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偕老:以后就得和江湖说再见了,回去安心当王妃

“江湖逍遥自在,这就是我喜欢它的原因”,站在高山上望着脚下无边平原的容鸢,任凭微风略过身边

“你到底还是容家的女儿,皇命难违,以后就得和江湖说再见了,回去安心当王妃”,表哥李臣西看向容鸢,容鸢呆呆的看着前方,失了神

“表哥,你说得对,我是容家的女儿”,容鸢微微一笑,略显苦涩

“下山吧”,李臣西带着满满的心疼,

容鸢低着头带着重重的无力感转身离去,李臣西看着这悲凉的身影,更加心疼,李臣西知道自己这个表妹虽说是京城官家女儿,但由于自小就被养在李家,养在江湖,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和束缚,性子也自由散漫,如今要回去嫁入王爷府,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容鸢如何是好呢

几个月前

明王府内混乱一片,太医从王府前门一路跟随侍从疾走,到达屋内时,只见五王爷在床边一直咳不停,太医不敢怠慢,急忙上前诊断

顾南笙喝了药,闭上眼睛,轻声细语

“你们下去吧”

“是,王爷”

王妃

顾南笙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那一轮弯月,不知道自己还能看到几时

第二天,下了早朝的皇上听到太后说了顾南笙的情况

“母后,五弟这样的情况,我想,要不为他选一位王妃吧,可以冲冲喜,您觉得呢?”

“这样最好不过了”,太后忧愁的脸庞露出一点欣慰

顾南笙进宫后,皇上告诉他这个决定

‘五弟,有没有心仪的姑娘,朕和母后决定为你选一位王妃,你要是有心仪的人,皇兄为你赐婚“

”皇上,臣弟如今的情况暂不想。。“,顾南笙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皇上打断

”正是你现在情况,朕才想为你赐一道姻缘“

”皇上“,顾南笙还想继续道

”你不必说了,如果你没有心仪的姑娘,那就按照朕和母后的标准找了“

”如果皇上真的决定了,那还是选有习武经历的好些“,

”好,就听你的“,皇上心花怒放的满口答应下来

自从皇上在早朝上和群臣说了这件事,五王爷要选妃的事情就散开来了,各个将军府的千金最近都为自己隐隐担忧,五王爷的身体不好,京城都知道,万一,要是选中了自己,那自己是不是就要准备守寡了

朝堂上群臣们各个争辩不休,虽说王妃这个称号是为家族争光,但五王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在了,这以后的事难说,所以各个大臣都在打太极,突然徐爱卿来了这么一句

”听闻,容爱卿的二女儿自小在云月山庄长大,一直游走于江湖中,也算是习武之人啊“

皇上听闻,神情愉悦

容劲书不急不慢的上前

”启禀皇上,小女自小长在江湖,官家的很多规矩她不太懂,怕要是嫁入了明王府,给王府丢脸“

”容爱卿,你说笑了,五弟不是那么严厉的人,而且如果她成为了王妃,自会有人教她规矩,我想,容爱卿的女儿自然是冰雪聪明的“

几个大臣一同附和,导致容劲书一时无法回应

”如果容爱卿没有异议,那朕将容家二女儿赐给五弟“

容劲书只好跪下

”谢皇上“

容劲书回到家,容夫人看到一脸愁容的夫君,隐隐担忧,急忙上前询问

”夫君,发生什么事了吗?“

”皇上赐婚鸢儿与五王爷“

容夫人一时怔住

”五王爷不是。。。“

”你不要乱说,皇命难违,只好委屈鸢儿了“

”夫君,你去哪儿,客厅在这边“,容夫人看着有点失神的夫君,以为他昏了头

’我去书房,给鸢儿写信,叫她速速归来”

容夫人正往回走,容诗从别院跑过来

“母亲,刚刚父亲说的是真的?妹妹要嫁入明王府?”

“你这丫头,吓死我了”

“是不是真的?”

“嗯”,容夫人点了点头

容诗心情瞬间低落,容鸢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妹妹,如今她要嫁给病重的五王爷,以后的人生就举步维艰了,谁都知道这次婚姻就是为了给五王爷冲喜

“母亲,那妹妹。。。”

容夫人也不忍

“这有什么办法,难道还能抗旨不遵吗?容鸢虽不是我生的,但也是我养的啊,即使她不常在家,如今这个情况只能保佑五王爷慢慢好起来了”

白头偕老

容鸢下了山,回头望了一眼云月山庄

“以后可能还有机会回来看看,走吧”,李臣西知道容鸢不舍的除了云月山庄,还有江湖

容鸢默默的上了马,侍女小雪也跟随一旁

“这次我们就一边走一边玩吧,只怕以后没有机会了”

容鸢故作轻松,露出释然一笑

容鸢一路向京城走,看着百姓安家乐业,温暖平凡的生活,对于这场婚姻也渐渐接受了

心情也逐渐愉悦了起来,发觉不能放过这一次游历江湖的机会,在回京路上一定要好好游玩

容鸢一行人刚路过舟山脚下,就看到前面有人打斗

“我们上去看看怎么回事?”,容鸢命令护送她回京的下属

“二小姐,您还是留在这吧,我们上去看看”

“不行,我也算半个江湖中人吧”

容鸢不等回复就自行上前,属下无奈只能跟随

容鸢走进看到就已然了解,原来是一众土匪在抢劫路过的人

容鸢看着势单力薄的过路人,二话没说就上前协助

不久,土匪就被打跑了,为首的公子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间都透出一股高贵,容鸢虽说常年不在京城,但也见过京城中的贵族,想必这位公子必定是一位贵人,容鸢不想惹出其他的事情,尽快抽身离去

“姑娘,多谢救命之恩”,顾南泉整理了一下衣裳,双手抱拳

“公子不必客气,舟山这一带土匪横行,公子记得多带点随从,下次可就没有那么幸运啦”,容鸢提醒道,说完转身上马,准备启程

“敢问姑娘芳名,来日好上门感谢”,顾南泉上前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江湖的义气不就在于此嘛,望公子保重”,容鸢说完就离开

顾南泉望着容鸢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

“三公子”,属下上前

“回京”

“是”

容鸢回到京城,看着容府的大门发呆,小雪提醒了才回过神来,刘总管打开门看到容鸢,一脸惊喜

“二小姐回来了,快进来啊,老爷知道了肯定很高兴”,刘总管一边迎着容鸢进府一边朝里小跑,一边跑一边叫

“老爷,二小姐回来了”

容鸢看到父亲出现在厅堂门口,忧愁的脸庞挂上了愉悦的笑脸

“鸢儿,你回来了,辛苦了”

“父亲”

“哎”

容劲书看着容鸢,有点愧疚

“鸢儿,这委屈你了”

“父亲,鸢儿已想开,鸢儿在外生活了多年,可以照顾好自己,以后也一样,父亲不需过多担心”

容鸢一路行走,身体已疲惫,但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心想五王爷长什么样呢,是怎样的性情,他对自己这个王妃是怎样的看待呢

容鸢一早就来到了容诗的院子,

“姐姐,你对京城比较熟悉,带我逛逛吧”,容鸢耍赖式的缠着容诗

容诗没办法,只能带着容鸢出门

容鸢走到一半,就把容诗拉到一旁

“姐姐,你知道明王府在哪里吧,带我去看看”

“容鸢,不久,你就嫁入明王府了,不急于这一会儿吧,况且,这个时候去,要是出了什么事,那该如何是好”

“我们小心点,不会有人认出来的,要是你害怕,你就告诉我大致的方向,我自己去”,容鸢铁了心要去看看,容诗执拗不过,只好答应

在靠近明王府时,一辆马车路过,容诗急忙拉着容鸢躲到一旁,害怕被人认出来

“姐姐,这是谁啊,不会就是五王爷吧”,容鸢看着马车停在明王府门前,下来一位器宇轩昂的男子

容诗一眼就认出了他,那个在上元节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男子

容鸢看着一声不吭的姐姐,用手推了推容诗

“你刚刚说什么?”,容诗回过神来,努力的掩饰自己的尴尬

“刚刚那个男子是不是就是五王爷?”

“哦,不是,那是三王爷,顾南泉”,

“哦”,容鸢正想往明王府方向走就被容诗拉住

“容鸢,到这里看看就好了,你还想干嘛”,容诗有点紧张

“我就想看看五王爷长什么样,来都来了不看一眼多可惜啊”

“容鸢,要是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到时候丢的可是我们容家的脸”

容诗把容家都搬出来了,容鸢也就投降了,不过转念一想,过几天就知道了,也就释然了

这一天,明王府热闹非凡,五王爷迎娶容家二小姐为王妃,令王府上下喜气洋洋

容鸢盖着盖头,听着外面的热闹声,好想掀开盖头,可母亲的教诲还在耳边,容鸢只好作罢

夜渐渐深了,声音也渐渐退去,容鸢听到了开门声,定了定神

脚步声越来越近,容鸢看着到眼前的双脚,期待着那张脸出现在眼前

顾南笙揭开盖头,一张娇媚的脸引入眼帘,带着好奇的眼睛

容鸢看着这位自己的夫君,气质不凡,但带着一点病恹恹的感觉

果然,五王爷病重不是传言,容鸢正想着

“你就是容鸢,嫁给本王,委屈你了”,顾南笙轻轻放下盖头

“王爷说笑了,嫁给王爷怎么会委屈呢,王妃这个位置还是很多人想坐的”,容鸢起身

“哦,是嘛,所以说你并没有不开心,可以敞开说,不用顾忌过多”,顾南笙看着容鸢走来走去

容鸢在容家时,就听父亲说过,五王爷性情温和,待人和善,只要不是犯大过,一般都饶恕

听到他这么说,容鸢也就不拘束了

“不开心还是有的,不过不是因为嫁给王爷,换做是其他人,非江湖中人,都是会不开心的,因为婚后都不能自由自在的在江湖中逍遥了,而且。。。”,容鸢还想继续下去,但想到面对的是五王爷就打住了

顾南笙追问道

“而且什么?”

容鸢难为情的走到桌边,一屁股的坐了下来

“我肚子有点饿,王爷,你饿不饿?”

王妃

“你还没说完呢?说吧,我不会怪罪于你”,顾南笙也坐了过来

“而且王爷府规矩太多,我自在惯了,害怕适应不了,害怕给容家和明王府丢脸”

容鸢一口气说完,然后又带着一点请求的语气

“王爷,我可以吃了吗?”

顾南笙笑着点头示意

“这你不用担心,我明王府规矩已经不算多了,你只要按照奶妈交给你的那几个基本礼仪就可以了,至于以后随我出席宴会,这不是还有我在旁边的嘛”

“那就好,那以后我就不用发愁了”

“哈哈哈,你慢点吃,快要睡觉了,不要吃太多”,顾南笙看着吃得有点急的容鸢,痴痴的笑

容鸢听到睡觉这两个字,停了一下,马上被顾南笙发觉

“如果你觉得你没准备好,本王不会碰你”

容鸢久久才憋出一句谢谢

第二天一早,容鸢就得跟随顾南笙进宫给太后敬茶

顾南笙看着一路上搓着小手的容鸢,脸上的神情紧张,一猜就知道容鸢在担心什么

顾南笙一把手握住容鸢的小手,温柔的看着容鸢

“放心,有我在”

容鸢看着被握住的手,稍稍放松了些

“我第一次进宫,有点紧张”,容鸢有点害羞

顾南笙就这样一直拉着容鸢的手到太后面前

太后看顾南笙不排斥这位王妃,脸上堆满了笑容

出了宫门,容鸢深深呼了一口气

顾南笙笑出了声

“胆子那么小吗?紧张成这样”

“王爷,我胆子可不小,我可是行走过江湖的人,我只是害怕礼仪出错而已”,容鸢不服气的回应

“知道了,本王的王妃胆子可大着呢”

容鸢知道他这是嘲弄自己,别过脸去

顾南笙看着气鼓鼓的容鸢,知道她生气了

“生气了?”,顾南笙拉了拉容鸢的手

“我开玩笑的”

容鸢听到这句话,立马转过脸来做了个鬼脸

“我也是开玩笑的”

“哈哈哈哈哈”,顾南笙被逗得不顾形象大笑了起来

“那我们就算扯平了”

容鸢点了点头

顾南泉自从回京后就一直派人打听在舟山脚下救了自己的那位姑娘,奈何许久找不到一点消息

“三王爷,太后宫里来人,召王爷入宫,说是一般的家宴,可以携带家人”

”知道了“

顾南泉放下公务

侧妃江梵进来为王爷更衣

”你也随我一起入宫吧“

江梵停顿了一下,顾南泉一般都不带江梵出门的,只有重大宴席,不得已才会带江梵出场,所以江梵入王府多年还一直是侧妃,王妃这个位置宁愿一直空着,也不让江梵靠近半步

”王爷,这次我也可以一起入宫吗?“

”母后说可以携带家人,这个意思就是要带家人入宫“

”是,王爷“,江梵低头认真的为王爷更衣

”听说五弟在那位王妃的照顾下,身体逐渐好了起来,看来这位容家二小姐不简单啊“

”妾身虽不常出门,但也听说过容家二小姐自小养在江湖,性子自由不受拘束,或许是这个性子正好与五王爷的性子互补,所以相处愉快,人的心情愉悦了,身体也就慢慢好起来了“

”或许是吧“,顾南泉摆了摆衣角

”好了,你也去准备准备“

”是,王爷“

顾南泉与江梵进入慈宁宫时,看到顾南笙与容鸢的背影

”儿臣见过母后“

”妾身见过母后“

”你们都起来吧,这就是一家人一起吃吃饭,不用太过于拘束“

”没想到五弟来得那么早“,顾南泉看向了一旁的顾南笙,当看到容鸢时,整个人都停住了

原来,五弟的王妃就是那位姑娘

原来,她就是容家二小姐

”三哥也不晚啊“

”容鸢拜见三王爷“

江梵用手碰了碰顾南泉,顾南泉回过神来

”哦,五王妃果然贤惠,五弟在你的照顾下,气色不错“

“三王爷过奖了,这本就是我的职责”

“你们入座吧”,太后招了招手

容鸢看着端上来的点心,一个一个尝了起来

“王爷,这个好吃,你尝尝, 这个也好吃,还有这个”,容鸢笑嘻嘻的将点心放到顾南笙面前,示意他尝尝

顾南笙宠溺的看着容鸢,附和她拿起了筷子,一个一个的尝了起来

“怎么样?”

“好吃”

顾南泉时不时看向顾南笙那边,容鸢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只不过她对的是顾南笙

宴会结束后,顾南泉将自己闷在书房里

白头偕老

江梵不知道顾南泉怎么了,宴会上也没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但回来的一路上,顾南泉的脸色不太好看,坐在一旁不说话

江梵回想起顾南泉看到向顾南笙的时候稍稍有点出神

“可是以前不会这样啊,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吗,难道是因为那位五王妃”,江梵惊讶得两眼放大

“难道王爷和五王妃认识,可是当时的情况,五王妃并没有什么异常啊,不像是认识王爷”

江梵自己在院子里嘀咕,听到回来的侍女报告,三王爷还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任何人不得打扰

江梵起身前往书房

“夫人,你去哪啊”,侍女追上江梵的脚步

“去书房”

“可是王爷。。。”

“我不是去找王爷”

江梵到达书房前,看到三王爷的副手孙丰在一旁把守

“孙统领,王爷还好吗?”

“夫人,王爷已下令,任何人不得打扰,夫人请回吧”

“孙统领是否方便说话”

“这。。。”

“关于王爷的事,我不能袖手旁观,我想孙统领也替王爷着想吧”

“是,夫人”

江梵将孙丰领到一旁

“孙统领,你是否见过容家二小姐,也就是如今的明王府王妃?”

“回夫人,见过,不过,我也是今天在宫殿门前遇见她与五王爷才知道她的身份”

“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在我们回京的路上,偶遇土匪,都怪属下保护不周,害得王爷陷入险境,最后是五王妃出手相救”

“原来如此,然后呢”

“那时候五王妃没有留下身份姓名”

“之后呢”

“之后我们就回京了”

“我是说,三王爷有没有继续寻找她”

“三王爷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公务”,孙统领将三王爷命令自己寻找救命恩人的事情瞒了下来

“知道了,你回去吧”,江梵的困惑得以解除,原来,王爷真的认识容鸢

可是容鸢的表现看不出来她认识三王爷啊,难道她不记得了?

江梵回到别院,退下所有侍女,一个人在房间里安静的坐着

三王爷喜欢容鸢的吧,不然,今天也不会如此神情,如今,容鸢已成为明王妃,看今天的情形,五王爷与容鸢相处不错,三王爷再喜欢也只能暗自神伤了

江梵望向窗外,深深叹了口气

“谁不是呢”

容鸢在院子里舞剑,而顾南笙在一旁看奏折,容鸢舞累了,坐到顾南笙旁边

“怎么每天都那么多奏折?发生了那么多事吗?”,容鸢探着脑袋,看着奏折上写的什么

”最近公务繁忙,都没什么时间陪你了“,顾南笙略显愧疚

”王爷,公务要紧,我可以陪王爷啊“,容鸢帮忙将奏折整理好

”不过,王爷,你最近得注意身体啊“

”噢,看来你很担心本王“,顾南笙抬起头看着容鸢

”当然了,你是我夫君嘛“,容鸢一边整理一边说道

”嘿嘿嘿,好,本王听王妃的“,顾南笙偷偷的笑了起来

容鸢帮忙将奏折抱回书房,然后就拉着顾南笙出门游玩去了

”王爷,平时你就得多出门走动走动,心情好了,也运动了,那么身体就好多了“

容鸢拉着顾南笙逛这边,又逛那边,还一直不忘唠叨

顾南笙就任由她拉着,安静的听着她的唠叨声,时不时附和几声

顾南笙的身体已基本恢复,连太医都觉得惊奇,没想到,病症会好得那么快

人人相传容鸢是一个福音

容鸢在明王府越发过得游刃有余,因为顾南笙给自己最大的自由,所以这个婚姻并没有束缚太多,就是不能出京游玩,但还是可以前往京郊踏春

春天来临,容鸢也闲不住,拉着顾南笙一起到京郊踏春去了

容鸢出了京城,就像鸟儿回归自然,一路高歌,顾南笙跟在一旁

”五弟也来踏春“

顾南泉的声音响起,顾南笙回头看到顾南泉与侧妃在身后

”见过五王爷“,江梵行了行礼

”三哥这会儿也有兴趣

”王妃不来吗?“,顾南泉环顾一周,没看到容鸢

”怎么会少了她呢?“,顾南笙笑了笑

”这倒是“

顾南笙一怔,感觉三哥好像很了解容鸢

容鸢跑回来,看到顾南泉,立马停住脚步

”见过三王爷与夫人“

”没想到王妃兴致还挺高啊,听闻王妃以前是在云月山庄长大,比起京城,还是更喜欢江湖吧“

”京城与江湖各有各的好,都喜欢“,容鸢一改之前大大咧咧的语气,慢条斯理的回答

顾南泉看着有点拘束的容鸢,想起那天在舟山脚下的她,那个充满江湖气息的姑娘,不过她好像不记得自己了,顾南泉有点失落

”京城繁华,江湖义气,确实是各有各的好“,顾南泉看着容鸢

顾南笙察觉顾南泉和容鸢好像认识一样,当初家宴,三哥看到容鸢时,就稍微出神,只不过当时自己没放在心上

容鸢微笑回应

顾南笙拉起容鸢的手

”三哥,我们就不奉陪了,先回府了“

”就回去了吗?“,容鸢意犹未尽

”嗯,不早了,如果你还想看,明天再出来就好“

”刚好,我们也准备回府,一起吧“,顾南泉回应道

”好“,顾南笙扶容鸢上了马车,一个人坐在一旁不言不语

容鸢察觉出不对劲,但又不知道是哪出错了

”王爷,你怎么了吗?“

”没事“

”可是。。。“

”我想静静,有点累了“

”没事吧,一会回府召太医来看看“

”不用了,休息一下就好“

回到府中,顾南笙和容鸢回了房,顾南笙还是不发一言

容鸢抱了抱顾南笙的胳膊

”王爷,你到底怎么了?“

”鸢儿,本王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啊?“

”你和三哥是不是认识?“

”三王爷啊,不认识啊,我从小就在江湖,京中贵族都不怎么认识“

”那我怎么感觉三哥好像认识你“

”是吗?可是我确实没见过他啊,等我想想“

容鸢陷入回忆,突然一拍脑袋

”哎呀,我想起来了,原来他就是三王爷啊“

顾南笙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你们。。。“

”王爷,在我回京准备嫁给你的时候,在舟山脚下遇到三王爷正在与土匪争斗,所以就出手帮忙了一下,不过,我一直没认出来,可能当时匆忙,也没有认真看,所以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刚刚才想起“

”原来是这样“,顾南笙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

”王爷,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以为我和三王爷有旧情“,容鸢一脸邪笑看着顾南笙

”是又怎么样?难道本王不能吃王妃的醋吗?“,顾南笙一把拉住容鸢往自己的怀抱送

容鸢害羞的低下了头

”王爷说可以就可以“

”鸢儿“,顾南笙将头埋进容鸢的脖颈,轻轻呼唤

”嗯“,

顾南笙抱的力度又加了一分

”陪我到老,好吗?“

”好“,容鸢点了点头

顾南笙痴痴的笑了起来

容鸢躺在他的怀里,亦感觉到温暖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