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下拉开拉链含,还没干完男朋友来电话

花嫂正好把剩下的海货都搬上了车,见二瞎来了,眼神中带着几分好奇。


“我是来找你的。”二瞎笑道。


“找我的?”


花嫂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羞红。


“二瞎,现在嫂子正在忙,还没时间给你清理呢……”


看着二瞎的裤裆,花嫂忍不住地夹紧了腿,她当然也想要那根东西,可是现在还在工作,想要也都不行。


二瞎差点没笑出来,“花嫂,我来找你不是想要你帮忙清理的,是有别的事情。”


“啊?这样啊!”花嫂的脸色难得闪过一丝尴尬,她抬起美目说道,“那你来找我干嘛?”


“我来是想看看你这有没有什么工作需要招工人的,我想给家里赚点钱。”二瞎说道。


“招工人?”


花嫂的脸色变得羞红,原来是她自己想多了。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车,想了想说道:“那你以后就留下来替我搬货吧,工资嘛,五十块一天行不?”


“没问题!”


二瞎一口答应,这钱虽然少,不过胜在工作轻松,忙完了就可以回家。


 文学

最重要的是还能和花嫂在一起,说不定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哩!


花嫂让他上车,跟着一起去镇上搬货,谁知道二瞎一打开车门就傻了。


花嫂开的是小货车,车上就两个座位,关键是副驾驶座的座位,已经堆了好几箱的海产。


“哎呀,我忘了今天的货物有点多!”花嫂一拍大腿说道,旋即无奈地看着二瞎,“要不你坐我屁股下吧。”

二瞎上了车,花嫂也跟着上来,坐在他的大腿上,那柔软的屁股一压下来,顿时让二瞎爽的想叫唤。


花嫂也不过一百来斤重,坐在他身上轻飘飘的,关键部位的摩擦,让二瞎马上变得兴奋。


“二瞎,你忍着点,等待会到镇上就行。”花嫂红着脸说道。


她坐在二瞎的大腿上,也逐渐地感觉到有一根东子正在慢慢顶上来。


以往的话她得爱死这根东西,可是现在正在开车呢,她也不敢分心。


二瞎听了花嫂的话,也急忙调整呼吸,免得待会出事。


花嫂发动小货车,车子立马在村子的路上颠簸起来。


村子的路还没修成水泥路,再加上前两天的下雨,路面上还有一些水坑,花嫂开着车子出去,也不免要经过这些水坑。


二瞎坐在花嫂身下,突然只感觉车子一颠簸,他的腰往下一沉,花嫂也跟着抖了抖。


柔软的地方压在他那根东西上面,顿时舒服得他更加坚硬了,只想往上钻。


“二瞎,你等下,出了村子就行。”


花嫂红着脸,她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二瞎那东西就像是一根铁棒一样,压在她的身下暖呼呼的,而且还一跳一跳的,像是小老鼠一样。


隔着裙子顶在她的娇嫩之地上,直刺激的她双腿变得酥软,潮水都慢慢涌了出来。


再加上车子的颠簸,那根东西就在她身下一前一后地摩擦着,痒的她都想要赶紧把二瞎那东西给堵住了。


“嫂子,你别管我,赶紧开车就行。”二瞎说道。


他现在是欲火焚身,明明花嫂就在自己的身上,可是他却要正襟危坐,连动一下都感觉到快要出事。


“好。”


花嫂勉强应了一声,连忙加速驶出村子,殊不知前面的路突然有一颗石头,车轮压在上头,顿时又颠簸了一下,


这一下有点够劲,直顶的二瞎两个人都往上一蹦,旋即坐下来,花嫂顿时只觉有什么东西隔着裤子要捅进来。


“哦!”


花嫂呻吟一声,二瞎那东西隔着裤子,只是进去了一点点,却让她马上就喷了。


二瞎也是只感觉身体一僵,自己被顶的难受,裤裆好像也变得有点湿黏黏的。


“什么东西?”


二瞎伸手一摸,居然是花嫂那地方流出来的水!


花嫂穿着裙子,就算是内裤湿了别人也看不见,可是二瞎可就惨了,他穿的是牛仔裤,花嫂那地方的水流出来,立马把他的裤裆打湿了一片。


“二瞎,你再忍着点,马上就到地方了!”


花嫂羞红了脸说道,她当然也知道身下发生了什么。


可是现在还在开车,她一时半会也停不了,只能任由着那地方的水把二瞎的裤裆都给弄湿。


二瞎有苦说不出,那根东西却是越发坚硬。


即使是已经开到了大马路上,花嫂依然感觉身下有根东西不断乱捅着,尤其是碰到她的敏感地带,又是一阵大浪袭来,二瞎的裤裆也变得越来越湿。


还好从村子到镇上并不是很远,大概十多分钟的车程,两人就到了地方。


“二瞎,你别下车,嫂子待会回来!”


花嫂让二瞎待在车上,自己跑到镇上买衣服的地方给二瞎买了条裤子和内裤。


“刚才嫂子喝水的时候不小心把你裤子弄湿了,你赶紧换一条新的。”花嫂脸红地说道。


二瞎也正嫌裤子湿黏黏的难受,他干脆就在车上把裤子脱下来,换上了花嫂给买的新裤子。


换上了新裤子之后,二瞎才感觉下半身不是那么难受了。


花嫂也松了一口气,还好大早上的镇上没有什么人,不然被别人看到这一幕,还以为她俩刚才在车上做了什么事情。


花嫂把二瞎的裤子扔到一旁,继续开车带他去了交货的地方,然后两人才帮忙着一起搬货。


花嫂的小货车上装满了海产,卖给镇上收海产的人,价格还要翻一倍。


二瞎帮忙着把车上的货都搬下来,有了他的帮忙,花嫂也轻松了不少。


 文学

“呦,花嫂,你还找了别人来帮你搬货呢?”


收货的老张走过来,看到跟在花嫂一旁的二瞎,眼神带着几分好奇。


“这是我村的二瞎,从小眼睛就瞎了,帮忙干活的。”花嫂说道。


“啥,原来是个瞎子啊,那可真是可惜咯,这么好的东西都看不见!”


老张的眼睛朝花嫂那对硕大扫过去,这对东西,比他老婆的还要嫩几分呢!


“什么好不好的,赶紧给我算账!”花嫂没好气地说道。


她不着声色地抱住了二瞎的手,挡在自己的胸前,这老家伙就喜欢盯着她的身体看,如果不是为了出货的话,她才懒得理他。


“嘿嘿,别急嘛,马上就算!”


老张笑道,拿着纸笔称了一下花嫂货品的重量,算钱结账之后,花嫂才带着二瞎离开了。


临走之前,老张也舍不得地狠狠剜了花嫂的小腰肢一眼。


“今天的收成不错,走,嫂子带你吃饭去!”


花嫂手里拿着一叠红色的钞票,再次发动了小货车。


只是这次没有了货物的阻挡,二瞎坐在副驾驶座上,刚才花嫂坐在身上得触感可体验不到了。


“对了,二瞎,你嫂子好像也在镇上的宾馆打工吧?咱们叫她一起去吃饭!”花嫂突然想起来说道。


二瞎心里自然是同意,花嫂开着车到了嫂子工作的地方,然后带着二瞎下了车。


二瞎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眼前是一幢七层楼高的宾馆,嫂子是在这里当前台的。


花嫂带着二瞎两人进了宾馆,谁知道才刚进去,里头的情景就让二瞎心里冒出了怒火。


只见在一楼的前台里,一个男的围着他嫂子,如同畜牲般脸色通红地撕扯着他嫂子的衣服!


“不要啊,吕老板,我只是来打工的!”嫂子痛哭的声音传出,就连说话都因为太过害怕而跟着颤抖


眼前的吕彪却根本没把她的可怜看在眼里,反而撕得更起劲了。


“小雅,你就别叫了,宾馆里的人都被我赶出去吃饭了,这里就我们两个人!”


说着,吕彪猛地一撕,嫂子胸前的春光顿时泄露在二瞎眼前!

那对大白兔被内罩包裹着跳出来,看得吕彪双眼都红了,忍不住抓着阿雅的肩膀就要扑上去。


“喂!你干嘛呢!”


花嫂一进门看到这个情况,也是气的马上大骂。


吕彪被吓了一惊,回过头来一看,见是不认识的人,脸色立马变得憎恶。


“哪来的人,今天不营业,赶紧给我滚出去!”


阿雅见花嫂带着二瞎来了,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哭的梨花带泪地看向二瞎。


“二瞎,救我!”


二瞎立马里头站了出来,正色说道:“快点放开!”


“小杂种的,关你屁事!”


吕彪好不容易才把宾馆里头的员工都赶去吃饭了,正想着待会在这里把小雅给办了,谁知道又突然多出来了两个人,立马让他着急起来。


阿雅的身材他可是觊觎很久了,每次都想把她弄到自己身下。


而且她还是个农村里的寡妇,自己办了她,说不定还能让她跟自己成亲呢!


到时候每天抱着这么个女的在床上,那他还不得激动死?


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别人给毁了这桩事!


“滚,都给我滚!”


吕彪直把花嫂和二瞎往屋外推,花嫂本来就身娇肉贵,被吕彪给推的连连退后,一点办法都没有。


忽然一道脚影出现在吕彪的身下,二瞎飞起一脚,正好踢中他的裤裆上面。


“啊!”


吕彪往地上一倒,顿时痛的吸不来气。


“嫂子,快来!”


一脚把吕彪踢倒,二瞎赶紧说道。


阿雅听了,忙拉起自己的衣服,脸上满是泪痕地跑出来。


花嫂忙把阿雅给抱着,不让别人看到她现在这个狼狈样子,护她上了车。


“嫂子,你没事吧?”


二瞎看着嫂子被撕破的外衣,里头的内罩更是翻开了一点点,露出粉嫩的两点。


要不是刚才来得及时,嫂子就要被那个吕彪给得手了。


“来,先穿我的外套。”


还好花嫂有在车上放着一件平时用来遮阴的外衣,嫂子穿上去,才把雪白的肉体都给遮挡起来。


“咱们先上车再说。”


因为小货车只有两个座位,嫂子只好和二瞎挤一个座位。


本来花嫂还想让二瞎想刚才那样坐在自己身下的,不过想想阿雅在场,她可不想让她察觉出什么事情来。


可是这就又难为二瞎了,嫂子的屁股和花嫂的比起来差不了多少,都是那么的柔嫩,坐在他身上一抖一抖的,就像是皮球一样。


他只得竭力忍着心里头的欲火,免得待会让嫂子察觉出什么异样。


还好嫂子现在正处于害怕和悲伤之中,并没有注意到身下的不对劲。


“小雅,走,咱们报警去!”


花嫂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谁知道阿雅却是拦住了她,“不要!”


“这哪能不要啊,那家伙都打算对你动手了,你不报警哪行!”


“不行,报警工作可就没了!”阿雅红着脸说道。


在镇上找工作可不容易,这要是闹出事来,哪还有人会请她这么一个寡妇干活。


“以后我小心点就行,不让那姓吕的接近我。”


听着嫂子这充满悲伤又无可奈何的话,二瞎心里都要气炸了,要是他现在有钱,哪还用得着嫂子出去打工?


花嫂见阿雅不愿意放弃这份工作,也只好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大不了以后我拉货到镇上来的时候顺便看看你,而且有二瞎在,那吕彪敢动手你就给我们打电话!”


知道二瞎在花嫂手下当帮工的时候,阿雅的心情才难得好了一些,几人开车到了镇上的一个小饭馆点了几个菜,准备一起吃午饭。


菜还没上的时候,二瞎却是找了个借口去厕所,趁着花嫂和嫂子都在聊天的时候,他溜出了小饭馆,又朝着嫂子打工的宾馆跑回去。


吕彪才刚痛的能爬起来,二瞎那一脚,差点没把他踢成残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
  • 慢慢坐下去 体罚|男朋友吃你胸你会叫吗

    慢慢坐下去 体罚|男朋友吃你胸你会叫吗

    2019-11-24 14:21:06

    十几分钟之后,林兰花收拾完客房之后,过来搀扶刘为民进客房休息。谁知道到林兰花把刘为民凳子上搀扶起来,站好之后。刘为民的大手突然按住林兰花胸前。 刘为民的突然袭击,让林兰花身体突然一阵颤动,面...

  • 男朋友说他涨难受*她哭着承受他的索取

    男朋友说他涨难受*她哭着承受他的索取

    2019-11-24 13:57:18

    “娘的,这娘们够劲儿啊,夜总会里打死都找不到这样的。”小弟们说。光头大汉冷笑一声:“废话,那些骚货能跟姜可心比?这可是真正的上流人士,白富美!你们一会儿摸摸抓抓的也就算了,千万别动心思,否则老...

  • 男朋友总是乱射在我身上,大香肠带上避孕套好玩吗

    男朋友总是乱射在我身上,大香肠带上避孕套好玩吗

    2019-11-23 17:14:28

    尽管不是女朋友,但韩璐还是感觉到了浓浓的挑衅味道。 赵权简直是太可恶了,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去钓别的女人,而且还要人名片。 这是干什么,这不就是想事后约那种事儿吗?太龌龊了! 不过赵权却有不同的...

  • 哄男朋友入睡的故事长|去把门关上鞋底打定

    哄男朋友入睡的故事长|去把门关上鞋底打定

    2019-11-23 17:09:57

    李兵屡屡放出狠话,周琳心里很担心,张华虽然身手确实好,但李兵毕竟是社会上混的,狐朋狗友多。来不及多想,周琳手拉着张华就往后退,并说道:“我们快走,不要理他,他是条疯了的野狗。” “给老子站住,哪也不准...

  •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男朋友不接电话拼命打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男朋友不接电话拼命打

    2019-11-23 17:05:09

    “孩子都就没吃饭了?”林三皱眉看着王婷。 王婷陡然见到林三凶狠的目光,有些惧怕的颤声道。 “昨天保姆从家走的时候喂过了。” 昨天?林三骂娘的心思都有了,奶奶的,这是你的亲生儿子吗?现在眼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