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国轮爆小公主:英语老师打开扣子让我上

外面的雨已经开始停了,老马见慧心已经穿好了衣服,但脸色还是那么一副红彤彤的样子。



“在这里!”慧心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喊声,总算是有些不情愿的开了口。



一行人听到了熟悉的师妹的声音,自然是立马就找到了洞口,师太絮絮叨叨的声音还没有到洞口就已经不停的响了起来。



“慧心啊慧心,这两天天气阴雨连绵,本来为师就提醒过你,行走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脚下,就算是化不到什么东西,你要给我一是及时的回到尼姑庵里面。”



师太根据着篝火走到了山洞口,却没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个男人。



她的脸色瞬间有些惊慌。



可是转眼一看,这男人身后站着的不就是好端端的慧心嘛。



还不等师太开口,慧心就先一步抢话,这原因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心虚。



“师太,我晚间上山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实在是没有办法走路,这位施主过路的时候刚好遇见了我,便帮助我走到这里的山洞里面,还帮我处理伤口,只因这脚实在是太疼了,不然慧心早就已经回去了。”



慧心一双小脸实在是无害,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让谁看了都觉得可怜。

 文学



师太听了这些话之后也不疑有他,反反复复的上下注视了两人好几遍,这才低头双手合十。



“谢过这位施主出手相助。”



老马本来就全程一言不发,有些不高兴,但听她这么一说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此时已经夜深了,况且男女有别,施主还是早日回去吧,我们就先带慧心回了。”



师太和几个师姐双手合十作揖之后,便带着依依不舍的慧心亦步亦趋的离开了老马的视线。



慧心走后,老马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这一次机会错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这个小尼姑了。



没有办法,老马此时只能去手冲……咖啡去缓解缓解一下自己的冲动,顺便洗个凉水又澡。



平复心中火焰的老马,躺在床上,闭眼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但是眼睛一闭,便是小尼姑那完美的娇躯,双手也仿佛又握住了那纤细的腰肢。



不得不说,小尼姑的身材真是极品,任谁也想不到十分宽松的僧袍下居然藏着如此诱人的身体。



“该死。”老马怒骂一声,只好翻身让那儿好受一些。



想着小尼姑的身体和手中残留的感觉,老马终究是忍受不住,开始安抚起自己来,仿佛小尼姑真的在跟前一般。



老马越想精神便越是亢奋,对于此时的老马来说,小尼姑留在他脑海中的一切画面都让他欲罢不能,终于过了半个时辰,体内的火焰才慢慢平息下去,这时老马才能安心的闭上眼睡觉。



这几天,浑身是劲儿的老马只要闲暇时,总会想起与小尼姑的那一晚,这种马上可以吃到的鸭子,却又让鸭子飞走了才是最让人嘴馋的,可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慈云寺是不能有男人进入的。



坐在家中的老马终于坐不住了,亲自跑去慈云寺。



心急如焚的老马便来来回回往慈云寺跑了几趟,每次都希望能遇见慧心那个小尼姑,但是希望总是落空。



这种能吃到但是不见了的感觉让老马抓心抓肺,但是他也不能擅闯别人尼姑庵,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可怜他的份上,让他能再一次遇见那个小尼姑。



今天又是一天没有见到小尼姑的一天,老马有些恋恋不忘,但是太阳即将落山,只好失望回到家中。



半夜,慈云庵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庵主也不例外。



突然庵主似乎被什么巨大的声响惊醒,她连忙坐了起来,打开门,发现并没有什么发生,回过头,才被惊坐在地上。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叟正微笑着看着她。



庵主准备大喊,可随后她便更加吃惊的尖叫了出来。



“祖……祖师爷!”庵主大叫道,这人竟然是自己从小拜到大的祖师爷,她可是从小就看着她画像长大的。



这一身慈眉善目的老叟,也不理会她的尖叫,只是笑道:“庵中即将遭遇大难,你提早做准备,我此次前来便是通知你,让你有所防范。”

庵主顿时跪了下来,语气十分虔诚:“请问祖师爷是何大难,这样我才能更好的想办法!”



老者神秘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这顿时让庵主犯了难,不知道是何大难该怎么办,于是便又磕了一个头,再一次问道:“那祖师爷此次便没有其他的提示吗?”



“小心故人!”老者说完,化为一缕飘烟消失在了庵主眼前。



“小心……故人?”不懂是何用意的庵主站了起来,嘴里念叨着老者最后说出的四个字。



这时,庵主突然眼前一黑,再一次睁开眼便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庵主猛地的坐起来,才发现自己依旧睡在床上哪里也没有去。



“梦吗?”庵主心里想着,但是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又仿佛是真的发生过,脸祖师爷的相貌都仿佛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十分的清晰。



像梦又不是梦,十分奇怪。



但越是如此不可思议,庵主便越是相信,心中已经打算等到天亮便下告示。



庵主本来参不透这是个什么意思,可隔日梦里,再一次重复的梦境告诉她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一定是未来的尼姑庵要发生什么大事情,才会使得祖师先生托梦给她,既然是天机不可泄露,那她必定也是要防范于未然。



事发突然,尼姑庵本就是清修之地,能吃饱穿暖已是极好,哪还会有少林寺一般有武僧日日守寺。



庵主自己实在是拿不定主意,便找了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辈,与寺里一同商量。



“依我之见,咱们尼姑庵此祸不知是为何,还是早做准备。”



祖师先生托梦道天机不可泄露,那得是有多大的危难?



“小心故人?何来的故人?”慧心的师傅有些不解。



“若是我能想明白,就不必找你们了。”



庵主看了半天,总算是有人有些为难的发话了。



“虽说咋们尼姑庵不需要男人,可是这拳脚功夫的事情,咱们女人天生是弱些,依我看,不如招个男保安,护咱们尼姑庵安全。”



一个老尼姑开口,她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却也不像慧心慧云的师傅那般偏执。



“不成,咱们这是尼姑庵,可不是男人该来的地方!”



“事出有因,我们清修之人不因外因而乱,若是此时真的是大灾难,岂不是苦了庵里无辜的孩子!”



“好了!我心里有分寸了。”



庵主出声阻止了老尼姑和慧心师傅的争论,脸色晦暗不明。



现如今紧要关头,不得再浪费时间在犹豫上了。



庵主也是经历过凡尘俗世之人,自然也清楚人有好有坏,不该因片面便概括全局,她决定采纳老尼姑的建议。



因为现如今的情况,她也没资格挑剔。



事不宜迟,庵主即刻便写了聘文,让尼姑下山时在附近的镇子里分发。



山上的尼姑庵要招男保安,这个消息传到山下面那些镇子里面,不知道是好是坏。



听到这些消息之后的人们不知道是嘲笑还是看热闹,似乎都想去试一试。



工资和待遇都是一等一的高,比镇子里面的那些公务员都要高上好几千。



才短短半天,这个消息便传得满镇子都是。



既然是这种肥差事,加上还有五险一金包吃包住,虽然是不止那么一个两个人肖想。



慧心和师姐们躲在门后面,看着形形色色的男人围在庵门前,皆是一脸急切模样。



有两个跟慧心一般的小尼姑,也是从未接触过尼姑庵外面的世界,从未见过男人。



“男人就是长这个样子的吗?似乎和我们女人没什么区别。”一小尼捧着脸自言自语着。



慧心听了她着话,思绪早已经飘荡到了老马身上,不知不觉的一张小脸越来越红。



“慧心姐姐,你想什么呢?脸都这么红了?莫不是病了,要喊师太吗?”小尼姑在旁边有些不解。



慧心摇了摇头走向前面,站在庵主身后看着排着队等待应聘的人。



“名字。”庵主出声,另一边却在看着他的面向。



那男人一一应答,可眼神却止不住的飘到庵主身后站着的慧心慧云两个人身上。



那男人的神色看的慧云及其不舒服,翻了个白眼给他。



慧心则是一言不发。



庵主不动声色的在他名字上打了个叉。



来应聘的人一个一个报上姓名,然后展示自己的才能,既然是来当尼姑庵的保镖,那自然有一个底线就是戒色,这两个字阻拦了大部分来应聘的人。



如今社会上人心复杂,又有几个人真正能够做到戒色两个字。

庵主清修多年,虽然已经告别尘世的那些纷纷扰扰,但是也可以简单的通过面相来探知一个人的心。



基本上很多人都是一面便结束了。



还有些幸运的,到了展示自己的武学和拳脚功夫时,被庵主淘汰了。



那种垃圾的三脚猫功夫,实在是连庵主都看不过眼,虽然是没有资格当尼姑庵的保镖。



更何况这尼姑庵虽说是需要保镖,但是也不可能有太多的男人,拥有一个男保镖,早就已经是她能承受的极限了,这个要求自然是,又高了一些。



“不行。”



“不行。”



慧心已经看着庵主将这两个字讲了许多遍了,就这么站了一天,也没有看见任何达到庵主要求的人,慧心和慧云相视一笑,都有些无奈。



慧心则是心里有结,这段时间虽然已经和老马分离,但是想要见他的心却一天比一天强烈。



不知道他能不能来试试看,就算是过不了这保镖选拔,见一面也是好的。



慧心这些日子只要是想到那些,便羞涩难捱,只能等到夜深人静之时,自己安抚那日未曾得到的满足。



每当这个时候,慧心脑海里都是金瓶梅的那些画面,女的变成了她自己,而画面里的男人,则是化作了老马的脸,在她身上肆意的作怪。



每一次,慧心也只是敢用一根指头,光是这样,自己都觉得战栗非凡,脑子里更是不敢相信,若是老马那儿……



明明是四下无人的环境,慧心还是羞的拿被子盖住了脸。



也不知道老马现在在忙些什么,有没有时间过来应聘一下,哪怕就只是见一面她也满足了。



慧心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不知道老马能不能为了自己来应聘试试看,就凭老马那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便比这些歪瓜裂枣的中年人要强上百倍。



想到这里,慧心又开始思绪纷纷起来,两条修长的腿在僧袍底下止不住的磨蹭,明明是在这种人很多的情况下,却也止不住粉面桃花的模样,看的一些应聘的人口水都快要下来了。



一天下来了,还又不到半个小时庵门便要关闭,慧心却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门口。



“今天这些,全无一个能担起这个责任的。”庵主无声的叹了口气,对着慧心的师傅摇了摇头。



师傅会意,正准备收起聘用书,一声底气十足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师傅还没有来得及分辨这道有些熟悉的声音是来自于谁,慧心便先一步眼睛一亮,看向庵门口的一道身影,但她随即便收回目光,生怕被她人发觉不对劲。



老马兴致冲冲的就走到了门口,递上了自己的简历,那可是他好不容易走到山下找了个复印店弄的,可像样了。



里面把他吹的天花乱坠的,也省去了他的某些黑历史。



庵主看着老马一张正气凛然的脸,又看了他简历里武僧的背景,倒是有些满意。



慧心的师傅则是在身旁低语了一句,将上一次老马救了慧心的事情原话告知,庵主点了点头,慧心便知这事有希望。



“既然如此,便看看你的拳脚功夫吧。”



庵主主要还是看身手,若是身手不行,何谈保护尼姑庵?



老马心下一喜,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慧心,见她也隐藏不住自己的喜意,更是又增添了信心。



他这一次来,便是为了慧心而来。



这小尼姑只是寥寥无几的两面之缘,便已经勾了他的心一般,日思夜想的,老马觉得自己中邪了似的,每天脑子里都是这小尼姑的音容笑貌。



老马起手式一做,范便起来了,一套拳法打下来破空声连连,即便是毫无武学研究的这些清修尼姑,也可以看得出老马和那些花架子的不同。



可庵主还是有些木然,这拳法是少林拳法不错,可既然是武僧有的东西,她为何又要招一个已经还俗了的武僧。



老马知道自己如今未得庵主赏识,便自顾自的又打出了一套拳法。



这是武僧中只有等级高的才可以接触到的绝学,属于少林,却并不是人人都知晓。



这一套拳法打下来,其气势磅礴,足以让在场的人们久久不能平静。



显然,见着庵主惊讶的神情,老马便知道,他成功了。

因为这件事情事发突然,庵主已经没有心情等待,当天便让老马收拾了需要的衣服和东西,便住进了靠近慈云寺大门靠里的小房间。



房间虽格局不大,但是胜在干净整洁一应俱全。



反正老马也是孤身一人,根本不在乎这些身外的物件。



每每一想到慧心在身下羞涩的模样,老马便归心似箭,拎着行李箱便往山上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
  • 我吃了英语老师的胸,圣女侠的花心想玉捧 陈琳

    我吃了英语老师的胸,圣女侠的花心想玉捧 陈琳

    2020-01-06 17:06:54

    陈琳摇摆着,一副享受的表情,眉头紧皱,咬着贝齿。大哥见自己老婆如此兴奋,立刻情绪点燃。我正躲在被子里兴奋观赏呢,可哪知道不到五分钟,伴随一声粗吼,缴械投降。那一刻,我才知道大哥身体有问题。 陈琳未...

  • 老师你夹得好紧好爽_随着车的晃动一进一出

    老师你夹得好紧好爽_随着车的晃动一进一出

    2020-01-06 17:02:56

    “王强真的是好福气,李艳梅三十多岁的人,身材正好,脸蛋也生的漂亮,我老伴在的时候也喜欢李艳梅。” 李叔这是什么意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更何况出现了那种情况,我更不可能马上冷静下来,尽量把话题从李艳...

  • 你不可以谢在老师里面危险期 比较详细的污故事

    你不可以谢在老师里面危险期 比较详细的污故事

    2020-01-06 16:49:22

    “嘿嘿,要是为难就可以不拜,我从不强求人。” 好像拿准了刘宝的脉门,老霍头一副泰然的样子。刘宝想了想,终于咬了咬牙,说答应拜老霍头为师。 多了个活爹总比自己一辈子当软蛋强,这点账他还是能算明白的...

  • 教室里不行太大太长了_老师不要了太满了流来了

    教室里不行太大太长了_老师不要了太满了流来了

    2020-01-06 16:29:33

    “隔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是把她给弄到手了。” “睡了没?”胖子问道。 “哪儿有那么夸张。”季晨说道,“不过刚遇见,才一天时间,能确定关系就不错了。” “那也是迟早的事儿。”马宁说道,“你看吧,我当初...

  • 我趴在英语老师胸口直来_尿 丢了 要坏了h

    我趴在英语老师胸口直来_尿 丢了 要坏了h

    2020-01-06 16:25:52

    郑红梅急匆匆地出去了,王小野望着郑红梅翘翘的后臀和黑裙下的白腿,咕噜咽了一口吐沫,眼中透着一丝不舍……王小野从果园的房子里走出来的时候,郑红梅已经没影了,他只看到一辆轿车远去的影子。外面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