间用的作案工具?!

 

 

我很诧异,杨薇的丈夫是驻外业务经理,常年不在家,她买套套干什么?

 

 

想不明白,干脆也就不想了,把包装盒重新粘装好后我就离开了她的卧室。

 

 

大约半小时后,房门被钥匙开启,杨薇抱着宝宝回来了。

 

 

不得不说,她今天穿着打扮真的非常漂亮。

 

 

白色的无袖雪纺衫,浅蓝色点缀着小花的垂膝褶花裙,大长腿上套着透明水晶丝袜。

 

 

在她进门脱掉那双亮银色的高跟鞋后,裹在水晶丝袜里的精致玉足更显诱人。

 

 

白皙的小脚丫顶端点缀着黑色凝花的指甲,在丝袜的包裹下将它的美衬托到淋漓尽致。

 

 

正在我贪婪打量时,杨薇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小川你醒了啊,帮薇姨把东西拎厨房去。”

 

 

她的声音很平静,仿佛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从她手上接过装满东西的超市食品袋,我给拎到了厨房里面。

 

 

当我再回到客厅时,杨薇已经抱着宝宝在婴儿室内来回踱步。

 

 

而且这时候她已经脱掉了身上的雪纺衫,边喂着宝宝喝奶,她边来回走动着,时不时还会拿眼睛看看在客厅里注视她的我。

 

 

过了十几分钟后,睡着的宝宝被放在了婴儿床内,杨薇也蹑手蹑脚的轻轻出门。

 

 

“小川,你看电视的时候小点声,宝宝已经睡着了。薇姨先回卧室里工作,过会儿再给你做午饭,你要是肚子饿的话就先吃点零食。”

 

 

压低嗓音把话说完,杨薇就回到卧室里面,并且把房门给闭上了。

 

 

下一瞬,我听到刀片切割胶带纸的声音响起,应该是在拆快递。

 

 

惦记着那盒里的套套到底有啥用处,我准备凑上前去偷偷看下,毕竟这种东西没男人在,女人没法一个人用,除非……

我才迫不及待从沙发上站起来,踮着脚尖来到她卧室门前。

 

 

她新买的那种玩意……

 

 

将这些串联到一起,我很难不去幻想她等下要做什么。

 

 

耳朵贴在房门上,我仔细倾听,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出,也不知在干什么。

 

 

想着闯进去看看,但又怕看不到旖旎的景象。

 

 

于是我偷偷摸摸的绕圈,从阳台那边来到杨薇的窗户外,趴在窗户前向里面看去。

 

 

这一看,直把我给看到火烧火燎的。

 

 

卧室里的大床上,杨薇正在自己帮自己。

 

 

“小川,小川,薇姨好舒服……”

 

 

我都兴奋的快要晕过去了,我朝思暮想的大美人,此刻竟然在幻想着跟我那样。

 

 

吞了口唾沫,我迫不及待的就想着闯进杨薇卧室,,

 

 

可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她停止了手头上的动作。

 

 

‘哧啦’一声响起,

 

 

那声响就像是撕开了块破布,但随后我就看到有透明丝袜的碎条耷拉在她玉腿上。

 

 

杨薇竟然这么急切,连脱都懒得脱了,直接把丝袜给扯破?!

 

 

“小川,不要这样,我们不可以的,不要!”

 

 

屋内低沉的娇媚声声,直让我心头火烧火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
  • 整个青春时光,已经被异地折磨得满是裂痕,摇摇欲坠

    整个青春时光,已经被异地折磨得满是裂痕,摇摇欲坠

    2019-03-28 16:17:39

    “Hello,小哥哥,快夸我一句,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康蕾蕾电话的一边阴阳怪气手舞足蹈。“不愧是我老婆,就是有默契,我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交换一下啊。”付哲看着官网的成...

  • 理想:我就像当初那个深夜垂钓的人,独自吞吐这一片孤寂

    理想:我就像当初那个深夜垂钓的人,独自吞吐这一片孤寂

    2019-03-13 15:19:27

    (序)家明拉着我翻过海岸的栅栏,在理想的夜晚,到达理想的海岸。我们漫步在边缘的禁区,受拂着海风,接纳自然的洗礼。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凌晨的海,涌动着奇异的暗流。尽管四下都是睡眠的氛围,但浪花仍然生生不...

  • 爱上路人,将来和她相遇吧

    爱上路人,将来和她相遇吧

    2019-03-11 16:21:51

    1.柳阳是个女生,今年二十二岁,美院油画系大四。毫无疑问,柳阳是幸运的,长相漂亮,有一个非常安稳的家,妈妈烧得一手好菜,哪怕是快毕业了也一点不用着急。这一栋位置极好的六层楼是柳阳家的,柳阳家只用了整...

  • 你就是我的一切,我永远属于你

    你就是我的一切,我永远属于你

    2019-03-24 15:16:58

    刚刚苏醒地女孩缓缓坐起身来,以无垢的眼神望向四周,这里只有那些似曾相识的冰冷的仪器,似乎没有什么生命的温度,她坐到了先前盛放着她躯体的玻璃容器前的高台上,身体微微后倾,双臂支撑着身体,肢体柔软,有...

  • 虚构的女朋友:那真是,很美好的回忆啊

    虚构的女朋友:那真是,很美好的回忆啊

    2019-03-13 13:20:58

    序身高,不详。年龄,不详。姓名,不详。糖糖放下笔,一脸幽怨地望着我:“哥,合着您找的这位女朋友是个充气娃娃啊。”“充气娃娃是有固定尺寸的。”我平淡地回应了一句。“那这...

  • 感情这种东西很脆弱——叶子的噩梦

    感情这种东西很脆弱——叶子的噩梦

    2019-01-06 09:20:32

    叶子是一个从小就是十分胆小自卑的人,因为她有一颗长得不太听话的牙齿。所以她说话的时候总会顾及这颗不太漂亮的牙齿,也就是古话说的那样,笑不露齿。虽然她自己十分的自卑,害怕同学的嘲笑老师的轻视,然而却没有人直接了当的和她说,你的牙齿真难看!呼她自己在心里暗自庆幸了一下,大家都认为我的牙齿不好看,所以...

  • 张真人活了多少岁?历史上真的有张真人

    张真人活了多少岁?历史上真的有张真人

    2018-11-28 12:13:03

    张真人活了多少岁?历史上真的有张真人 罗山纪&bull;法师张真人张真人(1947——1997),汉族,罗山镇南梁村人。原名张真勤,后因会了法术,给人看病除灾,人们尊称其为张真人。一九四七年,罗山镇已经“红”(解放了,罗山镇人说是红了)了。张真勤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受苦(罗山人称体力劳动为“受苦&r...

  • 我的遗憾从来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生活

    我的遗憾从来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生活

    2019-03-24 11:47:51

    01.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变得理性,每件事都会考虑到所谓的后果,可是你并不知道,曾经的我也很偏执,认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喜欢的人也很难放手。X市的著名作家江先生在录制一栏访谈节目时,被主持人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