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他蹭蹭但我一说疼就停下了

“得,得!先别发誓。”她摆了摆手,嘴角笑意更浓了,盯着我:“你这小子,心思倒是灵敏。成,既然你都说了是我的错,云姐就成全你,错到底,你过来……”

 

我又愣住了,缩手缩脚的靠近了两步。

 

“爬过来,和刚才一样。”

 

“……”

 

等我像个奴才一样爬到她面前时,她突然撩起了裙摆,伸手抓住我的脑袋,就要往里按……

 

“别躲啊,把头伸进来……”

 

我抬头便能清楚的看到她里面的风景,十分诱人……

 

她按着我的后脑,同时把两条细长的腿架在了我宽阔的肩膀上。

 

我越来越搞不懂眼前这个极品美人了,她难道不懂对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儿,摆出这种姿势,是有多致命吗?

 

难道就不怕我真的忍不住,顺着这个姿势,把她轻而易举占有了,让她后悔到哭都没地方吗?

 

“再近点,对,就这样……”

 

在她呢喃嘤咛声中,我很晕,几乎没意识的被她按着,越来越往她身体靠近。

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绵软,意识似乎也渐渐陷入了迷雾中,我动手准备取下她那条最后的遮羞布。

 

这一切看来,应该是水到渠成,她不是不动容,只是需要的前戏更特别一些而已。

 

 文学

谁料到,我手刚准备拉掉绳扣,她突然伸手挡住了我,迷情的说道:“就这样……不要拿下它……”

 

这算什么癖好,隔靴挠痒吗,我也算是服了。

 

在我看来是隔靴挠痒,似乎到她这里,就变得其乐无穷,她的身子越来越柔软,像水蛇一般,缠着我扭动着。

 

然后是叫喊声,很放肆的那种,听的我兴奋极了,却又不得不忍着。

 

因为我拿不准这个奇怪的美人,心里的盘算,我必须要给自己留最后一丝清明,告诉自己,不管怎样,她舒服了,也就对了。

 

抱着这个念头,我心头一横,用上技巧,尽心尽力地迎合着她。

 

她似乎因我的举动,变得更加兴奋。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突然就把我按在了沙发上,竖骑在我的胸口上。

 

我彻底懵逼了,照她这个趋势,难道真要把我在夜总会的包间给办了?

 

然而内心的狂喜瞬间就战胜了不安,这种极品,能遇见就已不容易,如果再能和她发生亲密关系,那实在太梦幻了。

 

“我美吗?”她突然在我耳边魅惑的问道。

 

我毫不迟疑的肯定道:“美……”

 

她听后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的饱满之物,贴着我的脸肆意地晃动。

 

“想要我吗?”

 

此时说什么都显得多余,做我们这行的,哄女人开心不光用嘴说,还要用嘴做。

 

我拱起身子,忘情的扣住她的下巴,刚准备和她来一场细腻而浪漫的吻旅,谁知她伸手挡在了中间。

 

眨了眨眼,说:“脏……”见我不解,她笑了笑:“你刚亲了我那地方。”

 

我算是明白了,她不喜欢男人主动碰她,原来是有洁癖。

 

“姐,你能稍等一分钟吗?”我一边起身,一边询问道。

 

她见我开始穿衣服,皱起了细眉:“你干什么呢?”

 

“这里没套套,我得出去借……”

 

“回来!”她的声音突然又变得冰冷。

 

“算了……你还是穿起来,到此为止。”她说着也起了身,一边整理着衣摆和妆容,一边示意我去拿茶几上的一沓钱。

 

“我也没数,算你出台的小费了。”

 

我呆若木鸡,就像吃了屎一样难受,她怎么说刹车就刹车了,考虑过车上乘客的感受了吗?

 

再说了,明明都洪水泛滥了,怎么这会儿就跟个没事人似的,轻描淡写的摆了摆手算作招呼,转身就潇洒的离开了包间。

 

我鼓着怒不可歇的兄弟,简直要疯!

 

我赶紧穿上衣服,抓起茶几上的钱,都没顾得上清点,拔腿就朝门外追去。

 

我有些不甘心,感觉像梦一场,梦醒了连她是谁,以后还会不会来找我,我都不知道。

 

可到底还是迟了一步,我刚追出大厅门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驾着一辆红色的超跑,转眼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你小子什么情况?瞅什么呢?”

 

领班陈哥将我拍醒,我直言问道:“陈哥,刚才点我那位女客人是熟客吗?”

 

“你小子牛逼啊,我刚把她送上车,她对你的评价可是不错。”

 

陈哥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惹得我更加情迷意乱了,刚才在包间,她分明是哪儿哪儿都看不上我,对我百般挑剔,怎么又肯定我了?

 

既然肯定我了,是不是意味着,一定还会再来找我?

 

“别傻站着了,跟我走一趟呗。”

 

“去哪儿?”

 

“总经理办公室,姚姐有请。”

“姚总她找我?陈哥您可别逗我了,姚姐这种级别的大人物,哪里认识我。”

 

我摆了摆手,笑的贼尴尬。

 

“你说的没错,本来呢,的确不认识你。走吧。”陈哥说着,搭着我的肩膀,拉着我往总经理办公室走。

 

我和陈哥私交好,这在公司不算什么秘密。

 

主要我这人比较大手大脚,平时也没少孝敬他,人都是互相给面子,再难相处的人,只要你把面子给他足了,也就能相安无事。我给陈哥面子,陈哥也没少给我行方便。

 

“陈哥,你话讲清楚,什么叫本来不认识我?”

 

“你哪儿那么多话,走就是了,没准儿是个好事儿。”

 

姚姐是我们皇后夜总会的总经理,也就是一把手,大概三十出头,是出了名的不苟言笑的冰山女强人。

 

的确,我来公司也有段时间了,从来就没见姚总笑过。

 

这还不算什么,最离谱的是,据说公司前段时间有一元老级的男公关,因身体原因不得不退役,姚总开大会表彰他为公司做出的贡献,会上说漏嘴了,问了句:“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连元老级别的男公关,姚总都不记得,就更别说我们这些小鱼小虾了。

 

所以她不认识我,我一点也不意外,但她为什么要见我呢……是上个月少向公司汇报了一笔公关费?还是跟男宾部小洁的那点破事,被人给捅上去了。

 

不对啊,像这种事儿,只用按照公司规章流程走,犯不着劳驾她这尊大佛才是。

 

陈哥将我带到总经理室门口就先溜了,我忐忑不安的敲了敲门。

 

“进!”

 

开门后,姚总端正地坐在办公桌前,眼睛正盯着电脑,见我进来,瞥了我一眼。

 

“先坐。”

 

我又等了大概半个多小事,她才把手头上的事儿放下,从老板椅上抬起屁股,伸了伸懒腰。

 

关于姚总的年龄,在公司是个谜谁也不清楚,也许是她保养的好,再加上知性的气质,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

 

盘着头发,干劲利落,带着一副很窄的眼镜,透过镜片看人,直抵人心,令人都不敢直视。

 

她的个字很高,穿着高跟鞋,仅从视觉效果上看,都快追上我了,至少得有一米七四往上。

 

她不光很高,身材还非常爆炸,传说中的脖子以下全是腿,说的就是她这样的。

 

上身穿着敞开的女短西装,白色的衬衫一尘不染,下身黑色包臀裙,褐色的丝袜包裹着的两条美腿,像是专门P出来的效果,腿型实在完美。

 

腰围很细,感觉我两只手应该能掐住。

 

至于她的罩杯,我大概扫了一眼,就能猜出个差不离,大概是在34D的样子。恰好这是我心中刚刚好的尺寸,不至于那么臃肿无脑,也绝对不小,女星霍思燕,陈乔恩就是这个尺寸。

 

相对于姚总惹火的身材,她的面容就清秀了许多,不喜浓妆艳抹,总是淡淡地,却淡的让人过目不忘。

 

记得当初我第一眼见到姚总便惊为天人,还到处打听,这是不是我们公司最火的头牌,还因此闹出了笑话。

 

公司里关于姚总有很多传言,说她人长的去拍电影女主角都没问题,身材好到可以去走维秘秀,又年轻,干嘛要待在风月欢场里,八成是跟公司背后的老板有说不清的关系。

 

这些闲言碎语,其实都能理解,但我不信,因为我们夜总会是鹏城摆的上台面的夜总会,生意一向火爆到让同行没饭吃。

 

若只是一个花瓶,没过人的能力,怎么可能把公司经营的这么好。

 

“方正?”姚总拿着一份档案,抬头看了我一眼,像是询问。

 

见我点头,姚总把档案丢到我面前,说:“你看下这位客户。”

 

我拿起一看,呆住了,照片上精致的女人,不正是刚刚还让令我情迷意乱,欲罢不能的奇怪女客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
  • 在家能用什么做自我安慰_男朋友压着我说想进去

    在家能用什么做自我安慰_男朋友压着我说想进去

    2019-12-15 16:55:03

    我从衣柜里,把那套警察制服给拿了出来,放到了她的面前。 “好!我答应你,但事成之后,你必须删除视频,要不然就算两败俱伤,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李潇潇犹豫了一会,最终咬着牙答应了下来。 “没问题,只要你...

  • 男朋友喜欢用手做_强行乳,律动 液体噗嗤

    男朋友喜欢用手做_强行乳,律动 液体噗嗤

    2019-12-15 16:47:04

    据海内网12月15日报道:不论耿昊怎么说自己有病,反正秦芳华就是不信,接下来他俩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过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发生了。秦芳华穿着吊带睡裙,午休前刚刚洗过澡当时没穿内衣,得知妹夫...

  • 越爱一个人就越想睡她|男朋友老在公园我

    越爱一个人就越想睡她|男朋友老在公园我

    2019-12-15 16:45:43

    莫小梅很聪明。她立即支持老张。她说:“张医生和我父亲在我家喝酒,怕村民知道她的病情。他有点醉了。我会送他回去的。” "所以,你是姑姑,晚上不要到处乱跑,你在黑暗中不安全,所以让我们去找医生吧,我...

  • 和男朋友在教学楼里揉_胸的照片(整个胸)

    和男朋友在教学楼里揉_胸的照片(整个胸)

    2019-12-15 15:56:55

    “我艹,许雅,你他妈的行啊,吃了春药你还要推开我?我告诉你,老子今天不干了你我跟你姓!” 到嘴的鸭子要飞,胥教练哪里能忍,冲过来扛着我一把按在地毯上,扶了那丑东西往我胸前放,捏着两坨雪白就要R交。 冷水...

  • 男朋友在他寝室上我_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男朋友在他寝室上我_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2019-12-15 15:33:55

    据海内网12月15日报道:回到田间后,发现自己的鱼竿被扔到一边,看得赵宏宇气不打一处来!就在这时远处听到一阵莺莺燕燕的欢笑声传来。看样子是马明宇喊过来的姑娘,顿时赵宏宇心生念想:“你老子就在今天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