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趴在英语老师胸口直来_尿 丢了 要坏了h

郑红梅急匆匆地出去了,王小野望着郑红梅翘翘的后臀和黑裙下的白腿,咕噜咽了一口吐沫,眼中透着一丝不舍……

王小野从果园的房子里走出来的时候,郑红梅已经没影了,他只看到一辆轿车远去的影子。

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还出了太阳,好像根本没下过雨一样。

他找到自己的铁锹,扛在肩上走出了果园。

没走几步,他听到衣袋里手机的信息提示音,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微信有请求加好友的提示,他心里一动,附加信息是:我是郑红梅。心头一热,他急忙就通过了。

很快,郑红梅就发来一条信息:“臭小子今晚别关门 ,姐姐来你家!”

来我家?一想到今晚能和郑红梅那尤物能发生点什么,王小野的心中顿时有些荡漾,刚憋下去的火气顿时蹭的一下再度被点燃,这女人还真是大胆啊!

这样的好事王小野自然不会拒绝,他的感觉里还弥漫着郑红梅美妙的气息,让他莫名地陶醉和神往……

连忙回了郑红梅自己肯定会给她留门,王小野刚想揣起手机,手机铃声却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是自己的女友许雅丽打来的,他急忙接通了:“喂,雅丽啊!”

“王小野,你到底还想不想娶我了?”许雅丽的语气里满满的责怨。

“我咋能不想娶你呢,这不是我家里一直摊事儿,凑不上彩礼吗,我……”

“不要说你的理由了,没用的,我爹说了,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再不把彩礼钱送过来,那就要和你退婚了,你赶紧去借钱吧!”说完,许雅丽就挂断了电话。

“喂,雅丽……”电话里剩嘟嘟的茫音了。

三天?自己拿什么凑齐那十万元彩礼?为了抢救奄奄一息的父亲,为了给母亲治病,他已经欠了二十多万的外债,亲朋好友,该借的地方都借遍了,不该借的地方也都欠着,现在连账主都无法打发,还哪里去借钱?

王小野站在路边吸了好几支香烟,也没想到借钱的地方。不想了,一切顺其自然吧,谁离开谁都得活着。他咬咬牙,扛起铁楸朝家走去。

“嗯嗯……啊……”

脑袋有些恍惚的王小野走着走着,不经意听到一声声低沉的哼叫,有些不爽地扭头就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这谁家的狗男女这大白天干那事!

不过王小野看着看着,脸上的表情突然精彩起来,那不是村里寡妇孙丹的家吗?她男人万田半年前就在工地出事故死了,难道孙丹在偷男人?

带着心中的好奇,王小野偷偷摸摸溜到墙根大槐树前,爬了上去。这大槐树正好靠近后院那间屋子,也就是孙丹家的主卧,所以只要蹲在浓密的树荫里,正好就能把孙丹屋子里的情景一览无遗。

之所以这么熟练,完全是因为当年万田娶孙丹的洞房夜,他专门来蹲过墙角。

可刚蹲到大槐树上,看到孙丹屋子里的那一刻,王小野鼻孔一热,鼻血翻滚险些喷了出来……

王小野在孙丹的屋子里并没有看到男人,但是却看到了特别香艳的一幕。

此时孙丹的那两条雪白的玉腿正斜跪在床上,一只手撑着后腰,若隐若现的娇躯微微向上仰着,最关键的,是那竟有一抹绿色……

黄瓜!

 文学

这大白天的孙丹这女人可真大胆!

看到孙丹那潮红的俏脸上充斥着陶醉的神色,听到那声声勾魂的哼吟声,蹲在槐树上的王小野险些因激动一头栽下去,还好及时抓住了旁边的树梢。

他本以为是孙丹在偷男人,可却没想到她大白天的玩这种刺激的游戏。

这完全就是意外的福利!

因为王小野今天要是走屯子里的大路,根本不可能走到孙丹家这边,但因为许雅丽那通电话,让他脑袋里有些恍惚,不知不觉就走上了小路,正好路过孙丹家的后院,这条路平日根本看不到人,怪不得孙丹这女人大白天干这事!

越看王小野越兴奋,没碰过女人的他哪里经受得住这种诱惑,一股邪火直接将小腹点燃,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地盯着那里,眼神随着孙丹的动作一上一下。

正在床上玩的正嗨的孙丹,哪里知道窗外正有双眼睛盯着她,那声声情不自禁的哼吟自喉咙中带着一丝压抑的传出,撩动着王小野那颗初哥的心。

看得口干舌燥的王小野,恨不得冲进去和孙丹真枪实弹疯狂一战,可他没那个胆子。

这孙丹的男人虽然死了,可村长孟武可是她小舅子,自己看归看,可要是真敢去干这种事,别说孟武会不会找自己麻烦,到时候村里肯定人人喊打。

“哇!”

就在王小野快要憋不住的时候,一声婴儿的啼哭声突然响起,不仅是王小野一愣,就连床上的孙丹动作也是一滞,随后他就看到孙丹连忙起身抱起旁边睡醒的婴儿哄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王小野有些意犹未尽从大槐树上悄悄的溜了下去,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孙丹家的院子,晃晃悠悠地扛着铁锹朝家里走去。

有些垂头丧气地走了没多远,王小野沮丧的脸上突然变得红光满面起来。

虽然没机会和这美女寡妇发生点什么,可自己今天也算饱了饱眼福,以前这种事他可没碰到过,都是听村里那些光棍吹牛逼。

更重要的是,今晚郑红梅那女人可是说了要来自己家,想想就让王小野兴奋起来。

回到家简单弄了点饭吃,王小野就打开门兴奋的在家等了起来。

夜色降临之后,本来满脸兴奋的王小野脸上开始焦躁起来,有些坐立不安的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想到今天在果园听村长孟武和小花鞋的床,还有孙丹提供的意外福利,他小腹那股邪火就腾腾的燃烧着,无处发泄。

那臭娘们该不会是放自己鸽子了吧?

正当王小野等的有些怀疑人生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王小野一下就跟打鸡血似的跑到门口,小心的把门打了开。

“红梅姐,我还以为你放我鸽子了呢!”憋得难受的王小野将门打开,一把将郑红梅丰满的娇躯抱在怀中,贪婪的吸了几口,呼吸一下急促起来。

“姐怎么会放你鸽子呢,姐还想尝尝你那的滋味呢,瞧你小子猴急的……”对于王小野的迫不及待,郑红梅俏脸潮红,心中虽然有些得意,可感受到那浓郁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想到破庙里看到的那大家伙,心中顿时狂跳起来。

“那还不是红梅姐你太太迷人了,想的我难受。”深吸几口之后王小野已经不满足于这,两手开始在游走起来,弄得郑红梅娇躯轻颤,早就想的心痒难耐的身子反应更加强烈。

“小野,别……别在这,去炕上,快……”眼神变得迷离的郑红梅,娇躯在王小野的怀里不自觉的扭动起来,呼吸粗重,口中断断续续的哼吟道。

本就憋得难受的王小野,听到这话哪里还把持得住,直接弯腰将郑红梅一把抱起,快步走到旁边放到炕头上,接着一把脱掉了裤子,为了这一晚,王小野连裤头都没穿,那处直接展现在了郑红梅眼前。

“嘶!”郑红梅虽然浑身难受得要命,可还没失去理智,再次看到真面目,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王小野那家伙憋了这么久,又被刚才那么一刺激,比当时郑红梅在破庙里看到的还大了一些,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这要是被这东西来个一下,会不会死了……”

“红梅姐,敢试试吗?”看着目瞪口呆的郑红梅,呼吸沉重的王小野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故技重施,说完直接躺在那。

王小野一脸的骄傲,要知道他王小驴的外号可不是白起的,他就不信这女人不动心。

“试试就试试!有什么不敢的……”

郑红梅痴痴地看着这吓人的家伙,不自觉的咽下了一口唾沫,有些眼馋,可更多的则是害怕,虽然底气有些不足,可被王小野这么一激,再加上心底的那股渴望却让她忍不住了。

看着王小野,呼吸变得急促的郑红梅突然一侧身主动抱住了他,就好像是干柴碰到烈火一般,一点就燃。

面对郑红梅的主动,王小野有些粗鲁的伸出手在她身上狠狠的吃了一把豆腐之后,直接将她推倒在了炕上,伸手就要脱掉郑红梅的裤子。

浑身难受的要命的郑红梅,非但没有阻止,反而伸手主动帮着王小野脱。

可就在她裤子脱到一把到膝盖时,一阵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两人的动作戛然而止,四目相对之下,王小野和郑红梅同时从炕上起身,相比起王小野的惊慌,郑红梅明显就有经验的对了。

她凑到王小野耳边小声的让他先去开门,看看是谁,然后自己躲到了半边。

谁他妈又来坏老子的好事!将裤子提好,王小野咬牙切齿地走到门口,推开门想要骂娘,可看到门口那身姿婀娜女人,他硬生生将话咽了下去。

门口站着的竟然是脚下穿一双拖鞋的孙丹,白胳膊白腿白净的面庞在夜色中格外显眼。

王小野很吃惊对看着她,问道:“嫂子,你……这是有事?”

“嗯……的确有点事找你……”孙丹燕语莺声地说道,眼神儿羞怯地看着王小野。

王小野呆愣愣地看着孙丹,脑海中不自觉的想到不久前在大槐树上看到的那一幕,脑海中忍不住有些浮想联翩。

王小野愣了一会儿,问道:“嫂子,你找我有啥事?”

“我是找你给我翻看一下监控录像,我家丢东西了……”孙丹显得很不安,搓着白嫩嫩的小手。

查看监控录像,是王小野售后服务的内容。

王窝堡屯大半人家的男人都在外打工,家中只有留守妇女,老人和儿童,为了防贼防色狼,很多人家都安装了监控头。

屯中几乎所有人家的监控都是王小野给安装的,他安装的监控价格低,质量效果好,售后服务又及时,所以他的监控安装的生意很好。

但很多人家安装完了之后,却不知道怎样翻看监控的内容,一旦丢了东西,都是要找王小野去给查看。

孙丹家的监控也是王小野安装的,来找他翻看监控当然是情理之中的,但他很好奇她家丢了什么,就问:“嫂子,你家丢了什么?”

孙丹的小脸竟然红了,说道:“到我家再告诉你,我的小孩自己在家睡觉,没人看着,一会醒了就麻烦了,快走吧!”

王小野当然知道一个婴儿自己在家会有危险的,再加上郑红梅还躲在自己屋里子,这样正好能让她先脱身。

虽然大晚上到寡妇家不太好,可他依旧跟随孙丹先去了她家。

孙丹家是传统的里外套间的格局,外间是待客用的,有沙发也有火炕,整个房间里干净整洁。炕上正熟睡着一个婴儿,旁边还有一些婴儿的衣物。

孙丹见自己的孩子还安然无恙地睡在炕上,悬着的心才放下来,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把王小野让坐到炕沿上。

孙丹脱去花格外套,里面就是一个白背心,成熟女人的妙韵淋漓显现,王小野的心里一忽闪。

或许因为天气热,也为了给孩子喂奶方便,她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背心,胸前的两只柔软把背心撑起老高,而且,里面没什么都没穿。

背心领口若隐若现的深深的地方,简直神秘美妙的让王小野的眼睛都掉进去了,王小野最痴迷的就是女人的柔软。

而且,原来女人生完孩子之后是这样的动人神韵,他的眼神顿时又直勾勾的了……

“小野,你很久没来我家了吧?”孙丹感觉到了他看着自己身体的眼神,她的脸色绯红。

“啊……是啊,有半年了吧?嫂子,你家到底丢了啥东西啊?”王小野也急忙收回自己贪婪的眼神,话这么说,可心里却一阵嘀咕,自己今天就来过。

“是……我的内裤丢了……”孙丹红着脸,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啊?内裤丢了?怎么丢的啊?”王小野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显得很惊讶。

“当然是晾晒在外面的晾衣绳上……丢的了。”孙丹显得很窘迫。

“怎么会有偷内裤的?嫂子,会不会是让风刮走了?”王小野提醒道。

“昨晚没有风啊,就算有风也刮不走的,我都是用卡子掐住的,再者说了,丢的是两条内裤和一个胸罩,不可能都刮走了的,肯定是被人偷走了,我找你来,就是看看监控录像,到底是谁偷走的……”孙丹心里认定就是被偷走的。

王小野也仔细想了想,觉得被人偷走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常言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何况还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寡妇,暗地里觊觎她的男人会很多的。

王小野心中也生出了强烈的好奇,直接把她家的硬盘录像机拿过来,他也想看看这偷女人内裤的是什么人!

 来到电视机前面,接通到电视机的VGA的插口上,一边开机一边问孙丹:“嫂子,你的内裤是什么时间晾出去的,又是什么时候发现丢的?”

孙丹把一把椅子放到王小野的后面,一边说:“昨天晚上八点多我洗了晾出去的,今天上午九点我才发现丢了的!”

王小野心里有底了,把时间锁定在昨晚八点到今天早九点就可以了。孙丹家的监控是他给安装的,整个院子任何地方都是没死角的,只要有人进了院子,不管到哪个角落,都会被监控到的。

王小野打开了硬盘录像机,电视屏幕上开始有了画面,他当然要先查房前的那个摄像头。但这是个慢功夫活,要一点一点的查看。

孙丹也办了一把凳子坐到王小野的身边,看着电视屏幕。

时间显示晚上九点刚过,屏幕上一个臃肿的男人的身影出现了,虽然是夜间,但红外线的摄像头效果相当好,王小野和孙丹都轻易地认出来这个男人竟然是村长孟武!难道是村长把她的内裤偷走了?真的是太意外了!

可是,村长只在窗前听了一会,就神色紧张的溜走了。

之后,又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了,依旧看的很清楚,这个男人是孙丹的小叔子万路。

万路是孙丹死鬼男人的亲弟弟,24岁,虽然长的人模人样的,却是吃喝嫖赌什么都干,娶了个媳妇过门不到一年就和他离婚了,之后就一直光棍一根。

画面上的万路,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先是蹑足潜踪地来到窗前听了一会儿,便把目光投向晒衣绳上的女人的小衣服上,似乎顿时满眼亮光儿。

万路来到晒衣绳下,伸手把上面的一个小巧黑色蕾丝内裤拿下来,先是用鼻子闻一闻,然后竟然用嘴在内裤的裆部亲了一口。

眼睛盯着屏幕看着的孙丹顿时脸色更加红,嘴里骂着:“流氓!”

而更流氓的事情还在后头,王小野和孙丹都瞪大眼睛继续看下去……

万路手里拿着孙丹的小内裤,又来到窗前,听了一会屋里的动静,竟然把裤带解开了,把外裤和内裤齐刷刷的褪下来。

“流氓,不得好死!”看到这里的孙丹嘴里骂着,羞愧难当地捂住脸,竟然呜呜地哭起来……

王小野也被画面里的流氓行径刺激的有点血脉喷张。但监控里的流氓行径还没有结束,画面里的万路又有了惊艳的举动……

画面里的万路还不满足手里被污浊了的小蕾丝内裤,竟然又到晒衣绳前,把上面的另一条红内裤和一个黑色罩子都席卷到自己的手里,然后就收获满满地从院墙跳出去了。

监控画面顿时宁静了。

王小野侧头看着孙丹,问:“嫂子,还继续往下翻看吗?”

孙丹刚想说话,炕上的婴儿哇地一声醒了。

孙丹急忙把孩子抱起来,去外屋给孩子把泡尿,回来她坐在凳子上,把孩子搂在怀里,然后掀开背心,把一只饱满雪白露出来,塞进孩子的小嘴里。

或许孩子是被尿憋醒的,不是很馋的样子,边吃边玩,一边吸着,一边抬头看妈妈的脸,同时一只小嫩手,在妈妈的另一只上抓挠着。

王小野就坐在椅子上距离女人不到一尺远,看着孙丹的硕大,他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心又剧烈地跳了起来。

王小野口干舌燥地偷瞄了一会儿,感觉到孙丹已经察觉他的偷瞄,就咳嗽一声,问道:“嫂子,这监控……还要继续翻看吗?”

一边奶着孩子,她摇摇头,说:“已经知道是谁偷的了,就行了,我也知道加小心谁了。”

见孙丹还在抹眼泪,王小野安慰道:“嫂子,着不算啥事儿,不就是内裤和内衣吗,他随便侮辱又能怎样,像这样变态的人不止他一个!”

“寡妇门前是非多,我已经习惯了,可是没想到他会这样变态无耻……”孙丹说着,见婴儿把左边吃瘪了,又把另一个雪白放出来,把孩子掉过来吃。

王小野正被孙丹奶孩子的无穷妙韵刺激的有点躁动,又咽口吐沫,问:“你小叔子万路,他经常来你家里?”

说着,为了缓解尴尬,王小野关了硬盘,拔掉VGA插头。

孙丹一只柔软被孩子嘴里叼着,另一只白花花地露在外面,见王小野在痴呆呆地看着,她本能地把背心往下拽了拽,把那只闲着的雪白遮住了。她接着说道:“他……有事没事的就来我家里搭讪,喝多酒更放肆,说些荤话……”

“嫂子,你应该再找个男人了,你还这么年轻,不能总守在这里的!”

“可是,我公婆不让我改嫁,说让我直接嫁给我小叔子就好了,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嫁给万路?这怎么可以呢?……你同意吗?”王小野很惊讶地看着她。

“我怎么能同意嫁给他呢,可是我想改嫁又没有合适的男人……”孙丹说着就眼神波光涟涟地看着王小野,眼神中透着一丝炙热。

 王小野有点忐忑这样的话题,就急忙转移了,看着炕上的孩子问,“你的娃多大了?”

孙丹正眼神热辣辣的看着他,高高的胸明显在起伏,她也平息一下自己的激动,也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娃,说道:“就要快过周岁了!”

王小野看着炕上睡熟的女娃,长的干净漂亮,就由衷说道:“这娃真好看,长的像你!”

孙丹面露欣喜,但却说道:“这么小,哪里就知道像我,娃她爸长的也好看呢!”

王小野心里一酸,但他心里不得不承认,她死去的男人万田确实是个帅哥,甚至比他王小野要帅的,于是他点点头,说:“是啊,你老公也帅!”

或许提起死去的老公,孙丹顿时神色黯淡,好一会才又抬眼看着他,问:“你和许雅丽怎么还没办婚事?你们是马拉松式的恋爱吗?”

提起女友许雅丽,王小野的心里沉了一下,说道:“我现在不仅是一无所有,已经是外债累累了,我拿不出彩礼,三天后,说不定已经不是我的女友了。”

孙丹的眼神里略过一丝诧异,但她怀里的孩子又睡了,她小心地把孩子放到炕上,用小被盖好,把自己的衣襟放下,遮盖住那诱人的雪白,然后看着王小野,问:“这么说,许雅丽真的要和你分手?”

“反正是给我下最后的通牒了。”

“活该!当初我不要彩礼你都宁可要许雅丽,你这是自找的!”孙丹突然冲动起来。

“嫂子,没事我走了。”王小野心里很乱,说着就起身向外走去。

“小野,你别走!”孙丹不顾一切地从后面将他拦腰抱住。

王小野顿觉一股夹杂着奶香味的女人气息沐浴着他,尤其是后背被女人的柔软又弹性的柔软挤压着,那是让他血流奔涌的特殊感觉。

想到在大槐树上看到的那一幕,他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僵立在原地,任凭她拥抱着。好一会,他才呼吸急促地说:“嫂子,放开我,不要这样……”

“小野,你不要傻了,你干嘛要花十多万去娶许雅丽啊?她哪里好了?你来和我过日子吧,我不要你一分钱彩礼,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孙丹紧紧地抱着他,呼吸灼热地说着。

“小野,虽然我是结过婚的女人,还有孩子,但我们会很幸福的,我有五十万,我可以把我的钱拿出来给你还外债,剩下的钱让你搞你喜欢的事业,我还能给你生儿育女,难道这样不好吗?”

“嫂子,你放开我……”王小野嘴上这样说,身体似乎被电流激荡着。

孙丹并没有放开他,而是稍稍用力,竟然将他拽坐在靠东墙的一个木床边,上面有柔软的床垫,显然是夏天她睡觉的地方。

“嫂子,你要干什么啊?”王小野感觉着女人的体温,他的心几乎跳出了嗓子眼,不能呼吸了,背对着她,不敢动,好像动一动就能引爆什么相仿。

虽然当时在大槐树上看得眼热,可面对孙丹这样的主动,他的心中却有些放不开。

这时候,孙丹却松开抱住他腰部的双手,正当王小野以为她要放开他的时候,孙丹却又迅速从他身后双臂像蛇一般缠住了他的脖子,双唇贴向他的脸颊,灼热的呼吸在他耳边浮荡,“小野,不知道多少次梦里,我梦见你来我家了,然后我就这样抱着你,然后我们就滚在床上……”

我去,这不是春梦吗!难道她之前做那事的时候,想的也是自己?

王小野浑身打了个激灵,脸颊泛起了一道红晕直到耳根,眼睛瞪了溜圆。他青春期额尔蒙分泌是极其迅速的,就连此刻,身心也被她搞的乱七八糟。

“嫂子……”王小野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理智几乎都被孙丹征服了,很想推开她。

可孙丹不经意碰到王小野,顿时被吓了一跳:“这么大!”

被吓了一跳后,孙丹变得更加兴奋,哪里肯放开王小野这大家伙,就好像八爪鱼一把挂在了他身上,香软的身子不停的磨蹭着。

王小野这刚硬的身子也被软化了,整个人被这温柔环绕,终究还是被她推倒在床,直接一把拽下他的裤头,看着那恐怖的狰狞,孙丹妩媚的美眸中透着一丝忐忑和渴望,一咬牙……

我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被强?王小野头顶冲上了一股热流,看着媚眼如丝的孙丹,不久前憋了很久的那股火彻底腾腾燃烧。

想到孙丹这一坐的刺激,王小野索性不再挣扎,老实的躺在那,准备迎接这粗暴的刺激。

可就在这时候,炕上哇地一声,那个婴儿又醒了。

孙丹顿时也清醒了,强压下心中渴望的火焰,急忙放开王小野去抱孩子。

“嫂子,我走了……”趁着孙丹哄孩子的机会,有些不甘可也又有些庆幸的王小野连忙快步出了房间的门,这女人真是太疯狂了。

来到外面的时候,他还感觉全身火烧火燎的,某个地方还在顶着裤子。

回到家的时候郑红梅已经走了,不过王小野掏出手机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看到了郑红梅发来的一条信息:“明天晚上你来我家,给我修电脑!”

王小野心里又动了一下,看来刚才被打断了,郑红梅这女人还不死心啊。

不过为什么要以这样的借口呢?找他修电脑没什么可奇怪的,虽然他在镇上的电脑店因为母亲住院关门了,但打电话找他修电脑的人几乎每天都有,可是,郑红梅为什么让他明晚去修电脑?他急忙回了一个信息:“为什么要晚上修,我白天就有时间。”

郑红梅马上回道:“明天白天我不在家,要县城了,晚上回来。晚上八点你务必来我家,晚饭你来我家吃吧!”

第二天王小野去北甸子屯给一户人家安装了四个监控头,又修了一个电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但天空很阴沉,样子像是黑天一般。

他正想做晚饭的时候,突然想起郑红梅来。郑红梅让他晚上去给她修电脑,而且,郑红梅还让王小野去她家里吃晚饭。

可是,晚七点的时候,天空就开始乌云密布,之后空间里有凉风刮过,乌黑的天空被闪电撕裂一道口子,一声霹雳,空间里顿时雨帘悬挂。这是一场很大的风雨。

王小野在屋子里一边抽烟,一边心里七上八下的翻腾着。下这么大的雨自己还要去郑红梅家吗?

想到十有八九是去不成了,王小野虽然有点如释重负,但心里却泛起不知道是失落还是遗憾的滋味?总之,心里是五味百感杂陈。

果然这雨下到了八点也还是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就在这时候,王小野的手机响了,一看竟然是郑红梅的号码。他迟疑了片刻,还是接听了。“喂……”

“王小野,你怎么还没来啊?都快八点半了,你不是答应八点来吗?”电话里传来郑红梅不高兴的声音。

“我去,外面吓这么大的雨我怎么去啊?”王小野本能的拖延着说道。

“你还是个男人吗,就这么一侉子远,下点雨就能阻挡你?你还是不想来吧?”

“没有啊……确实雨太大了,不就是修电脑吗,要不……明天吧?”王小野试探着答道。

“不行,你要还是个男人,就不能言而无信……啊!我害怕打雷,小野,你快过来陪陪我,求求你了!就算今晚我们不修电脑,你也该过来陪陪我,就我一个人在家……”电话里郑红梅的声音果然在颤抖。

“为啥你一个人在家?你老公呢?”王小野很谨慎地问。

“他啊,去白城子了,去包工程去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呢!小野,我害怕,你快来啊……啊!又要打雷了……”郑红梅几乎是瑟瑟发抖的叫着。

“好,我这就过去……”王小野虽然犹豫,但还是答应了。今天在果园子的那一切,让他相信郑红梅着的是怕打雷的。他挂断电话,把烟蒂熄灭在烟灰缸里,然后找到自家的雨伞,顶着风雨雷电出门了。

村街上已经被雨水汇集成奔流的溪水,王小野的皮凉鞋顿时就变成水鞋。没走多远,他手里的雨伞就被一阵大风掀翻了。到达郑红梅家门口的时候,浑身已经被雨水淋透了。

郑红梅的男人是孟村长的大公子,房舍院落当然是窝堡屯一流的。房舍是宽敞高大的四面瓷砖镶嵌的平台。在农村叫“楼座子”,言外之意就是楼房的第一层,事实上也是,除了没有楼梯以外,其他设计都和楼房一样的,卧室厨房卫生间都一应俱全,冬天取暖的也是地热。

房舍周围是高高的红砖院墙,前面是镂花黑漆的两扇大铁门。此刻大铁门是敞开着的。

王小野深吸了口气,快速沿着溅着雨水涟漪的甬道走向房门。

他把雨伞收了,进到房门里,把雨伞放在门边了。

不知道为什么,房子里没有开灯,只有闪电亮光划过宽敞的客厅。

“小野,你终于来了……”

朦胧中,郑红梅穿着短衣短裙飞奔进王小野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宽广健壮胸膛,身体似乎还在颤抖着。

我去,看来这个女人还真的怕雷,不像是装的。王小野愣了一下,这样的情景,这样的氛围,一个怕雷的女人投进他的怀抱,显得是那样的自然,而且,今天白天在果园子屋子里的床下,两个人已经搂抱在一起那么久了,此刻,他没有什么难为情的了,他急忙安慰道:“没事了,不要怕!”

王小野突然感受到了男子汉保护弱小的豪迈,而且,还有女人的气息个柔软的体感让他无限温暖,他轻轻拍打着她圆润的脊背,很自然的用手去分开她凌乱的黑发,让她娇俏的脸颊露出来。

“你来了,我就不害怕了。小野,衣服湿透吧?”郑红梅松开了抱着王小野胸膛的手,“洗个澡吧,我给你清理下,先穿睡衣,晾干了再穿,不然会生病的。”

“别,我只是外衣湿透了,里面还好,一会就干了。”王小野尴尬的笑了笑,他是担心她给他拿她老公的衣服给自己,他说着就把自己的外衣脱了,摸黑挂在衣服架上。

虽然之前被孙丹打断前,他和郑红梅已经有了一些更进一步的接触,可想到这是郑红梅的家,他还是有些放不开。

“噢,那样也行……”郑红梅显得有些失落的样子。

“为什么不开灯呢?”王小野很疑惑地问。

“哦,我怕开灯招来雷的,你来我就不怕了……”郑红梅说着就起身开了灯。

客厅里宽敞明亮,不逊于城里楼房的装饰。最显眼的是墙上的大幅的婚纱照,上边是一身白纱的郑红梅和一身黑西服的孟凡义。

“小野……你坐,别傻站着,喝杯热水……”郑红梅替王小野白开水,送到他的手里,同时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

王小野顿时一阵激荡,柔软的沙发,女人的身躯更是柔软芬芳。

郑红梅今晚是一件低领白小衫,下面是黑色包臀短裙,那双修长白皙的腿灯光下格外惹眼。

王小野因为冲动而拘束,他的神色有点紧张,几乎不敢去看女人的太多裸露的地方,微微侧过头去,双手捧着那杯白开水,喝了一小口。当然,他的脑海里会时不时的闪现今天果园里的情形,尤其是那个木床下的肌肤之亲。

“轰隆隆……”一道雪亮的闪电划过,之后就是炸雷。


“啊……”郑红梅又是一声惊叫,不顾一切猫进王小野的怀里,又瑟瑟发抖了。


王小野却是被她的美妙身躯电了一下,一激灵,本能的去轻拍她的光洁的脊背,嘴里说:“不要怕,一会就过去了……”


郑红梅在王小野的怀里猫了很久,窗外的雷电似乎远去了,王小野赶紧推开她,说:“没事了,好像停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信息
  • 【梦醒时分】把老师按在讲桌上做/他弄了我一个小时

    【梦醒时分】把老师按在讲桌上做/他弄了我一个小时

    2020-01-06 09:29:13

    王二牛看见齐芳玲居然这么主动的趴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就咧嘴笑了,眼神肆意的看着齐芳玲露出的大片雪白。齐芳玲瞪了王二牛一眼道:“你个小色鬼,手老实点。”王二牛嘿嘿一笑,刚想说话,却被一阵脚步声堵...

  • 老师不行太粗坐不下去:风流家庭教师

    老师不行太粗坐不下去:风流家庭教师

    2020-01-06 09:04:42

    新闻网01月06日报道白桦有些惊讶,她站了起来,来到了我的身边,轻轻说道:“那你跟姐姐说说,髀关穴在哪里?”我楞了一下,立马就意识到,白桦是在调戏我了,因为髀关穴有些特殊,比较靠近女人的私密部位,所以有些...

  • 睡在我下垮的英语老师~怎样弯腰吃自己丁丁

    睡在我下垮的英语老师~怎样弯腰吃自己丁丁

    2020-01-06 08:35:16

    原本想要追赶的叶晓峰皱了皱眉头,他不敢离开的太远。就在叶晓峰停止下来的同时,一颗子弹直接朝着叶晓峰的右腿射击了过去。在听到细微枪声之后,叶晓峰身躯迅速反应了过来,一等敏捷基因在他身躯里面启...

  • 公车林蔓蔓_拉开体育老师的档部拉链

    公车林蔓蔓_拉开体育老师的档部拉链

    2020-01-04 16:10:10

    小宇长得帅,个也挺高,但他从小体弱多病、智商低下,今年刚满19岁,却始终只有二三年级小朋友一样的智商。 说难听点,就是个傻大个儿。 如今小宇没再上学,平常都是一个人呆在家,后来李颖教了他一些健身...

  • 女朋友胸大做起来老晃_老师这里是教室不可以

    女朋友胸大做起来老晃_老师这里是教室不可以

    2020-01-04 16:07:17

    刘大海之所以大热天儿的,要把刘小北从家里撵到果园,是因为午休的时候,他忍不住摸了几把老婆,结果,把老婆的胃口给吊起来了,让他现在就要满足她。但是,干儿子刘小北回到了家里住,这个有刘小北在实在是不方...